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辉夜奈见对自己的力量一无所知啊!(求订阅)

2021-09-13 作者: 坟头老树
  第300章 辉夜奈见对自己的力量一无所知啊!(求订阅)
  虽说蛇类有断尾求生的本能,

  但,
  如此稳健卖队友也太过了亿点点吧!
  辉夜奈见面色古怪,他就想知道大蛇丸近些年来身上都发生了些什么,以至于性格变化这么大,简直令常人难以理解啊。

  大蛇丸:“.…..”

  辉夜奈见站在一片线海之上,任由无数西索疯狂的攻击,滔天的白线如大海颠覆倾盖而下,后者却纹丝不动的屹立在白线海面,依旧在低头沉思,目光中闪烁着幽邃暗沉的光芒,直透穿过地表,看见操蛇离去的大蛇丸,默默的在自己的小本子上又给大蛇丸大人添了一笔新账。

  大蛇丸这种极稳健的行为,究竟应该归属于求生欲极强,还是该归属于无下限的作死呢?

  “呼~”

  辉夜奈见在思考人性,然后抬眼睨了下天空,倾盖的白浪突兀的停滞悬空,涌荡的白线全部瞬间被剥夺了控制权,安静的飘浮在半空,就像是天塌倾砸而下,却在落地的瞬间被静止,说不出的诡异骇人。

  旁边,

  黑绝的八分注意力都在西索和辉夜奈见这里,他看着如此惊人且匪夷所思的一幕,心头狂跳不止,连我爱罗尾兽化不停喷射的练空弹都拉扯不回他的注意力了。野火。不知。朝辞。

  尽管,

  从声势动静上而言练空弹听起来更震耳欲聋,
  练空弹一下下的打碎地面,将死而复生再复死的罗砂反复蹂躏,那份残暴的力量足以令人震撼,感受到磅礴伟力的可怕;
  但,
  眼前着无声静止的恐怖,却直让人大脑宕机,浑身的每根汗毛都倒竖炸立,有一种言语无法形容的浩瀚如渊,让每一个细胞都在无端震颤,在无声中感到极致的恐惧。

  “这怎么可能?”黑绝可是见过西索是如何用线海蹂躏宇智波佐助的,他无法想象会是如何碾压的恐怖伟力,才能让一座线海静止悬空,这就好似隆隆的天崩海覆被空气固定住一般,让人无法接受和理解,灵魂都要裂开似的。

  刚刚秒杀三位秽土转生影的膨胀都迅速缩水了,突兀的,黑绝开始反思,如果把辉夜奈见真的招收入组织,那情况真的会如自己预料般美好么?

  用辉夜奈见制衡西索,真的明智么……真的不会让组织里的局面更令人提心吊胆么?
  “不过,大蛇丸能够洗脑辉夜奈见,没理由我做不到啊,只要把他转变成我的信徒,那局面嘿嘿嘿!”黑绝笃信自己招揽人才从来不靠武力强迫,他都是靠画大饼。

  论洗脑传销能力,嘴强王者黑绝一生从不弱于人。

  半须佐能乎化的宇智波·佐助一边跟一个浑身闪烁着雷光的秽土转生体激战,一边忽然停住,瞠目结舌的看向悬浮的线海,脑壳麻了。

  “我屮艸芔茻!”佐助嗓子发干,他现在大概终于懂得黑绝吐露的那句话——西索和辉夜奈见同源一体是何意了,“我竟然想找辉夜奈见打击报复,我肯定是疯了!”

  李洛克开着八门遁甲,速度极快的躲闪游走,迷茫的大眼睛看着那片倒置的线海,言语匮乏的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感受,只是感觉脑袋上西瓜皮似的发型都在往上翘以示震惊。

  他的心情是复杂的,一方面他既希望辉夜奈见能够被感化召入组织,这显然会极大增强冥组织的实力;

  另一方面,他又担忧这种情况的发生,因为,这势必会让他的“越狱”计划更难实施,他小李何有生之年还能回到木叶么?
  李洛克陷入了脑分裂,就好似颅内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穿着身黑底白月的冥袍,一个穿着一身绿皮紧身衣。

  咻咻咻!
  几个秽土转生体突兀的消失,是被已经远遁离开的大蛇丸逆向召唤走了,“啪啪啪”一簇簇绽放的白雾自带音效,将死一般的安静打破。

  也像是在疯狂甩打辉夜奈见的脸。

  这就像一个辅助在前台兢兢业业的开团,但一转身,身后名义上的大哥已经不打招呼就溜了,只留下孱弱的辅助一人面对对方穷凶极恶的大汉。

  “……”冥组织成员集体咽吐沫,如临大敌的盯着辉夜奈见,心里一通mmp,“你怕不是对孱弱有什么误解吧!”

