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妹夫来了

2021-08-02 作者: 翔炎
  第83章 妹夫来了
  陆森回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就有大量的民众自发到放映屏下方的空地那里清理积雪。

  小贩们开始制作大量的热汤,酒料等等商品。

  樊楼及附近酒馆的餐位费,也再一次由低回高,炙手可热。

  他们没有想着逼陆森一回来就放映仙家皮影戏,只是想先做好准备,等陆真人休息几天,消除劳累之后,再行给他们放映。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当天晚上,陆森就又把放映机搬出来了。

  当光影投射在城墙上的白色屏幕,看到熟悉景像的汴京民众,很快就把下方的空地给挤满了。

  即使是寒冷的冬夜,只要人多了,一样也能驱寒意。

  而这次的放映,也恰好放到南极企鹅,在暴风雪中,挤成一团取暖的画面。

  让观影的民众,贼有代入感。

  等到第二天的早朝,好不容易睡了一个月左右好觉的文武百官们,又是个个带着黑眼圈了。

  赵祯依旧和往常一样,比文武百官们迟上一柱香左右的时间才上朝。

  他自然也是有黑眼圈的,坐在龙骑上,打了个呵欠后,赵祯扫了一眼殿上众臣,看到陆森混在人群中,他微笑了下。

  这次他没有例行感谢群臣早早来上朝,而是很开心地说道:“众爱卿,昨晚我收到探事司递上的军情,在七日前,西夏国主李元昊,被其太子宁哥令弑杀。”

  这话一出,底下群臣激昂。殿上百官,无论文武,皆先是不可围住,随后便露出了狂喜之色。

  西夏和北辽两国,就西夏为心头大患。辽国虽然也爱恐吓大宋,可总是能用钱粮解决的。

  唯有西夏,就是头喂不饱的恶狼。

  特别这李元昊,作为西夏开国皇帝,数次对大宋用兵,皆大胜。差点把大宋的心气都打没了。

  现在,这个扎在大宋心头肉里的刺,居然死掉了。

  殿上一片吵杂之声,百官们个个喜不自禁,互相之间议论纷纷,气氛就跟过年似的,就差放鞭炮了。

  赵祯也很高兴的,不过他收到这个消息比较早,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现在倒是能表现得很镇定。

  他坐在龙椅上等了一会,见群臣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便向旁边伫着的柳公公示意了下。

  而柳公公也拿出早准备好的小锣,重重敲了一下。

  铁器击鸣声在殿中回荡,将群臣的声音压了下去。

  而后殿上一下子就静了下来,百官们都压抑着自己喜悦的心情。

  此时庞太师主动上前一步,中气十足地笑喊道:“恭贺官家,心头大患已除,天佑我大宋。”

  有了人带头,群臣几乎是异口同声地作揖喊道:“恭贺官家,天佑大宋。”

  听着整齐划一,震耳欲聋的恭贺声,赵祯哈哈大笑,开心到快要成‘得意’的地步。

  真不怪他如此,皇帝老子被自己的太子干掉了,起因居然是老子霸占儿媳……任谁听到这事,都会觉得荒唐,然后就是开心。

  甚至会有种大宋就是天命的感觉。

  既然庞太师出头了,八贤王则不能不站出来,他走到和庞太师同列的地方,抱拳笑道:“官家,既然大敌李元昊被其太子所弑杀,那么此时西夏朝纲必定大乱,龙椅之争想必不可少,此时正是我大宋主动出击的好时机。”

  八贤王此时心中亦是一片畅快,半柱香之前,整个大宋还担心着西夏人会南下打草谷,劫掠。

  结果现在敌人自己倒是内乱起来了。

  “嗯,八贤王所言极是。”赵祯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肥肉都在抖着,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过年后的这段时间,他似乎又胖了些:“那么关于西夏攻略的决策,诸位卿家现在可以畅所欲言。经我与庞太师,八贤王,欧阳修等卿家之前私底下商议,由折家充正面先锋,种家分兵从侧旁支援,最后会师兴庆……”

  接下来,便是一些关于后勤,调兵以及人事方面的安排。

  文武百官讨论得不多,毕竟这些安排,殿上大部分的文官其实都不懂,听着就完事了。

  而武官又不会在这方面使绊子。

  见百官没有意见,赵祯便略过这了一环,然后说道:“至于监军人选,折家由陆真人充作监军,兼永兴军路沿边安抚使;种家北边线则是王安石充当监军,兼太原沿边安抚使。”

