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178】确实很像你

2021-07-23 作者: 七骨伞
  第179章 【178】确实很像你
  “嗤拉嗤拉——”

  伴着一声声炒锅翻动响,和一阵阵扑鼻而来的香气,五十岚结衣默默的睁开了眼。

  陌生的天花板。

  等她再一转过头的时候,就见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不远处的厨台里,伊织正像平常的每个普通早晨一样做着饭。

  一如既往的香。

  在稍远些的餐桌上,伊织的妹妹酱正和渚酱凑在一起,面前摆着个大碟子,两人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吃什么好吃的。

  她一开始还想开口问一句。

  但不知怎么的,一张嘴,却莫名其妙的有种恶心感。

  低头看过去,自己的小肚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鼓起了一圈,像是里面孕育着什么新的生命。

  结衣先是一怔,而后本能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没错啊,这才刚过了一天。

  可是这股莫名其妙的恶心感是怎么回事。

  就在五十岚结衣从沙发上爬起来的时候,厨台里的伊织发现了她的动静,温和的笑着抬头:“结衣你醒了?”

  然而不知为什么,结衣抬起头时,却露出一副莫名的哭丧脸。

  她捂着肚子,颤兮兮的看向他:

  “伊织.我好像有了。”

  椎名伊织翻动炒锅的动作一顿,本能的有些发愣:“诶?那恭喜”

  “哚!”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一根筷子嗖的一声由远及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陡然没入椎名伊织面前切菜的案板。

  足有三指厚,椎名伊织手提菜刀用力剁下去也就落一道痕迹的菜板,硬生生被一根平平无奇的木筷子扎了个透心凉,像钉子似的硬生生斜着钉进去半根多深。

  连底下铁质的厨台都被扎了个洞。

  餐桌上,椎名真希手里的筷子只剩下一根。

  “欧尼酱?”

  她转过头,背后邪相愈发清晰,十八只眼珠子随着真希温柔的一声问候,同时斜眼转过来,带着十足的寒意盯向伊织。

  “我们之间明明约定过吧?大学毕业之前不能出现不纯异性关系。”

  她微笑着抬起头:“但是,你怎么能连孩子都有了呢?”

  椎名伊织冷汗都下来了,关掉电火,举手投降:

  “孩子不是我的。”

  真希眉头一挑:“也就是说,并不否认你们之间发生过不纯异性关系咯?”

  “等等。”

  这种情况下,椎名伊织死都不会认罪的。

  他转过头看向结衣,似乎发现了什么,走过去伸手捏了捏结衣的小肚子。

  “这里是不是胀气?”

  “你怎么知道!”

  结衣顿时一脸惊讶。

  椎名伊织收回手,面无表情的看她:“你这是吃太饱了,撑的。”

  “可是.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吃啊?!”

  刚刚睡醒的结衣,还是一脸茫然。

  椎名伊织默不作声的转过头,看向真希的方向。

  真希看到结衣那反应,再想起自己刚刚连做二十多盘二星评价玉子烧,不由朝着伊织讪讪的笑。

  伊织冷冷的伸出两根指头。

  勾一勾。

  真希先是露出哀求的神色,而后又有点挣扎。

  当着宫原渚和结衣两人的面,终究是有点不好意思。

  但踌躇许久,还是讷讷的迈步过去。

  把白嫩嫩的脸颊伸到伊织的两根指头前。

  手指登时用力一夹、一扭。

  “疼疼疼疼——!!!”

  攻守易势。

  椎名真希喊得那叫一个凄厉:“我错了错了!”

  “错哪了?”

  “我不该怀疑哥哥乱搞不纯异性关系.”真希弱气的被揪着小脸。

  椎名伊织这才算稍稍出了口气。

  他们家真希什么都好,唯独沾上恋爱关系的时候,会突然摇身一变成为火药桶,不管哪来的火星一点就炸。

  直到现在,伊织反受其害,才终于感觉自己以前对真希实在过于放任了。

  这样可不行,要拿出长兄的威严才是。

  于是,即便真希认了错,伊织也没有丝毫笑脸,冷冷道:“然后呢?”

  “不该怀疑哥哥天天和不同的女人在外面约会。”

  椎名伊织本能的歪过头,避开真希可怜兮兮的目光。

  租借兼、兼职的事,不能叫约会.吧?
  动作虽然有点心虚,但语气绝对不能弱了:“还、还有呢?”

  “我不该怀疑哥哥和别的女人在游乐园的漆黑摩天轮里,趁着最后的夜色悄悄告白。”

  餐桌上的宫原渚忽然抬起头,好像天花板上有什么特别好看的花纹。

  椎名真希狐疑的回头看了她一眼,没看出什么门道。

  “.嗯,嗯,还有吗?”

  伊织的表情有点艰难的绷住。

  这丫头不会是发现了什么,有备而来的吧?

  “我不该怀疑哥哥和别的女人在一张床上睡觉,起床还喊亲爱的。”

  结衣本能的抬起头往客厅房屋的角落里乱瞄。

  你摄像头呢?
  究竟安在哪了?

