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不当人的人!(二合一求订阅求票)

2021-09-18 作者: 坟头老树
  第304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不当人的人!(二合一求订阅求票)
  宇智波·斑和黑绝四目相对,这猝不及防的尸体与自身意志的重逢,让两人脑子都宕机了似的,只剩下一串问号从视网膜上飘荡而过。

  而比他俩更震惊的当属大蛇丸!
  “???”视网膜像是坏掉了被满屏的问号填满,甚至连脸上常年戴着的人皮面具都挤出问号形状的褶皱,大蛇丸整个人都麻了。

  “怎么是辉夜奈见?”

  大蛇丸内心掀起惊涛骇浪,他不理解啊,眼前这种状况,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不是去断后阻截危险了么,怎么阻截到最后来临的竟是辉夜奈见?

  那个恐怖的,如影随形,阴魂不散,不可名状,每隔一段时间就犯病似的搞自己一次的恐怖危险咧,藏哪里去了?

  大蛇丸想不通啊,他死死瞪大眼睛看着镜子里愈发清晰的画面,颅内高速运转的CPU快把脑浆蒸熟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不对啊,辉夜奈见怎么断后没死,还反而和黑绝厮混在一起,他这是带着黑绝等人来追击我?他背叛了我?!!”

  这剧本不对啊!

  大蛇丸仔细感受着心脏跳动频率,那股危险的预警还在,这表明危险并未撤走,而跳动的频率还很稳定,这表明危险仿佛停下了脚步。

  危险被拦截住了?!!
  大蛇丸心头先是一喜,接着便细思恐极,感觉整个人如坠冰窟,唇齿都僵硬连续倒嘶几口凉气,自言自语的呢喃道:“危险停下了!”

  “停下了!”

  “停!!!”

  而此刻,他窥探到的画面可不正是被拦截下的静止么?
  “所以,危险跟着镜子里的画面一道停了,那,危险就藏在其中,危险的真面目就是……”大蛇丸疯狂的咽唾沫,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口水分泌如此旺盛的人,他的视线透过镜子,在闪电凝聚的人形辉夜奈见,破土而出的黑绝,白线吊荡的西索,以及后面急奔而至的宇智波·佐助,我爱罗,李洛克身上都来回的逡巡,心底则在不由自主打着寒颤,“危险并非不可名状的未知,而是就以人的形态藏在他们中间,TM的根本不是命运的诅咒,而是从头至尾都有个人在暗中搞我?”

  不可名状的危险,
  根本就是个人!!!

  “是谁?”大蛇丸连蛇都忘操了,他双瞳中充溢出狰狞的血丝,只感觉彻骨的寒意在侵蚀全身,他不理解啊,多大仇,多大怨啊,有个人要在暗处这样疯狂的搞自己,“究竟是你们中的谁?”

  是黑绝么?

  有可能,他那张阴阳脸看着就很诡。

  还是西索?

  也很有可能,这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搞出任何没道理的事情都说得通。

  亦或者,
  是…..
  “大蛇丸大人,你在看着我对么?”阴冷诡异的声音像是透射入镜子,以一种诡异的波动震荡穿出,传入大蛇丸的耳里,“为什么要抛弃我,明明我那么的信任你,你这么做,良心不会痛么?”

  辉夜奈见背对着黑绝,不疾不徐的朝宇智波·斑走去,双目则直勾勾的望着宇智波·斑头顶的菌毯,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诡秘弧度。

  “抛舍掉我,你要如何通往永生呢?没有我的辅助,你走不下去的啊!”

  辉夜奈见叹息着吐出一口气,眼瞳底部九勾玉和线圈贴合重叠在旋转着浮现,他幽幽道,
  “大蛇丸大人,你此刻正在看着我对么,就如我一直看你那般的看着我,对么?”

  这话落在其他人耳中,倒不会令人多想,充其量就是话语中有些狂妄和怨恨,但落在大蛇丸耳中,则不喾于惊雷炸响,瘆得他每一根毛孔都在往外逸散寒气。

  他说,

  他一直在盯着我!
  “是辉夜奈见?!!!”大蛇丸头皮发炸,脑膜都在颤动,耳朵里都是汽鸣音,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声音在重复回荡,歇斯底里的在咆哮:“是他,是他,就是他,他承认了!!!”

  大蛇丸舌根发僵,他开始绞尽脑汁的回忆起和辉夜奈见相遇,相识,相处的点点滴滴,越想就越觉得不寒而栗,你能想象,你一直在担忧恐惧的恐怖,其实早已经潜伏隐藏在自己身边的那种感受么?

