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难违

2021-06-14 作者: 希行
  第19章 难违
  对于钟副将的话楚昭其实也不意外,但真听到心情还是很复杂。

  “那里不是我的家。”她摇头说。

  钟副将跟楚岺结义兄弟,面对楚昭以长辈身份呵斥:“胡说,怎么不是,你祖父祖母魂安所在,你伯父守着家门。”再看阿乐,“你是怎么侍奉小姐的?也不劝着。”

  阿乐在京城在路上都沉默寡言,唯恐说错话让小姐丢人,但面对钟副将一点都不胆怯,理直气壮的反驳:“我什么时候劝过小姐?”

  钟副将被噎了下,是啊,这个丫头跟着小姐从来都是指哪打哪,一声令下自己先冲,哪里会劝。

  “以后再教训你。”他只能口头恐吓一下。

  楚昭说:“钟叔,那里只是楚家,不是我家,有亲人在,有爹在地方,才是我的家。”

  钟副将看着女孩儿红红的眼,心里也忍不住难过,如果不是万不得已——

  他压下心里的念头,再次劝楚昭:“和梁家小姐的事将军知道了,将军已经给梁大人和廷尉府都去了信,解决了,你不用怕,安心回家去吧。”

  “我才不是怕什么梁家。”楚昭看着钟副将,含泪说,“我只是要回去见爹爹,因为他病了。”

  钟副将面色一青,眉眼犀利,疤痕脸顿时凶恶。

  “是谁在京城胡说?”他喝道,不待楚昭答话,立刻又说,“小姐你不要听信谣言,将军好的很。”

  根本就不是,她不是十三岁的楚昭,她是经历过父亲死亡重生归来的楚昭。

  按照推算,这个时候,父亲已经病得很重了。

  楚昭含泪摇头:“这不是谣言,钟叔你怎能忍心?万一我和父亲再也见不到呢?”

  钟副将垂在身侧的手都攥起来,心神动荡,一是因为楚昭的哀伤,以及想到楚昭和将军再无相见的时刻,其实,将军也想过了,思虑再三,还是——只要能让小姐不卷入漩涡,平安福乐,父女今生再无相见,也值得。

  二则是其他的心思,小姐说的其实没错,将军的确是病重了。

  怎么回事,京城已经传开了?的确各方人士都在窥探边郡,但不应该啊,消息不会泄露的。

  小姐跟梁家小姐的冲突是意外,还是人为?

  是用小姐来刺探什么?
  还有,消息说,这次京城来追小姐的是卫尉府的人,一个出身低微姓邓的小丞——但京城的人物,谁也说不准背后藏着什么。

  念头纷乱,各种阴谋压在心头,钟副将无心再顾忌女孩儿的悲伤。

  “阿昭,你不要难过了。”他说,“将军没事的,你回京也不会有事,待过些日子,将军会亲自进京来看你的。”

  说罢要向外走。

  “将军已经给中山王写了信,托付他派人送你,与大公子他们汇合。”

  楚昭喊:“爹根本不会来看我,如果我现在不回去,就再也见不到他——”

  她的话没说完,钟副将回身抓住她,掩住她的嘴。

  “阿昭!”他眼神犀利,低声呵斥,“如果你现在闹着要回去,说不定立刻就见不到将军了!你难道要朝廷知道他病了不成!”

  楚昭一怔,愣在原地。

  钟副将话出口也有些懊悔。

  “我不知道小姐是从哪里听来的谣言,但是,这个谣言逼着小姐回去探望将军,一旦小姐真回去了,就是坐实了这个谣言。”他咬牙说,“将军坐镇边郡数十年,担负着陛下的重任,绝不会让边郡有丝毫动荡。”

  楚昭怔怔,又似乎明白。

  父亲隐瞒生病的消息,是为了避免边郡动荡,或者不止是边郡动荡,还有朝堂天下动荡,毕竟太子和三皇子之争,并不是突然发生的,已经暗潮汹涌很久了,比如呈现在表面的后族杨氏和贵妃赵氏两家的争斗。