  椎名伊织表情无比复杂的看着面前的妹妹。

  真希也奇怪的看他,语气里带着三分狐疑、四分犹豫、九十五分始料未及:“你们这是什么反应?不会真的干过吧?”

  “咳咳咳”x3
  三人不约而同的咳嗽起来。

  “嗯~?”

  椎名真希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筷子,满面都是温柔的笑意。

  “最疼爱真希的兄长大人,总不会对我说谎吧?”

  “当然,不会。”

  椎名伊织都快把脸拧到背后去了。

  “.是吗?”

  真希背着手,手里拎着只剩一根的筷子,也不逼问,就那么满面笑意的看着伊织。

  距离贴得很近,几乎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洗发水味。

  “对了!真希。”

  余光瞥到真希身上那件自己的宽大衣裳,椎名伊织像是猛地抓住什么机会,立刻道:“去买衣服吧!”

  “另外,你的行李箱也该换一个了。”

  “吃完饭就去,今天正好是星期天!”

  “之前我答应过你的吧?”

  “嗯哼.”

  明明脸上满是温柔和善的笑意,但是目光里却闪烁着冷冽如锋芒般锐利的光。

  真希半眯着眼,看向不知道往哪瞥的伊织,
  沉默许久。

  “行吧。”

  “呼——”x3
  三人同时出了一口大气。

  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可紧张的。

  椎名真希只看了一会儿,就没再追问,转身走到餐桌上,重新和宫原渚贴到一块。

  手里只剩一根的筷子戳起碟子里的一个玉子烧,一手在底下托着,喂到渚酱面前:
  “啊~”

  这些玉子烧,都是真希刚刚出炉的改良之作。

  她就不信这个邪了。

  渚酱见到她这个动作,脸色不由一苦。

  明明刚刚在房间里的时候还很期待这种亲昵的动作,为什么真的遇上了,反倒会令人有点难过。

  是因为玉子烧做的不好吃吗?

  还是‘啊~’的人不对?
  渚酱想着,目光隐约幽怨的瞥向厨台里的男人。

  椎名真希捕捉到宫原渚这不动声色的斜眼,目光中隐藏的笑意更深刻了几分。

  动作却是没变,仍举着手里的玉子烧。

  一直等到渚酱吃下去,才终于露出欣慰的笑。

  宫原渚无奈的叹了口气。

  倒不是说真希做的东西不好吃,甚至相对而言,很多小饭馆里做的玉子烧应该都不如她。

  但是,吃惯了伊织的春药料理,谁还看得上普通的饭菜?

  要是能从别的方面,和真希的关系更进一步就好了。

  渚酱正想着,就听真希似乎漫不经心的问:
  “呐,渚前辈。”

  “一会儿要不要跟我和我哥一起去逛街?”

  宫原渚呼吸一滞。

  眼眸里泛了光。

  “其实,我才没想来。”

  宫原渚背着一只小手,口中自顾自的嘟嘟囔囔。

  今天,她脸上难得画了精致到几乎看不出痕迹的清纯系淡妆,一侧的长发细致的挽了发髻,身上是一条纯黑色的小恶魔系连衣裙,手里依着一把太阳伞。

  一双纤细的长腿裹着30丹尼尔的薄黑丝,一双增高小皮鞋亮的反光。

  一身搭配精致合身,通过那娇小的身材完全衬托出她可爱与不羁杂糅混合的气质。

  明显是精心挑选过。

  此时,就见宫原渚被真希安排着站在椎名伊织一旁,手里持着一把阳伞,另一手则刚好在与伊织相近的那一侧。

  而刚刚还见不得伊织与任何女人产生丝毫身体与精神上接触的真希,此时不知怎么回事,反倒主动站到伊织另一边,像是很识趣儿的电灯泡一样,履行着自己发光发热的义务。

  像是钓鱼执法一样,不动声色的把饵料放到猎物面前。

  迫不及待的期待着某人露出破绽。

  可越是如此,椎名伊织的态度就越是小心,和宫原渚之间的距离泾渭分明。

  直到真希在一家店里逛了逛,进了试衣间去换衣服,渚酱才突然小声对伊织开了口。

  “是、是真希硬要我来的哦!”

  她像是有些倔强的嘴硬着。

  椎名伊织也不揭穿她,只是认同的点头:“抱歉,我家妹妹确实有点不懂规矩,我回家之后就好好教训她。”

  “那、那倒不用。”

  渚酱低声的嘀咕着,像是有些不经意的揪起裙摆,又时不时挽一下鬓发。

  椎名伊织只当自己瞎了,什么都没看见。

  正所谓主从有序。

  他今天的主要任务,是陪真希好好逛逛东京。

  说起来,他们一家离开东京的时候,真希好像才五六岁吧?
  还真是过去很久了。

  也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印象。

  椎名伊织看向窗外的目光有些出神。

  正思索间,就听试衣间的门轻轻打开。

  看见从试衣间里出来的少女,不管是路过的顾客,还是店里的员工都止不住的愣了下神,目光被紧紧吸住。

  一身简约系浅蓝短袖搭配短裙的女孩从里面出来,歪头凑到伊织面前,手指轻轻挽起鬓角长发。

  “欧尼?怎么样?”

