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快穿之女王大人有金手指收藏癖 > 第728章 状元郎的作精养母 8

第728章 状元郎的作精养母 8

2022-06-25 作者: 迹部逗樱木
  第728章 状元郎的作精养母 8
  “母亲?”

  见来人是简易,蒋文芝颇为惊讶,不解简易突然闯入她的屋子作何?
  那声“慢”又是为何?
  简易进屋后二话不说,抬手随意挥了挥,简易身后的两个仆从便将屋内的孙奶娘给抓拿住,押跪在地?
  “你你们做什么?快放开我,放开。”

  孙奶娘心里很慌, 唯恐简易这是知道了什么,这才如何这般对她。

  孙奶娘抬头看向上方的蒋文芝,见其满面惊愕,本就苍白不已的面色又青了几分,心下愈发愧疚,不好受起来。

  但, 但她这不是没有办法吗?她的儿子, 她的孙子可都在老爷手上拿捏着,她能怎么办?
  想到儿孙, 孙奶娘愧疚之心煞时消散,只一心想要向前扑去,想要去求情,“夫人,您快跟老太太说话啊,夫人,您快让老太太放开我啊。”

  蒋文芝看着底下挣扎惊叫的奶娘,怔怔出神。

  看到孙奶娘这般惊惧的模样儿,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定然是这奶娘做了什么背主的事儿叫婆婆知道了,这才会招来今日之祸,不然就以老太太那慈和宽厚的性子,又怎会这般对待与她。

  想清楚这点,蒋文芝没有再看着孙奶娘,转而将目光投向简易,不解问道:“母亲,奶娘她是做错了事儿了吗?”

  简易点了点头,绕过孙奶娘在床沿坐下, “你可知一个小小的风寒为何竟会让你病重至此?”

  蒋文芝见简易言之凿凿,静默几息,忽的回头看向打从听到简易的解释后便一脸恢败之象的孙奶娘,眼眶霎间红了,哽咽问道:“奶娘,这是真的吗?”

  孙奶娘心虚避开蒋文芝的目光,“我我……”一时间,孙奶娘不知该反驳还是解释,呐呐不言。

  蒋文芝眼眶中蓄着的眼泪蓦然顺着脸庞留下。

  看来,她的猜测成真了,奶娘她真的背叛了她。

  因着母亲要打理父亲的私塾不得空,是以她是在奶娘的臂弯里长大的,待奶娘亲厚更胜于亲母,往没想到,有一日奶娘竟会……

  “母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简易拍了拍蒋文芝紧攥着的手,道:“先等一下,我来时已经派人去请琦峻了。”

  蒋文芝听到邵琦峻的名字身子一顿,闭了闭眼,没再说话, 更没有追问什么,只依在床柱默然不语,像是没了声息。

  见此,简易微挑眉头,这蒋文芝是个聪明的。

  如此也好,聪明人更能懂得怎样做对己才是最好的。

  一时间屋内五人都静默了下来,房间里流淌着逼人的窒息感。

  大约一盏茶左右,邵琦峻行色匆匆的从外院书房赶到了正院儿,一进门,看到屋内的情形,心里一个咯噔,知道事情败露了。

  “母亲。文芝。”邵琦峻喉间有些发紧,声音不自觉低沉沙哑下来。

  简易点了点头,示意邵琦峻进屋,待人坐下后,简易又看向押着孙奶娘的婆子,道:“你们都下去吧,把她也给带上。”

  “是。”

  孙奶娘见邵琦峻来了本以为还有机会同蒋文芝解释,卖惨求情,却不想简易压根就没叫她开口解释便让她退下,立时急了,哭嚎着求饶。

  “老爷,老爷您说句话啊老爷。老夫人,夫人……”

  孙奶娘声音太尖细了,两个婆子生怕正在气头上的几位主子听了厌恶,迁怒到自己身上,连忙将孙奶娘的嘴巴给堵上,利索地将人拖拽了下去。

  蒋文芝看着孙奶娘的惨状一阵心寒,越发的不言不语,只用一双通红的眼睛凄然的看着邵琦峻,惹得邵琦峻心头惴惴的撇过头去。

  简易没有理会两人的官司,见门窗打开,外边并没有人偷听,便直接道:“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免得你们要来个三五遍的反驳辩解,然后再扯出来一大堆的迫不得已。

  总而言之,这件事非常明朗,就是琦峻控制了孙奶娘的儿孙,让她将文芝的药给换了,想要置文芝与死地,然后好将殷大人的爱女迎进门。”

  “母亲,我没有……”邵琦峻被简易的话惊得心头狂跳,惊慌阻止。

  简易抬手制止,“不用解释,事实怎样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孙奶娘和这晚药就是证据。”

  说着,简易指向方才婆子按押孙奶娘时送孙奶娘手里接过搁在床边小桌上的药碗。

  邵琦峻顺着简易所指方向看去,又有下意识的朝蒋文芝看去,正好对上蒋文芝哀默的眼睛。

  简易见邵琦峻和蒋文芝都没有说话的意思,心下满意,又道:“琦峻,你和殷家小姐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现在我问你,你是不是一定要娶她。”

  话毕,屋内落针可闻,许久,邵琦峻垂首道:“是。”

  “那好,母亲现在告诉你,你想要娶继室是没可能的了。”

  “母亲。”邵琦峻急道。

  简易看看蒋文芝又看向邵琦峻,冷嗤道:“琦峻,你可还记得文芝是你父亲好友的女儿?你可记得她为你父亲守过孝?你可记得她是恒哥儿的母亲?你可记得你这些年读书赶考的钱是哪来的?”

  “母亲知道也了解你这般做是为了什么?也明白你若是铁了心要害了文芝,铁了心要娶她我是拦不得的,更阻止不了。

  但琦峻,母亲希望你心里还能坚守些什么。初心不改很难,但最起码要留有底线。”

  “现在,母亲给你两条路走,要么迎殷家小姐为平妻;要么就你就跟殷家小姐彻底断了。

  当然,你也可以继续让文芝病逝,然后再娶,但我会去顺天府告你不孝,告你杀妻。”

  邵琦峻不敢置信,质问道:“母亲,为何?为何要这般对我?为何你要为了她这般对我?”邵琦峻像是着了魔般,愈问愈大声,反反复复责问。

  床上的蒋文芝亦是惊诧不已,不敢相信简易竟会为了她做到这一步。

  简易看着两人的模样失笑摇头,感慨道:“我也不知,只是心里哇凉哇凉的而已。”

  邵琦峻闻言瞬间没了声。

  “琦峻,倘若有一天殷家小姐不喜我,你当如何?”

  邵琦峻再次失声垂首。

  简易见此转向蒋文芝,道:“文芝,母亲知道这事可能要委屈你和玉恒了,但母亲也没法子了,野心这东西只要起了心思便就是不能轻易消散得了的。

  与其等到来日琦峻仕途受挫,再次起了歪心思,在我没反应过来时伤害了你们,倒不如这次就成全了他吧。”

  “母亲向你保证,这次的事儿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若他或殷家小姐再犯,母亲定会豁出这条老命为你们做主,告他个不尊不孝,不仁不义。”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