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296】选择

2021-10-25 作者: 七骨伞
  第297章 【296】选择
  今晨湿气略重,气温偏低。

  只穿了一件贴身短袖的椎名伊织感觉到些许凉意。

  不过等到被周围这几位各种意义上的大姐姐包围之后,就只能感觉到一阵熊熊热气扑面了。

  虽然不知道车里的这个女人是谁,不过椎名伊织凭借样貌和身材,大致也能判断出些许思路。

  见对方并没有当场把他灌水泥沉进东京湾的意思之后,便简单的点点头。

  “好。”

  车上的那位身材娇小的夫人等他上了车,语气随意的问道:“椎名君喜欢喝咖啡?还是其他?”

  椎名伊织倒是老实不客气,实诚道:“我比较喜欢酸一点的。”

  那位夫人闻言便点点头:

  “那就果汁。”

  听到她的话,司机才终于起步,带着两人不知道往哪开。

  在这两加长轿车周围,明显跟着几辆同款式的黑色车辆。

  刚刚椎名伊织见到的那些熊一样的大姐姐大概就是从里面下来的。

  他随意瞥了两眼,见这位夫人并没有跟他多说的意思,就自顾自的从书包里拿出课本翻看起来。

  因为体质超人的缘故,即便在车上集中精力看书,他倒也不会有太多晕眩反应。

  这淡定的模样,反倒惹得那位小夫人抬了下眼镜。

  不知道有没有高看一眼。

  不等多时,就见这辆轿车缓缓停在一家喫茶店前。

  时间还是上午,这个时间点以学生、年轻人为主要顾客来源的喫茶店前门可罗雀,店内也零零星星的没两个人。

  那位小夫人却似乎并不在意这点,等到车辆停稳,就率先迈步进了店门。

  椎名伊织也顺势跟着进去。

  直到这女人站起身,椎名伊织才发现面前这女人虽然身材矮小些,但身体比例却意外的不错,一身漆黑正装裙下的身材凹凸有致,纤长的大腿在偏薄的黑丝勾勒下泛出若隐若现的白。

  一袭长发挽成端正的发髻,脸上不知是画了素颜妆还是确实素面朝天,皮肤显得很干净,没有化妆品扑上后那存在细微差异色泽的脏。

  是个看上去理智而端庄的女人。

  “一杯黑茶。”

  等到进了喫茶店,小夫人也不看菜单,按照以往的习惯随便点了一杯,而后就将单子推到伊织面前。

  椎名伊织像以前一样,要了杯菠萝酸奶。

  等到二人点完,面前那位小夫人才神态平淡的转头看向对桌的椎名伊织,白皙的脸庞在落地窗中映落的阳光下,隐隐的有些反光。

  “贸然把你带到这来,是我失礼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宫原美惠子,是宫原财团现任的董事长。”

  “同时.也是渚的母亲。”

  “这段时间,渚那孩子有劳你照顾了。”

  椎名伊织点点头,宫原美惠子说话的时候,刚好椎名伊织的菠萝酸奶被端上来,他便顺势拿起一根吸管插进去,放到手边。

  “我叫椎名伊织,您应该已经知道了。”

  “这次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是有一些事情想要和你谈。”

  宫原美惠子声音淡淡,语气里没什么起伏。

  让人颇有一种来者不善之感。

  宫原美惠子双手一上一下的搭在桌上:“如果我所知的信息没错的话,渚那孩子.已经与你同居了快要四个月了,对吧?”

  “你们现在已经到哪一步了?”

  闻言,椎名伊织的脸色顿时不由的就有些怪异。

  在听到这句熟悉的话之后,他脑子里不自觉就反馈出‘这是十个亿,离开我的女儿’、‘我宫原家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之类的三流电视剧台词。

  “具体来说,应该是.租借男友与客户的关系?”

  椎名伊织的语气稍有些不确定。

  毕竟两个小时前他才刚答应下来可以谈个恋爱。

  “也就是说,已经在稳定的发生关系了是么?”

  宫原美惠子声音冷漠的说着不得了的话。

  椎名伊织闻言,语气都不由顿了下:“您是不是对租借男友这个行业存在着什么样的误解?”

  面前这位小夫人反倒有些迷惑了,微皱着眉头:“还没发生关系?”

  “没!”

  “渚酱.从各种意义上都还是个孩子。”

  “我还没有饥不择食到那种程度。”

  椎名伊织说着,表情不由有些复杂。

  可能是又想起了早上的那一拳。

  “那就有点麻烦了。”

  “本来还想让你负起责任的。”

  听到这里,宫原美惠子反倒有些皱眉的摘下眼镜,轻轻揉起那紧蹙的眉头:“你不会是因为打不过她才没下手吧?”

  “明明看着还挺结实的。”

  “?”

