第167章 心中无剑

2021-09-16 作者: 背后有神助C
  第167章 心中无剑
  清冷的夜空下,一处位于林中的湿地边上,盘岐宗的七人从桑空背上下来,一望无际的湿地面积很大,远处的森林几乎看不到。

  桑空变回了人形,这片湿地是位于蓬郡和木染郡西部交界挨近天锡郡的夹缝处,百里之内荒无人烟,是绝佳的练手场所。

  “随时都可以开始!”

  桑空望着表情严肃的七人,这七人中风悠扬的灵气是最纯粹的,总共有八个灵源。

  寻常的修道者从灵胎开到构成灵源已是十分困难,灵源修成后,便可以开始储存灵气,而灵气的质量也会随着灵源越来越大越来越坚固而上升。

  当自身的灵源已修道极致时,很多修道者都修炼第二灵源,这是大部分修道者最为困难的一步,每增加一个灵源对修道者的身体便多一分危险,如若无法承受的话,增加灵源只会徒增危险。

  所以修道者们最为看重的便是能够帮助身体淬炼的药材,通过药材的辅助,不断淬炼身体强度,以达到能够承载第二灵源的强度。

  只有如此层层而上,才能够不断增加灵源,一直到第九灵源修成后,便可静待登仙之际到来。

  从八到九往往是许多修道者难以逾越的鸿沟,大部分修道者登仙失败,皆因第九个灵源所累,许多修道者并未修好第九个灵源,天劫便已到来,又得应对天劫,还得保证体内九个灵源的同生共存周始。

  大部分修道者并未等待最佳时机,便踏足通天仙路,灵气始终无法达到九合归一的境界,登仙自然会失败。

  天资固然重要,但更为重要的是在灵源修成的这个过程中,能否做到极致,桑空在仙界闲来无事,都会和一些仙人交流。

  他们许多都是有资质之辈,经历了无数次的自发自醒,把灵气杂糅归一到极致,才终于得以登仙,也有那些资质平平者,跨越过更大的艰难险阻,才终有机会登仙。

  心与身的苦,身的苦会在肉体淬炼至极致时结束,而心灵的苦却对于世间之人来说,是永恒的。

  看着七人中,恐怕只有风悠扬懂得这个道理,风悠扬百岁能到这个地步,已实属不易,桑空知道有人甚至到了二百岁,依然无法达到第九灵源修成。

  而人随着年岁的增长,即便是淬体已达到极致,但凡人终究有始有终,大部分修道者如若不选择登仙,便只能选择靠着借命来延续修道之途。

  许多修道者便是因此堕入了魔道,再无翻身之日,净与浊的转变只在一念之间。

  “萧渊,即便你很努力的去克制,只是你自己并未发现,光芒之后的一点黑影,你这样下去很危险,人人皆想登仙,人人皆可登仙,但登了仙便可忘却苦痛,排去忧愁么!”

  风悠扬默默的点头,果然桑空一眼便看出了萧渊的问题所在,他心中所牵挂的事物太多,十年前开始萧渊的修为几乎停滞不前,虽他还在淬炼身体和灵气,依然保持着功法道术上的卓绝感,但却再也难近一步。

  “手中无剑,心中却有剑!”

  桑空说着,萧渊往前一踏,拱手道。

  “桑空兄请指教。”

  “不一起上吗?”

  桑空扫了一眼,殷韵笑道。

  “你忙得过来吗?虽说要指点我们众人,还是一个个来比较稳妥。”

  桑空咧开大嘴,望着萧渊已踏入湿地,闭上眼道。

  “尽全力来!”

  萧渊放下手,双手举着二指,负手往前一踏,并未踏在水上,而是在水面上,小水洼的水面上荡起层层涟漪。

  一抹微风拂过,萧渊眉间泛着金色光芒,猛然间萧渊右手向前一指。

  嗖

  桑空轻轻侧头,一柄金色的气剑划过颚间,萧渊人已至,右手握住气剑,左手二指划圆,桑空并未躲开,而是忽的左手举起金色铭文匕首,挡住了萧渊横切而来的金色气剑,另一只手朝后一推,轰的一声巨响。

  地面炸裂,出现了一个大洞,一束金色光芒冲天而起,水花四溅,而溅起的水花却未落下,停滞在了空中。

  桑空惊叹道。

  “凌厉刚猛,这点年纪就到了此等境界!”

  “天元万象!”

