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得辉夜奈见者得忍界!(二合一求订阅)

2021-09-14 作者: 坟头老树
  第301章 得辉夜奈见者得忍界!(二合一求订阅)
  1刻钟后。

  地底蛇洞里的大蛇丸已然远遁不见踪影,坐在巨蛇头顶正中的大蛇丸双手结印将回收召唤的秽土转生体重新封印回棺材里,站在他后面的是红莲和音忍四小众。

  “不用管辉夜奈见么?”红莲低垂着脑袋欲言又止的问道。

  “怎么,红莲很担心奈见?”大蛇丸转头眼睛眯成缝隙,从黑绝特地来挖人的举动来看,他怀疑中忍联合考试里有发生某些他不清楚的关键隐秘,而始终跟随在辉夜奈见身边的红莲却没有向自己汇报。

  至少,没有完全如实详尽的汇报!

  “是的,辉夜奈见是大蛇丸大人忠实的信徒,他的实力很强的,如果就这么随意被抛弃杀死,是不是太浪费了。”红莲避开大蛇丸阴森的眸子,小声的回答道。

  天地良心,红莲说这话提醒大蛇丸,真的是打从心底里为大蛇丸着想考虑。

  “呵~”

  大蛇丸轻蔑的笑了,他大蛇丸啥都可能缺,唯一不缺的就是信徒,关于洗脑传销的本领,他是从猿飞日斩那里习到精髓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天才学生,他哂笑道,

  “红莲你错了,这不是放弃,这是一场考验,既考验辉夜奈见的忠诚,也考验他的实力。”

  “是啊是啊!”音忍四小众连连附和道,他们对辉夜奈见一来就被大蛇丸看重贴身培养言传身教早就嫉妒不满了,“不是谁都能够随便就被大蛇丸大人看重的,辉夜奈见他得经过考验才行,如果他通不过,那就是他没有这个命啊!”

  阴森残狞的笑极度放肆,代表在音忍四小众眼里,被抛弃“断后”的辉夜奈见已经是个死人了。

  辉夜奈见1人vs黑绝+西索+宇智波·佐助+我爱罗+李洛克…..这TM一打五开团,你不死谁死啊!

  不过,

  能替大蛇丸大人断后,这不正是信徒的荣耀嘛~
  “好吧,大蛇丸大人说得对!”红莲叹息一声,不再劝慰大蛇丸,只是用余光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音忍四小众脸上夸张的笑容,出于同伴的情谊,她会在明年今日去给他们坟头烧纸的。

  巨蛇在远遁,错综复杂的地底迷宫是通往生的路,但在红莲眼中,这条路扎入的越深,以后被清算时死得就越惨,她可是清楚辉夜奈见有随身携带一个小本本记日记的习惯。

  在那个日记本上密密麻麻的记录满了,以一个莫名路人作为视角的所见所闻,大部分名字后面都已经打了叉号。

  红莲某一次不小心瞅到过,好奇的问了一句叉号的意思,辉夜奈见当时只是笑而不语。

  后来,红莲总结了那些打叉号名字的共通点后,她就全懂了,并感到如坠冰窟的彻骨寒意。

  现在,

  为了自己不被记录到那个本子上,红莲决定自己先掏出一个本子,将音忍四小众和大蛇丸刚才的对答,一字不落的都清晰的先记录在自己的本子上。

  另一边,
  辉夜奈见眼瞳中的黑光消散,九勾玉轮回眼重新内敛入瞳底,恢复成黑白分明的干净眸子,他看着不停在蛊惑和挑拨自己的黑绝,似有三分被说动,但还留有七分的坚持,强硬道:“大蛇丸大人没有抛弃我,恰恰相反,这是大蛇丸大人对我的考验。”

  “这话你自己都不信吧,辉夜奈见!”黑绝组织语句话术,他看向辉夜奈见的眼神中充满怜悯和慈爱,“加入我们吧,你不要太迷信大蛇丸,你只是被其编造的虚假所欺骗了而已,一个能果断逃跑弃同伴于不顾的人,他的灵魂必然是自私且卑劣的,这种人的话你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该信呐。”

  辉夜奈见面色古怪,他总觉得黑绝在指桑骂槐,但他没有证据,他脸上恰到好处的露出一抹纠结和迷茫。

  “难道,我真的错了吗?”辉夜奈见呢喃着问道。

  “你没错,你只是遇人不淑罢了!”黑绝安抚着辉夜奈见,“少年,这不怪你,年轻时谁不会遇见几个渣男呢,你只是不走运才碰到了大蛇丸这个惯会用花言巧语哄骗少年少女的恋童癖烂蛇而已。”

