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矿脉

2021-07-20 作者: 古晓雅
  第216章 矿脉
  尽管林若初躲过了这名金丹真人刚才的那一击,不过这名金丹真人也并没有把林若初放在眼中。

  只见这名金丹真人信步闲庭的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林若初后,不但没有拿出自己的武器,也没有使用复杂的法术。

  直接靠着金丹真人本身法力的强劲,对着林若初所在的位置,直接就是一掌拍出。

  这一道法术一离开这位金丹真人的手掌,就化为了一道流光,带着十分强大的威压瞬间就来到了林若初面前。

  看到这道流光所经过的地方,无论是花草树木、还是虫蚁鸟兽都直接被压成了粉末,就可以知道这位金丹真人随手使出的这道法术威力之大。

  林若初经过刚才的那一次交手,也不敢托大硬接这道攻击,而是迅速的在她所站位置的前面砌出了一道冰墙。

  “滋啦滋啦,滋啦滋啦……”,林若初的耳边响起了无数的,冰块迅速消融时的声音。

  原来那道流光打到了冰墙之上,这一堵冰墙在那道流光的攻击下,正在迅速的开始消融。

  见到冰墙的消融速度,林若初不断的加大了体内灵力的输出,很快四周的温度开始急剧下降,周围的花草树木身上,随着温度的下降,也都笼罩上了一层薄冰。

  那道流光经过了这道冰墙的阻挡,终于渐渐的失去了原来的威压,慢慢的散为了灵气,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没有想到竟然还是变异冰灵根!我今天的运气是真不错,竟然能够斩杀变异冰灵根的天才!”

  看到自己的攻击竟然被冰墙给挡住了,这名金丹真人,眉宇间杀意撩绕,开口说出了上面这番话。

  同时这名金丹真人的心中更是杀意澎湃,真正的动了杀心,而不是像原来那样,只是当做一个上面布置下来的任务。

  这种资质逆天的修士,既然已经得罪了,那事情就要做绝,一定要危机扼杀在摇篮之中,否则的话将会后患无穷。

  要不然万一打了小的来大的,引来这些修士身后的势力的报复怎么办,毕竟这种资质的修士不可能是散修。

  就算是没有长辈为这一类的修士报仇,以这一类修士本身的资质,也很快会成长起来。

  完全没有必要为自己的修真路,凭白添一个势力强劲的仇人,最好就是直接把对方给斩杀在这里。

  想到这里,这名金丹真人担心时间拖长了,会有变故产生,更是催动体内的灵力,加大了攻击力度。

  也没有再说没有多余的话语,同样也是一掌,但是带出的威压却比刚才的那一掌更强,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架势朝着林若初而来。

  林若初也感受到了这一掌带出来的气势要远远的强于刚才的那一掌,更是不敢大意。

  在砌起冰墙抵挡这道攻击的同时,林若初想到一直这么被动的抵挡也不是办法,毕竟她的修为要低那么多,就算是单拼体内的灵力,也是她先耗尽灵力。

  于是于此同时,无数的冰针也带着一股寒气朝着对方而去,冰针刚离开,那一掌带来的攻击也到了林若初的跟前。

  这一掌所携带的威力确实是比刚才的那一掌要强上不少,不但以势如破竹的架势把冰墙给击碎了,还速度不减的继续朝着林若初而来。

  不过好在林若初身上无论是法衣还是头上所佩戴的首饰都具有防护作用,这一掌所携带的攻击力又已经被冰墙给拦下了。

  林若初虽然又在这股冲击力的作用下,又一连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了下来,不过并没有受伤。

  这边林若初正在应付那位金丹真人发出的那一掌,另外一边林若初的冰针,也到达了那位金丹真人的身前。

  对于林若初发出的这一道攻击,这位金丹真人丝毫没有放在心上,随手一挥,这些冰针全部都消融了。

  正当这位金丹真人打算乘胜追击,早点把事情处理好的时候,突然只觉得头部一痛,忍不住叫出声来,“啊!”

