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狂妄的上线宣传

2021-07-23 作者: 偷名
  第193章 狂妄的上线宣传

  又是阳光分外明媚的一天。

  有一线阳光透过落地窗斜斜的挤进总经理办公室。

  空气中的微尘在光影里翩跹起舞。

  合上的门将外面办公声响挡在了门外,内里安安静静,温度很宜人,大班桌上有一杯刚泡好的茶,热气扶摇向上继而消失。

  周宽眼角余光瞟了眼这杯茶,视线落在办公桌对面坐着的女人身上。

  她是个求职者,面试的岗位是总经理助理。

  周宽并未依惯例将面试地点放在会议室,而是直接让人来了总经理办公室。

  也是他在这间办公室里面试的第一个人。

  此前,周宽有时常抽空面试经由各种渠道推荐过来的合适人选,有5人被他列入了候选名单。

  意思就是经过面试,各方面都还算符合标准,周宽单方面觉得差点意思的那种。

  要不然,总经理办公室门口的隔断办公桌现在不会空着。

  鸿鹄在职人数也能刚好达到周宽跟谭晓蔓最初商定好的49人。

  有点意思的是,这个名叫章幸的姑娘被前台领进办公室,站着跟周宽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就先去给周宽泡了杯茶。

  要知道她面试的岗位不是秘书,并不需要她泡茶。

  虽然一些小规模私企或者说更常听到的民企里面,老总秘书和助理经常是混为一谈的,但鸿鹄这个总经理助理从职位名称、要求、门槛、推荐渠道和薪资标准上都很明确。

  是正儿八经的管理岗位类型,按照相关通行规则,还有机会晋升为副总这一职级的高管岗。

  周宽要求不低,薪资标准更是比几个部门经理只高不低,他是真需要一个合格的助理,要是单纯秘书岗没必要纠结这么久,再不济也能找个漂亮的顶一下,无非是多带带。

  所以,周宽虽然没制止,但也是觉得这种表现有点落俗套。

  周宽记性还行,对这个章幸有点印象,电脑桌面上也显示出了章幸的简历。

  女,汉族,未婚,今年24岁,21岁本科毕业,在湖大读的行政管理专业,有3年工作行政相关工作经验。

  第一份正式工作做了一年,几乎无缝切换到了第二份工作,公司不小,职员人数500+,做了两年出头,今年国庆节前离职。

  离职原因是个人发展需要,嗯……很通用的理由。

  离职报告还提到了‘工作表现很好’这几个字。

  从上一家公司到鸿鹄,算是下跳,整体上倒也能对标鸿鹄总经理助理一岗,如果鸿鹄如表面一样的话。

  周宽望着章幸:“章小姐,在更详细了解你的工作经历之前,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做秘书或者随便个人都可以做的事情,泡一杯茶?”

  迎着周宽有一点俯视过来的目光,章幸先露了个笑脸,才冷静回答:“我对我们总助的职责很了解,不过我认为在工作中时常会碰到一些基础需求。”

  周宽没有抓着章幸回答中的那点小心思计较,又问了个尖锐的问题:“按照你书面的工作经历,担任总助并没有说服力啊。”

  章幸的回答还是很取巧:“我们鸿鹄是创业型企业,我愿意跟鸿鹄共同成长。”

  是取巧,不是讨巧。

  周宽几乎没犹豫的问到了个人问题:“你简历上标注未婚,可以说说个人生活上的规划吗?”

  这个问题,章幸并不意外,微笑着回答:“我的父母很开明,并不干涉我的婚姻自由,我个人5年内没有结婚计划。”

  又是一次取巧的回答。

  不说不结婚,而是给了一个看起来很长远的时间:5年。

  甚至很弄险的隐晦表达了她的利用价值会在五年内榨干,以及她至多能在鸿鹄干5年。

  当然,其实也可以理解为敷衍的回答。

  末了,周宽垂下了眼帘,嘴上道:“请介绍上一份工作中的出色表现。”

  章幸侃侃而谈,不看她,也能从声音里也能听出来很自信。

  老实说,听着听着周宽还有点羡慕的样子。

  最后,周宽抬眼望向章幸,问:“什么时候可以入职?”