  辉夜奈见面色僵硬,他在强撑着管理自己的表情,才使得自己没有破功笑出声来。

  而他这副表情落在黑绝眼中,则是另外一种解读,黑绝认为辉夜奈见是被自己说动了,他需要再接再厉再添点油加点醋。

  “辉夜奈见你是个单纯善良的少年,不是大蛇丸这种劣迹斑斑且惯会伪装的人的对手,被其哄骗很正常。”黑绝幽幽道,“因为,一个纯善的灵魂是无法识别黑暗的,因为你总以为黑暗中藏有光明,但你错了,像大蛇丸这种人是一黑到底的。”

  “我知道你将自身的恶分离成了西索,所以,你瞧西索就不会被大蛇丸欺骗。”黑绝步步紧逼的劝说道,“你应该相信西索的眼光,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欺骗纯恶之人,所以,西索选择跟我在一起创建新世界,而不是跟随大蛇丸追求永生,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是么?”辉夜奈见舔了下嘴皮子。

  “是的,西索与你本是一体,你不相信我,难道还不相信西索的判断么?”黑绝咧嘴笑了。

  “……”不知道为何,西索有一种被冒犯的感觉,但他迎上辉夜奈见剔透森森的眼睛还是重重点了下头。

  “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辉夜奈见快被黑绝说服了,毕竟他就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少年,而且耳根子很软,怎么可能遭得住黑绝这种老银币的蛊惑洗脑呢。

  “但,我的良心不允许我背叛大蛇丸大人。”辉夜奈见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我对自己的道德有非常高的要求标准,大蛇丸大人可以抛弃我,我却不能舍大蛇丸大人而去!”

  黑绝:“.”

  西索:“……”

  我爱罗:“……”

  佐助:“……”

  四个人都是僵硬呆滞的表情,唯有李洛克双眼放光,一脸崇敬的看着辉夜奈见,他从辉夜奈见身上看到了人性的光辉璀璨,被深深的打动了。

  李洛克被辉夜奈见完成无声的洗脑+1!

  “除非有更崇高的理想和信仰!”辉夜奈见语气沉重且严肃,“如果你能给我一个比追求永生更崇高的理念,我可以背弃我的道德,因为在理想信仰面前,个人私心杂念不值一提。”

  “……”黑绝沉默了。

  他终于动了西索提到的耳根子软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辉夜奈见很容易被洗脑,但这个人不是无脑被被洗,而是他太有脑子了,所以,他会有选择性的接受一个逼格最高的理念去被洗脑。

  换而言之,
  他既坚定忠诚,也极矛盾反复,就全看你的理念高不高级了!

  黑绝脑子发麻,他活了一千年头回见辉夜奈见这种人,不愧是遗落在忍界的大筒木啊,就是这么清新脱俗且与众不同。

  “贼刺激,贼有挑战性!”

  黑绝被激发了征服欲,他就喜欢辉夜奈见这种有脑子的少年,他一定要拿下对方,让其心甘情愿的受自己驱使。

  一个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强的大筒木族人!
  在黑绝眼中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外挂,与其相比他的二次创业都不值一提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得大筒木·奈见,得忍界的极端思想。

  “你说的太对了,人活着一定要有崇高的理想,这理想不应当是为自己考虑,更不应该局限在狭隘的观念里,应该超脱出去,而恰好我们冥组织就有一个伟大的理想!”

  黑绝张开双臂,黑白各一半的脸像是象征着某种平衡的大智慧,他悲天悯人道,
  “永生,我们冥组织的理念也是永生,但我们的永生与大蛇丸不同,我们的永生超脱了个人的狭隘与自私,更崇高也更伟大……”

  黑绝深刻知晓蛊惑人心最好的办法,不是强掰硬扭,而是在其原本根深蒂固的思想里做一点微操来引导,如此才事半功倍,而且也是踩着大蛇丸的理念来上位,以确保稳稳的死死的将大蛇丸彻底踩死。

  如果说,
  大蛇丸是得了猿飞日斩的真传,是洗脑传销的当代第一人;
  那么,

  黑绝就是忍界千年以降,洗脑传销的古老鼻祖!
  唔,
  辉夜奈见呢?
  不好意思,辉夜奈见早就不当人了,不参与人类的内卷,他只负责提供一个公平的比试舞台和打分作业。

  “等一下,先别说,要公平!”

