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画舫

2021-12-04 作者: 沈湖
  第386章 画舫
  湿咸的海风扑面而来,其中夹杂着香料惑人的味道,云琅眼中印着海面上的五彩斑斓。从这里望向海面上空,连月色都染上了几分旖旎。

  华灯初上,这片海岸上有一大片连绵似看不到尽头的灯火辉煌的华丽画舫。船坞画舫上的火光倒映在海水之中,海上乐声阵阵,时不时还能看见轻薄的幔帐之后翩翩起舞的如仙娥般的女子,喧嚣非常又美轮美奂。

  海风吹起二人的衣袍与发丝,衡阳轻笑着说道:“这里确实和以前不太一样。”

  以前这里还没这么繁华,他没少冒险从这里进海去找修行资源。

  一个机灵的小子划着艘不算新的小船上前搭话,“二位贵客可有什么吩咐?”

  其实完全用不着坐船,但到了此地,坐坐小船吹吹海风仿佛都有些不一样的情调,所以便有了这些划小船揽生意的人。

  云琅指了指最深处一艘最大的有进七层高的华丽画舫,“带我们去那。”

  这小子苦了脸,“贵客,今日可能不行,那艘今日被包场了,不如您选其它的。”他开始给二人推荐其它船上的特点。

  衡阳捏了捏她的手,随意指了一艘,又随手抛给他几块仙玉,让他乐开了花。

  二人上船时还不忘说这些日子东南海域这片的新鲜事,那座遗迹自是提了一嘴,但他知道的还没他们知道的多。他倒是特意小声说道:“我听说那艘船是被金龙族的少主包的场,我好像还见到了赤龙族那位公主。”

  她倒是想问这金龙族的少主是谁,但想想说了她估计也不认识,而且小船已经停在了一艘画舫的前头。

  进入其中,香风更加浓郁。

  衡阳一抬手就被她打断了,她晃晃他的袖摆,“都到了此处,吸两口无害的香风又咋的?”不闻点脂粉气仿佛就白来这地方了。

  他只好做罢。

  二人选了处楼上的包间,从窗口向下望可以看见一楼场中央的舞姬正在卖力的扭动着腰肢,媚而不俗,还带着几分仙气;而右侧的窗口则恰巧可以看到那艘最大的船。

  将伺候的人打发出去,衡阳随手就布置了一个隔音阵法,又将她捞到身前。

  “我帮你探探她在不在此处,若在,我去将她解决了。”

  云琅正有所迟疑,就听到他说道:“你和我还分什么,我出手轻易至极,不留痕迹。”

  她是因为平筠儿和他掰扯过的,将平氏与云清之间以及她答应云清她娘的事都说给他听过,他现在怕是为了表忠心才将这活揽过去,毕竟平日里他只是引导她做事。

  她也不纠结非要自己杀,反正那人死了就行,她也算是了却一桩因果。

  这些年她还是打听来不少消息,龙皇还是那位龙皇,不过平氏已经被它驱逐出了金龙族的属地回了赤龙一族。且龙皇虽未再立龙后,但身边并不乏其它女子。

  所以说,男人的长情又能维持多久呢?
  “你带我一起去,我要去看看,你不在身边,我没安全感。”她想去看热闹。

  听她情话张口就来,他无奈一笑,揽着她进入了虚空之中,不过一瞬,二人就毫无动静的进入了那艘最大的画舫。

  刚才划船那小子说这艘船是属于赤龙族对外出租的,她这么去找也不过是去碰碰运气,要找平氏,估计有很大的可能她是在赤龙族的族地中。她没抱多少希望,就当是去看热闹了。

  这艘画舫从外面看豪华至极,进到里面,更是不一般,处处都彰显着奢华。

  这么大一艘船,里头的人少的可怜,除了伺候做工的人,就没有其它不相干的人。

  三楼中暗香浮动的大殿里,只有三男一女在雾气缭绕的池子里泡着呢,几人俱是一副好相貌,看起来惬意的很。

  云琅心说她们可真会享受,在画舫里造池子,还不如直接去海里来的爽快。

  衡阳故意弯腰在她耳边,热气让她不自在的动了动脑袋,说道:“那池子里泡的是荔陀花,传闻其是修罗一族的圣花,生长于幽冥血海。少用无碍,还可迅速增长修为,但用的多了,会上瘾难以戒掉,天长日久的还会失控,人变得也比较暴虐,所以上界早就禁了这种花。”

  二人在虚空中看着几人一脸享受的模样,想着几人应该不是第一次泡这玩意。

  他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幽冥血海其实并不是传闻,你知道它的入口在哪吗?”

  她抬眸,摇了摇头,趁他不备轻啄他的下巴,眼中都是报复他刚才那一茬的得意。

  衡阳眼中漾出笑意,“就在那个老东、你师傅帝宫底下。”

  就算他改口改的快,云琅还是听到了他对她师傅大不敬的称呼。

  她睨他一眼,将头转过去继续看着底下。

  几个人不同的性别泡一个池子怎么可能不发生点什么事。在有这个趋势时他直接将她带回了先前那艘画舫。

  她轻叹一口气,他这种行为和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她出身合欢宗,混迹下界这么多年,什么没见过。

  “池中那个女修有点像她,但骨龄又对不上。”她试图解释自己刚才为什么看的起劲。

  衡阳眯眼看她,随即轻哼一声,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他就差没明说我早就看透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她摸了摸鼻子,有点恼羞成怒,背过身去,气哼哼口无遮拦的说道:“你不行,还不让我看别人!”在池子里,雾气浓密,她能看到个鬼哦!

  他头脑轰鸣,脑海里一直环绕着她的声音,“你不行你不行你不行…”

  衡阳觉得自己听错了,生生的被气笑了。

  好半晌他才深吸一口气平复下来。

  身后半天没反应,云琅回头就见他眼眸幽深的盯着她,怪让她发毛的。

  但由于他对她过于好,她也不担心将他气到会拿自己出气。

  有一句话说的很有理,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

  她能感受到他对她的情意,所以越发肆无忌惮。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