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绑架疑云(五)

2021-12-02 作者: 虾写
  第259章 绑架疑云(五)

  梁袭以自己为例子,向菲奥娜咨询道:“我上个月在南非开了一家公司,开设一个公司帐号。昨天我挟持了波比,要求他给我一个亿,否则我就告诉媒体:波比是个女人。波比屈服了,给了我一个亿,但是我知道他一定会报警,于是我想在他报警之前把钱处理干净。这样即使我坐牢,我的卡琳仍旧可以享受我给她赚取的一个亿。从理论上能操作吗?”

  菲奥娜:“你这个例子真烂,不过你问对人了。我在进修计算机时,就曾经遇见这个课题:有没有罪犯可以通过全球银行对一大笔金钱进行全面转移,转移到最后完全查不到。”

  梁袭道:“答案是?”

  菲奥娜反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梁袭道:“我听说你偷偷重开滑板生涯。恰巧我知道你爸爸的电话。”

  菲奥娜大惊:“你跟踪我?”

  跟踪个屁,用臀部想一想就知道你不可能放弃滑板。在没有听说你玩滑板受伤住院的情况下,说明你玩滑板还没有受伤。你必然会因为没有受伤而慢慢放松警惕,从原本的正常滑板转变为花式滑板。人嘛,都有侥幸心态。菲奥娜滑板玩的很好,是因为投入了热情、时间和精力,怎么可能就那么轻易放弃呢?除非受重伤。

  梁袭:“或许吧。现在有答案了吗?”

  也就是梁袭,换了别人菲奥娜已经砸电话。菲奥娜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会对梁袭生气。

  菲奥娜从专业角度告诉梁袭:几乎不可能。这种冼钱方式大概能分成两类,一类是虚拟公司业绩,比如我向A国公司订货,我在B国给公司打货款,可以,但是AB两国都要抽税。多跑几个国家,一个亿抽来抽去剩不了几个钱。一类是个人账户,这么大额的金钱一入账户,会立刻拉响警报。没错,就是警报,信息会第一时间反馈到专管部门。

  大数据有多可怕?科普下据说英国警察抓职业女性的一个方法。在晚上,深夜和凌晨时间段经常有固定金额收入的女性,会被打上标注。账户操作也是类似,超过一定金额就会被标记,一个账户多次进出资金,也会被标记,并且很可能出现无理由冻结,有时银行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私人账户被冻结。你说你是做生意的,经常有资金往来,那你做什么生意?有公司吗?为什么不走公帐?你难道能回答:我亲戚多,又有钱,没事就给我几万块。

  避税天堂他们对冼钱持眼瞎态度,但是该交的税他们一点都不愿意少拿。所以要么交税,要么卡你。走公帐要交税,多跑几个国家,就没剩几个钱了。走私账响警报,轻者冻结,重者调查。因此从理论上来说,不可能通过十几个国家甚至几十个国家的银行进行转移非法资金。

  梁袭听到了关键词:“理论上不行,实际操作呢?”

  菲奥娜道:“虾特币,不少国家已经承认虾特币的地位。只要将一个亿转变成同价值的虾特币就很难找到资金。可以虚拟一万个账户,将虾特币转移到一万个账户,通过一些国家的二级市场变成现金。如果不想有后患,那就交一次的税,报税说明是投资虾特币盈利的个人所得税。”

  梁袭问:“你能追的到吗?”

  菲奥娜回答:“几乎不可能。”

  伊莎声音传来:“菲奥娜,过来一下。”

  菲奥娜低声道:“先挂了。”她的态度已经表明,她不会对别人说起梁袭给她打电话的事。感性的人不去想就可以忘记。理性的人必须控制自己忘记这件事,或者告诫自己不能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梁袭向菲奥娜问这些问题有意义吗?肯定有,但只要菲奥娜不考虑梁袭问问题的目的,她就不会去想,去说。如果换成卡琳,卡琳知道有意义,同时知道自己不该问,本着相信梁袭的态度,会将这件事藏到心里。

  梁袭心中有数,挂断电话,对波比道:“选择权交给你们了。”

  波比道:“你别和我整这套,现在你是杰夫,你的孩子被绑架了。”梁袭寻找赎金,说明他已经放弃了对内鬼的研究。波比知道梁袭没有把握,因此不想给任何建议。同时说明梁袭是有看法的。

  梁袭思来想去,道:“你们还是自己决定吧。”

  波比伸手,保镖长上前从口袋拿出一叠钞票给波比,波比盯着梁袭抽出一张递给梁袭:“咨询费,我给钱,你说看法,无论对错,和人情无关。”

  梁袭手上把玩着钞票一会,把钱放进口袋:“这起绑架案内鬼并非核心问题。本案有内鬼,但就目前情况看,很难确定内鬼的身份,因为绑架团伙很专业,会教导内鬼应该怎么干。由此核心问题就出现了,内鬼是怎么联系上绑架团伙?”

