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怀疑

2021-07-26 作者: 默溪
  第203章 怀疑

  “夫、夫人……”

  连着唤了几声,床上的人依旧没有应答,终于相信,这是出事儿了。

  “来人啊!出人命了……”

  丫鬟跑出门去,惊哭声响起,在隔壁房小憩的嬷嬷立即惊醒,过来一瞧,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儿栽倒。

  “夫人这是……”她颤抖着,来到床前,“天杀的贼人,竟敢在佛门圣地做出这种害人性命的事。”

  “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很快,闻声赶来的其他人也到了门前,床上的人虽被嬷嬷遮掩起来,可一地的碎布却教人明白发生了何事。

  在得知人也没了时,过来的几人更为惊讶了。

  谢夫人和马太太也赶了过来,原就隔着几间屋子,两步就到,这会子过来正巧瞧了清楚。

  谢夫人惊出了一身冷汗,之前还谈论的人,现下就这么没了,还是在这种地方。

  恐怕不是件小事。

  周围的几个夫人吩咐报案的报案,通知王家的通知王家。

  一时间,禅院里一团乱。

  马太太念了几句阿弥陀佛,一脸惊惶地拉着谢夫人,“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在佛门前出了命案,还是官家夫人,恐怕得大理寺亲自出手。”

  谢夫人点点头,只是,她想的不免要比马太太想的多些。

  护国寺的事儿没有被立即传出去,为了避免引起众人恐慌,主持亲自过来压制了此事。

  同时,大理寺和刑部也调了人过来,这件事很快被上报。

  正在街市上玩的起兴的太子一行人突地被拦住告知此事,崔九贞很是惊讶。

  “王夫人,你确定是王衍的母亲?”

  来寻他们的是碧珠,她确信地点点头,“是,且还是被……”

  她靠近偷偷说了几句,崔九贞睁大眼睛。

  原本玩闹的兴致都给浇没了。

  谢丕并没有多少表情,只扶了扶她的肩,朝碧珠吩咐道:“我带他们回去就好,你且回去同我母亲说,让她早早回府,寺里不可多待。”

  “可夫人想见你。”碧珠看了眼崔九贞,“奴婢可送大姑娘回府,二爷,夫人今儿个受了惊,您就去瞧瞧吧!”

  崔九贞闻言,立即赞同,“谢丕,你先去看看伯母,我和太子先回府等你的消息。”

  碧珠松了口气,还好崔大姑娘识大体,省事儿不少。

  谢丕没有拒绝,自家母亲找他定然是有什么事儿,他没有再耽搁,吩咐好碧珠和其他人,便快速离去。

  太子舔着饴糖,不以为道:“不过死了个妇人,这就要我们回去了?我还没玩儿够呢!”

  “死的不是寻常百姓,是朝廷命妇,不一样!”

  崔九贞耐心安抚道。

  太子鼓了鼓脸颊,他当然知道了,那王家的妇人罢了,他记得。

  “真是扫兴!”

  手中的饴糖也没了味道,塞给刘瑾后便不再说话。

  马家兄妹相视一眼,这个时候再留着也不合适,便提出了告辞。

  “想来母亲那里也在等着,我们就先行一步了。”

  马琴对崔九贞说道,两人又约定了下回去刘府的时间,这才分开。

  未免出什么意外,崔九贞带着太子上了碧珠带来的马车,在护卫的护送下离开街市。

  马车里,见着太子还气鼓鼓的不高兴,崔九贞只得哄他,“回去咱们去池塘里钓鱼,晚上你想吃什么,我亲自给你做,可好?”

  闻言,太子矜持地看了她一眼,随后目不转睛。

  “听说老先生养的猪肥了……”

  “那不行。”

  “那……那就其他的都来一样吧!”

  说完,他小心地觑了她一眼,崔九贞默了默,那句话还能收回吗?
  见她不说话,太子急了,“你放才说的,孤想吃什么你都给孤做。”

  崔九贞扬起笑脸,只好道:“当然了,说话算话嘛!”

  太子这才放下心来,得意地扬扬头,总算没有再生气。

  另一边,谢丕寻到自己的母亲,看了眼朝自己使眼色的大哥,随即来到谢夫人面前,行礼道:“母亲!”

  “你还好意思叫我!”谢夫人猛地拍桌而起,“你自个儿瞧瞧,都干了什么好事!”

  谢丕眉头微跳,兄长谢正忙地扭过头去,装作没瞧见。

  “母亲这话何意,儿子做了什么让您气成这样?”

  谢夫人闻言,见他神色并无异样,却还是不大放心,决定再诈一诈。

  “你还说,王夫人的事不是你干的?”

  “我?”

  谢丕冷了脸,他道是什么,原来是这件事。

  “母亲,儿子在您眼中就是这样的?”他撇过眸子,“再如何,我也不会与一个妇人计较。”

  谢夫人眉头微松,一颗心终于落定,她犹豫地又询问了声:“真的?”

  谢丕咬牙,气道:“假的!”

  听他这么说,谢夫人总算打消了所有的疑心。

  不是他就好,这个臭小子真是害她白担心了。

  这是,谢正才开口,“母亲,您瞧,我都说了不可能是二弟,您非不信。”

  谢夫人瞪了他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什么德性,为了只狗都能设计断了人家条腿,万一真是他做的,这祸岂不是闯大了。”

  更何况,从前为了狗,这回为了未婚妻,指不定什么都能做出来。

  谢正尴尬地摸摸鼻子,瞧见自家弟弟的脸更冷了,立即不再开口。

  母亲也是的,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还拿出来说道。

  “天色不早,儿子明儿个还要上课,就不多留了,劳烦兄长好生送母亲回府!”

  谢丕心中闷的不行,草草行礼后不愿再待。

  真是不死都教自个儿母亲给气死了,出了这样的事,竟怀疑到自己儿子身上。

  谢正送他出去,抹了抹汗,松口气道:“你也甭怪母亲,她也是担心你,怕你遭牵连,毕竟王家这事儿可不小,锦衣卫都派出来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怎的突然死了?”

  “咳,听说不大光彩,怕是遇到采花大盗了。”

  谢丕一噎,有些不知该怎么开口,谢正也稀奇,这采花大盗,竟好这口?

  那王夫人都年近四十的人了,啧啧。

  “不一定。”谢丕想了想,道:“能在这样的地方作案,对方并不怕暴露,反而像是故意露出马脚引人追查。”

  【感谢团团的小靴靴打赏,还有大家的票票支持,比心~】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