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2021-12-02 作者: 采遗思道
  第532章
  “这种勇气我相当欣赏。”德育老师指着墙上的字:“历历来都是高年级的学生“激励”低年级的学生认真学习、好好考试。没有哪个学生敢在学长面前唱高调,这是一个开端。”

  历史老师犀利地插嘴说:“那是因为在这之前,没有任何一个皇室考生是凭实力考进帝国大学的。”

  哲学老师附和道:“换做是其他考生,有皇室背景、还能凭借自身实力拿下预科学院入学考试的第一名,他也将拥有这种傲慢的资格。”

  然而历史老师却不赞同这话了:“这不是傲慢,这是实力带来的自信。”

  “够了,”院长依然发觉孩子们都注意力看向了他们这边:“你们两个不要在学生来来往往的地方争辩,这不合适。”

  德育老师拍拍历史老师的肩膀:“老哥,我也赞同把这种叫做实力的碾压。”

  院长对柏拉图先生说:“个性是有个性,未免对学长学姐有些不敬。最后一句话改一改,改成‘共同努力’之类的。”

  “好。”

  哲学老师最近在跟柏拉图争夺预科班今年唯一一个教授职称,错过了今年就得再等三年。

  所以,这两人总是给外人一种针锋相对的感觉。

  哲学老师说:“关于教师德行的训诫书,我已经起草好了。不是什么清规戒律,也不是什么毁灭任性的教条,但是也有些强人所难的地方。

  比如:帝国大学在任教师不可以权谋私将自己的亲戚插入校职工的队伍。

  柏拉图,你最近跟一个校工走的很近,师生之间一直在流传一种说法,讲那人是你的亲戚。

  你可得早点澄清。”

  柏拉图坦坦荡荡的介绍起了翁里那先生的履历:
  “我那位学长的确是我介绍进来的。

  他是校长到任之后送走的第一届毕业生之一。

  毕业后就去当了兵,在沙场屡建奇功。

  后来做了皇家近卫军教官、也曾是皇女殿下生前的体育家庭教师。

  他无家无室,孑然一身,又不甘无为。

  年龄大了也总想做点什么事,可是做不得教师,就成了一个打杂的挣点额外的零花钱。

  难道你认为这样的人还不配给我们学校打杂?”

  院长立马说道:“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不介绍给学校的保卫科呢?”

  完全没有得到机会回嘴的哲学老师在一旁眨巴眨巴眼睛。

  柏拉图摊手:“因为教学器材仓库管理员比较轻松啊~”

  谁愿意去保卫科呢?事多钱少。

  其他跟随的教师没有说话:只要他想,他这本履历拿出去,应聘军事学院或者骑士学院的教师也是绰绰有余的。

  院长想到了哲学老师,回头问道:“对了,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哲学老师说:“我想说:真是太屈才了。”

  “噢,原来是这样啊。”

  看到老师们走过去之后,预科一班的孩子们这才放心大胆地溜了出来。

  索特走到正在专心看书的伊莎贝拉面前:“班长,刚才我听到哲学老师在议论你了。”

  “老师议论学生是常有的事情。”伊莎贝拉说:“如果我换个身份,他们议论我议论的更厉害。”

  她没有抬头,眼睛一直在盯着书。

  索特看着她十分认真的样子,觉得好气又好笑:“你什么都记得了,干嘛一直盯着书看呀?”

  伊莎贝拉面无表情地说道:“为了防止自己还有什么不会的知识点遗漏掉。”

  马特嘟囔着说:“这可真是奇了怪了,只有平日里成绩好的才怕自己成绩考的不好。”

  “……”

  伊莎贝拉在抬头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有多么输不起。

  柏拉图先生回到自己的宿舍之后,翁里那先生已经做好午饭等着他了。

  菜被放在铁做的托盘里,搁在了壁炉架上防止冷掉。

  走过去看了一眼,有放了汤菜的蘑菇汤,还有煎牛排配花菜和烤包子。

  柏拉图先生调侃道:“这冰雪天什么新鲜的菜都贵。你这一顿下来可真是奢侈了。”

  翁里那先生解下围裙,把菜肴端上桌来:“想多了,整个里头就只有那花菜比较贵一点,因为只有它是新鲜蔬菜。干菜和肉在这个季节确实不贵。”

  柏拉图坐了下来:“我记得你的祖籍是南方,理论上应该爱吃米饭。如今却是清一色的北方口味,连口音都在北方腔儿。”

  翁里那先生把一个烤包子给他:“十五岁之后就没有回过故乡啦!想回也回不去了。”

  “谁又能回得去呢?”

  他们彼此知道对方的老家大致方位,但是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

  他们对对面的人的认知只有现在的名字和现在的身份。

  甚至连一些看似基础的秘密都不能共享。

  翁里那先生开门见山地问道“伊莎贝拉最近怎么样?”

  柏拉图先生说:“一直沉迷于备考,她是紧张过度从而用力过度——一种完全没有必要的紧张。

  她明明什么东西都学好了,悟性和才智超出一般人很多,但是偏偏要靠这种没必要的、高度紧张的复习来迫使自己变得自信——或者说是一直在麻痹自己,让自己能够安心。”

  “她很怕输给别人,”翁里那先生说:“她从来没有发现,因此也不认为自己有多聪明,而是把自己看到了一个普通人,生怕自己有稍微那么一点的不愿意就被别人所超越。”

  柏拉图先生听完之后哭笑不得:“何必呢?人生有输有赢不是很正常的吗?”

  翁里那先生冷下脸来:
  “在皇族内部,像她这样身份的人,想要得到人的肯定是相当困难的。

  皇室室成员总会被默认比其他皇族成员要聪慧;皇室成员内部男性被默认为比女性要聪慧;皇太子被默认比其他的普通皇子要聪慧;

  哪怕同一个辈分,同一种性别里,父母身份更高贵的也会被默认为更聪慧。

  这不是客观事实,而是帝国政治所需的‘正确认识’。

  有些人可能此生都在期待得到那些人的肯定,并以之为一生的追随。

  但是,多数时候,这种渴望只能成为一种渴望。”

  如果那孩子是一个皇子,她一出生就会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

  哪会有这么多挫折?

  柏拉图先生此时此刻觉得伊莎贝拉更像是那个洪水之中挣扎着渴望爬到岸上去的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