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上吧,宇智波·斑,???(二合一求订阅)

2021-09-16 作者: 坟头老树
  第303章 上吧,宇智波·斑,???(二合一求订阅)
  鬼童丸瞪大眼睛,脖子僵硬的转动低垂,看见胸口被贯穿的窟窿,一条冷白染血的手臂正缓慢的抽出来,五指轻轻摊开露出一颗黑红色跳动的心脏。

  鬼童丸身后的高举的蜘蛛腿都吓的僵直了,似乎不能理解,我才刚变身,还没来得及发力,我心脏就没了?

  “辉夜奈见,你…..”鬼童丸看着眼前这张冷漠中带着一丝诡秘笑容的脸,嘴巴抽扯一句遗言还未来得及脱口而出。

  “不客气!”辉夜奈见一边提前回答,一边五指攥捏,心脏在指尖收勒爆汁,滋溅的血和碎肉末溅洒在他苍白色的衣袍上,像是在纯净的雪地上种下的红梅。

  “.….??”鬼童丸死前的最后一刻,脑子都在发懵,“不客气啥?我想说的又不是谢谢你,你…..”

  气绝身亡,遗言被气得卡在嗓子眼儿里,鬼童丸的尸体“啪叽”一声软绵绵的栽倒在地上,被辉夜奈见抬脚一跺,就囫囵的陷入地面里给入土下葬了。

  多由也惊了!
  他手里的短笛才刚放到嘴边,半个音符都还未呼出,嚣张变身的鬼童丸就凉了,尸体都被掩埋处理掉,他嗓子发干,气管像是被堵塞住似的,一口气憋闷卡在胸口愣是吐不出来。

  他知道辉夜奈见可能很强,毕竟是后来居上就被大蛇丸看重栽培的人,要不是此刻冥组织来势汹汹,大蛇丸大人也不会狠心舍弃辉夜奈见去断后。

  但,
  一个照面就搞死了鬼童丸,是不是就太过了点,你这么强你早说嘛,平时别藏着掖着,我们音忍四小众哪里敢对你龇牙,把你当第二个君麻吕供着就是了。

  说到底,辉夜奈见加入大蛇丸麾下时间还太短,还没找到什么好机会展示自己,结果,谁能料到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展示自己了,结果,大蛇丸就搞出了这么一波骚操作,着实也是出乎了辉夜奈见本人的意料之外。

  “别着急!”

  辉夜奈见抬起染血的手,很温柔的轻抚过多由也的发梢,染血的手掌上温热的血珠子顺淌着头发滴入后者的唇齿,他笑着幽幽道,
  “慢慢调整呼吸,你能吹出来的。”

  多由也浑身汗毛倒立,无数咒印从脖颈中钻浮而出,肤色顿时变的漆黑,几根螺角从头颅骨中生长出来,他胸腔鼓胀一口气从齿缝中吐露出来。

  尖锐的鸣音很刺耳,很显然,跑调了。

  “下辈子不要吹了,你可能不适合演奏,好难听。”

  辉夜奈见惆怅的叹息一声,五根指头轻飘飘的捏向多由也的脖子,后者脸色剧变想要躲闪,却感觉深重如渊的恐怖气息从辉夜奈见身上逸散出来,四周的空气都变得黏稠如液体,让其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染血的手掌横移到自己脖颈处。

  “安心的上路吧,你也没有辜负大蛇丸大人!”

  咔嚓!

  喉骨软骨断碎,嚯嚯的出气声透出,多由也脸上的咒印消退,尸体软软的躺倒在地上,被辉夜奈见贴心的与鬼童丸的尸体合葬在一处。

  如此,

  通往净土的道路上也不孤单。

  “真羡慕他们啊,到死都还在为大蛇丸大人献身,可我此刻已然没有这个资格了。”辉夜奈见眼角挤出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有谁能理解他此刻内心的挣扎与痛楚啊。

  为什么,
  我明明下定决心,不计前嫌的来辅佐大蛇丸,想要赐予其一条光明的道路,他却偏偏要辜负自己的好意,他的良心不会痛吗?

  “.…..”黑绝面皮抽搐,全程目睹了辉夜奈见的表情,那种悲痛与委屈不似作伪,但,明明你才是痛下杀手的那一个啊,饶是以黑绝的心黑手狠,他此刻内心也有点打哆嗦了。

  “这不是你的错,辉夜奈见。”黑绝狠狠咽了口吐沫,硬着头皮狞声道,“是大蛇丸辜负了你的忠诚!”

