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60.李平王

2021-06-18 作者: 绘长安
  第60章 60.李平王

  大皇子遇事确实成熟稳重,听到这一句‘您吃了吗’,他显然没有藏住,忍不住带了一丝笑颜。

  “还没有,我不太饿。”

  他确实不饿,被一个李平王的称号压住,哪里还有心思想着吃什么,一股闷闷的气息禁锢在胸膛内,他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去顺下这口气。

  “嗯……”卢琛儿放下筷子,见他如此愁容满面,倒也不着急吃饭了,这皇子们的争斗,她属实不该去插手,但这次,明明是二皇子的错,最终却压向了他,确实令人平增愤懑。

  “我想一下这个事儿。”

  卢琛儿说完这句,倒让大皇子一愣,眼前这个平平无奇,或者说略带清秀的小伙子,竟然还可以想到化解此事的办法?
  “殿下,您这样做。”卢琛儿压低声音凑近大皇子,大皇子倒也没有架子,自觉的将耳朵凑过去。

  两人窃窃私语了很久,大皇子的脸上竟然跃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那蹙起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

  直到大皇子又消失在库房尽头,卢琛儿转过身才发现饭菜已经凉了,而自己还没吃一口。

  她深吸了一口气,默默祈祷自己的提议能够奏效。

  晚些时候,卢琛儿在宫内竟然瞧见了马清玄和周慎,两人穿着大理寺的官服,腰间别了佩剑,再戴上一顶威严的寺卿和少卿的官帽,走在宫中,时不时受着宫人的礼数,别提有多威风了。

  卢琛儿站在御书房前,双手抱在胸前,就这样默默注视着两个人,只见两个人越走越远,应该是去前殿和皇帝汇报事情了。

  李公公捧着个拂尘,见卢琛儿瞧着人家瞧得出神,略带嗔怪道:“行了,别看了,知道你是大理寺调过来的,但是这御前可比大理寺威风多了。”

  在李公公看来,这大理寺约等于冒死奋战在前线的,什么复杂棘手的案子,刑部收拾不了的烂摊子,都要一股脑给大理寺输送进去。

  这样长此以往,一直走在刀尖上,能有个什么好下场,倒不如御前舒服。

  但在卢琛儿看来,能跟马清玄奋战,甚至说,可以帮百姓伸冤,这才有意义。

  而在御前,只不过是要看眼色行事,来伺候那个也不知道究竟是昏庸还是明理的皇帝。

  傍晚时分,卢琛儿终于闲了下来,皇帝被皇后派人拉去用晚膳了,天色渐渐暗下来,卢琛儿决定悄悄潜去西南看看情况。

  西南是三位皇子的住处,外头也有些宫人在把守,但卢琛儿毕竟穿的也是宫人的衣裳,想要混进去还是很简单的。

  唯一不简单的就是不知道如何才能潜进屋内。

  她穿过围墙后,停驻在院内观察了好一会儿,按照整个皇宫来说,西南是皇子的住处,但要是进了这里再去看西南,那里,好像是三皇子李仪的住处。

  李仪嘛,她那天也见过的,不是个爱摆臭架子的,只是那副德行,卢琛儿想不通这么贵重的东西,皇帝是否舍得给他装饰寝宫。

  哎,不管了,先看看再说吧。

  卢琛儿晃晃悠悠的进了李仪的寝殿,好在她提前准备了一匣子吃食,假意送东西的名义,钻了进去。

  李仪并不在殿内,只有几个值使丫头在忙着收拾屋内的器皿和摆设。

  她们见卢琛儿进来,还算热情,转身告诉她放下便好,紧接着继续讨论着着三皇子的八卦。

  只听其中一个宫人道:“可不是嘛,那日我也瞧见了,皇上脸色可是铁青铁青的,却也不舍得打咱们殿下一下。”

  “只不过,咱们殿下也确实不小了,该成家了,就是这个心性再不收敛,我可真怕哪日皇上心一横给他扔边关去。”

  宫人议论的空档,卢琛儿已经将这大殿内的布局和摆设了解了个大概,只可惜,帷幔后头的书房和寝殿她是无缘进去。

  尤其是那书房,在三皇子的寝殿内更是在西南的西南,她叹了口气,识趣的退了出去。

  天色将晚,卢琛儿也总算可以下工了,在皇帝手下做事,不可以迟到也不可以早退,这一点真是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煎熬。

  还没走出幽深的宫巷,却听见马清玄大老远的喊了她一声,她回头才发现,他还穿着官服,从后头奔了过来。

  “你刚和皇上谈完?”