  离奇,荒诞,惊悚啊!
  最关键的是,我还把危险给洗脑了,你敢信,也就是说,假设我没有抛弃掉辉夜奈见,那很可能,这危险已经就被我自己在无形中给消弥掉了?
  “不对,时间不对,那种危险萦绕在心间的感受已经很多年了,而我是最近才认识辉夜奈见的,所以……”大蛇丸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住辉夜奈见的面孔,似乎要将那张脸上每一个纹路,每一个毛孔都烙印入脑海中,跟所有被其忽略遗忘掉的细节片断做对比,“他没道理一直盯着我不放啊,我究竟哪里得罪过他,我一定在更早之前就见过他,是什么时候,在哪里?”

  然后,

  大蛇丸翻开尘封的记忆相片,他猛然想起来最初开始走背运的那一天,他作死的偷尝了一口血,一切背运都是从那一天开始的,而那一天被其舔了口血的那个人……是辉夜奈见?!
  大蛇丸僵在原地,当时他并没有看清,只在血液坏死前惊惶中瞥了一眼那人的身形轮廓,现在仔细看看,那道身形轮廓似乎与镜子里的辉夜奈见有七成相似。

  身形,体态,动作,都很像,没错,辉夜奈见就是当时那个人,那个一滴血差点毒死自己,而令自己朝思暮想,苦苦寻觅却没能找到的最想要的容器!
  容器,恐怖,辉夜奈见!

  三个关键词串联成线,大蛇丸感觉自己可能抓住了真相的线头,但他依旧难以理解,“这更没道理啊,被一口血差点毒死的是我啊?总不能就尝了你一口血,你就把我记恨上了吧~”

  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小心眼儿,且不讲道理的人嘛!

  如果有,
  那现在再挽救还来得及么?
  大蛇丸欲哭无泪,心底是愤懑,委屈,恐惧,怨毒,荒诞,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交织杂糅着,“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辉夜奈见这种人啊~更无耻的是,这个人竟然还敢反过来质问自己,你…..对我都做过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

  大蛇丸感觉自己的智商和尊严都被人踩在地上反复摩擦,他濒临崩溃,一腔怒火涌荡直冲上喉咙,去TM的稳健,去TM的永生,他现在只想干死辉夜奈见。

  “干死他!”

  大蛇丸怒极反笑,从喉咙和鼻腔中发出的声音嘶哑阴森,他对着镜子怒吼道,
  “给我干死辉夜奈见!”

  愤怒怨恨的咆哮声尖利刺耳,整个地宫隧道里都被尖利的嘶啸充斥,刺耳的声波回荡着,让人光从听觉上就能够勾勒想象出那人被愤恨扭曲的面容。

  那声音凄厉,愤恨,令人牙齿发酸头皮发麻,你简直无法想象那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从音色上感觉更像是被一群母猫围“歼”的一只公老鼠,正在惨绝人寰的对世界发出绝望的控诉。

  “???”黑绝震惊,他先是震惊于看见宇智波·斑被秽土转生出来,还来不及声讨大蛇丸的盗墓挖尸的偷窃行为,就耳朵被噪音刺痛,惊愕诧异的听见大蛇丸气急败坏的怒吼,他说他要杀了辉夜奈见?
  明明是他舍弃了辉夜奈见,辉夜奈见才是被欺骗受害的那一个,怎么现在搞得一副,大蛇丸反倒恼羞成怒,毫无廉耻愧疚的要杀掉辉夜奈见?
  人可以恬不知耻到这种地步么?
  黑绝都惊呆了,然后就是狂喜,这下好了,他连跟大蛇丸的嘴炮之争都可以省略了,大蛇丸既然主动跟辉夜奈见撕破脸皮,这可谓是彻底伤透了辉夜奈见的心,那…..辉夜奈见不就只能投入自己的怀抱啦。

  哈哈哈~
  大蛇丸你这个蠢货,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失去什么,啊哈哈哈哈!
  “你瞧,大蛇丸丑态毕露了!”

  黑绝阴笑两声,对于大蛇丸的失智行为痛下补刀,

  “这种垃圾连最基本的人都做不会做,何谈永生和理想,送他去死才是最好的归宿,辉夜奈见只有跟我在一起,你才能找到最高级和正确的路。”

  说话的功夫,
  千手柱间已然受到大蛇丸的驱使控制,双手迅猛结印,恐怖充沛的查克拉涌荡弥漫,无数的树藤拔地钻出,从四面八方蜿蜒疯狂的吞咬向辉夜奈见。

  宇智波·斑上一刻还在为与黑绝的重逢发懵,后一刻就看见辉夜奈见瞳仁底浮出的九勾玉轮回眼,脑子里还没回神,就又听到黑绝对辉夜奈见一副假惺惺的招揽说辞,那话语里暴露出的信息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冥组织?”

