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重要的人

2021-06-19 作者: 云霓
  第21章 重要的人
  陈家村。

  陈老太太不停地向灶房里张望。

  一股股香气正从灶房里飘出来。

  陈老太太的肚子“咕噜”作响,紧接着就是心疼,辰丫头弄得这么香要花多少银钱啊?

  陈老太太本来想要眼不见为净,最终还是忍不住走进去瞧。

  鸡蛋被煎成了金黄色,摞放在盘子里。

  陈子庚站在旁边吞口水。

  陈老太太反反复复地数了几遍,六个鸡蛋全都在这里了,一个都没剩下。

  陈老太太心中埋怨外孙女,唉,真是不会过日子,下次绝对不能让她进灶房。

  锅里依旧冒着香气,还剩下不少油,陈老太太就要去寻家什将油盛出来,没想到外孙女手下利落,将昨晚剩下的稻米饭都倒进锅中。

  陈老太太看得两眼冒火,直拍大腿,再有钱也不能这样浪费。

  稻米饭在锅中翻炒均匀,一颗颗米粒都变得更加晶莹剔透,最后扔一把葱碎,香气扑鼻而来。

  稻米饭盛在碗中,上面放两个煎好的鸡蛋。

  陈子庚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饭,第一次因为吃饭而局促,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将鸡蛋夹开就能吃了。”谢良辰边说边做,金黄的蛋液顿时流淌下来,盖在了稻米饭上。

  谢良辰将沾着蛋黄的稻米饭送进了嘴里,眉宇跟着展开,露出很好吃的表情。

  陈老太太和陈子庚都还愣着,谢良辰鼓着脸催促:“快吃,一起去采药的人就要来了。”

  谢良辰的意思是不要耽搁采药。

  听在陈老太太和陈子庚耳朵里,就是抢饭的人来了。

  陈老太太还想留给孙儿和外孙女吃,旁边传来谢良辰的声音:“外祖母,你若是剩下,我就拿去送人。”

  陈老太太听到这话,恨不得将脸埋在了饭碗里。

  院子里传来祖孙三人吃饭的声音。

  这也太香了,陈老太太边吃边在心中感叹,但她却不想让外孙女看出来,免得外孙女再祸祸她的鸡蛋、油和稻米饭。

  吃完了饭,陈老太太和陈子庚的碗比洗过的更干净。

  陈老太太不禁咂了咂嘴,回味无穷,不过她还是看着背起了竹筐的谢良辰:“辰丫头,以后可不能这样做了。”

  谢良辰没说话。

  陈老太太后悔自己将卖女儿嫁妆的银钱交给了外孙女。

  正琢磨着,陈老太太发现一桩事,说话漏风更加严重了。

  陈老太太舔了舔:“我的牙又掉了一颗。”刚刚吃得太香了,她居然就将牙吞了。

  稻米饭什么味儿,牙什么味儿,她也没分出来。

  陈老太太要哭,外孙女做的饭是好吃,就是太费牙。

  直到陈咏胜带着村中几个人上门,陈老太太还没有从沮丧中回过神。

  陈咏胜带着谢良辰认人。

  “这是我大哥家的丫头玉儿。”

  陈玉儿穿着粗布裙子,常年在外干活,脸晒的有些发黑,她站在那里淳朴又害羞。

  陈玉儿向谢良辰笑着:“要采什么药,辰阿姐告诉我,我有些笨,但能做好。”

  谢良辰给黑蛋治病时,陈玉儿去邻村寻铃医,没能寻到人,她只好失望地回到家中。

  进门却看到黑蛋醒过来了,仔细一问才知道,谢家阿姐煮了药给黑蛋喝。

  陈玉儿觉得谢家阿姐是有本事的人,所以听说阿姐要去采药,她忙跟了过来。

  谢良辰点头:“我教你。”

  陈玉儿忙道:“谢谢辰阿姐。”

  谢良辰跟着陈咏胜又去见了几个婶子。

  陈家村住的大多都是陈氏族人,前朝覆灭之后,战事不断,大家相扶逃难,最终来到镇州落脚。一同经历过生死,感情更为深厚,村中二十五户姓陈,剩下七户外姓与陈家也是姻亲,后来又搬进来十三户,大家相处融洽。

  第一天采药,陈咏胜带来六个人,都是陈氏族人,这些妇人平日里与陈老太太交好,都称呼陈老太太“大娘”。

  陈老太太将人扫了一遍,不错,都是能干活的。

  一行人向山中走去。

  谢良辰边走边说:“一会儿找到杨桃藤我告诉大家,记得小株的不能取,取两年生的最佳。”

  采杨桃藤和黄蜀葵是因为用它们换银子比较快,顺利的话,能源源不断送去造纸坊。

  手里有些银钱,吃饱穿暖,接下来才好做其他事。

  谢良辰当然不会认为,帮了造纸坊,就能将与宋羡的债一笔勾销。

  她得快点成长,免得时时刻刻担忧自己的安危。

  谢良辰思量着向身后看去,想到宋羡,她总觉得背后有双眼睛在盯着她。

  谢良辰快走几步,盯着就盯着吧,债主看到她努力干活,说不得会少些戾气,多些宽慰。

  谢良辰当然不知道,宋羡就在陈家村。

  常悦继续跟着谢良辰,常安去村中查看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谢良辰带着村民上山采药,她说的与做的倒是一致。

  宋羡知道自己为何会来,因为眼下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唯有谢良辰是个变数。

  他要去巡营,一日后才能回城,他不在的时候,不担心宋启正和李佑。

  他将证据给了李佑,李佑就会抓住不放。打完了仗,皇帝就希望他们父子失和,这样才能避免宋家在北疆做大。

  宋启正一样,宋裕和宋旻被握住了把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削弱皇帝对他的怒气。

  他趁着这个时间,整饬他的部署,将信得过的人带在身边。

  所以唯一需要他多加嘱咐的,也就只有谢良辰。

  宋羡吩咐常安:“我离开的时候,多加派人手在这里守着,不能出半点差错。”

  常安应声,再次明白谢大小姐对大爷的重要。

  ……

  谢良辰很快找到了杨桃藤。

  陈咏胜道:“你说这是药材,而且能做纸?”

  谢良辰颔首:“能。”

  不是陈咏胜不信,而是他着实想不到这跟纸有什么关系。

  “二舅舅,”谢良辰道,“我采到就要回去取汁液试试,您带着人再多采些,免得去造纸坊时不够用处。”

  用这两样药材做成的滑水,谢良辰是见过的,不过亲手做还是第一次,在去造纸坊之前,她得多试一试,免得到时候失手。

  “我陪着阿姐一起回去。”陈子庚背起了竹篓。

  姐弟两个向山下走去。

  眼看着两个人影渐走渐远,陈咏胜低头看了看筐中的杨桃藤,这真的能用吗?

  太阳下山,陈咏胜和陈老太太才带着人一起回村。

  陈老太太回到家中,正要问辰丫头那些草药能不能用,就看到陈子庚向她挥手:“祖母,小点声,阿姐在画画,千万别打扰阿姐,小心她画错了。”

  陈老太太的心跳几乎都要停了,画错了的结果就是损失银钱。

  就在这时头顶忽然想起一记惊雷,陈老太太不禁打了个哆嗦,恨不得弄些破布将天蒙上,免得再有响动。

  几乎在同时,门被打开了,谢良辰露出笑脸:“外祖母、阿弟,草药没问题,后天一早我们就去造纸坊。”

   大家别忘记给角色点赞,先给良辰点起来,拜托大家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