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扑朔迷离

2021-09-15 作者: 背后有神助C
  第165章 扑朔迷离
  傍晚时分
  方信面色凝重的望着几名道捕刚送来的死亡文书,已经核查清楚,只需要方信盖上道印即可。

  目前雨花宗总计死了一百三十九人,其中十一人是因为私自离开宗门被视为叛逃直接斩杀的。

  现今城内生意最好的是棺材铺,每天棺材铺的人都加急赶工,毕竟雨花宗天天出殡,棺材铺的送葬队一天从早忙到晚。

  方信有些苦恼了,但也无办法,他从很早以前为人就比较随和,是风悠扬最省心也最得力的弟子。

  雨花宗损失惨重,因为所有弟子的丧葬费都是雨花宗出,根据天谕州的法度,入门者需要和宗门主签下入门契。

  一次性缴纳三年的学费,而三年内如果还是无法升为正式弟子者就会被踢出宗门,而成为正式弟子者则根据职位的高低,能领取到宗门的门俸,参与相应的宗门产业打理也可得收益。

  弟子在宗门内一切事物由宗门管理,衣食住行都是宗门管着,如若弟子死亡,丧葬费以及后续给亲属的抚恤钱也是宗门出。

  非正式弟子是没有任何俸禄的,但只要成为正式弟子,一切皆有保障,而入门三年的费用根据各宗门的情况一般不会超过百两。

  寻常家庭东拼西凑也能凑到,一些有田地的家庭很轻易拿出,人人皆想修道,但修道也需要资质,以及宗门肯收与否。

  宗门的弟子们日子过得都很滋润,毕竟大部分宗门只要有几百人,便可以在当地活得很滋润,当地好的产业基本都被宗门占了,加上给一些商贾帮忙,普通弟子每日都能有酒有肉。

  还有不少道衙府发布的吏治类任务,以及捉妖护送等类的任务,都可以得到不少的奖赏,基本上这类任务,出任务的弟子可以拿到六成,其余的交给宗门。

  宗门还有一点最明显的好处便是不需要上税,只要是宗门旗下的产业,就没有赋税,所以一个宗门建起来总能快速积富。

  但宗门要建立又比较困难,每个月方信都会收到郡内的许多宗门成立的文书,需要进行各方面的核查,但大部分都无法通过。

  江湖名声地位是一方面,道衙府发布的任务完成量,以及创办者功法道术的考核,整个天谕州总共七百二十四个宗门,其中规模超过千人的宗门只有九十四个,其余的大部分宗门数百人已是很多了。

  类似盘岐宗这样少数弟子就可跻身天谕州前二十的宗门没有,雨花宗虽常年只在五十到百位,但在天谕州已属中上层的宗门。

  方信只是有些不忍,雨花宗在此地已两百多年,曾经也出过名动江湖的雨花四子,这邹妄就是四子的大徒弟,四人已离开宗门,去寻自我的道,等待登仙,邹妄自然只能揽下宗门主大任。

  但邹妄为人刚愎自用,而且无心修道,喜好风雅,雨花宗在他的手里二十年,早已大不如前。

  大堂内的灯火刚亮起之际,一个人走了进来,方信放下手里的笔,望着头发白了不少的邹妄,他一过来就拱手鞠躬。

  “道统大人,老夫真的是没脸没皮了。”

  方信尴尬的说道。

  “邹宗主,我马上差人送些药物和食物过去。”

  邹妄激动的握着方信的手,他现如今只能求助道衙府了,毕竟宗门内已折损了一成弟子,现在剩下的弟子八成都被伤病折磨,这几日来又有十多名弟子趁着夜里偷跑了,整个宗门岌岌可危。

  有修道者告诉邹妄,他们宗门是被人施了某种咒术,所以邹妄已经花了千两黄金,通过道衙府发布任务,在天下募集咒修者来看看,但这咒修者在江湖几乎已经绝迹了。

  虽有传闻楚弘义就是咒修之人,邹妄也是将信将疑,因为楚弘义说过这只是江湖上对他的谣传而已。

  宗门内唯一没有生病受伤的弟子只有那些灵气旺盛的,灵气弱一些的弟子们几乎都卧床不起。

  方信叫来了几名文侍,马上拟了一封文书,染城仓库里药物和食物的储备是很充足的,足够雨花宗使用。

  在盖上道印后,几名文侍带着邹妄去仓库拿药和食物。

  现今整个木染郡都传闻雨花宗是犯了邪,所以很多人都躲着雨花宗,生怕沾上这股邪,让自己遭罪。

  “师傅他们应该到了吧。”

  位于染城北面的宗门府机关船顶端,风悠扬带着萧渊和殷韵二人,一桌子的菜已经摆上。

  “三位,请!”