  椎名伊织听着听着,忽然感觉好像哪里有点不太对劲。

  什么叫让我负起责任?

  这个妈是不是哪里有点问题。

  但是宫原美惠子却没有立刻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下去,而是从口袋里取出手机,随意翻了翻,自屏幕中选取出一个页面。

  页面的表格里是一行行具体的数据。

  她看了几眼,转而说起另一个话题:“.椎名君家里的债务,应该还有一亿四千万左右吧?”

  “嗯?”

  椎名伊织忽的警惕起来。

  宫原美惠子却像是没看见一样,淡淡的念着表格里的数据:“渚今年四月份初开始,在一个名叫domi上的app上一共消费一千两百万以上,私下支出却不超过五百万,每个月大概有15%的收入是在你身上。”

  椎名伊织一提到钱,整个人就不自觉的进入严肃状态:“根据《民法典》,年龄在16岁以上的正常行为人进行的支出都属于自主判定范围内。”

  这钱是她自己花的,就算是花在我身上,你也别想要回来。

  警惕得像是炸了毛的猫猫。

  “是,我知道。”

  “我也没打算要回这笔钱。”

  “相反.”

  不过,宫原美惠子却似乎完全没把这点小钱放在心上,一边说着,她还一边从钱包里取出一张支票。

  “这里是两亿,可以携身份证明在日本银行支取。”

  似乎是察觉到椎名伊织忽然间的愣神,宫原美惠子语气依旧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不用担心,这是你辅导渚成才应得的奖励。”

  “成才?”

  椎名伊织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而后,就见宫原美惠子那小包包像是四次元口袋一样,又从里面取出一份成绩单。

  “这里是上个月渚在英才辅导进行的网络考试纸质成绩单。”

  “虽然只是高一年级的考试,但对那孩子而言,已经足够不可思议了。”

  椎名伊织低头看向那张成绩单。

  听到宫原美惠子淡淡的叙述,才想起他上个月好像确实为了测验渚酱的学力,带她考了一次试。

  后来还是因为过了考试,才特意带着渚酱去的游乐园。

  再看看考试分数
  也就一般啊?

  这就值两个亿!?
  椎名伊织揉着眉心,不知道自己从小到大考的那些满分卷子能不能拿出来换钱。

  大概是看穿了椎名伊织的疑惑,宫原美惠子收起成绩单:“渚在国中的时候,学力进度就逐渐开始跟不上同班同学了.或者说,是优助去世之后,心思就没在这方面。”

  “当时为了让她上进,我把她吊起来打断了七八根棍子,但学校里的成绩依旧稳步下滑。”

  “即便花了大价钱,请了昂贵的专业辅导团队也没什么用处。”

  “不过在你的辅导下,她的成绩却重新回升了。”

  “所以,这笔钱是你应得的。”

  宫原美惠子倒是语气平淡。

  只是椎名伊织听着那句淡淡的‘吊起来打断了七八根棍子’,心中就有些不寒而栗。

  低头稍微观察了下,就发现面前这位小夫人虽然看上去身材纤细,但手上、腕间的骨骼却清晰分明,肌肤也高度紧绷。

  哪怕穿着衣服看不到她体表的肌肉形状,也能判断出对方应该有些功底。

  不过,在得知对方的目的之后,他也算是松了口气。

  “原来您找我是为了这件事吗?”

  “那您可太客气.”

  说着,椎名伊织就毫不客气的伸手去取那张支票。

  然而,指尖刚碰上支票边角,就见宫原美惠子伸手按住支票。

  有钱掉在面前却捡不起来的椎名伊织,表情不由一滞。

  “喜欢钱不是坏事。”

  “不过,别太着急。”

  宫原美惠子声音平和,语气里却像是带上了几分笑意:“我这里还有另外一件事。如果你答应了,还能得到更多的钱。”

  椎名伊织闻言,目光微顿。

  摸向支票的指尖也有些犹豫了,思忖着道:“.您和渚酱的关系,应该不是很好吧?”

  “确实。”

  宫原美惠子倒是毫不顾忌,平静的点头:“优助去世前,将遗产分成两份。一部分是我的,另一部分,暂时也由我保管。”

  “如果您是让我拿到她那部分遗产的话,我们还是免谈了。”

  椎名伊织说着,语气也不由跟着低沉了几分,而后就要起身。

  他虽然喜欢钱,但却有也有底线和原则。

  不然早在高中时期,家中最困难的那段时间,他就该放弃学业出去当牛郎——虽然最后也没能逃过这条路就是了。

  “我说了,别急。”

  宫原美惠子声音依旧是那么冷漠而平静:“她那部分遗产就在我手里,我想吞掉的话,方法有的是。”

  “只是渚不知道被谁挑拨,一直认为我在打她遗产的主意。”

  说话间,只用一只手就拽住了椎名伊织的手腕,让他的动作停在原地。

  “那你的意思是?”