  “不是晓组织么?”

  “辉夜奈见是谁,他眼里的轮回眼是哪来的,黑绝为何对其一副哄骗拐带的虚伪模样,带土和长门又在哪里?”

  宇智波·斑心头有太多疑问,如果不是场景不合适,他早就直言相问了,但,黑绝是他的意志化身的秘密不能暴露,宇智波·斑只能强压下心头的狐疑,暂且装作一无所知的模样,陪黑绝演下去。

  他相信黑绝,就宛如相信自己,自己会背叛自己么?

  显然不可能,那就只能说发生了某些意外的状况,迫使黑绝不得不更改计划和剧本,而辉夜奈见或许是黑绝重新选定的合伙人?

  轰隆隆!
  地面裂扯,疯狂生长翻滚的藤蔓像是汹涌波涛在压碾呼吸的空间,又如无数缠绕的木蟒在朝前激窜噬咬,狰狞的蛇口铺天盖地的重叠着要一口将辉夜奈见生吞咽下。

  “保护辉夜奈见!”

  黑绝失声惊叫,表现的要多夸张就多夸张,看看吧,大蛇丸要杀辉夜奈见,他黑绝则率领冥组织保护辉夜奈见,这一正一反的对比,辉夜奈见怎么选还用思考么。

  “感谢大蛇丸如此配合。”黑绝差点就掩饰不住内心的雀跃欢腾,“笑话,辉夜奈见可是大筒木一族的,还用得着他们保护,这里所有人都死完了,辉夜奈见也不可能死掉的啊。”

  而这一幕落在宇智波·斑的眼里,就基本坐实了他的推断,黑绝那一套的惺惺作态能骗得了别人,还能骗得了他么,黑绝整个人在他眼里都是透明的!
  “懂了,虽然还比清楚过程,但结果显而易见,辉夜奈见拥有轮回眼,是黑绝企图洗脑操控的人,而我的尸体恐被大蛇丸盗取走了,现在明面上得受其操控。”

  宇智波·斑疯狂的朝黑绝使眼色,但黑绝一颗心此刻都吊在辉夜奈见身上,已经记不得跟老情人的山盟海誓了,他只假意看不见宇智波·斑的眼神示意。

  他现在眼界高了,已经看不上宇智波·斑这种旧时代的死人了,既然有现成的大筒木遗族在身边,谁还要垂垂老矣的宇智波·斑啊,回棺材板里躺着别出来碍事了好吧!

  黑绝无情的瞥了一眼宇智波·斑,潜台词是:“对不起,时代变了,旧时代的黄历都翻篇忘了吧!”

  宇智波·斑深情凝视了一眼黑绝,意会道:“放心,都懂,现在还不到相认的时机,虽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现在会扮演好一具被操控的尸体。”

  四目相对,完美沟通,然后眼神错开,表演与厮杀开始。

  “木遁·嫁插之术!”

  黑绝化作游泥出现在辉夜奈见身前,高声怒喝一声,两条手臂平举的刹那,无数的木刺荆棘从手臂中生长出来,毫不避让的插透进汹涌噬咬的木蛇口中。

  咔咔咔!
  木蛇被阻滞,无数荆棘倒刺扎穿木蛇的身体,然后与荆棘一同崩碎成树块残渣。

  木屑炸碎纷飞,一只裹缠满树根的拳头,几乎塞满整个隧道,悍然砸中黑绝的身体,后者顿时被巨力撑爆,身躯向内瘪凹,接着轰然炸贱成无数的黑液,游淌在辉夜奈见的脚边重凝成人型。

  “千手柱间,宇智波·斑,这两位可是屹立在旧时代顶端的人物,攻击力异常恐怖,一不留神我们就真的会死的。”

  黑绝站在辉夜奈见身后,阴仄仄的提醒道,

  “我知道你现在很悲痛,但现在情况紧急,辉夜奈见你要快点振作,否则我们都有可能被大蛇丸操控的秽土转生体给杀死的。”

  “人死了,一切都会化作虚无,难道你不想知道比永生更高级的理念了么?”黑绝趁着机会开始给辉夜奈见灌输自己的思想,洗脑就是要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和时机,尤其要趁着对方悲痛的时候趁虚而入,他曾经对带土就是这般做的,现在对辉夜奈见就是轻车熟路了,“抹除掉过去的错误,正确的路就在我们脚下了!”

  辉夜奈见被黑绝点醒,他咧嘴露出森白整齐的牙齿:“你说的对!”

  下一瞬,
  辉夜奈见浑身爆发出恐怖的气息,眼瞳所视之间,空气被扭曲成黑暗,无数如有形质的黑蛇从虚无中浮现出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