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脑袋撞破

2021-09-15 作者: 背后有神助C
  第163章 脑袋撞破
  九月十四
  早晨
  陆择羽照例一大早趁天还未明透时便抱着瑶香去了林子里,林间夜晚交替时产出的灵气有助于瑶香恢复,这种日夜交替时产生的灵气,是比较清澈柔和的。

  “这地方。”

  陆择羽望着一处树丛中,灵气最旺盛的地方,把瑶香轻轻放下,她已经开始按照《妖帝经》上的修炼法门练了,恢复了不少,短短两日就感觉到体内的灵气止住了流失。

  “你要不要吃什么,我去给你弄点。”

  瑶香摇头道。

  “不用了,我昨晚吃过,现在吃不下,我先打坐一会。”

  陆择羽一眨眼人已经没影了,每天早晨都如此,瑶香眉头微皱,她静心开始打坐起来。

  只是很快瑶香就睁开眼,因为远处的林子里传来了一些声音,看起来是陆择羽在闹腾,瑶香无奈的笑了笑。

  今天陆择羽就要回去盘岐宗了,昨晚风悠扬就让他回去一趟,把陶谦赋接过来,等与宗门府的事商谈结束后,他们就去盛城,参加阳鼎宗的婚事。

  只是瑶香昨晚和鲍游谈天的时候,鲍游说漏嘴了一件事,这件事瑶香也并未开口问陆择羽,因为不知道怎么问。

  “那个呆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瑶香有些气恼的说道,那个要和阳鼎宗大公子成婚的女人崔敏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了,瑶香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怎么一回事,只是有些无奈。

  现在瑶香也不想其他事了,她只想要好好修炼,唯一让瑶香放心不下的便是喜儿,她还是老样子,对修道这事有抵触,瑶香前晚已经和喜儿谈过这事了。

  只是喜儿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瑶香也不再说什么,但这次的事让瑶香越发的清楚了一件事,想要在这种世道里活下去,就得有实力才行。

  大前天瑶香作为盘岐宗妖侍的凭据已经办了下来,本来按照法度,瑶香是要戴上项圈的,这点让瑶香很不舒服,但现如今只能如此。

  不一会陆择羽跳了过来,手里多了一大片叶子,里面有不少鸟蛋,陆择羽舔舔嘴。

  “你帮我生火。”

  不一会瑶香把陆择羽找来的柴火点燃,陆择羽把鸟蛋直接扔进去,眼馋的在一旁等待着。

  “真不知道你整天吃那么多东西都去哪了。”

  陆择羽舔着嘴,不一会鸟蛋烧熟了,陆择羽直接伸手从火里把鸟蛋拿出来放到嘴里,连烧焦的壳也一同吃下。

  瑶香等冷了一些才动手剥壳,剥下的壳也一并进入了陆择羽嘴里。

  “对了!”

  陆择羽想起来了什么,突然间站起身来,瑶香吓了一跳。

  “呆子怎么了?”

  陆择羽马上说道。

  “我知道去哪给你弄把法器了。”

  陆择羽点点头,随后高兴的一溜烟人又没了,瑶香叹了口气。

  陆择羽并没有跑远,而是直接跑到了一颗大树上,确认了下方位,应该是那边没错,陆择羽伸着鼻头使劲嗅了嗅,嗅到了记忆中那个满是山鸡的村子的味道。

  前几天那个修道者说过只有铸器宗的人有能力打造非常好的法器,这会他才想起来,铸器宗的人不就隐居在那个小村子里,而他们委托自己帮忙拿一些东西回去,等带回去东西的时候,陆择羽就让他们帮忙打造一把法器就行了。

  想到这里陆择羽豁然开朗起来,笑呵呵的摸了摸鼻头。

  “我还真是聪明!”

  一早上很快就过去了,陆择羽带着瑶香回去了,他也差不多要上路了,以陆择羽的速度回到盘岐宗只需一两个时辰而已,风悠扬又交代了一些事后,陆择羽便打算走,却被桑空拉住了。

  “先等等。”

  众人都疑惑的看着桑空,桑空笑道。

  “你之前和我说过,你的东西都放在盘岐宗里对吧。”

  陆择羽嗯了一声,桑空直言道。

  “我同你一起回去。”

  “不用,我一个人回去就行。”

  众人都看出来了,桑空意在陆择羽随身带着的那些东西身上。

  “徒儿,就让他与你一同回去,也好有个照应。”

  风悠扬说着,陆择羽同意了,随后两人一前一后消失了。

  陆择羽站在城墙上,有些讶异的望着桑空,他竟比自己快。

  “你好快啊。”

  桑空笑了笑,城外正在出殡,雨花宗的弟子今日又死了不少,一口口棺材从城门口抬出,一路上浩浩荡荡的。

  “他们怎么回事啊,怎么每天死人?”

