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厄运

2021-06-12 作者: 希行
  第17章 厄运
  阿福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笑。

  明明是现在最笑不出来的时候。

  她逃离京城,是为了见父亲,也是为了避开前世的命运,她和萧珣是在京城相遇的,她落水,他相救,她对他一见钟情,他与她两情相悦——

  当然,临死前才知道这是假的。

  梁妃很不屑:“什么两情相悦,皇后娘娘,你和陛下的相遇,哪有那么巧,陛下去了你家,你又恰好落水?你快醒醒吧,也不瞧瞧你们楚家什么身份,哪有那么好运气,这不过是场交易。”

  十五六岁花朵儿一样小姑娘,说的话刀子一样,一刀刀的扎她的心,让本以为认清了萧珣无情无义的她再次剜肉刮骨。

  原来那场救命之恩一见钟情是她自己的想象?

  萧珣根本就不喜欢她?娶她是一场交易?跟谁交易?

  正如梁妃所说,他们楚家身份何止普通,父亲还背负着罪名,人人避之不及。

  哪来本事的跟别人交易?对方还是中山王世子!

  梁妃还说了很多奇怪的话,不仅说她父亲做那件恶事,还说她母亲——

  她楚昭生下来母亲就死了啊!

  怎么十年后又提她母亲?

  她也没机会知道,他们不给她多问,催着她死,她死了后位让出来,梁妃也就能尽快封后。

  死的糊里糊涂,醒来后也糊里糊涂,她只能立刻离开京城,避免再掉入这莫名其妙的交易中,去找父亲问一问许多的疑问。

  没想到离开了京城,在这么远的地方,她又落水了,竟然又是萧珣救她。

  这,就不能是谁的交易了吧?

  这里除了她和阿九,就没别人了。

  阿九的身份她看不透,而且还差点杀了她,但她认为阿九跟萧珣不认识。

  可惜此时此刻没有办法杀死送到面前的萧珣,只能不跟他有什么牵连。

  不跟萧珣有牵连,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就是跟别人有牵连。

  而且,还能在萧珣面前掩盖身份。

  所以当张谷要说出来历的时候,她立刻喊出那句话,冲过去抱住阿九。

  果然,萧珣不仅没有再多看她一眼,连驿兵的身份都不问了。

  想到这里算是逃过一劫,阿福当然忍不住要笑。

  阿九冷冷的看着她:“你是不是被水淹进脑子了,还敢来拿我做戏,忘记我是什么人?我是要杀了你的人。”

  这女孩儿竟然还要和他做戏,难道不应该是立刻投入那个年轻男人的怀里,一边感激救命之恩一边指出他这个杀人凶手吗?

  要么是这个女孩儿疯了,要么就是女孩儿和那个男人是同党,在做戏欺瞒他。

  只是虽然看不透这女孩儿的来历,但他认为这个阿福跟这个男人不认识。

  为什么敢和他来做戏?阿福再次笑了笑,因为那个男人也会杀她啊,甚至已经杀过一次。

  面对两个要杀自己的人,阿福当然选阿九,严格来说,阿九杀她是因为误会。

  “阿九公子。”她说,“我叫楚昭,楚岺是我父亲。”

  阿九的神情微微愣了下。

  “你又胡诌什么?”他旋即皱眉说,“又要换个身份来骗人?”

  因为看到他拿着给楚岺将军的信,就开始往这扯,这女孩儿说谎真是随口就来。

  “我不骗你。”楚昭说,对外扬声,“阿乐。”

  守在帐篷外的阿乐忙进来。

  “你猜的不错,她不是我的姐姐,她的确是婢女。”楚昭说。

  阿乐对阿九施礼:“阿九公子,多有冒犯。”

  阿九面无表情。

  楚昭接着说:“你应该也知道,我父亲只有我一个女儿,去年才将我送来京城。”

  阿九神情冷冷:“我应该知道的事,世人也都知道,你说这个也没有任何意义,我也没时间听你胡扯。”

  说罢转身就要走。

  “阿九公子。”楚昭站起来,“你保密我的身份,我也会保密你的身份。”

  阿九回头,眼神冷峭,看看,这个女孩儿真是撒谎威胁张口就来。

  “虽然你说你是故意用密信来引诱我露出身份。”楚昭说,“但你的戒备必然也不是无风起浪,你去云中郡肯定跟我父亲有关。”

  阿九呵呵一笑,一句话不说,转身大步走了。

  帘子翻飞,寒风灌进来,楚昭乍一受激,咳嗽几声。

  阿乐忙扶着她在火盆前坐下,低声问:“小姐,他不信?”

