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出征

2021-11-29 作者: 半枝雪
  第553章 出征
  几个发誓要跪死的老大臣从上午跪到晚上,跪到全部晕倒也没能阻止帝王的出行计划。

  赵元汲花了半个月时间准备。

  先暗中调动五万兵马将京城彻底护起来,将兵符和密旨交到赵元淳手中。

  “京城诸多武将,朕最信任的能担此大任的只有你一个”

  他拍着弟弟的肩膀:“你会知道缘由的,千万不要让朕失望”

  赵元淳胸口发闷,跪在地上不知怎么张口。

  “皇兄这是直接把监国大权给臣弟了,臣弟何德何能”

  说句不好听的万一皇上出事,两位皇子也不再京中,大景朝没有名正言顺的太子,他挟持京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夺下江山。

  还能落下个名正言顺的名声,可谓万无一失。

  越深想,赵元淳越是冷汗直流:“还请皇上派人辅助臣弟”

  赵元汲严肃盯着他。

  “如果你信得过十一弟,可以让他帮你,但不要给他大权,他年纪太小太容易受人蛊惑”

  “是”,赵元淳郑重应下。

  对兄弟们,赵元汲可谓仁至义尽。

  打发走赵元淳,他又去了上书房。

  两个儿子正在念书,清朗的读书声像清晨的朝阳,让人充满希望。

  “父皇您怎么来了?您是不是来考儿臣的学问?”

  长衍紧张站起身问道,脏兮兮的小手紧紧攥在一处,悄摸着往身后藏。

  “给父皇请安”

  长渊不紧不慢起身行礼,动作优雅恭敬。

  两个儿子谁在读书谁在打岔一目了然。

  赵元汲压着笑坐在儿子对面太傅的位置上,居高临下盯着儿子。

  “再有几天,你们就不必来上书房念书了,跟朕去打仗可好?”

  “敢不敢去?”

  天雷滚滚劈下,六岁的两小儿半晌说不出话。

  “真的吗?父皇?我们要去打谁?”,长衍迫不及待拿出藏在腰间的寒铁匕首比划着。

  长渊则面露沉稳:“君父有令,儿臣不敢不从”

  赵元汲满意颔首:“那这几天都准备准备,要带什么东西自己想,别让你们母后预备”

  “是!”

  长渊和长衍齐齐恭敬应是。

  赵元汲刚从上书房出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欢呼。

  “耶!终于不用念书了,我终于能出宫了!!”

  “别高兴太早,咱们未必能上战场,把笔墨纸砚带上,每日还要练字温书的”

  沉稳略带稚嫩的声音传出,紧接着又听见一阵哀嚎。

  赵元汲勾了勾唇角拂袖而去。

  ……

  景顺十八年四月底,帝亲率五万大军驰援甘州,二皇子赵长渊和三皇子赵长衍伴驾出征。

  皇后叶氏携文武百官出城相送,临别之情感人肺腑,帝后伉俪情深百姓中广为美谈。

  当日从宫外回来。

  叶思娴马不停蹄登上皇宫最高的一处阁楼,极目远眺。

  她痴痴望着离去的人马蹄卷起的扬尘,身体摇摇欲坠几乎站不稳。

  “娘娘,咱们回去吧,眼看着是要下雨”

  直到天边最后一丝扬尘落地,巧燕才敢上前劝。

  叶思娴撇开巧燕的手坚定摇头:“不用扶我自己能回去”

  她昂起头颅稳稳踩着阶梯,一步一步下来,又一步一步走回栖凤宫。

  正好雨滴落下,巧燕松了口气,转身叫春蝉去预备热水沐浴。

  刚回过头打算扶主子进去先歇息,却见主子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皇后娘娘!”

  一道尖叫声过后,栖凤宫乱成一团。

  景珠景妍闻声而来,太医也随后就到,前前后后十几人围在皇后身边。

  望闻问切针灸喂药,才终于将她唤醒。

  “我母后到底怎么了?要不要紧?”,景珠凶巴巴盯着太医。

  “娘娘是伤心担忧过度,气血不足引起的晕厥,老臣开几幅补气血的汤药,娘娘再卧床歇息几天就可大好”

  景珠松了口气:“那你快去”

  汤药很快熬好,景妍一手端碗一手拿汤勺,小心翼翼喂母后吃药,谁也不让近身。

  景珠只好拿着湿棉巾在一旁不住擦拭。

  终于一碗药下肚,叶思娴苦得眉毛都打了结。

  “娘,这是姜厨娘做的蜜饯,可甜了您尝尝?”,景珠献宝似的端上来一碟晶莹剔透的蜜饯梅子。

  叶思娴尝了一个,果然酸甜可口:“我还以为你又是从哪儿弄来的,我怎么不记得姜厨娘还会这个?”

  “您当然不知道了”,景珠嘿嘿一笑。

  “女儿以后再不乱跑,就守在您和妹妹身边好不好?”,景珠大大咧咧。

  景妍在一旁笑:“自从上次春宴回来,姐姐像变了个人似的,母后可要好好夸夸”

  叶思娴被两个小棉袄逗得直发笑,情绪总算缓和了过来。

  ……

  德安宫

  赵元淳接了密旨后正式开始巡查京城布防。

  宫里由御林军保护,为首的将领是尉迟城。

  每日晨起,赵元淳从德安宫出发时,都能看见尉迟城率御林军已经开始巡逻。

  “原来还不服气你这小将,现在看来……好像还不错”,他笑着上前拍了肩膀。

  当年自己当统领时也做不到日日早起,都是手下的班底代他巡逻,现在的新人总是比他强的。

  尉迟城朝他恭敬抱拳。

  “淳王爷”

  赵元淳颔首:“你今年多大了?”

  “禀王爷,末将今年十六”,尉迟城被晒得黝黑的面容闪过一丝不自在。

  赵元淳朗声大赞:“好啊!自古英雄出少年,这话果然不错”

  “本王十六的时候还在满京城打马游街,和你一比实在惭愧”

  “王爷千金之躯,怎好和末将相比”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十六才学成一身本事已经有些晚了。

  “你家里是做什么的,可还有别的兄弟?”

  如果再有这么个差不多,赵元淳甚至都想带在身边自己用,他的贴身侍卫里还少了这么个人。

  “禀王爷,末将是家里遭了难逃到京城的,家父原来是镖局的武夫,从小教了些拳脚功夫在身上”

  “原来如此”

  赵元淳有些失望,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管怎样,大丈夫四海为家天地为被,你是好样的!”

  尉迟城沉默片刻,告了辞就抱拳离开。

  赵元淳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想起辽东那一桩往事。

  虽然皇兄没说,但他隐隐猜到。

  御驾亲征和辽东似乎有某种不可言说的关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