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拒绝赠品

2021-07-22 作者: 凰中鲤
  第180章 拒绝赠品
  两人互相表明身份后,那广法和尚就问起黄山长是否在烈阳鸟上。

  他说,他们武院的忘空住持,想要邀请黄山长叙叙旧。

  苏缘回答,山长中途去见一位故友,至于到底多久能回来,他也不知。

  他并没有完全说实话,而是用的马高教那番说辞。

  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道院特训,苏缘通过综合楼中的资料对武国的种种情况多了不少认识。

  他知道同为武院体系,合作或许不少,可是更重要的还是竞争。

  和尚们究竟有着什么心思,还真不好说。

  苏缘觉得就算是黄山长来了,他与和尚们也绝难亲近。

  因为济世禅院是女皇时代的产物。

  黄山长所在的家族就是受女皇打压而没落的。

  彼之英雄,我之仇寇。

  黄山长不迁怒他们就已经是为人大度了。

  怎么可能再与他们身有所交情?

  是故,苏缘对广法和尚也不冷不热。

  广法和尚讨了个没趣。

  不过受了忘空住持的委托,他还是尝试了一下私下邀请苏缘加入济世禅院。

  他说苏缘体魄惊人,已经达到了“凌空虚度、肉身成罡”的高深境界。

  这正是修习炼体功法的绝佳根苗。

  佛门视体魄为度世宝筏,十分重视炼体。

  金刚不坏体、罗汉不灭体、大威龙象体、菩提无垢体、至尊琉璃体……

  这些传说中的炼体传承,都是佛门妙法。

  而且他告诉苏缘,吴洲之地,真正的彼岸法,明面上只有高高在上的山海宗有所传承。

  除了山海宗外,另一处传承地,就是眉山白塔寺。

  只是世人根性不足,难以领悟真佛妙法。

  不思己身,反污圣贤,拿佛门种种清规戒律肆意污蔑。

  种种误会下,使得佛门传法艰难。

  生源不足,自然难培养出杰出弟子。

  即便是招收了弟子,也不过是学些皮毛,就还俗回家,娶妻生子,升官发财。

  如此恶性循环,才造成佛门难出白塔县的窘境。

  不过西风禅师离开吴洲时,曾经有过预言。

  五百年内,吴洲必有佛门大兴之机。

  是以,他们佛门的前途还是光明的。

  若是苏缘现在加入,以他的资质,必然会被当做核心弟子培养。

  说不定恰恰能赶上佛门大兴的风口,一飞冲天。

  要不然,等到佛门大兴真的到来了,再想要得到这样的待遇,就难啦!

  苏缘看的出来这位广法首座比那济世禅院广真和尚要能言善辩的多,他不断描绘的禅院的种种有利之处,即便是苏缘听了都觉得有些向往。

  可惜,他现在是在劝一个刚刚体验爱情滋味的少年去当和尚。

  任他舌灿莲花,也比不过苏缘心中甜蜜来的真实。

  见到苏缘实在没有兴趣,广法首座也不再劝。

  不过他说相逢即是有缘,他不忍苏缘如此体魄荒废,愿以一门炼体功法相赠。

  他说此功法虽不如佛门秘法奥妙,但修行至大成也有奇效。

  可以说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而且它还可以自由转修佛门炼体功法金钟罩。

  若是金钟罩大成,效果更是玄妙。

  可以入水不溺,入火不焚,闭气不绝,不食不饥……

  听他说的如此厉害,苏缘忍不住往他赠的功法书册上瞅了几眼。

  结果就看到书册封面明晃晃的三个大字。

  “铁布衫!”

  苏缘突然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

  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不过这一次,苏缘还是坚决的推辞了。

  他可是知道,这就是大路货炼体功法。

  在地网商镜上,只需几百灵贝就能够买到。

  没有必要贪这点儿小便宜,与这些和尚们扯上关系。

  在前世,类似的事情苏缘见过不少。

  什么商家搞活动了,赠面、赠米、赠油、赠保健品,还有免费体验……

  类似的无事献殷勤,苏缘都心怀警惕。

  人家都下这么大本儿了,想要得到的肯定更多。

  所以他干脆不开这个口子。

  广法和尚也没想到苏缘如此固执,白送的东西他也不要。

  这样身为一院首座的他脸上有些挂不住,差点就影响了禅心。

  丢下一句场面话,他就悻悻而回。

  然后把这边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忘空住持描述了一下。

  忘空宣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万物有定数,佛度有缘人,不可强求之……”

  说罢,他神念对着苏缘这边传音过来。

  “苏施主似有敌人还未解决,可需要我等助拳护法?”

  苏缘立刻回复了过去。

  “多谢大师美意,大师还请自便。些许蟊贼,青阳武院自能应付!”

  “如此,我等就告辞了!”忘空住持再次传音过来:“那阴山毒妪和寒山三怪都乃邪道之人,性情乖张,睚眦必报。若是放虎归山,怕是遗祸无穷。还请施主慎重处置。”

  “多谢大师提醒,苏某这便去料理了那些魑魅魍魉!”

  苏缘对着忘空住持的方向抱拳一礼,然后对着烈阳鸟嘭嘭嘭几脚就下去。

  他这不是急的跳脚。

  而是在给烈阳鸟物理降落。

  即便是这些和尚已经表明了要走,苏缘也是不放心把烈阳鸟留在天空中的。

  谁知道这云天之间,还有没有潜藏着别的不轨之徒。

  所以,他要带着烈阳鸟一同降落下去。

  可是烈阳鸟降落需要凌空盘旋一阵儿,比较耽误时间。

  苏缘干脆通知驾驶烈阳鸟的教员,直接熄火。

  让它自由落体。

  这样还不算,他还在不停的往下踹,让它加速下坠。

  等到烈阳鸟摔落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再换到下面去顶住,给它卸去下坠的冲击力。

  总起来说,还是黄山长他们那套人工加速,人工减速的模式。

  只是苏缘做的更加简单粗暴。

  毕竟不是谁都能够抗的住几十吨的东西下坠的冲击力的。

  而且,他在上面每踹一脚,最终的作用力,都会落到他自己身上。

  我踹我自己……

  怀着这样的奇特心情,苏缘扛着烈阳鸟轰隆隆的落向了大地。

  找了个平整宽阔的地方把烈阳鸟给轻轻方向,苏缘的神念就散开了去。

  苏缘觉得耽搁了这么些时间,阴山毒妪怕是已经跑了。

  那三个怪人受的伤势不轻,应该跑不掉。

  然而这边的情形,却与苏缘想的大有不同。。

  阴山毒妇并没有跑,而是被人给缠了下来。

  挡住她的那人剑出如瀑,好似惊岚怒涛一般。!”

  不是青阳武院的黄山长又是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