  “很合你的气质,不过裙子能不能再长一点?”

  椎名伊织很配合的夸奖着,又有些不放心的看看她白皙的大腿:“安全裤穿了没有。”

  “噗,欧尼你是哪里来的中年大叔吗?”

  真希捂着嘴偷笑:“怎么净关心这种东西啊。”

  “谁让我家妹妹这么好看。”

  “嘿诶~?”

  “那就这一身了!”

  旁边的宫原渚则只是默默看着,像个游离在外的局外人。

  指尖拧着裙角。

  裙边的蕾丝隐隐裂开一条线。

  可还不等她说些什么,就见真希从旁边撞上来,不由分说的就拉着渚酱往外走。

  椎名伊织则叹着气去柜台刷卡结账。

  这个吝啬鬼,也就只有在给家人花钱的时候才有这么痛快了。

  “渚前辈?”

  “嗯?”

  原本还有些愣神的宫原渚,听到真希近在咫尺的声音,忽然醒转过来。

  真希转头看她:“你是静冈人吧?会说静冈方言吗?”

  宫原渚本能的点点头:“会一点,我祖父那一支世代都住在静冈那边。”

  “厉害。”

  椎名真希有点感叹的样子:“我和老哥都没什么语言天赋,学了很长时间都学不像。”

  渚酱一怔:“伊织他不是静冈人?”

  真希听到‘伊织’这个称呼,本能的瞥她一眼:“没,后来因为逃债搬过去的。”

  “我记得小的时候,家里就住在湾区这边。”

  “好像是这个位置附近吧?”

  真希看着不远处湾区的一栋栋公寓楼,有些不确定的在附近圈了一圈。

  “大概?”

  “忘记了。”

  “说起来欧尼他人呢?”

  “您好,盛惠三万一千二百二十円,共计税款.请问您是现金还是银行卡?”

  柜台前,服务员小姐的声音温和下隐藏着一丝丝紊乱的心跳,只是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目光就会忍不住被抓住,牢牢攥紧。

  “刷卡吧。”

  椎名伊织正有点肉疼的把卡递过去,手腕忽然被人攥住。

  让他不由一怔。

  银行卡也有人抢?!

  转过头,就见一个身材高挑、一身西装长裤的高马尾少女默不作声的站在他身边,也不知是何时出现的。

  直到对上那双平静到有些死寂的眸子,柜台前的服务员忽然反应过来,忙不迭的行礼:
  “幸小姐。”

  “帮我把之前预存的那套衣服拿一下。”

  “是。”

  椎名伊织看着无声无息出现在身后的寺岛幸,目光有些微妙。

  寺岛幸看他:“怎么?”

  椎名伊织摇摇头:“没,我以为你们这种大老板都会大手一挥,说什么‘他以后买衣服不用花钱’之类的。”

  “就是那种特别俗气的情节。”

  “没想到你是来插队的。”

  寺岛幸闻言,那死板僵硬的苍白小脸上,嘴角似乎微不可见的挑了下。

  “如果你想的话,可以啊。”

  “算了吧。”

  椎名伊织自认感知敏锐,一听她这话,本能的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另外你怎么在这?这家店也是你家的么?”

  “没,刚开完会,回家的路上刚好看见你,就跟过来了。”

  寺岛幸说着,目光转向门外的两个娇小少女:“那个是你的妹妹吗?”

  “能看出来吗?”

  “可爱吧?”

  伊织在外人面前提到真希时,总像是炫耀女儿似的笑。

  唯有对这个妹妹,他算是宠到骨子里去了。

  等等刚刚那是什么跟踪狂发言?!
  椎名伊织忽然反应过来。

  “确实很像你。”

  寺岛幸漫不经心的往外看:“另一个呢?”

  “朋友。”

  “哦?”

  寺岛幸歪过头看他,一言不发。

  椎名伊织像是承受不住她过于直白的目光,转过头往空了的柜台前看。

  他还没付钱呢,就被这位大小姐插队了。

  只不过,他才刚转过头。

  侧脸忽然被两瓣柔软的温润轻轻啄了一下,带着一抹淡淡的薄荷香。

  风风火火,

  一触及分。

  再回过头时,就只见寺岛幸那从来没有表情的脸上,露出一线得逞了的浅笑。

  像是偷腥上瘾的猫。

  还不等伊织反应过来,刚刚去取衣服的服务员便率先出了门,手里提着三套全身西服。

  至于价码,他则没仔细看。

  只隐约瞥见好像是七位数。

  也可能是八位数。

  寺岛幸拎着这几套衣服,递到伊织手里:

  “喏。”

  “你的嫖资。”

  “就在这试穿,看看合不合适?”

   今天写到半截感觉不合适,重新改了一遍,拖得很晚,抱歉了。

    摆破碗,求一大波月票推荐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