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给你一张黄牌!(为盟主夜下野夏日万4/5)

2021-09-13 作者: 月下吃柠檬
  第213章 给你一张黄牌!(为盟主夜下野夏日万45)

  《唱游华夏》第二期还在播放着。

  观看的人也越来越多。

  此时已经有1500万人同时在线观看。

  视频里,已经进行到方石磊出题了:“你们对你们的父亲是什么感觉啊?”

  此时在厦门的一家酒店里,赵蝉儿一家三口又在看方澈的节目呢。

  虽然赵爸嘴上不饶人,但是前面方澈的表现着实让他惊艳了一把。

  然而听到方石磊的问题,原本正一脸开心的赵蝉儿突然浑身一震。

  表情开始紧张起来。

  方澈的身世他是知道的。

  所以他不知道,对于这个问题方澈会怎么回答。

  赵蝉儿的小手在角落里紧紧地捏着衣角。

  此时,视频里的方澈给出了答案:“我没见过他,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赵蝉儿眼眶有点泛红了。

  心疼自己家的宝了。

  虽然他知道方澈早就习惯了这个事情,但是要知道这个节目每一期都是有几千万的播放量啊。

  在这么多人面前承认这个事情。

  不知道方澈会不会很难受。

  赵蝉儿站起身来,要回屋给方澈打电话了。

  而他旁边的老爸却先他一步站了起来。

  “这个方澈是在孤儿院长大的?”赵爸皱眉,语气还有点凶。

  赵妈皱起眉头,不知道自家老头想干啥。

  “对啊,怎么了?”赵蝉儿昂起头问道。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赵爸问道。

  赵蝉儿在家里没少聊方澈,但是没有聊过方澈的身世,平时的关注点都在自己男盆友多么有才了。

  “怎么啦,孤儿院长大的不行啊?”赵蝉儿一下子来了脾气。

  赵爸叹了口气,问道:“人家父母都不在了,为什么不带回家来过年!那孤儿院能有家里好吗?”

  赵蝉儿:“???”

  赵妈站起身来:“你啊,太不懂事了你。”

  赵蝉儿:“???”

  原来老爸不是在嫌弃方澈的家世,反而是有些心疼了。

  “是是是,我不懂事,所以现在给我们家澈哥打电话去。”眼看着一顿批评教育就要落在头上,赵蝉儿直接开溜了。

  看着赵蝉儿离去的身影。

  赵爸赵妈对视一眼,又看了看屏幕上的方澈。

  “多好的孩子啊。”赵妈叹息道。

  赵爸的关注点此时有点歪了:“这方澈没爸,这歌怎么写啊?”

  和他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很多网友在听到方澈的答案之后,都沉默了。

  方澈是孤儿这事以前没有大肆宣扬过,有一些秦城大学的人知道,但是这也不是什么好事,没必要宣传。

  所以,这一次是很多人第一次知道方澈的身世。

  “方澈加油。”

  “第一次知道我澈儿的事,抱抱我澈儿。”这是方澈的粉丝。

  “哎,生活总会有各种不幸吧,但是幸运的是方澈现在如此的优秀。”

  有很多人在评论区里发出了自己的安慰。

  也有人担忧道:“那方澈这一首歌怎么写呢?”

  而此时,视频也播放到了方澈和方石磊的那段谈话。

  大家的关注点慢慢地转移到了方石磊父亲的故事上去了。

  听着方石磊描述着他对自己父亲那复杂的感情。

  很多女观众感触不深。

  因为父亲对女儿远远没有对儿子那么拧巴。

  但是很多男观众就不一样了。

  “嗐,我爸虽然没有这么过分吧,但是也挺奇怪的。”

  “确实,我和我爸说不了三句话就能吵起来。”

  而这时候有一些年纪比较大的观众也开始发言。

  “怎么说呢,等你们到了四十岁以上或者成家之后,大概率就能体会到方石磊所说的那种想要和父亲和解的心境了。”

  “是的,父亲离开我一年了,越来越想他。”

  按理说,一般的网络节目受众多为年轻人,而为什么这个节目有一些中年人观看呢。

  原因就是上一期的李立新婚礼事件实在是影响太大了。

  而方澈的那首《给你们》又很有国民度。

  这个节目所传播的价值观和“见众生”的主题也不受人排斥。

  所以现在这个节目还真有15%左右的中年人观看。

  在大家的讨论中,视频里,方澈接下来替方石磊写歌的任务。

  看到这一段,观众们揪起心来。

  “方石磊那种心境,方澈这个年龄是很难理解的啊!”