  这样的任命,是由官家、庞太师、八贤王、汝南郡王等几人私下商量得来的。

  只是这话一出,群臣大哗。

  沿边安抚使这样的职位还好说,实权也有,但名义的成份更大点。

  但监军一职实权就大到海去了,甚至有节制元帅,更改战略的权力。正常情况下,监军的职位应由文官或者公公担任,这一次居然任命了方外人士,太过于稀奇。

  当下有言官站出来,持玉板急急说道:“官家,臣有谏。陆真人与折家有姻亲关系,由他来监军西北折家,并不合适。”

  折家是陆森的媒人,说是姻亲关系并不过份的。

  很多朝臣听到这话,都忍不住点头。

  赵祯却不急不燥地说道:“这事我也明白。接下来是狄爱卿卸任枢密使一职,降为枢密副使,再兼任秦凤路安抚使,半月后,调兵十五万安扎兰州,参与西夏攻略。枢密使一职往后将暂由包拯担任,众卿家可还有异议?”

  听到这样的任命,大部分朝臣都愣了,连站出来的言官呆站了片刻后,便退回到人群中。

  能站在这殿上的,都人精,也都明白了,这是利益交换的结果。

  他们没有意见,枢密使这位置,能回到文官手里最好。

  狄青发兵边境……他本来就是武将,带兵打仗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至于陆森作监军,汝南郡王都说服狄青把枢密使这要职还回到文官手上了,陆森拿个监军的职位,又如何,他们还有什么怨言可说?

  官场的规则,很多的时候就是利益交换和妥协。

  至于王安石……北线种家军并不是攻略西夏的主力,只是分散敌人注意力的,当然,只要有机会,种家也可以强硬攻击,打开敌人的防线,直插进西夏兴庆府。他去种家作监军,说白就是刷‘资历’。

  这样的布置算是皆大欢喜。

  狄青虽然没有了枢密命一职,但自从坐上这位置后,他束手束脚,被人冷面相待,极其郁闷。

  用这个职位,换来攻略西夏的机会,他觉得很划算。

  包拯拿了枢密使一职,就是八贤王这系的胜利。

  庞太师则成功安排自己的心腹王安石当上了监军。

  至于汝南郡王和将门这边,陆森就是他们之间的桥梁,若是西夏攻略成功,陆森铁定升官,且威望会大幅度提升,对于汝南郡王和将门来说,是件大好事。

  毕竟陆森的正妻,可是将门女儿。他天然和将门关系就应该不会差。

  这次的朝议,得到了各方都算满意的结果,同时也把西夏攻略的时间给定了下来。

  等朝议之后,陆森回到家,将事情和家里人说了。

  听完后,杨金花等人都有些沉默。

  作为妻妾,杨金花和碧莲自然是不希望自己丈夫东奔西走,离开自己太久的。

  但她们也很明白,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以往的监军之位,都是文官和官家手里的馍馍,分着吃,很难落到旁人手里。

  “什么时候出发?”杨金花不舍地问道。

  “大约十天后。”

  狄青因为要调兵谴将的关系,大约十五天后才会去秦凤路。

  陆森和王安石,则要在十天后出发。

  “太快了。”赵碧莲在一旁搂着陆森的胳膊:“官人不在,这家会空荡荡的。”

  杨金花虽然不舍,但还是说道:“碧莲,莫要任性。官人要建功立业,我们妇人本已帮不上忙,可也不能拖后腿了。”

  赵碧莲郁闷地放开手。

  陆森知道两人是担心自己,便安慰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只要我不想死,这世上没有人能伤得着我。”

  两人想想也是,自家官人可是真神仙,心情便好转了许多。

  接下来的十天,日子过得很平淡。

  给汴京城的民众放放影片,平常除了上朝,就在待在家里和两个妻子腻歪。

  可能是想着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着自家官人,杨金花和赵碧莲两人都特别放得开。

  特别是杨金花,以往她在房事方面,总是比较羞涩的,但这几天特别热情大胆。

  将门女儿武艺高强,身体柔韧度极高,一些特别的姿势,赵碧莲做不来,她信手可为。

  让陆森甚是惊喜。

  一眨眼,十天就过去了。

  这天清晨,陆森在城北门外,另一名监军碰头。

  陆森远远见着王安石,便走过去,主动抱拳笑问道:“王督使,晨安。这一路同行,还请多多关照。”