  原来一根针形法宝,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扎在了这名金丹真人的太阳穴上面。

  虽然因为金丹真人的身体强度太高,这针形法宝并没有刺进去太深,可是太阳穴毕竟人体十分重要的穴位,位置十分的特殊,也难怪连金丹真人都会忍不住发出惨叫。

  林若初看到那名金丹真人已经反应过来了,正在伸手准备把扎在太阳穴的无影针给取下来。

  她担心对方会伤到无影针,再加上无影针最适合的是偷袭,正面对敌的时候,优势并不算大,忙把无影针给收了回来。

  那名金丹真人感受到了头部传来的头疼,再也不复刚才的云淡风轻,目光阴冷的看着林若初,大声吼道:“你去死吧!”

  随即一把大刀就出现在了这名金丹真人的手上,手一挥,刹那间,一股巨大的刀芒就从这名金丹真人手中的大刀而出。

  看着刀芒,林若初拿出寒冰剑同样挥出出了一剑,尽管林若初的寒冰剑是上品宝器,而作为对手的金丹真人手中的大刀只是下品宝器。

  可是法宝再好,也要看使用的修士的修为,筑基期和金丹期修为终究是差别太大了,剑影对上刀芒以后,瞬间就被刀芒击散了。

  接下来两人也用手中的刀和剑在空中过了几招,林若初的修为要低上不少,抵挡对方的攻击本来就有几分勉强,更多的是靠双方法宝上的差距,才能够勉力支撑。

  几乎就是眨眼间的功夫,林若初靠着手上法宝带来的那一点优势也慢慢的消失了,身上的护身法宝散发出的光芒终于暗淡了下来,在对方连续不断的攻击下,林若初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

  林若初见到这种情况,心中在不停的思考应该怎么办,她手里面的物品,攻击力最强的当属太阴真火,只要出手就没有失手过。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金丹真人的移动速度太快了,她并不能保证祭出太阴真火以后,一定能让太阴真火攻击到对方。

  要是把太阴真火拿出来的话,就算最后自己没事,可是只要把自己有太阴真火的消息传了出去,那也是一个大麻烦。

  可要是不使用太阴真火的话,眼前的局面应该怎么样才能破局,林若初想起她时而能够使出来,时而又不能够使出来的那一招剑法了。

  那一招剑法是她当初通过仙剑考验时领悟出来的剑法,虽然林若初还没有掌握随时随地都能使出这一招的办法。

  但是这一招也确实是厉害,至少在林若初的印象中,她每一次使用出这一招以后,也从来没有失手过。

  于是林若初又根据自己当初领悟这一招剑法的时候一样,完全放空思绪,回忆着当时自己看到的场景,手中的寒冰剑一挥……

  这名金丹真人看着林若初挥出的这一剑,一脸的震惊,他能够感受到这一剑里面所蕴含的那一股足以毁天裂地的力量。

  一边不断的往后面退着,同时迅速的身前激起一个盾牌,然后才用手中的大刀不断的挥出刀芒,企图阻止这一剑的袭击。

  先是挥出的刀芒还没有完全来得及成型就消失了,接着脚下的大地也开始龟裂了起来。

  慢慢的身前的盾牌也终于承受不住了,被击碎变成了一片片的碎片,向着四周分散开来。

  紧接着一道碎裂的声音,骤然在空中响起,随即就能够看到那名金丹真人手上的长刀,开始出现一道道清晰的裂纹。

  并且这些裂纹还在不断的蔓延开来,转眼间整把刀上就裂纹密布,最后整把刀都直接崩碎,变成了一块块的金属碎片,从刀柄上掉落下来,散落在了地上。

  最后是这名金丹真人也在这一击之下,直接就被击飞了,倒在了不远处的地上,看起来没有了再次发动攻击的能力。

  林若初想了想,都到这一步了,也不可能再放这人平安离开,便朝着躺在地上,看起来受伤不轻的那位金丹走了过去。

  看着林若初的样子,这名金丹真人也知道林若初是打算补刀,可恨他现在受伤颇重,没有了还击的能力。

  于是这位只能惊恐的说道:“你敢,你要是杀了我,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其他人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不杀你,难道就不会再有其他人攻击我了?”听了这话,林若初只觉得好笑。

