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管闲事

2021-11-27 作者: 半枝雪
  第554章 管闲事

  “辽东……”

  “他们终于要坐不住了么?”

  赵元淳紧密布防京城时,时刻派人盯着辽东的动向,也时刻与前线大军保持联络。

  为了将功补过,他可谓是竭尽全力。

  朝堂有诸位心腹大臣,兵防有自己和十一弟,宫里有尉迟小将。

  整个京师总算是安全稳定,各项事物都在平稳运行。

  赵元淳终于松了口气。

  栖凤宫。

  叶思娴病了几天,觉得自己不能这么下去,于是挣扎着爬起来每天坚持去御花园逛逛。

  一来好好恢复恢复,二来盛夏季节来临她正好有空,手头好几桩事不能再耽搁下去。

  这日午后,叶思娴从御花园回来,看着手里几桩姻缘,神秘兮兮对着巧燕。

  “本宫记得某些人说过,她想嫁富家子弟?”

  巧燕脸一红:“主子您怎么还记着?奴婢自己都忘了”,说完又小声补了一句:“反正我没说过”

  叶思娴噗嗤一笑:“你说没说过咱们且不论,我这不是闲来无事咱们说说话么”

  “你就说,还算事吗?”

  巧燕脸更红:“娘娘,您这又是要干嘛?”

  叶思娴舒了口气往后一躺:“我也不干嘛就是问问,你那么紧张做什么,怕我把你卖了啊?”

  巧燕无言以对,脸红了半天才点头:“只要您不把奴婢卖了,奴婢愿听您差遣”

  叶思娴咯咯笑了半晌,不着痕迹把手里的册子收起来。

  这些都是宫外各路王妃诰命受她之托,寻来的还算靠谱的姻缘。

  叶思娴精挑细选,选中了一家京城的商户。

  他们家姓梁,不算太大的富户但是出了名的仁义商人,名下有不少茶庄。

  不论是佃农茶坊,提到梁家都是竖起大拇指称赞。

  这次来说亲的就是他家的长子,此人名梁焕,因早年跟着父亲走南闯北贩卖茶叶,把姻缘之事耽搁了。

  年过二十,正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年纪。

  大户人家的小姐看不上商户,小户人家的梁家又看不上,左左右右又是一两年。

  今年统共二十二岁,还是独身一人。

  叶思娴偷偷派小太监出去打听,甚至连赵元淳的人都用上,这才打听出来的确是个靠谱的,这才拍板敲定此人。

  眼下就只等着巧燕了。

  叶思娴装模作样看了会话本子,等巧燕她们忙前忙后收了被子,收拾了房间,又吩咐小厨娘晚上要做的菜和点心。

  她这才故作不经意吩咐。

  “最近的茶怎么不好了,巧燕,咱们的茶叶是不是返潮了?”

  巧燕放下手里的抹布,立时过来查看,又闻了闻尝了尝。

  “没有啊?”

  “这不还和以前一样?”

  叶思娴摇摇头:“我觉得不一样,前几日下了场雨过后,茶叶味儿就不对了,有没有新茶去给我换了来”

  巧燕更纳闷:“咱们栖凤宫都是今年的新茶,姜厨娘是一直吊在炉子上烘着的”

  “主子,您该不会是……”

  巧燕惊恐盯着她的肚子,她记得很清楚,主子之前怀孕就是这样口味突然就改变的。

  叶思娴:“……”

  她尴尬咳嗽几声直接挥挥手:“别胡思乱想,我月事刚结束”

  巧燕恍然大悟:“是哦”

  “这样,我听淳王爷说京城有家梁记茶庄,他们家的花草茶新鲜可口,年年供不应求,我也想尝尝民间茶的滋味,你明儿去给我买一些”,叶思娴吩咐。

  “我?”

  巧燕指着自己的鼻子。

  “怎么了不行么?”,叶思娴淡定问。

  “没有没有”,巧燕赶紧摇头:“以前都是德安宫淳王爷帮您带,再不济还有两位公主,什么时候也没让奴婢出宫过啊,何况您也不怎么要宫外的东西”

  “我突然想喝了不行啊,上了年纪的人突然口味变了不行啊”,叶思娴愤愤。

  突然有种吃力不讨好的感觉。

  说这丫头神经大条,她还真是神经大条。

  “快去快去,明天给你一天假期,我要你亲手给我买回来”,叶思娴不耐烦。

  巧燕十分委屈,嘀嘀咕咕出去了。

  ……

  当晚,叶思娴用过晚膳,派好银子,早早把巧燕打发出去。

  “明早些出去,我都有些等不及了”,叶思娴说了一嘴。

  景珠和景妍听见,叽叽喳喳问巧燕姑姑要上哪儿去。

  一听巧燕要出宫,景珠立刻站起来。

  “我也想要,母后,我想吃烧鹅,想要烧鸡,还有蜜果轩的果干和蜜饯”

  “景妍,你有没有什么要带的?”,二公主扯着妹妹的袖子。

  景妍见姐姐兴致好,也不好意思扫兴,托着腮帮子想了想。

  “我想要宣纸和颜料,待会儿我把铺子名和颜料名字给姑姑送过去,店家一看就知道”

  巧燕:“……”

  她呵呵笑着接过主子们吩咐的每件事,最后苦笑着问景珠。

  “听闻淳王爷每日都出宫巡逻,公主怎么不……”

  景珠嘿嘿一笑低头:“宫外恶狼多,我就不出去了”

  说完小公主贴心贴在母亲和妹妹身边,叶思娴顺手搂过女儿。

  “这次,你可真得早点儿去了”

  巧燕撸了撸袖子,艰难得又重复了一遍,直到确认无误才立刻拿了银子出去。

  临走她嘴里还一直咕哝着:“千万不能忘千万不能忘”

  “翠鸣轩的烧鹅,梁记茶庄……”

  盯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叶思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的傻燕子这就要嫁人了,还真是舍不得啊”

  景珠和景妍闹着要问什么,被叶思娴一把喝住。

  “都别瞎打听,你们才多大就打听这些事?”

  此时的叶思娴压根不会想到,她心目中还是小孩子的两个女儿。

  一个已经接受了一轮初恋的暴风雨,一个也已经情窦初开,少女怀春。

  ……

  用过晚膳,景珠在景妍房间里又磨磨蹭蹭许久才离去。

  终于只剩景妍一个人了。

  六岁的小姑娘洗漱完躺在床上,开始第一千零一遍怀念那个怀抱。

  没错,就是天险山上将她救下来那个,厚实的结实的温暖的怀抱。

  他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汗味,让人难以忘怀。

  他身上的盔甲咯得人生疼。

  他那张脸也太硬朗了,他年纪好像也不大啊?
  “还想再见他一面怎么办?”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