  西陵赤举着酒杯,西陵顾咳嗽了一声,拿出了一份已拟好的文书。

  “我大哥已答应了,拖了如此多日,实属罪过,还望诸位见谅。”

  殷韵拿过了文书一看,冷笑起来,萧渊面色略显凝重,这样的文书一签的话,他们盘岐宗就会落下口实。

  一旦日后与西陵家发生问题的话,西陵家大可把文书公布出来,届时盘岐宗就得落下个不仁不义之名。

  啪

  殷韵把文书拍在桌上,风悠扬急忙笑呵呵的拦住殷韵。

  “韵儿,坐下。”

  西陵赤急忙说道。

  “诸位,我父亲并无他意,只是口说无凭,至少咱们得立个字据。”

  风悠扬笑呵呵道。

  “确实得有凭有据,只是这么做万一日后,有所分歧摩擦的话”

  西陵顾马上起身拱手道。

  “诸位大可放心,这份文书只有我们西凌家和你们盘岐宗知道,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

  萧渊端着酒杯喝了一口,风悠扬直接起身。

  “那就等我们做到再行商议。”

  三人刚来一会,但却不欢而散,待风悠扬他们离去后,西陵赤无奈一笑。

  “没办法了三伯,只能先继续与各大宗门商议进攻魔门三郡的事了。”

  西陵顾也知道,再谈下去没必要,所以他并未挽留盘岐宗三人,他也料到三人肯定不会签这种契约的。

  “三伯,要不按照天心公子的提议?”

  西陵顾马上道。

  “千万不可!”

  天心有一个提议,斩首行动,由天谕州和良奇州各派数十名高手,直接暗杀掉魔门各宗门的宗门主,这样魔门三郡势必大乱,这样就可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的铲除掉魔门之人。

  “赤儿,我们的目的在仙威,而一旦杀了魔门三郡的宗门主,届时解封仙威的印,以及操纵仙威的印便无法获得,那么仙威只是一团不受控制的灵气聚合体罢了,会变成废物。”

  西陵赤还是第一次听闻,毕竟他的道术功法要达到能够借助仙威修行还早得很,只有三伯用西陵家的仙威修行过。

  “三伯,恐怕这次的谈判告吹了。”

  西陵顾点头道。

  “那么只能做第二手准备了。”

  西陵赤略显无奈,西凌家的第二手准备就是盘踞在天谕州东海上的海盗们,虽沿海的不少城市港口防守都很严密,但要攻破实则不难,只需要里应外合即可。

  渔都的劫掠让海盗们尝到了甜头,只要此时再鼓动下他们便可,一旦海港都市被攻击,天谕州的河运也会遭到影响,内地的货物从陆路运送自然赶不上海运,届时各大宗门只会更着急,与良奇州通商迫在眉睫。

  毕竟从良奇州贩售过来的很多药材和矿石对于很多天谕州的宗门来说是比较重要的,加上现如今西凌家已经与临尘州通商,很多临尘州产出的寒类药物也是不少修道者急需的。

  “三伯,咱们可得加把劲,最好能这两天动手。”

  西陵顾点头道。

  “放心好了,赤儿,事情已经交给巫柒了,她已经安排好人过去了,就在这一两天吧!”

  临近亥时
  天心正在和连峰喝酒,两人就通商的事起了一些争执,天心还是打算直接把魔门连根拔起,斩杀掉魔门各大宗门的宗主,连峰却不赞同。

  这么做只会让局势变得尤为复杂,不但会让天锡郡沦为战场,还会把各大宗门拖入到战火中,况且魔门三郡内的各大宗门的宗主们,道术功法可不比天谕州的宗门主们差。

  “除非萧渊肯出手,又是另一回事了,天心公子,你自觉你比萧渊厉害多少么!”

