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苦路

2021-06-07 作者: 希行
  第11章 苦路
  驿兵行路是很快的,人和马都如同拼了命的向前跑,一天几乎没有停的时候。

  马匹颠簸的阿福咬紧了牙。

  睡不好,吃不好,大腿和臀部磨破的伤结痂又破,若非是阿乐的草药撑着,只怕溃烂不能行走了。

  她记得她十几岁的时候,马术非常好,天天骑马狂奔,也没有半点不适,可能是因为身体里的人,变成了二十多岁养尊处优的许多年的她,身体也变的不适应了。

  她渐渐的落后以及隐忍的神情,阿乐立刻就看出来,也跟着落后,紧紧跟在她身边。

  “要不,就歇息一会儿吧。”阿乐忍不住低声说。

  阿福摇头,看着在前方疾驰的驿兵们,不行,她不能停下,要不然落了把柄,那个阿九一定会把她甩下。

  更何况,她也不想停。

  “我想尽快到边郡。”她说,看着前方,“我想见爹爹。”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爹爹了。

  她也没有想到,还有机会能再见到爹爹。

  这句话出口,她眼泪唰的流下来,被寒风一吹,割的脸生疼。

  阿乐的眼泪也跟着流下来,她懂的,小姐长这么大,哪里受过委屈,竟然要被大老爷绑着送官——

  这世上,最疼小姐有且只有将军。

  虽然阿福和阿乐没说什么,但张谷还是很快注意这两个女孩儿的异样。

  “阿九。”他催马追上最前方的少年,“今天别赶路了,在前方驿站落脚歇息一下吧。”

  阿九说:“马匹还能跑一天,明天再换不迟。”回头看了眼,立刻就明白了,不悦的哼了声,“张哥,你也太心善了,我们职责所在,快报急送,可不能半路替人带孩子。”

  “快报个鬼,我们只不过是送最新军户审批名册,晚个三天五天十天半个月无关紧要。”张谷恼火说,“说起来,要不是上头为了折腾你,俺们兄弟都不用专门跑这趟差!”

  阿九凤眼一挑:“那这么说,我才是这两个女孩儿的好运气,我真是个大善人。”

  张谷又被逗笑,呸了声:“说真的,这两个孩子能跟到现在已经很出乎我意料了,真是很厉害,很令人佩服。”

  阿九嗤声:“为了自己拼命,算什么厉害,有什么可佩服的,谁比谁活的容易啊。”

  张谷又被气的瞪眼:“你这小子是心肠硬啊,还是没心没肺啊?”

  阿九似是一笑,眼睛里却几分冷意,将马鞭在空中一甩,啪的发出一声脆响,马匹的速度更快了。

  张谷无奈只能跟上。

  在后方的阿乐看到驿兵们速度更快了,气的忍不住骂人:“肯定是那个阿九故意的。”

  阿福倒是没什么生气的。

  “骂他做什么,他又不欠我,本也不该带上我们。”她说,“他是个恶人,我们反而更自在。”