  椎名伊织有些怀疑的转过头看她。

  不明白这女人想干什么。

  见他平静下来,宫原美惠子才神色平淡的端起手边的苦茶抿了一口,风轻云淡:

  “入赘宫原家怎么样?”

  “嗯?!”

  椎名伊织闻言一怔。

  之前问什么‘做没做过’原来是在这等着我吗?!
  宫原美惠子却一脸理所应当的模样:
  “别这么惊讶。”

  “以渚的资质,如果我哪天暴毙了,她根本守不住手里这份家业那孩子是个没什么自制力的人,头脑简单、也很容易被别人骗。”

  “除此以外,她也太容易原谅别人了。”

  说到这,宫原美惠子意味深长的看了椎名伊织一眼。

  让他不由的呼吸一滞。

  而后,就听宫原美惠子声音平静的继续道:“我之所以没有把那份遗产转到她名下,就是因为这一点。”

  “她从来都是有多少花多少的性子,也就在你身边这段时间才第一次做到没有月光。”

  “以前每个月给她打一个亿都不够用,后来不给钱了,她才想起这边还有几间房子可以收租。”

  “说起来,你还帮她省了不少。”

  听到这,椎名伊织嘴角不由有些抽搐。

  让寻常人家省吃俭用、耗尽一切都还不起的巨额债务,有时候也就是别人一两个月的零花钱。

  这日了狗的贫富差距。

  宫原美惠子并没有察觉到椎名伊织有些难看的脸色,侃侃道:“所以,我需要有一个她足够信任的人,帮渚把握住她的底线。”

  “而你,椎名伊织。”

  “家境贫困,头脑、体能出众,在每日打工的状态下,通过平日的上课与苦读就能以全国第一的成绩考入东大理三,在兼职租借男友期间,第一个月就坐稳了全新宿第一新人王的位置”

  “可谓是全科全能。”

  “与此同时,渚又对你抱有特殊的情感。”

  “和你合作的话,我们是双赢的。”

  “只需要你一句话,我现在就可以清掉你家中的债务,这笔钱也可以当做定金。”

  “甚至,你完全不需要现在答应下来,即便只是尝试也是好的。”

  “我只需要你表达出‘允许’这一意向。”

  “之后如果渚没有那么信任你了,那我们就可以自动解约,这份钱和这一过程中你得到的好处,都归你。”

  宫原美惠子显然是早早的就想好了说法,开口时几乎完全没给伊织思考的时间。

  种种好处、优待如狂风暴雨般砸落下来。

  尤其椎名伊织还是个视财如命的人。

  只是
  “抱歉。”

  在这一声响起的同时,宫原美惠子的声音不由微顿了下。

  目光里带着几分疑惑看向面前的男人。

  椎名伊织深吸一口气,努力将自己的目光从眼前的两亿支票上拔出来:“.我不能同意这件事。”

  “不管是意向、订婚、入赘,我都不能答应。”

  结婚?

  傻子才结婚。

  他可还有好大一片树林呢,结婚了算谁的?
  椎名伊织的思维很清晰。

  或者说,这个想法早在他决定诗乃和幸全都要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

  他全都想要,就全都不能钉死。

  因为在日本也是有重婚罪的。

  所以,在他的大奥里拼出一个正宫之前,椎名伊织必须保持一碗水端平的态度。

  “.”

  宫原美惠子听到他这反应,一时间有些沉默了。

  但脸上却似乎并没有太多疑惑的情绪,似乎是早已料到了这一点。

  只是,不知道在为什么事情感到犹豫。

  “本来,我们不用闹到这一步的。”

  沉默了许久,才听这位小夫人声音淡淡的开口。

  椎名伊织却没有接话。

  宫原美惠子抬起头,直视着椎名伊织的眼睛:“前些天,你应该和那位寺岛家的大小姐闹出了一些绯闻吧?”

  “我记得,她好像还强行收购了你供职的那家租借公司。”

  “那个女孩,应该也很喜欢你吧?”

  听到这,椎名伊织心里不知觉的紧了一下。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而后,就见这位小夫人动作缓缓的,将一张高清照片推到椎名伊织面前。

  看着照片上的画面,椎名伊织的瞳孔猛地紧缩。

  在那张照片上,

  二楼半开着的窗帘后,一对男女缠结一处躺在床上。

  借着那一夜明亮的月光,明显被调整过清晰度的照片里清楚的映出那对男女的脸庞。

  正是伊织和诗乃两人。

  宫原美惠子推了下眼镜,神情依旧冷冷淡淡的,声音平静:
  “为了不让这张照片落到那位寺岛家的大小姐手里……”

  “能麻烦你重新选择一下吗?”

  “椎名君。”

   继续摆破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