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马球赛 下

2021-06-21 作者: 五十年流沙
  第92章 马球赛 下

  从匠人处离开,林泱只觉得烦闷。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估计孟白商也吃了个哑巴亏。

  毕竟他原意只是想教训下匠人,没想到这厮一心殉道,到时候肯定会连累主帅。

  士卒武器不趁手,就容易被人杀人,士卒被人杀死,那就有很大概率吃败仗。

  哪个脑子正常将军愿意让下属用不趁手的兵器。

  孟白商看着她一脸官司,笑笑道:“我应该多带你到各处走走,你就明白很多时候不是我不想做,而是现实如此。”

  之前林泱跟他吐槽文书时,他就觉得她思想有些问题,希望可以转变她的想法。

  “二哥。”孟协从背后叫住两人。

  两人回头一看,兴高采烈的孟协身旁还站着比他略矮半个头的男孩。

  这大约就是万氏的侄子,十岁的万非。

  林泱见万非手里拿着根月杖,想着必然是孟协教万非打马球,笑问道:“没摔着吧?”

  说这话时她含笑看着万非。

  谁知这万非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朝林泱结结实实磕了三个响头。

  林泱有些尴尬的看向孟白商和孟协。

  孟协把表弟拎起,埋怨道:“见母亲时你就没磕头,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等回家后看我阿娘怎么教训你!”

  万非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

  孟白商直觉一个头两个大,怎么男人还是男孩,都想多看未来妻子一眼。

  他若无其事叮嘱两人,要小心一些别弄伤了,然后就带着林泱快速逃离现场。

  “你是不是有病?!”孟协有些生气。

  真是把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就算将来林泱要嫁给孟白商成为自己的嫂子,但也不需要这么三跪九叩的,即便是见陛下也毋须行这么大礼。

  万非望着林泱消失的方向,怔怔道:“表哥,你不觉得她就像神女一般。曹子建笔下的洛神也不过如此。”

  “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想。”孟协教训他道,“你要是打算建功立业,就少读些曹子建。”

  ……

  孟白商看着林泱有些得意的表情,挑事道:“从小到大你是第一次见这种阵仗吗?”

  就凭你的容貌,令男子魂牵梦绕乃是常事,怎么她就想没见过世面一样?
  “我小时候遇到的都是林家人,他们自然不会觉得我惊为天人,后来跟飞雀谷贼匪做生意,他们忙着操心自己性命,顾不得欣赏我。”

  还有更重要的是,飞雀谷头头知道她出身霍州林氏,打心底不愿意跟林氏交恶,并希望得到林氏的照拂。

  所以即便被她惊艳,还是可以保持理智的。

  比如孟白商,第一次见她就想着杀,后来发现投鼠忌器就放弃了。

  人只有在坦途时才会有空欣赏路上美景。

  “来活了。”孟白商稍稍抬下巴。

  林泱目视前方,发现萧长松孤零零地站在那里,不远处孟淑月也跟个柱子似的杵在那里。

  她还注意到萧长松眼下乌青。

  很明显,霍潜没能控制住自己。

  她跟孟白商相视一顾,然后分别朝两人走去。

  一个去找萧长松,另一个找自家妹妹。

  林泱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萧长松跟前,直白道:“霍潜打的?”

  萧长松点点头。

  她又问:“孟简在旁边吗?”

  “在。”萧长松愤愤道,“他装作拦了两下。”

  “林元超他们呢?”

  “被一拥而上的几个士兵挡了。”

  林泱的眼神越来越冷,刚刚自己随口夸孟简,孟白商生气是对的。

  她的确高估了孟简。

  依照孟简的性子,他才不会为了霍潜出气故意不拦着,反倒是像为了自己出气。

  不久前马球赛,林元超他们合起伙来戏耍他们,当时几个长辈都在,孟简只得压制怒火,待无人处才肆意报复。

  甚至还学会了借刀杀人,届时把一切都推到霍潜身上即可。

  “这个给你吧。”萧长松把赢来的匕首递给她。

  林泱摆摆手,后退两步,正色道:“这个我不能接。”

  虽然但是,萧长松算是她表哥,表哥表妹身份在古代就像现在的同学,更何况他们俩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收了匕首,更会令人觉得他们俩有猫腻。

  实际也是如此。

  萧长松沉声道:“我过来晋阳,是齐国公三番两次写信请的。他跟阿爹写信,希望能结秦晋之好。

  阿爹觉得这世道恐怕要变,更希望一家人团结起来,让我过来看看,若是对孟淑月不满意,就跟林家结亲。”

  在说林家时,他深深看了一眼林泱,把她吓得后退两步。

  他继续道:“阿娘觉得我排行老四,又跟姑姑不对付,说我不如有个能仰仗的岳家,便撺掇着我过来。

  为着此事,阿爹阿娘争吵许久,我不希望双亲生气,便过来了,现在我很后悔。”

  被自己未来妻子旧情人打了,搁谁受的住。

  林泱跟关注点显然不在此,她问道:“齐国公第一次表达结亲之意,大约是什么时候?”

  “大概半年前吧。”萧长松狐疑道,“近期书信更是频繁,父亲让我过来也是害怕被陛下猜忌。”

  半年前。

  林泱喃喃重复。

  这个孟思元还真是会骑驴找马。

  若是孟淑月跟霍潜婚事告吹,或者孟淑月不适合跟霍潜成亲,那就跟青州都尉的儿子结亲。

  青州户籍约有十四万,整个青州约有三万兵马。

  真不知道孟思元为了替父报仇,暗地里还筹划了什么。

  莫非他暗中支持皇后?
  与其扶持精明强干的三皇子,还不如让太子稳坐钓鱼台,鹬蚌相争,太子可容不下三皇子。等天下差不多烧起来了,孟家坐收渔翁之利。

  就比如不久后跟白翟一战。

  孟思元是个老狐狸,做官又辗转多地,对天下大势了如指掌,白翟始终是中原的心腹大患。

  他更不想自己前脚去西京,后脚就被白翟踏平自家后院。

  “阿泱。”萧长松见她想得出神,轻声唤她。

  林泱‘嗯’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笑笑,然后道:“我不喜欢你,你还是别在我身上浪费精力了。”

  萧长松递过去的手悬在两人中间,他脸上露出一抹苦笑,道:“是我唐突了,我知道你喜欢那个孟白商。”

  “其实你不喜欢孟简是对的。”他补充道。

  忽然他觉得自己说错话,支支吾吾给自己找补道:“我,我,我其实不是因为今天的事记恨孟简。

  只是觉得他跟霍潜被保护的很好,不知道现在天下到处都是流民,更不知道他父兄大志。”

  林泱满意地看着他,问道:“那么你呢?”

  “阿爹让我挣个荣耀回家,等打完仗后他会找人写信推举我做东宫千牛卫。”

  “然后呢?”

  “然后我就听说了林玄籍女儿离婚之事。”

  林泱听出来,他是打算可以先娶孟淑月,若是东窗事发就离婚把自己瞥干净,生气道:“你不喜欢她可以不娶的。”

  “阿泱,我刚刚跟你说的你都忘记了?原本按照父亲的意思,要我跟你成亲。

  是她的父亲冒着被陛下猜忌结党营私的危险,非要跟萧家结亲,甚至拒绝了父亲推荐的叔叔家的嫡长子。”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