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上 死神的影子

2021-07-26 作者: 乐小云
  第57章 上 死神的影子

  盯着枕头上方的天花板,甄澄仍旧保持着世界崩溃消亡时目瞪口呆的表情。

  然后她笑了,歇斯底里控制不住的大笑。像是临枪决时突然被告知自己翻案了的死刑犯,又像是费劲心机布设层层真假陷阱最终骗过顶尖大检察官的骗子。

  只是十秒之后,她突然止住笑连滚带爬冲到客厅打开电视。

  “……忒提斯企业新闻发言人在接下来的记者招待会中公开表示,坊间流传该企业研发【永生之水】项目采取非法人体试验是导致该场交火主要原因的谣言纯属无稽之谈。

  据该发言人所称,【永生之水】项目仍旧处于理论阶段,是一项有希望延长人类生命,造福全人类半公益性研究。该项目尚不具备动物实验的可能性,更不可能……

  ……对于网络上流传的枪杀事件嫌犯‘高调的爱洛根丝’与公司保安发生冲突的照片,发言人公开了公司大厅监控录像,有充分证据证实冲突与酒馆交火并非同一天,但目前暂无任何证据表明嫌犯的行凶动机与该事件无关……”

  忒提斯企业属于掌控欧洲北美的斯卡瑞家族麾下,背后从事的人体改造与生化武器研究甄澄一清二楚,甚至还在侦探集会之前借此要挟了忒提斯背后的老大一把,自然对发言人的鬼话是半句不信。

  很明显,安毕斯那家伙成功把问责性质的记者招待会搞成了一场公司形象的宣传活动。

  除了对那位凭一己之力击杀警方五人以及显然比警方更加难缠的四位忒提斯企业保安还能全身而退的少女杀手表示敬佩外,甄澄对发生在世界另一端的骚乱没有任何兴趣。

  她关注的是新闻后面公布的嫌疑犯通缉照片。对于平时习惯清理干净桌面保证思考效率的甄澄而言,那张英气逼人,赤瞳红发小麦色肌肤的美少女面孔就属于少数几件即便经历了很长时间,她也会清晰记忆的“存档点”。

  上一次在被曲芸枪杀之后,甄澄醒过来第一时间打开新闻试图判断自身处境,就对那张通缉犯的照片产生了极深的印象。

  她确定自己没见过那张脸,却又总觉得那头红发和自己在隐秘空间中曾经遇到的某人莫名相似。要知道欧美地区从不少见红发女子,但发色红到像二次元走出来的程度,新闻上的通缉犯还是她第二次见到。

  果不其然,接下来新闻里出现的爱洛根丝的面孔与记忆中毫无二致,甄澄立刻明白自己确实是“回到了”同一个周一早上。

  看了看表,她简单洗漱穿好衣服便大步流星出了门。以往合作过的桑海之心与蓝盾保镖公司都未必可信,时间紧迫下即便是甄家大小姐可以选择的余地也没有多少。

  所以她果断选择了“之后”在咖啡馆谈判与校园交火中两次都没有背叛她,将工作努力进行到最后一刻的【万能商店】蔡丕秀。

  甄澄至今仍弄不清楚蔡丕秀的门路与实力,她也没时间去查。但通过上一次与转校生白毛儿女交手那似乎毁灭了世界的一战中,这孩子表现出的实力与胆识让甄澄信服她足以应付自己眼下的问题。

  通常来讲甄澄是不会对陌生人采用电话联系拜托这么重要的事情的,但她偏偏在上一次“轮回”中对这孩子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想到蔡丕秀那见钱眼开的模样,她微微勾起了嘴角……

  “什么事非得去市中心车站说啊?就算你急着赶路,难道不能在校门的轻轨车站见么?”电话中蔡丕秀抱怨着,但果然一听有钱赚便丝毫没有拒绝一位陌生同学怎么看都显得十分唐突的邀约的意思。

  “有大生意,”甄澄摸透了蔡丕秀的脾气,言简意赅。接着她把手机拿离耳边看了一眼时间道:“我正在去校门口轻轨站的路上,会乘坐十点四十五的车去市中心。如果你能赶上这趟车,我们可以在车上谈。抱歉,我赶时间。”

  果然,那边立刻就回了一句:“好嘞,您等着。”

  蔡丕秀果然是如约赶上了甄澄那班火车,据她自己所说还是特意旷课过来的。当然这确实是一笔大生意,最后结果双方都十分满意。当蔡丕秀充当中间人与另外一方敲定合作条款时,两人已经来到了都市警署总局。

  如果说这一路上有什么引起了甄澄的注意,那就是象牙塔广告牌脱落事件并未发生。

  这看似偶然的情况很多人可能不会在意,但若往深了想就会揪出来一大堆问题。

  首先虽然极不愿向这个方向考虑,但是事实已经基本证明了这确实是一件针对自己的谋杀行动。

  上一次的“轮回”证明了该事件是人为所致,而诸多经过自己验证的蛛丝马迹说明世界的轨迹,或者说原本应当发生的事情并不会因为“轮回”本身而走上不同的发展状况,除非“预知”了未来的自己提前动手干预。

  这也就意味着,针对自己布局的幕后人既清楚自己今天会前往都市警署参与那场入室抢劫谋杀案件会议的安排,同时也十分确定自己每当参与警方活动必定会去固定地点买早餐的习惯。

  然后他们一如计划般在广告牌连接处布置了铝热剂引爆装置,鸭舌帽也应当是一如第一次那样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安然离开现场。这都是时间固有轨迹所确定的事情。

  而之所以没有发生预计中的广告牌脱落事件,排除另有他人像自己一样在时间中穿梭的情况,就只可能是对方在象牙塔内除了鸭舌帽外还另有布置。这也正是甄澄推断自己是对方唯一目标的主要原因。

  当然,虽然甄澄对自己的推测有着相当的信心,仅仅两次的经历也无法确定“世界的轨迹绝不会在自己未出手的情况下改变”这一前提假设。所以她在火车上和蔡丕秀谈妥交易后,还是联系陟石去调取了象牙塔的监控录像。

  结果一如所料,在相当反侦察能力的对手精心布置下监控中并没有像上次她当场指挥时一样留下任何对方的影像,不过记录中被破坏的监控终端位置已经充分说明了问题。

  这会儿蔡丕秀已经去布置两人谈妥的安排了,而甄澄则步入了都市警署总局的第二会议厅中。

  她对这地方的熟悉程度不亚于自己学校的教学楼,更何况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同样的场景。

  无论是身份背景还是自己的真才实学都颇受都市警方重视,每当以侦探身份参与到各种案件中她总是会来此参加会议,以至于警署中认识她的不下百位。

  先前两次因为突然受袭或者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思考象牙塔事件背后的关要上面,甄澄对于这个自己已经确定侦破的破产富商被杀案会议都没有太过上心。

  而唯有这一次,她却因偶然在投影的犯罪嫌疑人头像中见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而意外打起了精神。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