  “随时。”章幸很肯定的说。

  “……”

  目送章幸离开办公室,周宽发了会呆。

  助理显然暂时定了下来。

  对章幸一些取巧的行为,周宽放在了心上,但能容忍,或者说默许。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有一些特别的应对经验很正常。

  章幸的能力并不比其他候选人强。

  周宽还是选择了她。

  有一点点野心,也有一点点眼力见,比较能放平心态的样子。

  别的……长相上属于耐看型,整体算是中人之姿。

  要是换做冶一这个lsp,估计还得扣一点分,因为是个比较明显的平胸。

  “……”

  不几分钟,办公室的门被敲响,然后周宽才听到咚咚咚的高跟鞋落地声。

  谭晓蔓在周宽对面坐下,笑着问:“这个条件好像没太特殊,就这么定下来了?”

  “先走走看。”周宽并不肯定,“正好近期工作会比较多。”

  闻言,谭晓蔓也没再多说。

  说起来,她没有在鸿鹄招聘助理、秘书的打算,说是将来如果有需要,给她在‘谭氏’那个助理找个兼职工作也不错。

  估摸着是用顺手了。

  反正谭富婆也不是个拘泥于形式的人,她连班都不怎么乐意上。

  “……”

  也没多聊,谭晓蔓很快提起了正事:“关于中新微博的事情,你有什么样的想法。”

  周宽一点不意外,要不是之前有章幸来面试,谭晓蔓早就过来了。

  他从桌台上拿出一个文件夹推到谭晓蔓跟前:“这是我自己做的方案,比较简略,你将就看看。”

  他没遵循标准方案文件的形式来撰写。

  确实是比较简略。

  倒不是说周宽完全不会,标准格式他还是知道的,毕竟上辈子免不了要写这样那样的东西。

  这也是他之前在二中能那么轻易应付黄维鸣校长的原因。

  谭晓蔓翻看着,很快抬头,惊讶道:“你是这样一个想法?”

  “只是试试看。”周宽平静一笑,他对谭晓蔓的反应早有预料。

  给谭晓蔓的文件资料中,有一句简单的话:
  准备生搬硬套毛选相关理论应用于中新微博、中国微博网的运营。

  不等谭晓蔓再开口,周宽又说:“实际上我也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

  “毛选里的道理很多,哪怕是现行版的第一卷开篇,也能很好的应用于当今互联网企业。”

  “分清楚谁是敌人、谁是朋友。”

  “分清楚用户的真实需求。”

  “……”

  周宽有条不紊的列举了一些事情。

  谭晓蔓一边翻看一边听着,没着急开口,也没找到机会插嘴。

  周宽又说:“像是第一卷第七篇,有关于本本主义,也能很好的应用于互联网产品,正确的调查,才能推出符合用户需求的功能。”

  “中国微博网在概念上的成功其实跟这种讲法是相同的。”

  “包括现在新浪微博明明财大气粗,却依然只能是跟着中国微博网的屁股后面捡饭吃。”

  “……”

  虽然……实际上能把中国微博网做出来,是因为周宽前世的经历。

  但,符合正确的调查这一点。

  因为周宽所了解到的微博产品是经过无数次迭代和用户选择后呈现出来的结果,经历过很多次很深入的用户需求调查了。

  周宽这是逆推出来才能结合这类理论。

  不过,在谭晓蔓看来就很不一样了。

  她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难怪,中国微博网在如此少量的资金下能做到这个样子;
  难怪你选择的广告位资源位置看起来一点都不突兀的样子。”

  “……”

  周宽笑了起来:“只是想进行一些尝试,毕竟我缺乏管理经验,又需要通过中新微博这个项目来一举破掉内心的屏障,需要些不一样的做法。”

  “当然,我很清楚我的思想高度连仰望都很困难,我只是想试着做一点皮毛应用。”

  见状,谭晓蔓望着周宽,面色忽然古怪起来:“我怎么觉得你是想借助毛选的伟力,来让你在破除内心困扰、经营公司、收尾草台等等事情上都更加万无一失啊?”