  不用想着怎么去琢磨让人发善心,只要拼命的跟上,自己不落后,就不会被丢下。

  话虽然这样说,阿乐看到女孩子因为再加快速度疼痛的脸都扭曲了,又是难过又是茫然。

  “当初小姐就不该来京城。”她喃喃说。

  当时小姐离开边郡的时候,多开心啊,刚进京的时候,多高兴啊,那么期盼期待京城的生活。

  谁想到京城里的女孩子们真是太坏了,嘲笑欺辱讥讽小姐是乡下来的,拿小姐言谈举止衣着当乐子取笑。

  还有楚棠小姐,明明是叔伯姐妹,不帮着小姐,反而跟着外人一起笑。

  都说小姐打了梁家小姐,但她可以肯定,一定是梁家小姐欺负小姐在先,小姐忍无可忍才动手。

  大老爷和大夫人真是胆小,惧怕梁家,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把小姐绑着送官。

  只恨她那时候不在场,如果她还在小姐身边,就用不着小姐动手,她一脚踢飞那个梁小姐,然后要绑着送官也好,打杀也好,都随他们。

  阿福看得出来阿乐在想什么,其实她想的多数都错了。

  如果还是十三岁的自己,是不会打梁小姐的。

  而且十三岁的她傻乎乎的,也根本就没觉得被欺负了。

  被瞧不起的确是感觉到了,所以她努力的讨好这些小姐们,努力的跟她们变得一样,认为这样就不会被瞧不起了。

  那时候真是,傻啊。

  何止那时候,那一辈子她都傻。

  傻到活的可笑死的凄惨。

  不过有一点阿乐想的没错,当初就不该来京城。

  一切的孽缘厄运都是从京城开始的。

  离开京城,回边郡去,回爹爹身边去。

  阿福攥紧了缰绳,力气又充满了全身,疼痛都减轻了,她也一甩马鞭,发出清脆的响声。

  看到落后的两个女孩儿渐渐跟上来,张谷有些感慨,多好的两个孩子,又悲苦又坚韧。

  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在驿站歇息,哪怕阿九发脾气——这小子发脾气也不过是自己扬长而去,就随他去吧。

  但气人的是,阿九就越跑越快,一直到天黑都不放慢速度,他都没机会表达这个决定,直到火把点起,马也寸步难行的时候,阿九终于停下来。

  张谷这种驿兵都跑的差点喘不过气。

  “你这混小子,你发什么疯。”他骂道。

  阿九将火把向前挥了挥,浓烟在夜色里摇晃。

  “不是发疯啊,不是你说的休息吗。”他说,“前方有驿站。”

  张谷愣了下,这里有驿站吗?他怎么没印象?他抬头看去,果然见夜色昏昏中,前方的山坳里有一处亮着灯火,挑着红灯笼,其上鹤岭官驿四个字分外显眼。

  这是一个比北曹镇驿站还小的驿站,没有前后院,只有一排房,乍一看比土地庙大不了多少。

  驿丞也是个如同土地爷的老兵,拄着拐招待他们。

  “我们这个驿站,其实原本不是驿站,以前这山里盛产好木头,官府就在这里简单修了个房子,用来堆放伐下的木料。”老驿丞笑呵呵说,“我们这里前后一天的脚程,有大城镇也有正经驿站,所以要么加快速度要么慢一步,都不会在这里落脚,几位军爷能找到我们这里,也是巧了,但这里没有驿马,也没有草料食物配给,不过兵爷们放心,老儿我存了些吃食,能让大家填下肚子。”

  他唠唠叨叨的说,颤巍巍的就要去厨房做饭。

  张谷忙拦住:“老官儿不用忙,我们带着足够的干粮,自己做饭就行,只是没有驿马,我们就需要多休息一天,好让马儿恢复过来。”

  老驿丞乐呵呵的说:“没问题没问题,想歇多久就歇多久,这山中安静的鸟兽都看不到几个。”

  他拄着拐依旧忙前忙后,给几个驿兵指水去哪里打,柴去哪里扯。

  小小的驿站变得喧闹。

  烧火做饭这种事阿九自然不管,歪坐在台阶上晃着腿看夜空中星星。

  “你竟然知道这里有个驿站。”张谷走过来说。

  阿九说:“舆图上标记着呢,张哥你们没看到吗?”

  这么多年了,这一条路都跑熟了,谁还看舆图驿站的位置啊,更何况这么小,不起眼的,还真没注意过,张谷笑了笑:“你还挺认真的,莫非要把驿兵一直当下去了?”

  阿九看着星星声音散漫的说:“也可以啊,当个驿兵也不错,走南闯北吃香喝辣。”

  哪有说的这么好,一辈子都熬死在这里了,也就不知人间疾苦的人才这么说,张谷要再说什么,阿九猛地转头哎哎两声:“你们两个站住,只有一间屋子,我是要睡的,你们等厨房用完了,睡厨房去。”

  下了马歇息了好一会儿,刚能被阿乐搀扶着慢慢走动的阿福停下来,拽了拽阿乐,阿乐便扶着她从屋门前转开,在院子里的石墩上坐下来。

  张谷瞪了阿九一眼:“我们大男人——”

  “大男人怎么了?男人骑马奔波也很累的。”阿九摇晃着长腿,抬头继续看星星。

  坐在石头上的阿乐这次没有生气,反而有些高兴。

  虽然没有床依旧要睡地上,但在厨房晚上可以烧热水,给小姐好好的洗一洗,解乏上药。

   祝福高考顺利(高考生应该看不到这个,给考生的家长兄弟姐妹们祝福祝福——当年我的高考是失败的,作文离题,得了最低分,但我的生活没有因此而失败,还以写文谋生了哈哈哈,也是蛮神奇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