  波比反问:“有没有可能是绑架团伙联系上内鬼?”

  “有可能,这起绑架案有很多可能。只考虑大概率的话,那应该是内鬼联系绑架团伙。为什么呢?”梁袭自问自答:“因为收赎金的南非公司注册于25天前。我们假设这是一伙欧洲流窜专业绑匪,那么为什么要在25天前注册公司?为什么不提前注册很多家公司呢?单一性,近期特征,让警方在事后调查具备一定的依据。其次,绑匪是盯上目标,踩点侦查,收买内鬼之后再开设的公司吗?如果是,代表内鬼要一直潜伏很长时间,内鬼能扛住精神压力吗?如果不是,是先开公司,再寻找目标。25天前绑匪开设公司,20天前锁定杰克为目标,接下去要找内鬼。怎么找?杰克身边的庄园准内鬼都是在庄园工作多年的员工,新员工不可能接近杰克。杰克身边的公司准内鬼是次高层工作人员,高管,绑匪能在20天时间内接触他们,说服其中的一人成为内鬼吗?”

  梁袭道:“有可能,但还是那句话,概率很低,风险很大。因为准内鬼都是衣食无忧的人,并且是没有案底的人。我可以想像到他们为了几千万而当内鬼,但是我难以想像他们能保持内鬼身份这么多天,而精神毫不紧张。庄园我不清楚,但公司没有这样的人。”这是梁袭让麦克在午休时间调查了解的原因。

  梁袭道:“因此……TM的,再给一张,说太多了感觉好亏。”

  波比欲哭无泪,这都什么人,抽了一张20英镑给梁袭,梁袭接过道:“因此核心问题在于,内鬼怎么联系绑匪?我们刚才说过,准内鬼都是没有案底,衣食无忧的阶层,如果他们都能联系上专业绑匪,那警察早就摸上专业绑匪了。”

  梁袭问波比:“你有答案吗?有吗?有想法吗?”

  波比怒:“老子给钱了,别兜圈子。”

  见波比生气,梁袭反而乐了,道:“我对这个问题思考了很久,是偶然,是巧合吗?或者是其他原因偶遇绑匪吗?可是正常人遇见绑匪应该是跑路,并不是朝上凑。接话!”

  波比问:“那么你最终想到了什么?”

  梁袭回答:“日月星。日月星案件中,有一位17岁的死者即将继承遗产,结果在绑架案中死亡。你要调查清楚一件事,这位死者的家属,也就是受益者,他和水星集团的谁认识,和谁可能有交往。这是杰克绑架案中唯一的希望,唯一和平解决绑架案的希望。如果找不到这个关系,说明我的推测错误,杰克和杰西卡必死一人。”

  日月星案的受益者不是主动受益者,他没有杀人,他爱他的侄儿,他是在侄儿遇害后被迫继承遗产和保险金。最少在表面是这样。他的生意伙伴并不在乎他的故事,他有罪,法律会审判他,法律不审判他,就代表他无罪。因此受益者可以照常的生活。鉴于受益者和内鬼有可能是一个阶层的人,他们可能存在关系交集。

  这是目前梁袭排除偶然因素后,唯一一根能将内鬼与专业绑匪联系在一起的纽带。

  可是波比还不满意,再抽出一张钞票:“大师,无责任猜猜案件本来面目。”

  梁袭为难道:“就这点钱,很难帮你办事。”