  天心摇头道。

  “天心自然是比不上萧渊的。”

  连峰笑着举杯道。

  “那么这斩首行动更是无稽之谈了。”

  天心面色一紧,此时天心身后的“白云”笑道。

  “连峰公子,我们家公子虽现在比不上萧渊,但不代表将来比不上,况且我们家公子的资质优于萧渊。”

  连峰并未回答,只是说了一句喝酒,他也不想激怒天心,毕竟天心的背后有天谕帝撑腰。

  宣夜冷冷的盯着连峰,这家伙的心思宣夜用屁股想都知道,他今晚来的目的只有一个,保证通达宗的利益的前提下,可以开战。

  宣夜刚刚所说的也并非虚言,天心的资质是绝无仅有的,能与几百年前的自己媲美,这一点宣夜看得很清楚,那萧渊虽也有绝顶资质,但就在内心太过善良,这是大忌。

  修道这件事比拼的并非是善恶或是其他,除了纯粹还是纯粹,恶便要恶得彻底,善便要善得彻底,只可惜这世上并无圣人。

  内心的修行更是修道中极为重要的一环,排除一切杂念,包括善恶,只有跨越到极致的纯粹,方可踏界。

  不出意外,天心的功法可在三个月内更上一层楼,宣夜从渔都里带回来的那只妖,能很好的帮助天心修炼。

  此时席间两人已不再说话,连峰主动给天心倒酒后起身道。

  “时辰不早了,天心公子,在下先回去了。”

  喝了一杯后连峰离去了,宣夜看着有些失落的天心道。

  “公子,时辰不早了,差不多该打坐入定修炼了。”

  天心转身走了起来,一阵后两人回到了客店里,依然是“白云”在外守着,天心在屋内入定打坐。

  “公子,这是天谕帝托我给你的。”

  宣夜拿出了一瓶漆黑的药瓶,天心望了一眼,神情略显严肃。

  “不必忌恼公子,条条大道通天,咱们并未危害一方,只是修炼法门如此,不得已为之。”

  天心拿过药瓶走到床上盘坐下来,宣夜开心的退了出去。

  宣夜知道他的等待是值得的,毕竟天心未来可成为焚天魔尊座下的一大战力,这便是值得的,入魔者在这世上多如牛毛,而入魔比登仙容易得多,但废物始终是废物,如若不废物的话,便不会选择用邪魔歪道之法修炼。

  宣夜当年并非是因为正常的修炼法门太过艰难而选择遁入魔道,一切只因世道艰险,人心叵测,自己最好的兄弟,最后为了登仙而捅了宣夜一刀。

  宣夜自此便不再想着登仙,与其登仙不如畅快的杀戮人间,一切不顺眼者皆杀。

  只是树敌太多,宣夜双拳难敌四手,最终被合围之际,界门大开,宣夜濒死时遁入了魔界,此后的数百年里,在焚天魔尊的教导下,功法大成,成为了焚天魔尊座下的第六天魔王。

  此时宣夜感觉到一阵异动,他咧嘴一笑,一个踏足,顷刻间只见一残影从白云体内脱出。

  “桑空兄,深夜叫我前来,所为何事?”

  “无涯仙人的方位,看好了。”

  宣夜马上拱手道。

  “多谢桑空兄。”

  桑空举着二指,在空中轻点,一束束光芒交织,以及一个个道文浮现出来,宣夜看得非常仔细,一阵后宣夜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在空幻界里,怪不得多年来我苦苦寻找无果。”

  “你与这人有仇么!”

  桑空问道,宣夜负手走了过去。

  “仇深似海,当年如若不是他背后捅了我一刀,我早已登仙。”

  桑空笑了笑,转身打算走,宣夜叫住他。

  “桑空兄,在下有一事不明,不知桑空兄为何不找同族?”

  桑空笑了笑。

  “找了又如何,只是徒增伤悲,龙早已没落,这世间或许还存有,只是大抵都已化作了材料吧!”

  宣夜笑了笑,随后道。

  “桑空兄,我知这世某处有龙,如若你有所需的话,在下可以带你去。”

  桑空眼神一紧,但随即道。

  “再说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