  “大蛇丸好像丢下你逃了!”西索似乎浑不在意被飘浮的线海,嘴里轻轻吐出一个泡泡,幸灾乐祸的戏谑道,“真是出人意料的一幕啊,啊哈哈哈!”

  铿!
  线海扭曲变形,如云似雾在辉夜奈见身后无声的敛塑成一把巨大的,仿佛能撕裂天空的镰刀,被其五指轻轻一捏,那种视觉对比,就像是一只蚂蚁捏住了一座山一样,极具视觉的冲击效果。

  “不许你侮辱大蛇丸大人,这明明就叫作战略性转移!”辉夜奈见忠实扮演着大蛇丸的铁粉,眼瞳中流露出森寒的杀意,“想要挑拨我对大蛇丸大人的忠诚,西索你的算盘可打错了。”

  西索:“……”

  下一刹,
  镰刀挥动而下,毫无花哨只是朴实无华的动作,但却让整个空气宛如镜子一般被撕裂出肉眼可见的裂痕,数百米狭长的裂沟挟持着森冽的锋锐落斩而下,就恍若一个看不见的死神在挥动巨大的镰刀来收割蚂蚁的性命。

  恐怖的镰刀划裂空气,百米裂沟吞噬掉风,连声音都失声了。

  轰!
  我爱罗猛然睁开眼睛,嘴里凝聚出一颗黑紫色的球,那是查克拉高度凝缩的尾兽玉,充斥着毁灭与霸道的力量,脱口而出的瞬间,就碾碎空气,拉出一道肉眼可见的真空通道,笔直的迎撞向森白的“死神镰刀”!
  哧铿,嘶嘶嘶!

  细碎的裂断声重叠回荡,苍白镰刀触碰黑紫色的球,细碎如发的白丝散落,镰刀向内凹融出缺口,无数的线在消融,这是物质上的湮灭,但,镰刀的表面似乎还附着着一层层如钢似胶的恐怖念气,化作匹练的刀光无声的切断尾兽玉,径直落砍在西索的头顶。

  西索仰头笑着,身体剖画般裂开,两具半尸栽落在地面化成流淌的线,辉夜奈见瞳孔漠然注视向冲撞来的尾兽玉,眼瞳深处勾玉和线圈重叠的眼睛浮现而出,诡异的吸力从眼内透出,恍似一个深暗的黑洞扭曲拉扯着空间,整个空间肉眼可见的变形扭扯连带着尾兽玉一同被眼瞳无声的吞噬掉。

  “???!!!”我爱罗瞳孔收缩,尾兽化都被吓得解体了,他体内的守鹤在看见那对眼睛的一瞬间,狂躁暴虐的狸猫像是萎了一样瑟缩在我爱罗体内,坚决不出来了。

  我爱罗从假寐之术中转醒,任凭他如何在心底呼唤,守鹤都不给出一丝一毫的回应,就好似彻底死掉了似的,让我爱罗直感莫名其妙,但心底也泛起前所未有的恐惧。

  “…..万花筒写轮眼变异了?”宇智波·佐助瞠目结舌,孤陋寡闻的他只知道万花筒写轮眼,这一刻内心陷入了深度怀疑,“虽然看起来不一样,但有很明显的写轮眼的影子,这是做不了假的,这是什么鬼?”

  宇智波·佐助咽了口吐沫,他可能,似乎,不得不接受一个令其不爽的事实——辉夜奈见体内也流着宇智波一族的血液,虽然,可能不是很纯,是杂交的那种,所以才变异了吧。

  “淦,辉夜奈见是我的不知名的堂兄弟?”宇智波·佐助脸上一阵青白交加,心里像是打翻了调料盒,五味杂陈。

  “轮回眼?!!!”

  黑绝两颗眼仁暴凸差点从眼眶中迸落出来,他这次看的真真切切,辉夜奈见眼瞳中就是一颗货真价实的轮回眼。

  而且不是长门那种线圈圈的单调轮回眼。

  而是,更近似于辉夜母亲的那种原版的九勾玉轮回眼!
  紫色的眼底泛出微微的殷红显得邪恶而高贵,一圈圈漆黑深沉的线环绕着,串联起一颗颗在旋转的苍白色勾玉,显得异常的冷酷而森寒,恍若无情的神祇端坐在黑暗深渊的背后在漠然的俯瞰人间。

  是九勾玉轮回眼!
  但,
  与辉夜母亲的颜色不一样,看起来更慑人心魄且恐怖森寒,苍白勾玉流转间映衬着黑色的轮回线圈更深邃幽暗。

  “怎么感觉,这双九勾玉轮回眼看起来更瑰丽神秘一点点?”

