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章节262 南北门

2021-09-19 作者: 索斯
  第262章 章节262 南北门

  “行行好吧,给点吃的吧……”

  三十多名乞讨者聚拢上来,将载满坚古族人的货车团团围住。不够白的公主扬起马鞭,大声呵斥,让他们远离车轮,否则后果自负。

  堆叠在行李上的坚古族学员们紧张起来,有人举起战锤,有人拿起长矛。见到武器,乞讨者纷纷止步,前面和后面的人撞在一起,扑棱棱倒了一片。货车趁机加速,赶紧进入犬齿要塞的岗哨范围。那里有木头拒马,还有拿着长戟的守门哨兵,也叫作铁器拒人。

  “怎么这么多乞讨的?”翰摩多姆咚的一声放下盾牌,皱着眉张望。聚集在犬齿要塞南城门的乞讨者很多,随便一数至少有四五十,隐藏在小路、角落或者建筑物后面的就不知凡几了。这些人大多是人类,还有一些人类混血,他们……

  “好像是北地的蛮族。”达贡与北地蛮族照过面,还一起吃过饭,因此做出这个判断。“这么多蛮族怎么来到了犬齿要塞南面?”

  “不知道。犬齿要塞看起来很好,不像被打穿了。”翰摩多姆说道:“听说犬齿要塞周围有些艰难的小路,军队没法通过,但是一两个人还是能走过来的。这些会不会是从那些小路过来的?”

  达贡没法回答,他继续观察。在道路旁边乞讨的大多是一些妇孺,男性,不管是年轻人还是年长者都很少见。这些人穿着陈旧原始的毛皮衣服,看向他们的目光中除了祈求,还有一些仇恨。

  战争难民?达贡想到了难民这个词,是瑞德教他的,眼前这些人遭了灾,受了难,不是难民还能是啥?发生在北地的这场战争分出了胜负,但是没法分出对错。从犬齿要塞坚古族人的角度来看,虽说是精灵飞升计划抢走了四座山峰导致矛盾激化,但北地蛮族和犬齿要塞的战争一直就没有停止过,显然不能用这个来分对错。最初,两个人都看中一块荒地,你说是你的,我说是我的,那肯定我对、你错。

  战争的主要部分是立场问题,这是主要矛盾,剩下的都是次要矛盾。达贡目前就有些矛盾。在立场上,他肯定和犬齿要塞的坚古族站在一起,但在情感上,他见不得人饥寒交迫。虽然那些人很快被木头的、钢铁的、血肉的拒马拦在城墙外,但达贡将他们牢牢记在脑海里。

  他们要从城南进去,城北离开,从而进入北地。将马车更换成狗拉两栖车(硬地雪地两栖)的车马行位于城北,他在这里得到了更多的消息。

  “你说城门外的那些人啊!早就在那儿了,都是些不能干活儿的。”车马行老板肯特是一个胡须浓密,大腹便便的坚古族中年人,他有着自己的一套理论:“能干活儿的都在北门,跟着雇佣兵进入北地,反击那些总来抢我们的蛮子。这次真好,飞空城一到,蛮子都吓傻了,一个个抱头鼠窜。现在北地到处都是机会。哦,咱们不是去抢劫,而是拿回曾经被抢的东西——这叫做物归原主!”

  “冬天快来了,那些人缺吃少穿……”

  “精灵准备带走他们,送到开拓城工作,你操什么心?”肯特说道:“精灵好心肠,准备照顾那些妇孺。而妇孺的的丈夫、兄弟、父亲正在北面跟着雇佣兵挣钱。他们能照顾自己,也有人照顾。哼,谁来照顾我们?还不是得在这里苦哈哈地撑着,挣不了几个钱。”

  “二十多个金币是不少钱呢!”达贡说道:“押金五十金币,我们到春天才回来,你可以用这五十金币再挣一点。我觉得这个生意挺好的啊!”

  “你们是给钱的,别忘了还有不给钱的。再说,还要交税。”肯特摇摇头,用力敲了敲大腿,说道:“那帮精灵,收税的时候不会落下,可到了我赔钱的时候却不会帮我。如果遇到灾疫,我的腿不允许我去北面,估计就只能去南城门要饭了。”

  “你的腿?”

  “跟着领主大人战斗,运气不好,中了一棒。虽然没丢掉腿,但是只要阴天下雨或者天冷了就会疼。”肯特说道:“去找牧师看过,治疗费太贵,把我自己卖了都不够。所以也没什么好办法,硬挺着呗。我一直想凑够了钱,搬去南方,比如去磨盘城,听说那里暖和。可钱哪有那么好凑,能吃饱就不错了。好了,看看这些狗,觉得怎么样?”

  如果有可能,达贡很想要去年那些狗,更熟悉、更信任。但是他在车马行找不到那些狗,估计已经被别人租了去。由于他可以召唤坐骑傀儡,对狗的需求就没那么大。稍微检查一下,没有伤病问题就可以了。

  “对了,你这里有受伤的狗吗?”