  “你说这家伙怎么揽了这么个活啊。”

  “本来是困难模式,结果给整成地狱级的了!”

  因为揪心,所以好奇,大家纷纷看下去。

  很快,到了四人交任务的时候。

  赵雅雅的歌欢快,但是词曲都一般,虽然女观众很多,但是反响很小。

  孙逸尘的歌可以说让人眼前一亮了。

  尤其是那一句“山不向我走来,我便向山走去。”

  让很多人都有所动容。

  再到赵豫周。

  如果说孙逸尘是让人眼前一亮的话,那么赵豫周的歌可以说得上是惊艳!
  《不相见的爱》这首歌以及歌里的词,把父子之间那种拧巴的状态描写的淋漓尽致。

  这家伙,走心了。

  听完前面三个人的歌,大家都为方澈捏了一把汗。

  万众期待之下,方澈拿起吉他开始表演了。

  “歌名:《新写的旧歌》”

  缓慢的,并不算惊艳的前奏。

  “比起母亲的总是忧心忡忡……”

  “是啊,他更像是个若无其事的旁观者”

  前两句就点出了父亲这个角色的特点。

  沉默,默默参与。

  ……

  “遗憾,我从未将他写进我的歌……”

  听到这一句的时候,众人突然醒悟过来,方澈这真的是进入了方石磊的角色。

  这不就是方石磊的遗憾吗?没能写出来一首给自己父亲的歌。

  而且,大家也终于懂了为什么这首歌叫《新写的旧歌》!
  想想方石磊那满桌子的废稿。

  按照这个意思来说,这真的是一首旧歌,但是却是新写的。

  “嘶……”有人为全球变暖开始做贡献了。

  “方澈这个共情能力,绝啊!”

  “能不绝吗?想想方澈的《人生》,那不就是用听来的故事写的小说?”

  观众们继续听。

  这首歌的唱法很简单,就像是念独白一样,而且通篇很少有重复的词句。

  就像是一个人娓娓道来。

  想到哪说到哪。

  “到临老才想到要反省父子关系……”

  ……

  “两个男人,极有可能终其一生只是长得像而已……”

  ……

  “一首新写的旧歌,它早该写了,写一个人子和逝去的父亲讲和……”

  不知道为什么,屏幕前很多男人都听进去了。

  这首歌没有任何的技巧,但是就是那么往心里钻。

  用最平凡的词、最简单的唱,却有莫大的威力。

  他唱的平平无奇,你听的翻江倒海。

  没办法,这首歌的原作者李宗盛就是这么牛逼!
  牛逼到什么程度呢?后来以走心著称的毛不易,有人把他称之为“小李宗盛”,就这都有人觉得这是对他的盛赞。

  终于,一首歌听完了。

  评论区里出现了各种讨论:
  “哎,我只能说方澈牛啊!写别人的故事也能写的这么得心应手!”

  “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当我理解我爹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头发都白了。”

  “好歌啊,这词写的绝了,但就是有一点,方澈唱的差点意思。缺点感觉。”

  “但是这歌给人的感觉真好啊,我听完之后给我爸递了根烟。现在我和我爸正在门外罚站。”

  节目结束了,视频后面出现了投票界面。

  “要说这一期啊,我还是要投方澈一票,写别人的故事也写得那么好!投了!”

  “这不是别人的故事的问题,这就是歌好!”

  “我投赵豫周,这次他的表现我很惊喜!”

