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要她来考试吗?

2021-11-03 作者: 采遗思道
  第529章 要她来考试吗?
  高年级的菜鸟看一年级的如此不成事,自由热心人想要过来帮一把。

  预科二年级的级长挑了几个品学兼优的到一年级的各个班,手把手地教学弟学妹们怎么进行月考复习。

  听完学长学姐们所介绍的学习经验之后,一年级的新生们突然觉得面对第一次月考有了充足的信心,甚至觉得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然而二年级的学长们在听到他们说简单之后,嘴角就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简单?太年轻!
  呵呵,等你们意识到新生秀的排练跟考试的复习放在一起时,你们就会羡慕海里的章鱼了——因为它们至少有八只爪。

  果然,第二天这些一年级的学生们就懂得了学长们那意味深长的微笑有多么紧张了。

  好在他们的练习场地随时可以进,不用着急关于场地租借的问题。

  伊莎贝拉的决定是:排练节目的时间照常排练,但是要带上自己的一小部分学习资料,排练之余累了就休息,来回走在路上的时间同学之间可以相互考问问题……如果还有觉得时间不够的话,那大家就一起按照校规申请延长晚自习三十分钟,再不行的话就晚上回寝室的时候继续学习。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挤一挤,还是会有的。

  这样一来的话,学习排练两不误。

  预科一年级的学生们申请延长晚自习的人数越来越多。

  进老师办公室里问问题的越来越多,到宿舍之后点起烛火学习的人越来越多,午睡期间偷偷看书的人越来越多。

  伊莎贝拉只是那个毫无动摇地坚持自己作息时间的人:通用晚自习结束之后这样带着笔记本和书去图书馆,晚上十点一十五回宿舍,洗漱之后上床睡觉。

  在学习这方面,有的人靠天道酬勤,有的人靠天赋异禀。

  伊莎贝拉认为自己是靠天命。

  这种考前磨枪的事情固然能彰显出一个人的决心和爆发力。可是如果之前的每一节课的每一个知识点都学扎实了,课堂效率充分实现了,又何必在乎这十天半个月的冲刺性努力呢?

  除了语文老师外,其他的老师没有一点要停下来复习的意思。在大多数老师看来,如果特意停下来为考试而复习,反而看不出学生的学习效率。

  当然语文是个例外,案文学习的确是需要不断的巩固不断的温习。就像小学班的小朋友们一遍又一遍地写同一个字母一样。

  在焦虑的过程中,也有一些学生想办法缓解,于是会给自己的同学们分享一些校外的趣事。

  也不知怎么着,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消失已久的戴安娜身上。

  她刚开始休学的那几天,早晨操练的时候,她的那个位置没有人,让人感到不习惯。

  后来,体育主任要后面的同学依次往前补一个,把那个空缺留到了最后面。

  她在班上的位置是黄金地段,有个坐在左侧的纳金同学看不清黑板上的字,向教务处申请那个位置,被批准了。

  纳金留下来的原来的座位在体育委员秀了一把帅气地鞍马体操的姿势之后成功散架,被后勤处收拾掉了,虽然钱已经赔了,桌子还没有拿过来。

  渐渐地,大家都忘了班上似乎还少了一个人。

  由于昨晚气温忽降,加上一大群祖先的鬼魂们追着她求沃尔伦马丁节(安魂节,春分的前一天,人们在此日向所有孤魂野鬼们布施,表达自己的敬意,安抚孤魂野鬼,让他们免于变为害人的厉鬼)的冥礼,使得她身周温度过低,把她折腾感冒了。

  她心里很烦:好不容易才摆脱了流感,居然又得了普通感冒!
  两者的抗体就不能通用一下吗?

  而且他们每个人想要的都不太一样,弄得伊莎贝拉挺烦的。鬼魂可以要供奉的蜡烛、可以要喷了香水的纸花环、松柏末的熏香……

  上课的时候还能勉强打起精神来听课,下课的时候就只剩昏昏沉沉了。

  但是因为戴安娜的事情与她有关,所以班上好事的同学特意把她叫了过来,让她听个一二。

  如果按照事情发展顺序撸通,大概是这样的:

  戴安娜的父母以学校防卫措施不当为由控诉学校失职,提出了两点要求:
  第一,对那次的事件给他们家的孩子和他们家族造成的影响赔偿和道歉;

  第二,开除学校安全部部长和负责当天事宜的保卫科巡逻队队长。

  校方承认自己失职,满足了他们的第一条要求,给了他们家一笔赔款,并且就此事进行了公开的道歉。

  安全部部长在事故发生的第二天就已经辞职了,现任的学校安全部部长跟那件事情没有关系。

  可是学校反对开除保卫科的巡逻队队长。

  学校面积特别大,但是经费又特别紧张,所以能请到的专业保安的人数不足以全方面地对整个校园进行有效地安保。

  那件事情的发生,不是因为学校所聘请的专业保安疏忽值守,而是因为学校实在太大,兼顾不过来!学校认为巡逻队长他们没有主观意义上的错误,不应当被开除。这是第一点。

  在马特里亚帝国,专业的保安多是退伍军人或者经过专业安保训练的人,这种人数量并不多,请到一个就算一个。想找一个能胜任巡逻队长这样有组织和统筹能力要求的职位的保安人员,那就更难了。这是第二点。

  如果这个巡逻队长被开除了,接下来又该找谁呢?这两个队长的交换之间的空缺期期间、新队长的适应期期间万一因为组织不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有谁来担这个责任呢?这是第三点。

  奈何戴安娜的父母就是不依不饶,非要学校把巡逻队队长开除了不可。

  学校气不过,搬出数年没有用过的校规中的处罚款:

  “学生已实际病假而未提交合法行医医生所开具医学证明的,视为旷课。”

  “发生旷课行为二十四小时之内不予以合理解释的视为无故旷课,予以处分。”

  “学生无故旷课时间超过一周的,记过处分;
  学校明文发函提醒家长后,家长在一周之内不予以回复的,视为默认退学;
  家长回复请求以请假从事的,仍记过处分,但之后的无出席行为视为请假……”

  戴安娜的父母至今没有向学校出示医学证明,她一直在家休养。

  以前遇到出现这种事情,管他平民还是贵族,学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多的是,可是这次,他们家着着实实惹到了校方。

  听说学校昨天已经把信函发出了,至于后续,还没出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