  钟叔的话也更印证了她的猜测。

  原本以为父亲是一个获罪受罚被弃用的人,这个身份让她在京城被其他贵女们瞧不起,伯母话里话外抱怨,嫁给萧珣后,她也常常因为自己的身份,家世,不能助力,只有拖累而自责,甚至怨父亲行事不端。

  临死前,梁妃得意洋洋说“现在,你爹的人马,都已经归我们梁氏所有了,你再也没用了。”

  那时候父亲都已经去世快要十年了,梁妃竟然还提起——

  现在连钟叔也说,父亲生病的消息会让边郡动荡。

  父亲只是个卫将军,边郡那边论资排辈,父亲上边有郡守有四个大将军,随便一个校尉都能替代他,他在还是不在,边郡有什么可动荡的?
  父亲担任什么重任?
  现在钟叔的话,似乎印证父亲果然不是她认为那样身份平平——

  那,父亲是不是真做了那件事?
  那件事让她这个皇后被骂做恶后,让东阳谢氏举着大旗反叛,口号里的惩奸除恶,奸和恶一半指的是她这个楚氏——

  看到楚昭呆呆,钟副将有些不忍:“阿昭,你别担心,将军会没事的,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楚昭看着他。

  钟副将温和一笑低声说:“将军处置好边郡的事,会辞官回京,跟小姐团聚,从此后再也不分开。”

  父亲原本是这样打算的吗?
  楚昭神情悲戚,瞬时落泪。

  但因为她跟萧珣成亲,萧珣又成了皇帝,为了她,和她的丈夫,父亲没有辞官,在边郡耗尽了最后一点生命?
  如果没有她和萧珣的事,父亲会回到京城,安稳避世,说不定会多活几年,大夏的动荡,萧珣和东阳谢氏的纷争,跟他们也没有干系。

  “我不要以后。”她抓住钟副将的胳膊,“我要现在就回去见爹爹,钟叔,我有很多事,很重要的事跟爹爹说啊——”

  他们在大厅里说话,张谷等驿兵都出去了避开了,萧珣等人也没有进来,站在院子里等候,但客栈不大,他们两人的声音渐高,院子里的人们都忍不住看过来。

  钟副将看到外边的视线,按住楚昭的胳膊,低声呵斥:“不要闹了,将军什么脾气你难道不知道,他做了决定,就没人能违抗,你也不要为难我了,我是不会带你回去的。”说着又喊“阿乐。”

  阿乐有些紧张的上前。

  “照看好小姐。”钟副将说,“你们都长大了,要有个大人的样子。”

  说到这里看着楚昭,沉声一字一顿。

  “阿昭,你要相信,将军是为了你好。”

  说罢推开了楚昭的手,为了避免自己再心软,转身大步走出去了。

  阿乐嘀咕两声,忙扶住楚昭的手,感觉楚昭的手冰凉。

  钟副将走出来,对萧珣施礼:“末将见过世子。”

  萧珣颔首。

  钟将军说:“有劳王爷和世子照看我家小姐,我替将军谢过王爷。”

  萧珣含笑说:“将军客气了,请放心,我会把楚小姐平安交到楚公子手里,铁英。”他转头问,“楚公子他们到哪里了?”

  铁英说:“再有十日就到了。”

  萧珣对钟将军说:“我亲自送楚小姐去跟楚公子汇合。”

  钟将军再次施礼:“多谢世子。”

  事情看起来已经无可挽回了,楚昭站在大厅门口,看着钟将军和萧珣说话,一个施礼一个和蔼可亲,就像前一世那样——

  她的眼不由发红。

  “阿九!”她忽的大喊。

  在一旁高高兴兴看热闹的阿九被吓了一跳,旋即心中大骂,这小娘真是阴魂不散又扯上他!

  果然随着楚昭一声喊,院内所有的视线都看向阿九,不知谁是阿九的钟将军随着大家的视线也立刻找到了。

  钟将军看着这个年轻人,小姐为什么喊他的名字?有些疑惑,但旋即又警惕。

  这个年轻人长得很危险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