  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投票大致已经有个结果了。

  方澈还是第一,120万票。

  赵豫周第二,105万票。

  孙逸尘第三,104万票。

  赵雅雅第四,69万票。

  这一次可以看出来,方澈的优势没有那么大。

  因为《新写的旧歌》这首歌,很难传唱,而且要理解这首歌还是需要点阅历的。

  昆明的酒店里,赵豫周看着投票结果。

  “新生代第二人,我实至名归啊!”

  这时候经纪人打过电话来:“周周!恭喜你啊!咱现在的排名不低啊,要不要招呼粉丝努努力,再往前走一步?”

  赵豫周急忙摆手:“不要!”

  “我当这个第二就挺好!”

  经纪人都傻了。

  怎么参加个节目,人都变了呢?
  而此时孙逸尘在房间里,正在经历极其痛苦的挣扎。

  他那首歌不错!

  他有信心!

  但是从当时方石磊的反应来看,方澈那首歌肯定是第一的!
  而到底是他是第二还是赵豫周是第二,他有点拿不准。

  而且从现在大家投票的结果来看,方澈的优势不大。

  所以哪怕是被超过去一次,大家应该也是能理解的吧!
  要不要发动粉丝稍微刷一下票。

  第一就在眼前了!
  孙逸尘动心了。

  而此时,他的电话响起,是池荣星打来的。

  “我安排了人,没有动用你的粉丝,这一次必须得拿个第一回来了!”

  “方石磊一个人做裁判,主观性很强,就算是最后他给你的排名不高,我也可以发动水军洗一洗!”

  “交给我了!”

  “记住了,收益永远是和风险成正比的。”

  不知道池荣星是被自己儿子这首歌打动了非要送儿子一个礼物,还是他的霸道性格再也不允许自己的儿子排在第三。

  总之,这一次池荣星开始恶心人了。

  另一边,蒋海兵的电话被打爆了。

  各个卫视的电话、李树敏的电话几乎是齐刷刷地打来。

  按说方澈的手机号码用点心大家都能找到,但是方澈现在签了公司了,这种商业合作不经过蒋海兵,不合规矩。

  蒋海兵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还真成了方澈的经纪人了。

  “接下来方澈有没有档期,我需要问一下他啊。”

  “李总?陇右人民出版社的李总?找方澈代言?”

  ……

  接二连三的电话打来,蒋海兵再整理好之后给方澈打过去询问他的意见。

  蒋海兵人都累傻了。

  结果方澈推掉了所有的邀约,但是应下了《读者》杂志《武侠》期刊的代言。

  这个代言费不高,一年460万,但是逼格还是可以。

  另一边,在接下来的一天里,池荣星居然真的开始操作了。

  《唱游华夏》第二期的投票界面数据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孙逸尘的排名先是超过了赵豫周,然后又悄悄地跟在了方澈的后面。

  等到正月19号那天五点五十五一过,投票界面快要关闭的时候,孙逸尘的票数以几百票之差压过了方澈。

  很多网友还是关心这个投票结果的。

  然而上网一看。

  “卧槽!方澈第二?孙逸尘第一?”

  “赵豫周又去了第三了?”

  但是对于这个结果,大家都不知道怎么说,因为这一期,方澈、赵豫周和孙逸尘的初始投票结果就差不了太多。

  “可能是孙逸尘那首歌编曲更好一点吧,有利于传唱?”

  “应该是这样了,确实,方澈那首歌听起来需要一定的门槛。”

  “也不知道方石磊给的排名是怎么样的啊?”

  网友们讨论着。

  酒店里,方澈看到这个排名,眼睛稍微眯了一下。

  这个结果有没有水分,不好说,因为前世李宗盛唱出来这首歌之后,反响也没有很大。

  或许是因为目标人群是那些在网上没有战斗力的男人们?

  不过也没关系,这波,至少把方石磊赚回来了嘛。

  赵豫周可就不这样想了。

  “我那么大一个第二呢?吃啦?”

  “孙逸尘第一,他就不怕方石磊给他的排名是后两名?这么瞧不起我?”

  微博上,也开始有人讨论这件事。

  “妈耶,方澈第一次滑铁卢吧?”

  “哎,也没有人能一直赢不是?”

