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人之将走

2021-08-02 作者: 随轻风去
  第221章 人之将走
  秦德威稍微用点手段就跑路了,哪有心思再跟这些老扑街纠缠,他可是个筹谋大事的人!

  从秦淮旧院出来,雇了轿子一路急行来到三山街,钻进了顾娘子家里。

  春天到了,不怕寒冷的顾琼枝早早换下了冬衣,秦德威一边瞄着轮廓,一边卑微的说:“再给点银子吧.”

  顾娘子并不怕秦德威来要钱,随口问道:“这次又是多少?”

  秦德威答道:“答应了别人,今年每个月给他五两银子,一年总计大概是六十两,年节礼物另算。”

  顾琼枝的脸色迅速冷了下来,轻哼一声道:“去年下半年才开始大举募资扩股,全年利润不足两千。

  你平常的日用且不提,只去年九月底就支取了三百两,已经把属于你的去年分红连带今年预计分红都取完了。”

  “那不是有正事吗?”秦德威不知道顾娘子为何突然计较起来,原来一直都挺大方的。

  顾娘子也回应说:“妾身知道是曾老爷赶考的正事,所以没有阻拦啊,用我自己的钱帮你垫上了,不然你哪有三百两分红?”

  为什么钱总是不够花?秦德威无奈的说:“但这次也是正事啊。”

  顾琼枝连连冷笑:“什么正事?行啊,你把人叫过来,我看看什么样的人值得一个月五两。”

  秦德威连忙解释:“那是个男的,怕是不方便吧?”

  顾娘子突然脸色大变,感到了奇耻大辱,愤怒的说:“还是男的!你拿我的钱去养个小的就很过分了,竟然还学那些不长进的东西勾搭个男的!我要去告诉叔父!”

  秦德威:“.”

  习惯就好,估计顾姐姐脑回路又跑偏了。

  如今秦德威早没有工作了,也就没有工薪收入。成了秀才后身份不同与往,想去县衙当书手吃空饷也不可能了。

  所以想要花钱只能找顾娘子“借”,该解释的必须要解释清楚,为了钱,不寒碜!
  所以秦德威用力的说:“这钱都是要给县学教谕买月考第一的啊!”

  “也不能怪我误会。”顾娘子脸有点红:“店里有个不长进的二掌柜,就在外面养了个小外室,又怕花钱被家里知道。

  他就故意将部分薪资存在店里,让那个小外室按月来支取,跟你说的情况很像。”

  “算我借你的!”秦德威说:“从明年的分红里扣!”

  顾琼枝无语,现在才三月初,就开始预支明年分红了?但小官人要花就花吧,不是去养男人就好。

  不过说起未来,顾娘子隐隐有所担忧,又道:“今日听说冯县尊要离任,钱庄只怕也要受影响。”

  钱庄生意初期都是靠县衙业务撑起来的,如今虽然扩股后,其他业务比重加大,但官府县衙的信用背书和官方应用还是很重要。

  如果冯知县离任,换了新知县上任,未来的变化就真不好说,秦德威现在自身也没强大到可以压制县衙的地步。

  顾娘子怕秦德威想不开,又缓了缓语气说:“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收缩好了,还有两家盐店呢,养一个你没有问题。”

  秦德威叹口气,钱永远不够用啊,他还想着等发大财了,办办报纸操纵舆论什么的。这绝对是个赔钱行当,如果没有雄厚资金源源不断输血肯定撑不住。

  而且秦德威的花钱想法太多了,他还想花钱养个家乐班子,弄点自己喜欢的音乐听听,可以把王怜卿请来当音乐总监。

  “男人怎能说不行!”秦德威突然又充满了挣钱的欲望:“我自有主意,换了谁来当知县都一样!当然如果此计不成,再另想法子就是了!”

  顾琼枝猜测道:“莫非你想改变态度,把股份出让一部分给严府尹?”

  秦德威:“.”

  如果不怕三十年后被抄家,大可以这么干。

  顾琼枝不禁感慨道:“冯县尊多么好的一个人,如果不走就好了。”

  坏了!秦德威猛拍自己额头,他今天一直感觉仿佛忘了什么事情,现在终于想起来了!

  夕阳西下,天色黄昏,在县衙后堂里,冯知县依然留恋不去。

  看在胥役眼里,只道是即将离任的冯老爷依依不舍,但谁又知道冯老爷的心酸?
  整整一天了,早晨就打发了人去通知秦德威,结果秦德威到现在也没有过来!
  冯老爷不胜唏嘘,难道这就是人走茶凉感觉么?
  不过天黑衙门落锁之前,冯知县终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治下愚生秦德威拜见县尊!”

  又见秦德威急急忙忙的窜了进来,抬手行了个礼说:“今天初次入学手忙脚乱,在学校与同学们相谈甚欢,一时忘了时间!”

  呸!冯知县暗暗骂了一句,他使人去县学问过,秦德威明明带着人去了秦淮旧院鬼混。

  但人之将走,其言也善,冯知县难得高情商一次没有揭破。

  秦德威试探着问道:“县尊下面是怎么安排的?”

  “把政务交接给左堂县丞后,北上京师朝觐并接受考察,然后再另行任用。”冯知县对秦德威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可能是要进六部,你说去哪里最好?”

  以大明官场传统,地方知县进京,哪怕是平级任用也视为升官,更别说冯知县估计还会升品级。

  至于最适合冯知县的地方,秦德威太心里有数了,随即就答道:“礼部就挺好的,这地方没任何实事,尤其南京礼部,更是闲官里的闲官,最适合冯老爷你了。”

  冯老爷:“.”

  人之将走,其言也善,今天就不动手了。

  冯知县又语重心长的教导说:“日后你无依无靠了,须得小心敬待官长,不要再轻易惹事生非。”

  “还有大司马可以投靠呢。”秦德威说:“对了,冯老爷帮我写封信。”

  冯知县“呵呵”一笑:“掌都察院事汪鋐改任吏部尚书,王大司马已经被任命为左都御史,掌都察院事,可能与本官一起离开南京!”

  秦德威:“.”

  这是要变天啊,南京城里没人直接撑腰,想做点什么就难了!得罪了那么多人,万一被反扑怎么办?
  秦德威开始考虑,如果后爹按照历史趋势中了进士,要不要投奔后爹去?

  冯知县又道:“本官要离任,你就不赠送首诗词吗?”

  秦德威想着自己的心事,随口吟道:“使君冯南江,出宰帝王州。乡老话甘棠,一官江水头。”

  冯知县只觉得很耳熟,仿佛听过。

  唉,人之将走,再不动手打他一顿就没机会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