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经过

2021-06-07 作者: 希行
  第7章 经过
  县衙公堂里跪了不少人,但县老爷和差役们却都站在外边,差役好奇的向内探看。

  “老爷。”他问,“这是审什么大案子?京城的大人都来了。”

  县老爷瞪了他一眼:“少多管闲事,跟咱们无关的事不要打听,你想进去被审一审吗?”

  官差缩头不敢说话了。

  县老爷眼观鼻鼻观心,听的大堂里啪的一声,那是自己的惊堂木被扔在地上。

  邓弈收回手,靠在椅背上,看着地上跪着的四人,除了车夫,新找到的杨娘子——妓女丽娘,还有一个大夫,以及驿丞。

  他们面前都摆着钱珠宝,有多有少。

  “都说说吧。”邓弈说,视线扫过四人,落在丽娘身上,“如果没猜错,你应该是第一个。”

  丽娘忙抬起头:“不不,大人,奴家不是第一个,那小姐是先找好大夫的。”她伸手指着一旁的男人。

  男人是大夫,慌张的说:“大人,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邓弈淡淡说:“无妨,你说出来,本官就知道了。”

  大夫忙应声是,深吸一口气整理思绪:“我是一个游医,那天在路上走,路边的坐着两个丫头休息——”

  邓弈打断他:“那两个女孩儿多大年纪,什么样子,说仔细点?”

  大夫想了想说:“小的十二三岁,大的也不超过十五,穿着打扮都很普通,大一点的站着,小的那个坐着,小的那个,长的挺好看的,脸小小的,眼睛大大的。”

  眼睛像会说话,声音也好听,娇娇弱弱的,让人不由生怜。

  所以他当时才会鬼迷心窍。

  邓弈抬手示意:“继续说。”

  “那小姐儿唤住我,说要看病,给了我一袋钱——我还以为遇到生意了,但她又不让我给她看病,说过几天让我来驿站,给一个妇人看病,只有一个要求,不管看的如何,都要说那妇人药石无医,命不久矣。”

  他说到这里,偷偷看了堂上坐着的大人一眼,见那大人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怒。

  “我,我是不会胡乱骗人的,就,想到时候看看,能治我一定会尽心尽力治病的。”

  邓弈没说什么,一旁站着的齐督邮冷笑,这个贪财鬼,还给自己找借口呢。

  大夫低着头不敢看他们。

  “我那几日就常到驿站附近转悠,我是游医嘛,也不奇怪,果然有一天一个驿卒跑出来找大夫,撞到我就把我带进去,我就见到了这位——娘子。”

  他转头看一旁的丽娘。

  最初的慌张过后,丽娘现在已经不慌了,她又没做伤天害理的事,不过是收了钱装别人的娘,见大夫看过来,还对大夫娇媚一笑,再抬头看那位大人——

  “大人~”她说。

  大人看了她一眼,风月场所见惯各种客人的丽娘身子一僵,跪端正了身子。

  “那日我在楼里睡午觉,那两个女孩儿翻窗户进来了,吓了我一跳,我住的可是三楼,我还以为打家劫舍的歹人呢。”

  到底是风月场所的人,比大夫灵敏,不待邓弈问,就主动说的很详细。

  “结果一看,是两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儿,虽然乍一看很普通,不过那小一点的女孩儿长的很好看。”

  丽娘的眼睛亮亮,以美色侍人的她最会看美人。

  “等她再长几岁,十七八九的时候,那绝对是个绝世美人,不过,眼睛有点太凶,这样不太好,会不讨男人喜欢——”

  邓弈打断她:“说重点。”

  丽娘讪讪,接着说:“这小姑娘给我扔了三袋子钱,说包我三天,让我装她的娘。”

  她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钱袋,比起大夫,她的多了很多,还散落着金银宝钗玉镯子。

  “大人,奴家就是出来卖的,不管是男是女吧,不管是装老婆还是装老娘,奴家也没选择啊。”

  “奴家就是躺着装病,然后按照她教的说话——”

  说到这里她忙探身看跪在最边上的驿丞。

  “许老爷,那些话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都是我那女儿,阿福让我说的。”

  驿丞面无表情,也不回应她,把头扭开,今时今日,他一世的脸面都丢光了。

  驿丞不说话,车夫等不及了,心慌的叩头:“大人,大人,我不知道,我跟谁都没见过,就是这个娘子说用车,又说不用了,钱不用退给她,我就,就——”

  不占便宜白不占。

  他将面前的一把钱往前推,跟别人相比,他的是最少的。

  “我不要了,我上交,大人饶命。”

  丽娘在旁说:“大人,他是我找来的,跟阿福,阿福就是那个女孩儿的名字,她自称的,跟她无关,而且,阿福是说让我一直到杨屯再下车,然后等车夫走了再离开,但我觉得没必要,就提前下车了,结果,果然,不太完善,就被大人们给查到了——”

  她说着讪讪一笑。

  “要是那小姐儿知道了,会扣我的钱吧。”

  邓弈也笑了,想了想,点点头:“应该会。”他的视线转向驿丞,“许丞,你——”

  驿丞俯身叩头:“下官有罪,贪钱财迷心窍失察,请大人责罚。”

  他的面前钱堆的高高——

  齐督邮在上指着他,恨恨说:“老许,我说过多少次,你什么都好,就是贪财,早晚出事!”

  邓弈还没说话,门外脚步急响,一个裹着斗篷的少年公子冲进来。

  “邓大人。”他急急问,“找到我妹妹了吗?”

  邓弈对他笑:“楚柯公子来了。”

  这就是齐督邮说的楚老大家来找妹妹,但安坐在郡府里的公子吧,驿丞伏在地上心想,微微抬头看了眼——看看跟那个骗人的阿福是不是长的一样。

  这公子十七八岁,个头不小,肤色白皙,此时一脸急切,情绪外露毛毛躁躁。

  那个阿福可不是这样,虽然柔柔弱弱,对他不是哭诉就是叩头谢恩,但此时回想,那女孩儿其实很沉稳。

  不沉稳,也骗不了这么多人啊。

  “邓大人,我听说找到了?”楚柯公子急急的问。

  “阿柯公子。”邓弈说,“你先看看,这些钱物,是不是你们家的。”

  楚柯这才看堂内,视线落在每个人面前堆的钱上,立刻喊:“是!”他伸手抓起丽娘面前的玉镯朱钗,“这是我母亲的,我母亲的陪嫁。”

  说到这里满脸的恼火。

  “这个小贱人,她可真敢偷!”

  丽娘看着眼前的少年,啧啧,竟然能骂妹妹是小贱人,可见这位公子和自己的妹妹关系不怎么样。

  “这些。”楚公子又站到驿丞这边,看到堆起来的钱,气愤的喊,“这么多,我都不知道家里的钱在哪里,她怎么偷出来这么多!这么多钱,这么珍贵的首饰,她竟然这么轻易就给人了!她疯了吗?!”

  邓弈笑道:“楚昭小姐不是疯了,是豪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