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远方

2021-06-21 作者: 希行
  第27章 远方
  当楚昭这边迎着晨光启程的时候,一队驿兵披着晨光到达了云中郡。

  比起和楚昭分别时,他们更粗糙了,一向狂妄的阿九脸色也不好看,虽然还跑在最前边,但难掩疲惫。

  “我们驿兵跟真正的兵行路,还是差一等。”张谷沙哑着嗓子,指着前边的钟副将。

  钟副将行路,几乎是日夜不停,换马不换人,所以只用了原本一半的时间到了云中郡。

  跑得这些驿兵们差点撑不住。

  “所以你不要以为自己就真的不怕吃苦,一次两次还可以,长久真是苦差。”

  或许是终于任务要完成了,张谷很感慨,继续教训阿九。

  “跑完这一趟差事,乖乖地跟你亲戚认个错,回禁卫营去。”

  他看着阿九,这少年任谁一看就跟他们不一样。

  的确是不一样。

  这小子是月前才到他们驿兵营的,据说是家里有关系原本被安排在禁卫营,但因为桀骜不驯惹恼了亲戚,被罚来驿兵营受苦。

  刚来驿兵营的时候,他们看这种公子兵很不顺眼,故意给他使绊子,床铺上泼了水,饭菜打翻了,这小子的确桀骜不驯,绝不忍气吞声,跟他们你来我往打了半个月,最后折腾的他们自己都累了。

  不过有一点很让他们服气,这小子是你打他,他就打你,你泼水,他也泼水,又凶又猛,但从没有给他们穿小鞋,既没有告诉上官,也没有告诉自己的家里——他的家世一定不一般,有一次他们看到,驿兵营那个鼻孔朝天的朱校尉,还对阿九做出施礼的动作。

  “阿九,你家世不一般。”他们当时干脆直接问,“我们先前欺负你,你怎么不报复?”

  这少年听了哈哈笑:“我家里那么大本事,欺负你们几个岂不是浪费?厉害的家世,是用来欺负厉害的对手的。”

  这种道理倒是第一次听说,张谷愕然。

  但此后他们关系变好了,同吃同住同训练,少年阿九除了出手阔绰外,看不出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尤其是经过这趟任务,大家真成了同袍兄弟,真兄弟的话,自然会替对方做真心的考虑。

  听到张谷这么说,阿九笑说:“张哥,你们是怕了吧,因为我,你们才有了这趟苦差。”

  这个差事按理说的确不该他们小队出,应该是阿九的亲戚要让他受受苦吃些教训,张谷呸了声:“对你来说是苦差,对我们来说算什么——”

  阿九一伸手将张谷松散的围巾裹紧,似笑非笑说:“——张哥,你的鼻涕都流出来了。”

  其他的驿兵们哄然笑,张谷一边擦鼻子,一边气道:“这是意外,又不是次次跟着边郡的兵一起走。”

  另一个驿兵好奇地问:“阿九,你到底犯了什么错?”

  阿九笑了笑:“我犯的错说小也小,说大也大。”

  “那是什么?”“是杀人了?”“是放火了?”“是强抢民女?”

  驿兵们七嘴八舌地问。

  阿九一脸倨傲:“其他的就罢了,我这样子还用强抢民女?民女都自己来缠着我好不好?”

  张谷哦了声:“比如那个楚小姐?”

  阿九脸顿时一僵,驿兵们都笑起来,想起这个楚小姐,还真有些意思,到现在他们也都还糊涂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或者说,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张谷问。

  阿九淡淡地笑了笑,这次没有回避,说:“因为,不听话。”

  不听话?驿兵们你看我我看你,这算什么错?

  “不听话啊,可是很大的错啊。”阿九说,将手枕在脖颈后,“别说我的事了,看,你们适才提楚小姐,那个钟副将耳朵长,看过来了。”

  驿兵们忙看过去,果然见前方的钟副将冲他们走来。

  “诸位,云中郡到了。”他说,“我这就回大青山了。”

  楚岺是卫将军,奉命驻守大青山,日常也住在那边的城池,除非有召见才来郡城。

  驿兵们忙施礼,看着钟副将刀疤脸上又浮现骇人的笑。

  钟副将含笑说:“我家小姐的事,多谢几位了,我会跟将军说,到时候备些薄礼还望不要嫌弃。”

  张谷忙连声说不敢:“没照看好楚小姐,当不起当不起,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吧。”

  钟副将满意得点头,脸上的笑更和蔼:“差事忙完了,还有时间的话,来我们大青山坐坐。”

  那可不用,张谷摇头又忙点头,客套几句,钟副将终于走开了,只不过走开之前又多看了阿九几眼。

  阿九也不在意,见他看过来,也不示弱地看回去。

  这小子,钟副将脸上的刀疤跳了跳,没说什么带着人走了。

  看着这队兵马疾驰而去,张谷松口气,这件事终于结束了。

  “我去交差。”他对驿兵们说,“你们到处转转吧,阿九,第一次来云中郡,也开开眼。”

  驿兵们笑着拉着阿九“没错,郡城也可热闹了。”

  阿九摆手:“逛街不急,明日再说,先让我睡会儿。”

  驿兵们哄笑“阿九你也有累的时候啊。”“原来你也强撑着。”

  笑归笑,张谷还是立刻安排这边一个熟识的叫老黑的驿兵带阿九去歇息,阿九依旧出手阔绰,给了那驿兵一袋子钱,要吃最好的睡最好的床铺。

  “你这小子可比老张讨人喜欢多了。”老黑大笑,拎着钱热情地带着阿九走了。

  不多时,一间营房里,摆满酒菜的桌子上,驿兵老黑趴伏昏睡,手里还握着一个酒壶。

  他身上的衣服被解下,阿九站在一旁利索地换上,再将人拖到床上,盖上被子,摸了摸腰里的令牌,帽子围巾裹住自己,走出去将门从内带上,看了眼四周,这里虽然是陌生的从未来过的地方,但地图都印在心里,幻化成线条在眼前变得清清楚楚,四通八达。

  他低下头疾步而去。

  很快消失在人马来往不断的兵营里。

  日暮黄昏,一层层山峦披上黑影,在视线里变得更加高大,沉默地注视着山脚下奔驰的一队兵马,看着他们穿过崎岖的山路,眼前便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平原上矗立一座高大的城池,这就是大青山关,西出大夏最后一座城池。

  落城。

  取日落之处的意思。

  位于边陲,临近凶恶的西凉,充满了危险,也充满了商机,楚岺驻扎十几年,威震西凉,清除马贼匪患,将这座城池变得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各处的商旅涌来,繁华热闹。

  夜色中落城如同一片星河。

  星河正中的卫将军府,灯火明亮的书房里,楚岺双目炯炯有神地看着沙盘。

  巨大的沙盘占据了书房一多半的地方,上面的城池山川栩栩如生。

  楚岺伸手将一面小旗插在一条山川上,脸上浮现温柔的笑。

  他说:“这条路民众商旅亦可畅通无阻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