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夜宴 下

2021-06-20 作者: 五十年流沙
  第89章 夜宴 下

  话说今日孟白商突发奇想来个微服私访。

  为了不被人认出,他跟徐七郎特地穿上粗布麻衣在晋阳贫民窟游荡,然后被一个做套索的工匠吸引。

  “套索是什么?”林泱好奇问道。

  “套索是交战时擒拿敌人用的绳索。”孟白商解释道。

  他怕林泱看不明白,随手拿她垂下的禁步演示,绳子一头是个圆圈,待敌人走近时,圆圈套在敌人身上或者马上,然后把人脱下马。

  “胡人经常用这个套马。”林泱恍然大悟。

  “那个匠人做的套索,两端有弯钩或者有铁球。”孟白商补充道。

  林泱哑然失笑。

  当世打仗骑兵备弓弩、陌刀和方天戟,步兵用横刀、戟,也有用铁锤和双斧的。

  总之来说,握的地方都是笔直坚硬。而套索一头是绳索,注定握在手里那端软塌塌的,那么在战场上注定失利。

  换句说话,但凡套索好用,也不至于成为武器边角料了。

  真以为将军和士卒是傻子呀,就算不为功名,为着在战场上保住自己性命,也得用最好用的武器。

  要知道现代很多新科技,都是国防玩剩下来的。

  “别说你了,就算是小六也不会认为套索有多大用处,更别提能用在战场上了。”孟白商浅笑道。

  林泱会心一笑,想必孟白商告诉他做套索没啥发展前途,然后彻底激怒了匠人。

  毕竟指出一个人的错处,比杀了他还难受。

  但凡套索有任何可挖掘的潜力,匠人也不至于住在贫民窟。

  就算你给套索一段绑上铁球也没用,毕竟战士要多费力气在套索上,还不如铁锤省力。

  孟白商跟徐七郎笑着说套索没什么用处,建议匠人做刀枪剑戟等主流武器。

  匠人说他俩没见识,虽然刀枪剑戟是战场上主流兵器,但刀枪剑戟做不出新意。不如花功夫在套索上,这样才有机会做出新意,将来一定会遇到识货的将军。

  他还说不懂武器可以闭嘴,随意开口冒犯别人,一看就没有好家教。

  听到此话,徐七郎直接怒了,表示我上战场是要报名立功,才不会用套索这种早就被放弃的东西。

  匠人便说当年武王伐纣时,就是套索发挥了关键性作用,还说祖师爷传下有关套索书籍。

  总之就是套索是对的,不是被淘汰的武器不是边角料,并大有发展前途的。

  “随便什么人都能写书了。”林泱不屑道,“但凡战场上好用的,早就应用并大力推广了,他一个小小匠人不懂装懂。

  还轮得到他一个匠人自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

  开什么玩笑!
  抱残守缺自以为是,承认自己做不好刀枪剑戟很难吗?承认自己无法改良武器帮着战士打胜仗很难吗?承认自己守着一个即将落幕的职业很难吗?
  无知无能又玻璃心。

  但凡匠人能温和承认自己不足,认识孟白商完全可以让他升职加薪走向人生巅峰。

  “我看了那本书。”孟白商神秘道,“世上识字之人不多,你猜上面写什么?”

  林泱思忖:按照目前识字率来讲,能写的基本算是top5,那本书上不会真有什么东西。

  比如大楚兴陈胜王?

  故意用这种荒诞的话语吸引孟白商,然后趁机把自己推销出去?

  她晃了晃脑袋,觉得除非那个匠人是从春秋战国穿越来的,不然就是单纯脑子秀逗了。

  “上面写什么?”林泱好奇道。

  孟白商咧开嘴笑着,道:“上面画了套索使用图,是先人用来猎鹿用的,十几个人想要活捉鹿。然后上面有四个字‘逐鹿中原’。”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林泱哑然失笑,“那他可是被骗惨了,这句话出自《太史公书》,比周武王晚了千年吧。”

  “你为什么不觉得,他是在故意吸引我注意?”

  林泱切了一声,不屑道:“拐弯抹角的,不嫌累得慌呀!”

  话本子看多了吧,还让人从你讥讽的语言里发现你的真材实料。

  孟白商玩弄着她的手,笑应道:“我让七郎把他招募到军中。”

  “啊?”林泱颤了一下。

  那个匠人不知天高地厚出口惹了他,但也不至于把人弄到军中吧?

  不过也好,匠人总归有蛮力,打仗最需要的就是蛮力。

  孟白商玩味笑道:“你知道汉武时期有个博士叫狄山吧。”

  汉朝博士狄山因支持与匈奴和亲,汉武帝派他到边塞守鄣,最后被匈奴斩头殉道。

  后来人对此议论纷纷,有说汉武帝容不得人,可汉朝的儒生属于公羊派,不似后来读书人那般软弱。也有说汉武懒得跟他掰扯,直接让现实教育他做人。

  其实林泱也特烦文人,文章写得花团锦簇,能把一块石头吹成不世出的宝物,卖不出去就怪别人不识货。

  比如自比李广。

  她希望后世文人能够明白一件事,李广难封是李广水平有问题,自比李广莫不是暗示自己水平差,水平差仕途坎坷完全正常。

  要是水平不行仕途还顺畅,对百姓来说才是灾难。

  “世人都是只敬罗衫不敬人的。”林泱若有所指道。

  孟白商长身玉立般的风姿并未震慑住匠人。

  孟白商手指狠狠戳了下她眉心,笑骂道:
  “就你胆子大。你是不知道,当时不止那个匠人,还有他左右邻居,都在说我跟徐七郎没见识不懂装懂。”

  他今日突发奇微服私访,然后被一个不懂装懂的匠人教训,他虽礼贤下士,但不代表谁都可以冒犯。

  孟白商见林泱脸上有些不虞,略带些倦意问道:“最近在读什么书?”

  她跟他相视而笑,亦不就匠人话题谈下去,顺着他的话头答道:“在读晁错的几篇策论。”

  “你可知四娘最近读什么吗?”

  林泱摇了摇头。

  “四娘在读曹子建,五郎读《孙子兵法》,三郎什么都不读。”

  “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孟白商略微诧异地看了她一下,继而长舒一口气:快要实战了,不如把书都扔了,好好感受下真正的战场。

  待真正打几场仗后,事后回顾反思再看兵书。

  所谓知行而一也。

  他这个弟弟的确有潜力,很多事情不用提他都能想到。

  “七言出自江南为靡靡之音,乃亡国之兆。那些人不知稼穑艰难,寄情于文酒,偏尚淫丽之文。以后不要人前吟诵。”孟白商严肃道。

  林泱脸色有些难看,就夸句孟简知行合一,他就搬出长篇大论教训自己。

  以后再也不在他面前夸孟简了。

  孟白商刮了刮她高挺蹬鼻子,戏谑道:“就说了你一句,也太小心眼了。”

  “公子面前何须掩饰。”

  “不说这个了,你跟我讲讲晁错的几篇策论吧。”孟白商道,“白日里忙得头脚倒悬,等林长史过来,我找你不方便,以后我们很难这么说话了。”

  “好。”

  夜其如何,夜未央。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