  “早就结束了。”马清玄一脸疲惫,却还是在看到她的那瞬间强打起精神,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意,“我带你去吃……”

  “回罗门吧。”

  卢琛儿看得出他最近为新案子操劳过度,一张俊俏的颜尽是疲惫。

  两人回了罗门,赵靖似乎和山初道长被喊出去给人看事情治病救人去了。

  卢琛儿倒也不着急,默默的去了膳房,马清玄见状连忙从院外搬了柴火进来,帮她打下手,生火热油。

  卢琛儿做饭算不得厉害,只不过最初离开家在外头上学为了省钱,自己买过食材瞎炒。

  好几年了,还真让她琢磨出几道能吃的拿手菜,这几道也多半是自己喜欢吃的。

  她从厨房转了一圈,拿了块猪五花,卢琛儿本想着做个糖醋里脊,奈何里脊肉这么精细的要求实在有点难办。

  退而求其次,有猪五花,也凑合用吧。

  她放到案板上,熟练的切成小块,在每一段上划好了十字,加了膳坊内能找到的所有的调料,放好以后,扣在盘子里,等待入味。

  等待的这个时候也不能浪费,她切了些西红柿丁,又切了点小芹菜。

  待腌制入味,小芹菜已经炒好了。

  马清玄将锅洗好,卢琛儿便将西红柿压成泥,倒进了那些腌制好的五花肉。

  很快,酸酸甜甜的香气出来了,卢琛儿将锅盖盖好,让马清玄注意火要均匀,不要炒糊了。

  这个空档,她又去架了个石槽熬了些粥。

  待粥盛出,在桌上冒着热气,这边所谓的糖醋里脊也可以出锅了。

  卢琛儿将所有饭菜放到桌上以后,摘下围裙却见马清玄投来钦佩的目光。

  马清玄虽然是庶子,又不得大夫人待见,缺衣少食是常事儿,可他却也从未下过厨。

  这是第一次生火烧饭,也是第一次见一道菜品从原材料是怎么做成了美味的佳肴。

  他对卢琛儿,莫名又生出了些喜爱,这份喜爱越发压得他心口吃痛,似乎自己越发配不上眼前的这个无所不能的女子了。

  “愣着干嘛?”卢琛儿将围裙扔到一旁,在他面前晃了晃,“吃饭吧,少卿大人。”

  卢琛儿将粥碗移到他的面前,马清玄一愣,随即带着一颗郑重的心夹了饭菜。

  “还可以吗?”在卢琛儿期待的小眼神里,马清玄却忍不住委屈了一下,“烫……烫……”

  啊这,卢琛儿看到他被烫到眼眶生出几丝湿润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一下,他是怎么做到,臭屁和幼稚无缝切换的呢。

  “吹一吹再吃啊。”卢琛儿夹了一块五花肉,吹了几口气,这才放到他的碗中,“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这么大了都不会照顾自己?”

  亏得还是从小被苛责长大的,若是个锦衣玉食的少爷,岂不是生活该不能自理了?
  马清玄也不去争辩,若是能让她觉得自己幼稚,也总比让她觉得自己是个纨绔能强一些。

  赵靖前辈和山初道长晚些时候回来了,卢琛儿提前给两人留了饭菜,赵靖笑着去热了。

  卢琛儿这才和马清玄离开膳房,刚走到外头的亭内,身后便被一双大手拉住,紧接着,熟悉的墨香袭来,卢琛儿一慌,心却跳的格外厉害。

  “马清玄。”她轻喊。

  她不敢去确认自己的内心,即使每次有了什么念头,都会强迫自己快些掐掉。

  她要寻灯,她要回家,这是比眼前的儿女情长更重要的事。

  所以她格外害怕马清玄的好,害怕她与他有肢体的接触,她只要闻到那股墨香,甚至……

  甚至只要感受到他的那丝温热,她便难以自持。往日为自己设置的屏障,会以极快的速度塌掉。

  “没事,琛儿,我只是想抱一会儿。”