  波比再给了一张。

  收钱办事说想法,没有责任压力。梁袭道:“我有三个猜想。第一个猜想:杰米和杰西卡联手,理由,他们两人的关系很好。杰克只和外戚的关系好,和兄弟姐妹,甚至连他父亲也不算很喜欢他。杰西卡携带定位器,和杰克一起去特殊学校,然后一起被绑架。24小时后绑匪释放杰西卡,扣押杰克为人质持续72小时。在24小时到72小时之间,有人报警,或者是故意触怒绑匪,绑匪撕票走人。无耻一点,绑匪在释放杰西卡之后,直接杀掉杰克走人。这点是根据菲奥娜的说明做的出的推理。”

  波比也听了梁袭和菲奥娜的电话,疑问:“我没听出你和菲奥娜的电话有这个信息。”

  “这就是差距。”梁袭本想嘲笑波比,看保镖长也疑惑,给保镖长面子,道:“菲奥娜说明,钱进入深网和比特币市场后就无法追击,那为什么歹徒要求72小时不报警呢?为什么歹徒要说他们要通过十几个国家的银行冼钱呢?菲奥娜也说了,不可能通过十几个国家的银行简单转账进行冼钱。我们要相信专业人氏。”

  梁袭道:“第二个猜想,杰西卡绑架杰克,努力的杰西卡,受到杰夫喜爱的杰西卡,受外戚认可的杰西卡,挂着副总的身份,却没有实质工作。她和杰克一样拥有平等的继承权,但是她已经被排出了继承队伍。这是动机,和第一个猜想有些类似,杰西卡携带定位器和杰克一起外出。”

  波比道:“你最有把握的推测总是放到最后一个说。”

  梁袭道:“这个推测有些天方夜谭。”

  波比问:“难道这个推测是杰夫绑架了杰克?”

  梁袭道:“你说的那是无稽之谈。”

  波比:“你之前怀疑过杰夫。”

  梁袭道:“我是说不排除杰夫的可能。”

  波比:“法克。”

  保镖长无语,又开始了。你们就不能好好聊事情吗?自己好奇心都被勾起来了,你们竟然有兴趣吵架。波比说的没错,梁袭每次提到的最后一个推断总是他最成熟又最纠结的一个看法。

  有求于人,不能打人,保镖长无语白眼让波比抓到了台阶,波比质问:“你什么意思?”

  转头波比看梁袭:“我们继续。”

  梁袭道:“第三个可能是杰克联系了绑匪。”

  波比难以置信:“杰克知道杰西卡会一起上车,所以联系了绑匪?杀害杰西卡,于是自己理所当然成为第一继承人?可是杰西卡是主动上车,你不是不相信偶然吗?”

  梁袭道:“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却最符合逻辑。我找不到在杰克身上安装定位器的嫌疑人。杰西卡是嫌疑人吗?有个细节别忘了,杰西卡没有拿外套,说明杰西卡没有外出的计划,跟杰克一起走是临时起意。四个人进入杰克办公室,我经过了解,主观上排除了四个人的嫌疑。假设真有内鬼,那应该在庄园。”

  梁袭道:“既然我找不到其他可能安装定位器的人,按照逻辑,我只能怀疑最后一个人,那就是杰克。”

  波比问:“原因呢?”

  梁袭回答:“我不知道。”

  波比还是不相信:“杰克自己绑架自己?勒索五千万?”

  梁袭道:“以上是我的看法。接下来由侦探社的老板亲自调查:西班牙的日月星与伦敦的水星集团是否存在直接联系。”

  波比对保镖长道:“留两个人,在我有消息之前,把他扣在这里。”

  梁袭不满:“喂,什么意思?”

  波比道:“别找你时候,你和你女朋友在腻歪,没空理我。”一旦梁袭和卡琳在一起,梁袭的工作欲望就直线下降。

  梁袭道:“我还要去杰米公司和案发现场。”

  波比看保镖长:“让人跟他去,别让他和卡琳见面就行。该揍就揍,打晕拖回来也行,我们有律师。”说罢走人。因为熟,所以可以欺负你,这就是典型的杀熟。不过不能怪波比,梁袭对这件事持一般态度,波比持紧张态度。不仅是因为杰西卡和他有私人关系,还因为水星集团与克莱门特集团有深远的战略合作。

  梁袭当即口吐芬芳。

  保镖长抱歉对梁袭道:“对不起。”实则保镖长觉得波比这次做的很对。这个案子对梁袭没有吸引力,梁袭纯粹看在波比面子上才放弃和卡琳愉快的一天。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