  黑绝心头浮出一个大逆不道的念头,他连忙使劲摇头,否认了这种差异性错误审美。

  不可能的,

  只有辉夜母亲的九勾玉轮回眼才是最美的。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辉夜奈见为什么会有那对眼睛?”黑绝心底在歇斯底里的狂叫,整个人都快疯掉了,“难道,难道,难道…..辉夜母亲在被封印前,除了分离诞下自己外,还背着自己又分离诞下了另一位,辉夜奈见是我的亲兄弟?”

  黑绝陷入头脑风暴,他下一瞬就否决了这个异想天开的念头,他是辉夜母亲最疼爱的老幺,不可能再有任何意义上的四弟了。

  “那么…..就只剩下唯一一种可能了!!!”黑绝倒嘶一口凉气,“辉夜奈见是辉夜母亲的远房亲戚?”

  黑绝可是晓得辉夜母亲的来历,他知道母亲并非从石头里蹦出来的,而是在冰冷的宇宙深空有一个恐怖的家族的。

  那个家族姓大筒木,是一个在宇宙中到处植树的环保家族,是一个超脱生死,无限向着神祇进化的强横种族。

  甚至某种程度而言,大筒木一族相对于低等的人类而言就恍若神明,就是不晓得,和护庭十三番的死神相较而言,究竟谁才可算作真正的神明?
  大概,应该,可能是……大筒木一族吧!

  黑绝舔舔嘴,强烈的希冀并认定大筒木一族才可成为深空宇宙中的神祇,如此笃信的底层逻辑来源于对自身血脉的偏执憧憬,和对辉夜母亲的盲目崇拜。

  护庭十三番?
  死神?

  如果大筒木能够降临,他们算个渣渣呦~
  而此刻,黑绝面前就很可能站着一位野生的大筒木亲戚——辉夜奈见,不,他的真名应该叫作大筒木·奈见?!!
  只不过,
  这位大筒木·奈见的脑子似乎不太好使的样子,否则,他怎么可能被下等人类·大蛇丸诓骗洗脑?

  这简直是大筒木一族的耻辱啊!
  天上的神明如何会被地上的蝼蚁驱使,除非……大筒木·奈见根本不晓得自己的身世血统,他才会完全代入自己人类的身份。

  辉夜奈见并不知晓,因为他双瞳的暴露,使得对面几人正在疯狂的脑补,短短几个呼吸不到,就已经各自给其编排出了各种各样煞有其事的血统和身份。

  佐助还好点,想象力还比较局限。

  黑绝则不愧是老编辑出生,已然在脑海中为其编排推理出了一场身份大戏,在黑绝的编排中,辉夜奈见是意外流落到忍界的大筒木一族的成员,并且因为某些不可知的缘故,并不知悉自己的真实身份,只当自己是个纯粹的人类。

  一切都说得通了!

  所以,辉夜奈见能够分裂解离出一个西索,这不就跟辉夜母亲解离出黑绝一个样儿么。

  还分离恶念?
  分离个鬼,完全瞎瘠薄说,西索分明就是你诞下的儿子,你俩是父子关系啊!
  当然,黑绝不会拆穿西索和辉夜奈见的真实关系,就让他俩各自误会自己都是独立的主体也没什么不好。

  总之,

  大筒木·奈见对自己的真正力量一无所知啊,

  黑绝小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内心从歇斯底里的惊涛骇浪,顺理成章的就转化成见猎心喜:“一个不知道自己身份,对自己力量一无所知,但实际拥有着恐怖的伟力,却误入歧途脑子不太好使的大筒木成员,这不就是天赐大礼,为我黑绝量身订造的工具人?”

  “只要忽悠掌握住辉夜奈见,他就会是我手中最强大的武器与盾牌,解封辉夜母亲,甚至逆袭护庭十三番都不是梦啊!”

  黑绝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辉夜奈见,眼中流露出极致的贪婪和渴望,内心在疯狂咆哮,

  “大蛇丸是驾驭不了辉夜奈见的,只有我,这个世界只有我才能真正合理的驾驭辉夜奈见,发挥出他真正的力量。”

  一想到,

  自己或许有可能驱使一位货真价实的大筒木成员,黑绝就兴奋的难以自抑,他都差点体会高潮了……

   周一,卑微的求一波推荐票吧,好久没求过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