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 伤感

2021-11-29 作者: 半枝雪
  第550章 伤感
  其实她什么也不能做,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我只是觉得,我实在是作孽了”

  “你就是太心软”,赵元汲揽着她,很快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他并不觉得自己作孽。

  那些女人没一个是他自愿娶进宫的,他不需要有什么良心上的谴责。

  听着身边人很快发出微弱的呼声,叶思娴苦涩一笑,也只能闭上眸子。

  ……

  周美人的病断断续续到四月,终究还是没利索。

  她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四月初,叶思娴在御花园看见她时,她正撅着屁股捡树上落下的花瓣。

  “桃花……”

  “这是桃花啊”

  “我要捡起来给皇上做桃花酪吃,皇上最喜欢吃了”

  “皇后娘娘也喜欢,娘娘还说我的点心新鲜,哈哈”

  她连土带泥扒出来一堆烂桃花,抓在手里朝身边的宫女炫耀着。

  那宫女显得十分不耐烦。

  “您自个儿吃吧,皇上和娘娘是不稀罕”

  周美人并不在意冷嘲热讽,依旧继续扒拉着,好好的裙子全部沾满泥土。

  叶思娴皱眉走上前,将她手里的泥土全都打掉。

  “这些都沾了泥了,你再找些好的做酪吧,皇上会很喜欢的”

  “真的吗?你是皇后娘娘?”,周美人谄媚笑起来。

  叶思娴替她顺了顺碎发,眼眶微微湿润。

  “是,我是皇后,我也喜欢你做的酪”

  周美人显得很兴奋,挥舞着脏兮兮的爪子跑开:“皇后娘娘也喜欢,我是头筹,我是头筹”

  叶思娴尴尬一笑,目光落在周美人的宫女身上。

  “你叫什么名字?你们主子一直都是这样?”

  那宫女脸色一变,噗通一声跪下来。

  “奴婢该死,请皇后娘娘恕罪,奴婢名叫玉瓶,一直服侍在周美人身边,美人她……”

  她强迫自己挤出几滴眼泪。

  “美人她高热退下去后一直是这样,太医说主子受了刺激,恐怕……”

  叶思娴冷笑:“玉瓶是吧?”

  她丢给她一个万年寒冰般的眼神转身拂袖而去。

  玉瓶盯着她的背影,身子一软瘫倒在地,半晌说不出话。

  回到栖凤宫,叶思娴立刻派了两个小太监出宫打听周美人的家人。

  “如果她家人尚在,给她们一笔厚厚的银子,送她出宫吧”

  “这里实在太折磨人,不是她继续待的地方”

  “娘娘仁慈,小的记下了”,小太监腿脚麻利退了出去。

  叶思娴盯着窗外繁花簇锦,半晌失了神。

  ……

  小太监是两天后来回话的,他们的答案很一致:周美人再无家人,回去也只有等死的份。

  叶思娴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她苦涩一笑。

  “看来,都是命苦的人”

  巧燕上前安抚:“不命苦哪家会把姑娘送到宫里来?”

  “娘娘,周美人就算不入宫,也会被送到哪个高门大户当小妾的”

  “到时候可就遇不到您这么好的主母,说不定连小命怎么没的都不知道。”

  “您实在不必这般自责”

  巧燕对主子越来越伤春悲秋的状态担忧不已:“宫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跟您没关系”

  叶思娴笑着端起茶盏喝了口茶:“你不必劝我,不管多难这条路我一定会坚持走下去”

  这是她历尽千帆归来后仅剩的一丝不妥协。

  她的夫君只能有她一个,永远!

  ……

  送周美人走这件事打消过后,叶思娴派了两个太医每日给周美人针灸治疗。

  时不时派人送过来些人参、鹿茸等补品,连带着华安宫其他人也多少得了些好处。

  份例更足,内务府的人更恭敬,每日的饭菜更加可口。

  几个美人一开始并不敢接,到底她们这华安宫向来最不服气皇后,人前背后没少说皇后娘娘的坏话。

  就算当时传不到皇后的耳朵,现在也该传到了,皇后娘娘非但没治罪反而以德报怨。

  几人战战兢兢了几天后,一个两个来到栖凤宫门前跪着。

  哭诉自己以前多么混账,请皇后娘娘大人大量不要计较。

  她们边哭边磕头,一个个俯首帖耳五体投地。

  叶思娴出来看了她们几眼,淡淡冷笑。

  “都回去吧,以前的事本宫都忘了,以后不要再做傻事”

  “缺什么东西只管找内务府要”

  “是!”,几个美人终于把心放回肚子里。

  再次出门赏花时一个两个笑意盈盈,连腰杆儿都挺直了不少。

  ……

  华安宫事毕,叶思娴心情终于清爽不少。

  可就在她想安安心心准备给巧燕好好说个婆家时,边境突发战乱。

  突厥的十万游牧大军压境,把西北的几个部落搅得措手不及,甚至还频频骚扰大景朝西北的百姓。

  一时间整个西北哀嚎一片,狼烟四起。

  四月中旬的这天傍晚,赵元汲匆匆走进栖凤宫,告诉叶思娴这个残酷的事实。

  并坚定告诉她:“西北缺人,朕要御驾亲征”

  “您是皇上,怎么能上前线呢”,叶思娴弄不明白。

  历朝历代的帝王谁不是调兵遣将运筹帷幄,怎么偏偏轮到自己,她的夫君就要上前线。

  “十万突厥大军,皇上,那可是十万,不是一万”

  她虽没见过狼烟四起的战火,却也听过书看过话本子。

  ‘一将功成万骨枯’、‘古来征战几人回’这样的戏词古诗她都是知道的。

  “西北无人难道朝中也无人?皇上何必亲自涉险,京城又该怎么办?”

  叶思娴目光炯炯。

  赵元汲牵着她的手郑重其事:“娴娴你害怕吗?”

  “怕,我当然害怕,你走了我怎么办?”,叶思娴突然泪眼婆娑。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后悔嫁给他。

  她一点儿也不稀罕什么一国之母,只想当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

  “我害怕死了,我怕一个人待在京城,我怕你出什么意外,我更害怕成不了你坚实的后盾”

  她突然被什么东西压得喘不过气。

  “你要去不妨把我也带过去,我实在太压抑了,我受够了!”

  叶思娴终于想通透一件事。

  她和皇帝恩爱多年却一直不快乐,她甚至都快忘了自己上次会心一笑是什么时候。

  最伤感的时候,她甚至对着片树叶也能哭出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