  桑空笑了笑。

  “你还真是呆子,走吧我们看看谁先到。”

  陆择羽来劲了,一步便消失在了城楼上,桑空闭眼后,顷刻就抓到了陆择羽的气息,一个纵步,人已跟上了陆择羽。

  周围的一切都在剧烈的变化着,桑空就在陆择羽身边,不管陆择羽怎么跑,桑空始终粘在陆择羽身边,陆择羽就是甩不开。

  桑空笑了,看着陆择羽一脸认真的样子,这时与间并存的飞步法门,还是桑空教会陆择羽的,毕竟这种移动手段,并无任何的功法秘诀,需要技巧和自我领悟。

  景色一变,两人已来到了大草原上,还在全速移动着,陆择羽用了最快的速度,这速度比之前快了非常多。

  短短一刻陆择羽和桑空就站在蓝湖边上了,桑空望了一眼水面,笑了笑。

  “在哪呢?快带路。”

  陆择羽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已经跑得那么快了,但桑空竟然追得上不说还总能在自个前面,这让陆择羽有些摸不着头。

  “你是怎么做的,怎么每次比我快。”

  “呵呵,最关键的一点,我并未教过你,你自然快不过我了。”

  陆择羽听着桑空莫名其妙的话,也懒得去想了,转身就跑了起来。

  桑空教陆择羽这种移动方法的时候,故意留了一手,所以陆择羽是不可能有他快速的,为的便是能准确的抓到这小子,毕竟他那么爱惹是生非,师尊外出总是会严令桑空好好看着陆择羽。

  如果桑空把全部的东西都交给了陆择羽,他肯定无法抓到陆择羽的。

  “到了。”

  盘岐宗的山门前,陆择羽不爽的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桑空,他显得有些懊恼。

  桑空望了一眼宗门,便看到了后山的地方,隐隐发绿,妖气冲天,整个盘岐宗已被妖占领了,这让桑空有些诧异。

  “你去找你五师兄,我去办点事。”

  桑空一个踏步,人已经消失了,陆择羽做了个鬼脸,冷哼了一声。

  再次出现的桑空来到了一间屋子门口,门半开着,桑空刚走过去,就举着一只手,从一个象面里,揪出了一只红色的蛤蟆来。

  “救命啊!”

  蛤蟆精大喊起来,嗖的一声,凰俎闪烁着紫光飞了出来,桑空二指钳住。

  “好久不见了你们几个家伙。”

  紫珠飞了出来,传来了芸姬的声音。

  “哼,桑空,你竟然下来了,仙尊竟没有处死你。”

  桑空一把扔掉红蛤蟆,松开二指,凰俎立在了一旁。

  “快点把这呆子带回去。”

  桑空摆手道。

  “已错过了最佳时机。”

  解释一通后,凰俎笑了起来。

  “那么就利用仙威的回溯之力。”

  桑空走了几步后说道。

  “这法子看似确实可行,只是你们考虑过没。”

  桑空举着二指,轻点自己脑袋。

  凰俎道。

  “那呆子失忆了确实是个大问题。”

  “所以这法子就不行,那呆子的仙识未开,即便是利用仙威的回溯之力,咱们找到能进入仙界的路,也会因为那呆子毫无仙识而无法进入的。说,那呆子究竟是怎么失忆的。”

  凰俎也略显无奈,随后一团紫色的雾气出现,紧接着雾气散开后,桑空看到了画面。

  陆择羽在黑暗中,周围有怪笑,哭泣,悲恸,以及声嘶力竭的呼喊声,他感觉自己好似被什么抓住了,身体还在往下坠,有无数的异物想要钻入他的身体。

  “这是哪?人间到了?”