  辉夜奈见打断了黑绝即将脱口而出的崇高理念,异常真挚道,
  “我不能光听你说,我也得听大蛇丸大人解释,你不介意吧?”

  “当然!”黑绝咧嘴胜券在握道,“真理越辩越明,你很快就会知道,冥组织才是你最正确的归宿!”

  大蛇丸一个搞科研的,凭什么跟他一个编剧pk嘴炮,他也配?吊打好嘛!!!
  “可是,大蛇丸已经逃了!”李洛克双眼放光,他以前听得最多的是青春热血努力这一套说辞,但他现在接触的都是永生这种高级理念,李洛克感觉格局眼界都在被迫升华。

  以前的自己是否过于无知,肤浅,狭隘了点?
  “不知道,但我或许可以追随辉夜奈见的选择,毕竟他的道德标准很高,他是个善良的好人!”小李心下做了一个思虑再三的慎重决定。

  “他逃不掉!”辉夜奈见冲小李露出和善宽心的笑容,幽幽道,“我的眼睛永远都在注视着真理在何方!”

  在远方,
  在地底,
  大蛇丸脊背莫名的发寒打了个冷颤……

  “该死的,又是那种不祥的预感正在笼罩过来。”坐在巨蛇额顶,本来都已经放松下来的大蛇丸脸皮骤然绷紧,顿觉心血来潮似的心悸感。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悸感,他老有经验了。

  第一次出现是因为贪吃舔了一口毒血,然后,半死不活中,体内的血液骨髓像是被污染异化了,身体被动进化出了这种预警机制。

  第二次,是被凋零的樱花笼罩,这种心悸感又出现,他当时果断听从身体警报,舍弃了卡卡西独自开溜,事后证明这个决定无比正确。

  第三次,是被鬼舞辻无惨当作盘中餐食时,好在他最后凭三寸不烂之舌证推销了自己的价值得以生还。

  第四次,是木叶崩溃计划中,死神的骤然降临,他的心悸达到鼎盛,有一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劫后余生感。

  四次啊,
  每一次都刻骨铭心,险死还生,让大蛇丸每每回想起来浑身都会发寒,也让他开始迷信自己的这种预警本能,但…..现在为何又突然出现了?

  “又来?”

  大蛇丸心塞委屈,愤懑抑郁,

  “我都已经如此稳重的避开危险,提前辣么早战略性转移了,甚至还牺牲一员信徒断后,为何又来?没道理啊~命运TM在搞我?”

  大蛇丸心惊肉跳,脊背上浮起一层层鸡皮疙瘩,冷血的皮肤都变得紧致了,毛孔收缩闭合让从脚底板窜起的凉意在体内流淌乱撞,让大蛇丸毛骨悚然,

  “比前几次预警都强烈的多,如果说前几次的预警是有人在拿细针戳心脏,那么现在就好似整个心肝脾肺都在被粗壮的锥子捅,这说明这一次的危险比前几次加起来还要可怕?!”

  大蛇丸嗓子发干,他扭头朝身后的地洞迷宫望去,漆黑幽邃的黑暗蜿蜒中,一片死寂,但就好似有一双诡异冷漠的眼睛正在窥视过来,那眸子不似人类,没有一丝善意,全是最深沉刺骨的恶。

  有风从迷宫中飘荡出来,像是恶鬼在耳边呜咽,又如死神在呢喃呼唤自己的名字,大蛇丸瞳孔收窄成针孔状,浑身打了个激灵哆嗦。

  “为什么啊?”

  “没道理啊!”

  “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命运要阴魂不散的跟着我,难道,是因为窥探永生的人会被世界诅咒么?可我,明明还差得远,可我明明都如此低调慎重了,到底还要我怎么样啊!”

  大蛇丸感受着空气中弥漫过来的恶寒,心底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一次都未错过的预警在从灵魂中传来颤栗的提示——危险在缓慢的逼近!

  逼近,

  缓慢!

  就离奇,那种危险并没有选择以最短的距离侵袭笼罩过来,而是就仿佛遵循某种诡异的机制,在沿着大蛇丸刚才操蛇走过的路径,原封不动的曲里拐弯的复制着走过来。

  甚至,

  连速度复制了?!!
  也就是说,危险在以他刚才逃离的速度沿着他刚才逃离的路径尾随着,以一种活见鬼的默契跟自己时刻保持着恒定的距离!!!
   感谢随Wind4500点打赏!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