  萧渊大喝一声,金色光芒折射在空中的水滴中,隐约可见每一滴水中,都能见金色剑影,桑空卸开萧渊的气剑后,朝后跳去。

  嗖嗖
  一滴滴水化作了金色刺芒,顷刻间整片湿地被金光笼罩,万千刺芒宛若一柄柄细剑,聚拢的刹那,桑空的身形已消失不见。

  萧渊并未停歇,向前一步,脚下大一些的水洼中的水顷刻便消散,只有一缕缕蒸腾飞散的水雾,萧渊手中的气剑如烟尘般飘散,他凌空飞踏而上,空中泛起了阵阵涟漪。

  “厉害!”

  桑空忍不住佩服起来,桑空周身云绕着紫色的气息,完全弹开了那些金色刺芒,望着已经飞踏而来的萧渊,桑空不紧不慢的举着匕首,萧渊举着右手,做了一个挥砍的动作。

  叮

  萧渊的手落下之际,金色气流瞬间化剑,桑空左手反握匕首挡下,金色气剑散去的刹那,又出现在萧渊左手里,这一次是直刺。

  呲啦
  火星四溅,桑空右手化爪,钳开气剑,随后左右挪动,轻松的左右凌空跳动。

  萧渊有些疑惑的望着桑空脚上一双银亮的靴子。

  “这不是小师弟的吗?”

  “此物名为踏云履,因那呆子不会任何仙术功法,所以自小师尊便让他穿着,以防他落入万天。”

  萧渊认真的盯着桑空,心想。

  刚刚他使用的是某种术法,果然他的道术功法很强,调动灵气的速度远超我,而且是调动了这自然中的灵气,并非是本身的灵气就有如此威力。

  存在于万物中的灵气,是可以通过道术功法来调动起来的,只是质量太过于低下,远不如体内自身淬炼出来的灵气,而桑空调度的灵气,竟能呈紫色。

  “桑空兄!”

  萧渊喊了一声,桑空点头,萧渊脚下的白雾渐消,他落回到了地上,桑空也跟着落地。

  桑空知道刚刚萧渊是用了某种水系道术,瞬间蒸干水洼中的水,化作雾气的水则作为踏足飞空的跳板。

  此时在场边的几人看得明明白白,方信尴尬笑道。

  “我已经许久没见大师兄拿出真本事来了。”

  坐在一旁的鲍游点点头,扣紧脚指头,楚弘义笑了起来。

  “那是自然的,大师兄已经很多年没有出剑过了,厉害厉害啊!”

  风悠扬正拿着一本小册子,在写着什么,殷韵靠了过去,看了一眼是一些方位以及术式道文。

  “你看到什么了老油子。”

  风悠扬笑呵呵道。

  “韵儿,先别和师傅说话,为师正在记录,你没看明白吗!”

  殷韵转过身,望着桑空,她确实发现了一些端倪,桑空是如何把自然产生的灵气杂糅淬炼为自己所用的。

  “大概七八个步骤吧!”

  “韵儿,你还是没看清呐,老夫目前看到的是二十三步交替使用的简单术式。”

  殷韵诧异道。

  “那么多?”

  坐在林边的陶谦赋笑了起来。

  “师姐,认真仔细可看,今晚对我们很重要。”

  殷韵凝神静气的看了起来。

  此时萧渊周身云绕着若即若离的金色朦胧雾气,他体内充盈的灵气还在剧烈的流出。

  桑空举着手里的匕首,这把匕首是他今天从程凝手里借过来的,只说晚上要用下。

  “你施展了一通术法,我也来施展一通好了,你刚刚所施展的功法和道术确实厉害,杂糅了许多的东西,只不过杂而不纯,在这人间确实罕见,也没有几人是你的敌手,但如若遇到与你实力相当,或者高你一层之人,你该当如何!”

  萧渊面色一紧,嗖的一声,萧渊下意识的侧身,金色气流盘起化剑,萧渊随即握剑挡住,一股剧烈的气流划过,萧渊只看到一残影,比刚刚的自己快了一点点,萧渊能看得出清楚。

  举着匕首划过的桑空,此时举着爪子,抓动起来,萧渊顿感不妙,在感受到脚下呼之欲出的充盈灵气后,人已经朝后退去。

  轰的一声巨响,萧渊惊愕不已的望着竟是自己的招数,这爆空之术,是让灵气转化为金木水火土五种相互克制的属性,冲撞后发生爆炸的术法,是萧渊自创的,威力极大。

  只不过此时萧渊已知道自己输定了,桑空精准的把控住灵气的量,只比自己的灵气强一些,连这个术法也是。

  剧烈的冲击波荡漾在湿地表面,萧渊举着二指,一柄柄金色飞剑凌厉的向前飞刺,眼前紫色的气柱消失的刹那,桑空刚出现,就用手里的匕首挡开一柄柄金色气剑。

  然而此时,金色的气剑越来越多,凭空而出,宛若箭矢,不断的飞射向桑空,桑空不紧不慢的挡开,猛的桑空在躲开一柄飞剑后,俯下身子,右手按在地面。

  “难道是”