  楚昭看着翻飞的帘子:“无妨,就算他不信,为了避免我把密信的事泄露,他会把我带在身边的。”

  这个阿九狠辣又谨慎,证实了猜测立刻就要杀她灭口,话都不多问一句,现在不能杀她了,为了不泄露身份,肯定也不会扔下她,跟这样的人相处反倒非常简单,无非是利害相关。

  阿九已经不是要紧的,要紧的是外边的萧珣。

  “小姐,你认得那位公子?”阿乐好奇问,而且看起来,小姐似乎怕他,但又好像想要杀了他——

  楚昭不想多提这个名字:“我认不认识他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让他认出我。”

  萧珣出现在这里,总觉得不是巧合。

  “我们要快些走。”

  张谷也被叫进了帐篷,再面对这个女孩儿,他有些不自在,神情不知所措尴尬。

  女孩儿倒也没有跟他哭诉儿女情事,只是说想要快点出发。

  她垂头说:“我不想面对那么多人,那位公子看到了我的事,我很惭愧。”

  张谷很想问,她的事是什么事,但看女孩儿羞惭的样子,也不好意思问,还有什么好问的,都这样那样了——这个阿九真是作孽!
  “不过。”张谷说,“那公子到底是救命恩人,阿福,你不能这么无礼。”

  楚昭低头:“我日后会报他大恩。”

  萍水相逢,哪来的日后,张谷也不再逼迫这个女孩儿,到底是年纪太小了,又是家逢大难,暂无父母可依,心神脆弱——阿九这小子真是禽兽!

  “好,我去谢过那位公子,我们立刻就出发。”张谷说。

  要转身女孩儿又牵住了他的衣角,哀哀说:“张大叔,不要丢下我。”

  张谷摇头叹息,以前不能丢下,现在跟阿九闹出这种事,更不能丢下了,怎么跟人家爹娘交代啊。

  “你放心。”他说道,“我怎么也得把你们姐妹送到你爹手上。”

  然后就让这女孩儿的爹教训那个阿九吧,他是管不了了。

  张谷出来让收拾东西,驿兵们都没什么意见,阿九要说什么,被张谷瞪眼堵回去:“你一句话都不要说!我不管这些事,我只管我们的军令,谁敢耽搁行期,我就不客气。”

  阿九看着那边从帐篷里走出来,换上厚棉衣背着包袱的两个女孩儿,他似笑非笑,只将手指对楚昭点了点,表明知道她对张谷耍了伎俩。

  但他果然没有说反对的话,懒懒的走开。

  铁英进来,萧珣正在烘头发,散发着淡淡的青橘香气。

  “那些驿兵要走了。”铁英说,“那个张头领来跟世子殿下告辞道谢,我打发他了,也没有跟他说我们的身份。”

  对于京城过来的兵马他原本是很客气的,但一想到这些驿兵竟然带着女孩儿,还不清不楚的,闹死闹活,这哪里是当差?

  “朝廷的兵马已经这副样子了?”他冷笑。

  萧珣看他一眼:“不要管中窥豹,不过是一件偶然的事。”

  铁英冷笑:“也不是一件两件了,京城军中都快成了外戚的天下,杨氏赵氏闹的不像样子——”

  萧珣呵斥他:“住口,不要议论国事。”

  别人或许可以议论,他们这个身份不合适,被当地的监官知道了,会引来麻烦。

  铁英忙低头:“属下知罪。”

  萧珣没有再斥责他,说:“冬日的河景也很美啊,看看这些美景多有趣。”

  铁英嘀咕一声:“是,殿下还能在河里救人被骂,也挺有趣的。”

  萧珣哈哈笑了,听着外边的热闹,那群驿兵上马离开了,他也没兴趣去看一眼。

  “我们也上船,继续赏玩。”他说。

  但还没等他走出帐篷,有一个护卫疾步进来。

  “世子。”他递过来一个小卷纸,“王爷的飞鸽传信。”

  萧珣伸手接过打开,面色一怔,若有所思,然后笑了。

  “有趣。”他说。

  再次疾驰在大路上的驿兵们,气氛有些怪异,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跟两个女孩儿相处了。

  张谷心里一会儿骂阿九,一会儿也埋怨这个阿福,最后也埋怨自己,真是一团糟,他将马鞭甩的响亮,快点到边郡,快点把这些麻烦扔出去吧。

  马蹄飞扬,似乎每个人都在拼命的向前跑。

  但身后也有马蹄声传来,跑的也很快。

  “请留步!”还有一群人声音高喊。

  张谷愣了下,回头看,见是一大队人马,离得远看起来像是一团黑云乌压压——他倒是认出来了,是先前那个年轻男人的护卫装扮。

  这是怎么了?不会是来报复女孩儿的无礼了吧?

  “别管他们。”楚昭喊,“快走!”

  她扬鞭催马,如同闪电一般从驿兵们中冲过去,跑到了最前方,但却甩不开身后雷声轰鸣。

  “楚小姐——”

  “请留步——”

  楚昭闭上眼,她就知道,遇到萧珣,就是她的厄运。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