  辉夜奈见轻轻擦拭掉眼角的泪珠,“等我追上大蛇丸大人,我希望他能给我一个足够抚慰我内心创伤的说法,哎,难得我第一次如此的信任一个人呐~”

  停顿一下,辉夜奈见又扭头看着黑绝认真道,
  “如果以后我变得没法相信别人了,你要记得,这都是因为我曾经受到过残忍的欺骗,这都并非我的本意,而是大蛇丸酿下的罪孽!”

  黑绝此刻还不理解辉夜奈见这话里的深意,他只是应和着点头称是,跟在辉夜奈见身后继续尾随追向大蛇丸远遁的方向。

  有鉴于大蛇丸差人断后,辉夜奈见终于被伤透了心,他开始提速追赶了!

  电在嘶鸣,暗沉的电蛇肆虐将空气灼烧,仿若有一团旋转的电轮涡流撕透空气,让一条条蜿蜒的迷宫隧洞陡然间被蓝光照耀,一道若隐若现的[人]形轮廓在其中挟持着风雷,整个地下迷宫都在回荡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电鸣噼啪在地宫回荡重叠,一层层的扩散震荡,最终在远方形成某种诡异的声响,就仿佛有一个恐怖的呼吸就贴在大蛇丸的脸边,一呼一吸之间,空气都似是过电般,让脸上的绒毛都倒立起来。

  “怎么回事?”大蛇丸心脏剧烈的加速泵血,身后的危险正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在逼近,他甩下去断后的人不仅没能完成任务,相反还让危险提速冲着自己而来了。

  “鬼童丸和多由也这两个蠢货干了什么?”大蛇丸心中警钟长鸣,嘴里差点飚出脏话。

  头皮发炸,脊背透凉,大蛇丸感觉这次要躲不掉了,他狠狠咬牙眼神扫过左近和次郎坊,这两人浑身打了个寒颤,刚以为自己也要被“下车”断后,然后就看大蛇丸阴仄仄的收回目光。

  “不能犯通同样的错误,音忍四人众都靠不住!”

  大蛇丸理智做出判断,他抬手召唤出一道棺材,同时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湿腻的菌毯糊在秽土转生体的脑门上,然后连忙将其释放出去。

  “去吧,我挖出的王牌!”

  大蛇丸揭开棺材冷喝一声,这可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到手的珍藏品,不到最紧要关头是不舍得放出来的,但既然放出来,他就一定要借此机会看清楚这阴魂不散的危险的真面目。

  嘭!
  棺材板砰然炸碎,复古的铠甲碰触间发出金属的响动,一只恍若挟持着凶焰滔滔的手掌伸探出来,接着,一道魁梧健壮的身体迈步而出,披散的长发狂放飞舞,湿腻的菌毯如老爷帽似的盖在他的脑门顶,那一对猩红邪恶的万花筒写轮眼内满是费解惊愕的盯向大蛇丸。

  “上吧,宇智波·斑!”

  阴森冰冷的命令传入秽土转生的宇智波·斑耳中,伤害性不强但侮辱性极高,真的,活了一辈子再加死掉这些年,还从未有人敢用这种语气来命令他,哪怕曾经跟千手柱间如胶似漆的岁月里,千手柱间也不敢呐。

  宇智波·斑用一种大蛇丸看不懂的眼神望过来,那眼神过于深奥复杂,是一种其他秽土转生体从未有过的目光,那一瞬间,大蛇丸感觉自己正在被审视。

  “……??”

  换个不那么紧急的时间,大蛇丸或许会尊重前辈跟宇智波·斑畅聊一下,沟通情感咨询,但,当下背后那股令其心悸的恐怖让他没有任何客套的心思。

  “去啊,别杵着了,去给我将身后的危险拦截住。”

  宇智波·斑陷入沉思:“.…..这小白脸是大蛇丸?我的尸体是被他偷走了么,这是秽土转生的禁术吧,可问题是黑绝呢,我的意志化身在哪里?”

  被大蛇丸秽土转生苏醒的一刹那,宇智波·斑还以为是他跟黑绝的计划已经步入尾声,距离成功将近,但,他只是推开棺材门,扫了一眼门外的状况,听见大蛇丸那句侮辱性的命令,他脑子就嗡的一下明白了——计划出岔子了,事情不太对!
  “黑绝不在眼前!”

  “自己尸体估摸被大蛇丸盗取,就TM离谱,连自己的尸体都看管不住,要黑绝有何用?”

  “我现在该怎么做?要听从大蛇丸这道侮辱性的口令?”