  嗖嗖声作响,地面上的石土草木水流,皆化作了剑,顷刻间五颜六色的飞剑拔地而起飞上空中,萧渊用术法创造出来的飞剑尽数被毁。

  剧烈的交织轰鸣声响彻天际,萧渊面色凝重的望着,一步步走来的桑空,他已撤掉了灵气。

  “多谢桑空兄指点。”

  “你的法相是以极为自身极为庞大的灵气作为依托,我稍微改变了一点,天地万物皆可为剑,如若你无法达到这一层的话,登仙便无望,大开大合的招式看似凌厉刚猛,能牵制住敌人,但如果敌人本来就比你强的话,这样的招式只会耗损太多灵气。”

  桑空说在了点子上,看萧渊的样子也很虚心,并未觉得不妥,他只是这么一说罢了,毕竟寻遍整个天谕州,恐怕能与萧渊正面对决不落下风者是照不出来的。

  “接下去谁来?”

  一阵轻柔的笑声响起,殷韵举着伞缓缓落了过来。

  “我来好了!”

  桑空望了一眼,殷韵虽看起来本身的实力不如萧渊,但有一点萧渊是无法和她比的,殷韵的灵气流动速度,非常之快。

  “象面术法么!能炼到此等地步,确实不错,只不过我最拿手的便是这种术法。”

  殷韵欣喜的点点头,萧渊再次拱手后转身离开,经过殷韵时道。

  “师妹,我已许多年没见过你用上真本事了。”

  殷韵把伞放在一旁,笑盈盈道。

  “师兄,我最近才领悟出来一个新玩意,今晚就让你们大开眼见好了。”

  桑空笑了起来。

  “能做到此等程度的女子,我还是头一次见。”

  “多多指教,桑空兄!”

  殷韵拱手道,桑空微微点头。

  深夜
  巫柒站在船头,手里端着一杯酒,她还在等吴莫急的消息,她必须得尽快知道情况才行,已经如此多天了,吴莫急应该已和海盗们完成了接头。

  一阵脚步声,巫柒回过头去。

  “表哥,怎么还不睡。”

  西陵赤走了过来,摆摆手,两名侍女下去后,他坐在桌边,拿起酒杯,倒了一杯后走过去。

  “菜都凉了。”

  与海盗们沟通交易的事都是巫家在负责,看得出来巫柒很紧张,生怕出任何纰漏。

  “没事的表妹,你不是早就布置妥当了。”

  巫柒嗯了一声,此时远处的夜空中,一异物出现,两人刚看到便欣喜的笑了起来。

  咔嗒声作响,一只半人高的机关鸟落在了一旁,巫柒急匆匆的从机关鸟身上的暗匣中拿出了密信,结印后她松了口气。

  “表哥,已成了,昨夜三河郡靠海的河口城被海盗们攻破,大肆劫掠了一番。”

  “好!”

  西陵赤马上举杯一饮而尽。

  巫柒完全放松了下来,坐下后开心的喊道。

  “来人,让厨房把换一些热乎的菜上来。”

  西陵赤看着密信,上面写的非常想尽,这个消息只需要这几日内应该就可以确认,道衙府的传递消息的手段只能靠一些飞妖,这些妖们是需要休息的,所以会慢一点。

  “应该就是这一两天了。”

  很快一名黑衣人跑了过来,半跪在地后道。

  “禀告公子,巫柒大人,通达宗的连峰,连夜去了道衙府。”

  此时的道衙府大堂内,灯火通明,道司们都齐聚一堂,所有的文侍都过来了,只是方信人却不在,盘岐宗的众人除了陆择羽外也不知去哪了。

  “竟然出了这种事。”

  有人望着连峰刚刚拿过来的天谕帝的传信,河口成被海盗袭击了,而且这次的规模不同以往,上万海盗攻破了城墙后,涌入城内烧杀抢掠一番后才离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