  “可以这么理解。”周宽也没否认,“只希望别搞砸了就行。”

  谭晓蔓合上文件夹,想了想,才说:“我基本认同你的想法,风险当然有,但这在商业上很正常,草台现在有很大优势,比较难的是确保中新微博也获得相应成功。”

  说到这里,谭晓蔓停顿了下,又说:“我也认同你提的发展理念设想,不过你乐意在达成这次的阶段目标后再提,我当然也没问题。”

  周宽轻轻颔首。

  谭晓蔓提到的发展理念设想很简单:
  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这话同样也是伟人提的。

  一方面能很好的概括鸿鹄的主营业务,概念开发,或者由概念开发到经营某些优秀互联网产品。

  至多占据市场引导地位,而不是垄断地位。

  另一方面,这也是周宽的想法,后世一些巨头的各种经历抛开那些作死的成分,本质上也很庞然了,他是一点都不想成为那样的角色。

  有什么意思,到了那种地步,很大可能就是单一个体说了不算了。

  可能都不如跟白华梦幻网吧的黄亮合作舒坦……

  最后,谭晓蔓说道:“你放心去做,别的不说,给你撑场子我还是能做到的。”

  “正好也看看正激情十足的鸿鹄员工有什么样的表现。”

  闻言,周宽面露莞尔,一本正经的调侃道:“谭总才是鸿鹄的定海神针,有你这样的话,我就完全放心了。”

  谭晓蔓乜了眼周宽,微微扬了下巴,接着踩着高跟鞋走了。

  …………

  …………

  也就2号的下午,鸿鹄上上下下就基本都进入了工作状态。

  各方面准备工作有条不紊的展开。

  主页设计上稍微有别于中国微博网、新浪微博的中新微博产品被不断完善设计。

  财务进行了初步预算规划。

  各方面开始协调相应的外部资源。

  包括租赁服务器空间、找外包团队开发等等工作。

  虽然鸿鹄员工不多,但基本都是有点工作经验,算是高薪挖出来的一般人才,效率还是很顶的。

  当天下午五点,周宽就收到了肖柯提交过来的完整计划报告。

  周宽翻了翻时间周期表,面无表情的说:“时间有点长了,公司方面要做好11号上线的准备。”

  “一个同类网站的开发周期用不了这么长。”

  肖柯眉头一下紧皱起来,斟酌再三,说道:“距离11号总共只有6个工作日,时间实在是太紧张了,匆匆上马很容易出现过多意外。”

  周宽看了眼肖柯,平静道:“肖总,按照我说的做吧,如果是开发工作耽误了,我来负责。”

  肖柯:“……”

  他感觉周宽似乎有点突如其来的强势。

  又觉得有点不妥。

  最后还感觉到了压力。

  因为,周宽的意思很明白,周宽要的是外包开发工作抛开在外,鸿鹄内部做好11号上线中新微博的全部准备工作。

  肖柯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应了下来:“周总放心,公司内部的工作不会有问题!”

  他也下了保证。

  周宽没有给肖柯解释,是他要尽可能把鸿鹄与草台之间的联系清理干净一些。

  反正……这次注册鸿鹄时,法人代表不是周宽,周宽只是实际控制人罢了。

  因为鸿鹄根本都不是考虑上市的时候,从各个方面都不需要公示到实际控制人的层面,又有谭晓蔓在,从公开信息上查不到周宽与鸿鹄的联系。

  看起来周宽人就在鸿鹄,这似乎相当于掩耳盗铃。

  其实只要不是李新、林凡这两个知道周宽与中国微博网关系的人来鸿鹄,其他人根本没办法联系到此周宽和彼周宽的关系。

  其他知情人都算是周宽的朋友,或者是公司下属,不存在什么问题。

  就连被辞退的那两个广告业务员工也不知道鸿鹄,没见过周宽,只是接受委托罢了。

  至于开发中新微博网站?
  根本不需要。

  用中国微博网的框架进行修改就行,无非是去掉很大一部分功能模块罢了。

  事情就这样安排了下去。

  “……”

  次日上午,章幸正式入职鸿鹄,坐在了总经理办公室门外的那个特别工位。

  很快也跟着进入了项目工作状态。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

  羊城都开始有了秋意。

  一晃,11月11号到了。

  早在这天之前,一个网购平台呜呜喳喳宣传了这个日子,有意将原本只有光棍节含义的11月11运营成为购物节。

  也在这天之前,鸿鹄通过网络对外散出了一些消息,在微博产品的用户圈子里引起了一些讨论与观望。

  上午10点。

  中新微博正式上线公测。

  同时,鸿鹄在网络上针对性投放了大量广告。

  宣传语很简单。

  “中新微博必将成为中国互联网上最正统的微博产品。”

  狂妄之至。

  一下就让被针对投放的各个平台相关用户热议起来,还一发不可收拾,相关关键词直接登陆了中国微博网和新浪微博……
-
  ======
  PS:还差几十个全订能拿精品徽章,求支持,谢谢~
  下一章略晚。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