  “呆子,我要是能幻形出来一定狠狠揍你一顿,仙尊并非不教授你仙术功法,而是九羽仙法太过于强大,以你的仙体是无法承受的。那条阴险的臭龙在算计你。”

  黑暗中陆择羽感受到了伴自己长大的凰俎,就在自己面前一划而过。

  “现在没办法回去了,呆子你快点用你的仙气弹开这些浊气,为今之计只有快点找到通天仙路,回到仙界,向师尊禀明一切。妖终究是妖,我早就劝告过仙尊直接放逐它的,想不到它这厮竟如此歹毒。”

  不就是找东西,这是我最在行的!
  黑暗中陆择羽双手抱作一团,感觉黑暗中有东西在摸自己,他有些不舒服,意念一动,陡然间陆择羽的身体霞光万丈,蓬勃的仙气排山倒海般倾出。

  哟嚯!

  陆择羽兴奋的呼喊了一声,翻转身体,直冲而下,眼前是一片薄薄的白光,光芒越来越亮,陆择羽闭上了眼睛。

  天际间划过一道剧烈的白光,白光瞬间落下,叮的一声凰俎率先刺入了地面,隆隆声四起。

  片刻之后天空划过了一道剧烈的赤炎,仿佛一对巨大的羽翼,一团火焰急速坠落。

  “这呆子没事吧,他可不会御空仙法。”

  凰俎话音刚落,咣当的一声巨响,一条马尾辫率先垂下,陆择羽的后脑勺狠狠的扣在了剑柄上,鲜血飞溅。

  “你这个呆子啊,你好歹回去拿一张御空符箓,什么都不想就跳下来,不过这凡间之物是伤不了你的,快点止血,你的仙气溢出来了。”

  一片干涸贫瘠的土地,只有无尽的土黄色和晃动的空气。

  滴滴答答,随着陆择羽的鲜血滴下,五彩斑斓的霞光顷刻间遍布荒地,干涸的大地瞬间被滋润,泥土里长出了绿色的嫩芽。

  啪

  陆择羽的头巾绷断,紫色珠子落地,一束惊天白雷自下而上,直冲天际,原本的烈日晴空雷云翻涌。

  而此时陆择羽一脸茫然,发丝散落,远处是一个孤零零在荒地上的小村落。

  “呆子,先四处问问看,打听下通天仙路的事。”凰俎催促道。

  陆择羽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走了起来。

  “呆子你要去哪?我和风雷珠还在这呢!还有你的踏云履。”

  不管凰俎怎么喊叫,陆择羽就是不回头,他目光呆滞,好似在思考什么复杂而深邃的问题,双眸迷茫,充满了惆怅。

  “呆子,呆子”

  雨水落下,陆择羽好像听到了一个“呆”字,他懵懂而惶恐的抬起头,表情疑惑。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紫色的雾气渐渐消失,画面也消失了,桑空面色凝重。

  “别看我,是那呆子自己冲下来,撞在我身上的,谁曾想竟然后脑勺被撞破。”

  桑空现在搞清楚了,陆择羽是怎么失忆的,这柄凰俎是师尊佩戴了万年的利刃,也是九羽仙法的要义所在,仙尊在陆择羽四岁的时候就把凰俎和其他几件仙界至宝给了陆择羽,辅助他修炼。

  “你有没有什么法子?”

  凰俎问道,桑空摇头。

  “我要能有法子的话,早就用了,毕竟这次是我欠这呆子的,现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你说得倒轻巧。”

  芸姬嘀咕了一句,桑空笑道。

  “我们现今只能见机行事,现今仙界知这事者甚少,仙尊已对外说,因为陆择羽在仙冢内大肆破坏,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后果,所以惩罚他在锁仙塔内面壁三年。”

  凰俎安心了一些,毕竟这理由说得通,仙界不少仙人们苦陆择羽久已,这结果也算是皆大欢喜。

  “也就是我们有三年的时间,要回仙界还有一法子。”

  “通天仙路。”

  凰俎说着桑空点头了。

  “要么等人间能有登仙者的出现,我们瞅准机会,直接带这呆子回去,要么就只能另寻他法,这盘岐宗的几人都有登仙之资,我们祝他们一臂之力,让他们早日登仙便可。”

  “只能如此了!”

  凰俎说着和芸姬一同回到了屋里,地上的蛤蟆精惧怕的望着桑空。

  “小朋友,你刚躲在象面里是想偷袭我吧。”

  蛤蟆精急忙解释道。

  “上尊,小的只是被吩咐守在此。”

  桑空笑了笑。

  “你如若再不把身上的浊气刨除,便会再也无登仙之日。”

  蛤蟆精震惊的望着桑空,随即双腿往后一蹬,跪俯在地。

  “求上尊指点指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