  马清玄知道她不会轻易答应自己的请求,复合,成亲,似乎对她来说都是很离谱荒谬的词汇。

  他往日还会提,可现在,他不会了,他也自我反省过,不该为了自己的私心留她在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

  马清玄笑笑,能培养的出她这么美好的女子的地方,应该是一个很美妙的世界吧。

  自己若是强留,这倒是让她吃苦了。

  “最近,是不是很累?”卢琛儿一个转身,将他的手拉了起来,往日马清玄根本就是无时无刻不放过她,能怼就怼,能臭屁就臭屁。

  而今日的他格外乖巧,一看就是在外头消耗了精气神,一副疲惫的神态。

  不过,这样看起来,他倒像一个懒塔塔的小熊,格外让人心动和心疼。

  卢琛儿不受控制的伸出手去揉了揉他的脑袋,没成想,马清玄竟微微低下身子主动让她揉。

  那一瞬间,如同过电一般的感觉,从卢琛儿手指开始,直直的穿过心底。

  她颤动了一下,紧接着,便见到他耷拉着眼皮,一副半梦半醒的神态,朝她撒起娇来。

  “琛儿。”

  “嗯。”

  马清玄将下巴抵在卢琛儿的肩头,声音带着慵懒,“我会尽快处理好大理寺的事情,陪你去寻灯。”

  “不用。”卢琛儿本就寻思,离开大理寺便是和他也逐渐分割,可谁知,他竟想着陪自己寻灯。

  “太危险了。”马清玄道,“多一个人帮你,不是更好吗?”

  “可是,你不去查你娘的死因了吗?”

  没记错的话,这一直以来都是马清玄的目标,甚至,是他心底的一根刺。

  “我查。”马清玄道,“周慎在派人帮我调查,只不过,越来越迷茫了。”

  周慎最初查的都是一些有名的或者是偏门的小草堂和药铺,可是如今越发的查不到线索,倒让大家慢慢动摇,当年大夫人究竟是不是被所谓的无味之毒迫害。

  而且,神奇的是,马清玄利用职务之便,将府内的大夫人所有的亲戚和身世查了个底朝天,却并未查到有何人不对劲。

  这份迷茫越来越重,他只感觉太累了,一颗心是从未有过的沉重和苍白。

  “当年仵作真的什么都没查到?”卢琛儿质问了起来,若是仵作和作案凶手有交易关系,又或者,作案的人,仵作根本惹不起呢。

  “当年确实什么也没查到,都说是我娘亲自己想不开,可是她病了是事实,具体所患何病,又为何不讲清楚。”

  “营养不良吗?”卢琛儿一本正经的问,却给马清玄听的越来越糊涂。

  “何为营养不良?”

  “就是……”卢琛儿叹了口气,原本将要脱口而出的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又给咽了回去。

  在马清玄那双充满求知欲的眸子的注视下,她道:“就是,吃的不太好,心情也不太好,越来越消瘦,然后皮包骨头,没有营养,然后离世。”

  “我娘亲走的时候,确实很瘦,但我爹并未不给她吃食,反倒是变着花样给她准备……”

  “心情不好,吃不下就会没有胃口。而且,一旦是这样,就算是华佗再世也救不了啊。”

  卢琛儿想了想,这种情况,似乎还可以定性为——抑郁症。

  只不过古代没有这个疾病,只会说病人小心眼,或者是想不开,当年荣国府的林黛玉,她仅仅是小心眼吗?依卢琛儿来看,她怕也是有抑郁症。

  “可我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我都长大了,她……”

  “嗯、”卢琛儿点点头,“就是这个思路,你得好好想想,不如先放弃大夫人,然后从你娘亲的故交下手如何?”

  “我娘被我爹救回来,若是有什么故交,也都是马府的生意往来。”

  “错了。”卢琛儿纠正道:“就是要看没进府之前的事情,或者,改天去典籍阁,查一下永州城的陈年往事。”

  “这……”马清玄并不赞同,但自己也着实无计可施。

  “明日我下了工,在御书房旁边的花园等你,咱俩溜去典籍阁呗。”

  卢琛儿说完,又顺带打量了他一下,“嗯,大概L码的衣裳你就能穿,我先回去睡了,晚安。”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