  不待宇智波·斑继续沉思,大蛇丸就先快炸毛了,他总觉得这具珍藏品秽土转生体脑子似乎不太好使,是因为临死前被千手柱间把脑子打坏了么,一副老年痴呆的模样,怎么连自己的命令都听不懂似的,白瞎自己寄予的高期待了。

  想了想,
  大蛇丸又咬牙召唤出一道棺材,开门走出是一袭大红色铠甲的千手柱间,后者似乎还沉浸在千手扉间被死神打杀灵魂的悲恸里,情绪并不是很高涨的样子,连与宿命之敌宇智波·斑的重逢都激不起他的兴趣,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

  宇智波·斑:“.…..”

  他不理解千手柱间何以如此冷淡,他意识到,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剧情,他心思疯狂急转,决定先暂且听从大蛇丸的指令,观察下形势再做计较。

  但,
  大蛇丸口出狂言的这笔账,他宇智波·斑记下了。

  “都给我去后方阻截危险!”大蛇丸双手飞速结印,重复对秽土转生体的控制命令,内心则打定主意,对秽土转生还要继续优化和加强控制。

  千手柱间情绪沮丧,但行为很服从,脚下一点,地面就轰然崩碎,空气传来震颤的裂鸣,整个人恍似一道殷红的火焰冲撞入迷宫隧道,飞沙走石卷动。

  宇智波·斑眼瞳不易察觉的微缩,嵌着瓷裂的脸纹抽搐一下,整个人同步激射而出,紧随跟在千手柱间的身后,他也想看看身后那股能让其感觉到危险的气息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看着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都动了,大蛇丸抽搐的心脏微微缓解,“我最强的两张王牌联袂出手,这下总能拦住那个阴魂不散的恐怖了吧!”

  旧时代最强二人组,还有无限蓝+不死之身,理论上讲整个忍界无人可是他们的对手,但,这个世界跟变异了似的,不能用旧有的眼光来看待推断。

  所以,
  保险起见,

  大蛇丸还是继续操蛇逃遁,当然这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实际上他脸上的皮都比刚才松弛许多,一半心神在操蛇控制前进方向,一半心神则在盯着怀中的小镜子。

  “甭管你这阴魂不散的恐怖究竟是啥,旧时代二人组也能给你干碎掉…..吧!”

  大蛇丸嘴角夸张的咧开,湿腻的舌头亢奋的吐露出来,绕唇一周舔着,仿佛已经看到不可名状的恐怖被自己征服的一幕,自己这些年的心病终于要被祛除治愈了。

  镜子里的画面在飞速变幻,沿途的黑暗隧道向两边扯去,那是宇智波·斑疾驰奔跑的身影,然后,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骤然停住。

  镜子里的晃动停止,前方的画面逐渐被映照出清晰的轮廓,是一道仿若撕裂黑暗蜿蜒的电光,电光肆虐闪烁隐隐勾勒出一道[人]形轮廓。

  不是实体,而是闪电凝塑出的[人]形,电弧激荡恍若无数雷蛇在嘶鸣,接着电弧在收敛回聚向那道[人]形,逐渐的虚化的闪电轮廓被凝实,一件白色染血的外衣诡异的凝聚出来,血肉凝实的身体逐渐浮现出来,那是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形,森然冷漠的面孔带着三分悲,七分冷,幽幽的看将过来。

  “闪电化形成人了?”千手柱间惊疑不定的看着辉夜奈见,一时间都怀疑是自己的视觉欺骗了自己。

  “.….什么意思?”宇智波·斑瞳孔收缩,万花筒写轮眼疯狂旋转,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住辉夜奈见,确切的说是掠过辉夜奈见的身影,看向他身后地面,一截破土而出的猪笼草,黑绝那张极有辨识度的黑白脸蠕动着钻探而出,宇智波·斑感到费解,眼前的状况让他摸不着头脑,他心底迸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黑绝为何没有跟着带土,而是跟着一个陌生人,是带土出问题了?黑绝更换了合作伙伴么?”

  殊不知,
  猪笼草下的黑绝也是直勾勾的盯着宇智波·斑,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什么鬼,为何宇智波·斑被秽土转生出来了?大蛇丸那个混蛋盗取走了宇智波·斑的尸体,我怎么不知道?”

  而透过镜子观看这一幕的大蛇丸双瞳则是骤缩成竖仁,一张苍白的脸上淌落几滴墨汁似的问号…..
   感谢随Wind的两万赏!!!!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