  虽然两人监军的军路不同,但中途有挺长一段路程,是同行的。

  站在护送队中的王安石有些惊讶,他微愣片刻,从人群中走出来,抱拳说道:“陆真人晨安,你客气了,这一路实则还得仰仗你的仙术。”

  王安石这人很骄傲,他其实早见到陆森了,也有向陆森问好的意思。

  但就是拉不下面子,怕被人说谄媚,影响自己清高的形象。

  而就在这一犹豫的时候,陆森倒是主动上来打招呼了。

  这一举动便让他对陆森好感大增,别人皆说陆真人孤傲不太喜欢人情往来,他觉得也是。但就是这样的陆真人却主动与自己招呼,那想来自己在对方眼里,是有点尊严和地位的。

  “哪有什么仙术不仙术的,都只是小道。”陆森摆手,看看左右,笑道:“王督使不带多点行礼?”

  因为他看来看去,发现除了一些路上备着的粮草外,似乎就没有夹带其它东西了。

  王安石也看看陆森左右,同样问道:“陆真人似乎也没有带过多的杂物啊。”

  “其实带了很多。”

  王安石愣了片刻,立刻便想起来了,传闻中陆森有‘袖里乾坤’的神术。

  “是王某多虑了。”王安石尴尬地笑了下。

  随后两人闲逛了会,很快便到了起程的时辰。

  陆森和送行的人一一打过招呼。

  其实送行的人很多,除了自家婆娘等人外,还有折家叔侄,穆桂英,汝南郡王,曹家人等等。

  甚至连官家都来了。

  陆森向赵祯表示感谢的时候,后者小声问道:“陆真人,若是吾儿苦疾再度复发,你觉得他住哪个方位比较好?”

  “先离开宫中一段时间,只要是干净清静之所,皆可。”陆森想了想,说道:“若是皇储离宫后,身疾还再度复发,可到矮山找我家婆娘,让她拿些蜂蜜出来。”

  赵祯心神大定,他就怕陆森离开后,矮山的灵丹妙药会停产,当下感激地说道:“陆真人对吾儿的恩情,我必牢记于心。”

  “官家不必如此。”

  老实说,陆森还不想赵祯记挂自己太多恩情,他不大喜欢和宫内有太多纠缠。

  这群送行的人和陆森打过招呼后,然后才去和王安石打招呼。

  其实他们主要是来给陆森送行的,王安石只是捎带。

  反正只是多讲两三句话而已。

  等到陆森与王安石起程后,其它送行的人很快便回城了。

  只有杨金花、碧莲、黑柱、林檎四人,一直站在高处,看着护送陆森的人马旗帜完全消失为止。

  出了北城的官道,便开始绕转西行。

  陆森会从西安进入永兴军路,而王安石则会在西安地界外北转,北转经河中府,再到汾州。

  所以两人会有数天的同行时间。

  一路上,陆森与王安石骑马并行,聊东南西北,谈奇闻异趣。

  他们本应走水路的,但现在天寒地冻,虽然较十多天前已有回暖,但河道上依然是浮冰踵踵相连,不适合行船。

  当然更不适合跑雪撬。

  受限于雪路,陆森等人走得慢了不少,原定五天入西安地界的,结果走了近七天才到西安城。

  大约一天前,王安石已经北转了。

  现在就剩下陆森带着三十三骑皇城司的人马,哦……还有个小太监。

  说是来照顾陆森起居的。

  因为军队中不准出现女子家眷,因此太监随行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小太监的存在感很低,虽然平时总会跟在陆森左右,但总会往角落里躲,经常让人忘记他。

  陆森一出现在西安城口,本来还开着的城门就关上了,上面便有人大喊:“下方是何路人马,报上名来。”

  陆森正想着怎么回答的时候,那小太监突然走前几步,用细尖的声音喊道:“沿边安抚使、永兴军路监军、终南山陆真人到来,还不速速开门!”

  “请递交凭证。”上面吊下来一个篮子。

  小太监将早准备好的令牌和纸信到篮子里。

  没多久,城门开了,里面冲出一队人马,分列成两队,站在最中间的是位白甲俊俏郎君,他主动走上来,开心笑道:“等你好久了,妹夫。”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