  “你要干什么?我的狗受了伤我也养着,不会给别人吃!”

  “是这样。我是一个见习牧师,正在学习治疗神术。如果有受伤的狗,我可以尝试治疗它。治疗神术无法向没有伤势的对象施展,而我一开始的法力也没法治疗重伤,因此可以一直治疗狗,通过这个过程……”达贡看肯特根本不想弄明白牧师神术的原理,便换了种说法:“以奥力大神的名义起誓,我好好养着狗,不吃它、不伤它。”

  他拿出圣徽,这是在犬齿要塞路过奥力神殿时领的,刚好有奥力牧师制作了一批,向过往的人分发。虽然只是批量浇铸的黑铁圣徽,但达贡能感觉到它比学院的圣徽更能稳定灵域通道,便拿了一个。看到圣徽,肯特才勉强同意,用四个金币的价格卖给达贡一条瘸腿的狗。

  “它被雪橇压了腿。一个笨蛋家伙,真应该禁止他再使用雪橇。”肯特将那只黑色的细腰瘦犬给达贡牵来,它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不停呜咽着。“这狗不是头犬,没名字,你好好待它。如果不想养了就直接放了,要是神灵保佑,它在野外也能多活一阵。这种狗可以做猎犬,只是腿坏了,什么理想都没用。”

  腿坏了,理想就没了,肯特说的也许不仅仅是那只狗。

  这只狗的腰特别细,四条腿也是又细又长,鼻脸也呈细长形状,达贡干脆管它叫“瘦子”。它不想跟着达贡,还努力试图挣脱,但肯定徒劳无功。达贡拿出一截半身人出品的饲料肠想要喂喂它,却被它一鼻子从掌心拱到地上。“笨蛋。”达贡弯下腰,捡起来,再给它送过去。

  这一次它吃了,然后也乖巧了很多。

  七个人一共租了一辆大车,车上放着整套雪橇,必要时可以卸下轮子换上雪板。整整二十只狗带着他们七个人以及行李,因此不能所有人都在车上,那会把狗累死。大家一批一批轮流下来走路,这也是保持训练的一部分。收拾妥当后,肯特将他们送到北门口。

  “别理会那些雇佣兵,也别找北地的蛮子当向导。”肯特嘱咐道:“现在北面很乱,凡是你们不认识的,都可能是盗匪,就连一些矮人也不能完全相信。好了,我多说也没用,你们自己小心点。”

  到了北城门,果然有很多人围拢上来,这次不是拿着碗、伸着手,而是晃动着长矛或者木棒。他们希望“七个小矮人”能够雇佣他们,他们可以提供向导,以及“遇到任何危险都有我们铲平”的服务。

  “让让,都让让,挡住路了!我们不需要雇人!”翰摩多姆吆喝着,但是没人理会他。达贡眼看这些人就要把狗群围堵住,那时真就没法走了。于是拿出猎首斧,用尾纂进行击打。每一次,他都能准确碰到那些人伸过来的手,在上面轻轻点一下,一疼,他们就会缩回去。

  大部分人都被点中,有些人稍微闪躲了一下,但只能躲过一次。达贡显露了武技,让大部分人捂着手退了回去,但新来的人不知道前面发生什么,或者他们也不想知道,依旧聚拢过来。

  回头瞥了一眼北城门的守卫,他们完全没有过来帮忙的意思。达贡叹了口气,调转猎首斧,斧刃向前,为雪橇犬开路。

  车轮滚滚,终于离开了拥挤的北城门,可众人的目光还都聚集在那个方向。“他们要真是有本事,自己进入北地不就行了?”翰摩多姆说道:“蛮族溃不成军,到处都能……”

  “你是在鼓励他们冲进蛮族的村落进行抢劫吗?”达贡摇着头,打断了翰摩多姆的话:“北地有机会?北地一直就没有富足过!今年蛮族全年都在打仗,还能有多少时间生产?别的不说,捕猎的强度肯定下降了,今年的食物储备绝对会出大问题。现在还没下雪,北城门的人还有最后的期盼。等开始降雪,绝望的人根本不想被雇佣,只想吃了你!”

  “能去抢的,估计已经去抢了,剩下的这些正处在生死边缘上。”达贡说道:“拿出盾牌,穿好护甲,时刻警惕。在劫匪眼中,咱们身上的东西或许比一些小村落的所有财物加起来都值钱。”

  翰摩多姆咽了下口水,说道:“可能一些大村子也比不过。”

  “你带了什么?”众人问道。

  “精金。”翰摩多姆眨眨眼,说道:“托班说他要挖洞,我想着没比精金十字镐和精金铲子更好的工具了,于是就带了点。”

  达贡揪着胡须,叹了口气:“唉,早知道这样,我就该向学生装备处订一台弩车了。”

  “学生装备处还能订那个!”众人更惊讶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