  “确实,那首歌听着还是有一些门槛的。”

  就在这时,一个只有几万粉丝的小微博帐号更新了一波动态。

  “昨天的《唱游华夏》第二期,方澈同学展现了精湛的唢呐技巧,同时也为我们带来了一首喜调《百鸟朝凤》,经本协会商定,喜调《百鸟朝凤》正式列为唢呐考级曲。”

  这个帐号叫“民族音乐协会”,正统的官方协会。

  之所以会发这条微博,一方面是因为方澈那个曲子确实好,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些年民乐式微,而方澈能够站出来用唢呐给出了一个那么精彩的演出。

  这对于民乐是极好的。

  投桃报李。

  官方机构最爱这么干。

  虽然这个帐号粉丝不多吧,但是因为这是官方机构,同时这条动态和方澈相关。

  所有这微博很快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好家伙!方澈太出息了。喜调《百鸟朝凤》都成了考级曲了!”

  “牛逼啊!”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方澈这波不亏!”

  而就在这时,《读者》编辑部也更新了一条动态:“昨天的《唱游华夏》节目中,方澈同学带来的《刀剑如梦》惊艳众人,而方澈同学也是一位作家,所以本杂志拟邀请方澈同学作为即将上线的《武侠》子刊的代言人。”

  “日前本杂志已与方澈同学完成洽谈,特此通告。”

  这条微博一出,网友们就还了。

  “这……”

  “牛逼啊!我还能说什么!方澈就是牛逼!”

  “一个节目,直接收了个代言卧槽!”

  这时候一个叫“方澈一期节目收获多少”的话题开始积攒热度。

  很快,事情又出现了变化。

  在《唱游华夏》第二期的播放节目,居然更新了一个番外!
  这个番外是早就录好的。

  点进去之后,居然是方石磊亲自演唱的《新写的旧歌》!
  那天,节目组找他就是为了这事。

  “方石磊唱歌?没听说过啊卧槽!”

  “方石磊还会唱歌?”

  很多人点进了这个视频。

  方石磊确实唱功不行,但是《新写的旧歌》这首歌,却真的让他唱出了味道。

  “一首新写的旧歌,怎么把人心搅得,让沧桑的男人拿酒当水喝!”

  “往事像一场自己演的电影,说的是平凡父子的感情,两个看来容易却难以入戏的角色……”

  唱到这,方石磊含泪唱道:“能有多少共鸣。”

  一下子,这歌的味道彻底出来了。

  到这时候众人才猛然发现。

  这首歌真的牛逼啊!

  很多人不知为何,竟流下了眼泪。

  “原来这才是这首歌的正确打开方式啊!”

  “牛逼!”

  “方石磊磕磕绊绊,没有任何技巧的唱法,直接给我听哭了!”

  很多人迫不及待地把这个片段转发了出去。

  短短半个小时,方石磊的这段视频转发量破万!

  因为唱的实在是太好了。

  到这时候,大家才发现,方澈这首歌真的好!

  而在这个视频的最后部分,还有一个几十秒的视频。

  唱完之后,是节目组的一段采访。

  “方老师,请问您给这次的几位嘉宾的作品什么排名呢?”工作人员问道。

  方石磊给了一个纸条,上面清晰地写着:“方澈第一、赵豫周第二、孙逸尘第三。”

  “感谢方澈,让我没有遗憾了,如果这首歌是我亲手写出来的,不知道该有多么荣幸。”

  视频戛然而止。

  这时候大家早已已经通过方石磊的演唱知道了《新写的旧歌》这首歌到底多么牛逼。

  看看这个视频,再看看网上的排名。

  孙逸尘的第一,是那么刺眼。

  原本排名第三,结果自己刷到了第一。

  按照节目组的规矩,直接黄牌警告。

  孙逸尘人都傻了。

   最后一分钟啊。

    今天一万二,求票票!

    然后稍微解释一下,这一次,方澈的排名不是第一,因为《新写的旧歌》这首歌确实有门槛。

    而且方澈唱不出那个味道。

    就算是第一,可能也是微弱的优势,一点都不爽。

    不如先把孙逸尘给废了!
    希望大家理解!

    拜谢。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