  这人本来就是来杀他的,现在竟然还用这条件来威胁他,这人要是在团伙中有地位也就罢了,留着说不定还有点用。

  可是一看这人的样子,就不说这人干的这些事,就看穿着打扮、身上的法宝,也知道不可能是什么有地位的修士。

  “我知道能让你平安离开这里的路线!”这名金丹真人听了林若初的话,也知道自己的话没有说清楚,忙开口补充道。

  “你不说我也知道应该怎么离开!”这名金丹真人的话并没有说动林若初,林若初并不想留下隐患。

  都是用金丹真人来对付筑基修士了,本就是杀鸡用牛刀,总不可能还觉得金丹真人不保险,前面埋伏了元婴真君吧!
  就算想用也没有元婴真君啊!这元婴真君除了十大宗门以及各大修仙世家里面有以外,小修仙世家、散修中都是没有的,所以这前面压根不可能再有埋伏了。

  林若初把这名金丹真人解决以后,就朝着她接的第二个宗门任务,那个矿脉所在位置走去。

  林若初远远的就看见了那座灵石矿脉所在的山,这地方的不少灵脉已经被开采殆尽。

  因此环境看起来并不好,看起来就是最普通的荒山,山上全都是山石碎块,连野草都没有几根。

  林若初望着山上唯一的建筑物,走了过去,守在门边的一位筑基修士开口问道:
  “太白宗重地,闲人不许踏足,不知这位道友是误入还是到此有什么事?

  要是误入的话,请道友尽快离开此地,如果有事的话,请道友说明来意!”

  你若初把自己接任务时的任务牌递过去,开口说道:“我是接了宗门的任务而来,不知此处的管事何在?”

  这一名太白宗弟子听到林若初的话一愣,接过林若初手中的令牌确认了身份,便开口说道:“这位师妹,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找管事!”

  说完以后这人就离开了,向着里面的一间屋子走了过去:“管事,又有人接了矿脉异常任务。”

  矿脉管事没好气的说道:“照着前面那几个一样的对待就行了,难不成还要我亲自接待?”

  于是这人又很快就出来了,直接把林若初带到矿道,“管事有事,师妹你直接进去就行了,就是在这个矿道里面!”

  看着这里面的修士,都对自己不怎么热络,林若初开始还不明白,但是一路上见了驻守在矿脉的这些修士的修为以后,林若初才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太白中的练气期弟子非特殊情况是不能离开宗门的,也就是说在这矿脉里面的太白中弟子修为最低,也得是筑基初期。

  这么多的筑基修士,都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所以才选择上报宗门,希望宗门派人来解决,

  没想到来的还是一个筑基初级的修士,能起什么作用,也难怪这里的修士都对林若初不热络了。

  其实这就是林若初只之其一不知其二,接了这个任务的筑基修士并不止她一人,她前面已经来了好几个人了。

  前面来的那些筑基修士,虽然矿脉这边也没有抱有什么希望,但也比对林若初,要热络一些,可是这些人也都无功而返了。

  这样的事情经过几次以后,大家都明白,对宗门派来的筑基修士抱有什么希望了,这才是矿脉这边对待林若初不热情的原因。

  看到这些修士的态度,林若初也就放弃了和其他人询问消息的想法,本来林若初就不是一个热络性质,现在这些修士明显不想与她接触,她也就不打算热脸去贴冷屁股。

  林若初朝着矿道走了进去,才发现这个矿道里面已经空了,没有一点有灵石存在了,是一个已经废弃了的矿道。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