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4.28章 大案要案

2021-09-19 作者: 核动力战列舰
  第134章 4.28章 大案要案
  卫铿在牢房中喊着喝水是凌晨3:05分。

  而意虚煌被发现死亡,则是3:10分。可以确定,意虚煌在3:05分还活着,因为战舰上监控还显示,意虚煌的房间内出现外投的剑气。似乎是在和什么存在进行激烈战斗。

  但是等到3:07分,房间内散发出火焰烟雾的时候,大家意识到不好了,当即有人从外部击破了隔空禁制。接着就看到了那具穿着意虚煌服装的无头尸体。

  由于高位者一直是保持神秘的,没人知道其身上的特征,所以这具尸体到底是不是意虚煌,所有人还不确定。

  ……

  而在牢房中负责看守的剑士,没有给卫铿一杯水,反而强化了禁制,强大的电磁力将卫铿所在的空间从原本的六百立方缩减到了四十立方。

  看守者:“老实点。”面对曾经的强者,这位剑士如今毫无忌惮的弹压,让他觉得很爽。

  然而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雷声一样的音爆,让他愣了愣,收回了对卫铿的计较。

  这个雷声,是高空中战舰骤然下降后,传来的音爆,

  卫铿感应到那艘急速骤降战舰,心里略微嘲笑道:“急了,急了。”

  ……

  第二天,太阳升起,不,应当是从凌晨开始,整个轴区就处于惊涛骇浪之中。

  战舰上的警备剑士们将战舰上所有的人都撤下来,然后封主了战舰上的“黑匣子”监控资料记录器。

  紧接着,就是这些战舰上的所有可疑人员,被全部被意虚煌的弟子们,关押到了软禁地带,也就是卫铿的隔壁。这个场面让几个小时前还觉得欺压卫铿颇为有趣的狱卒顿时感觉到山崩地裂了。

  一开始,还不知道事情到底有多么严重,一些传承系的剑师想要强行登上战舰查看,但是在抵达现场后,这些剑师脸色煞白。那墙上的字,实在是太诛心了。

  意虚煌代表的是天泽派最上天听,他来到这里,打压各个派系,将轴区的所有大权全部揽在手中,没人敢不从,因为违背他,就等于宣告轴区内有逆反天泽主峰的力量。但是他死了,莫名其妙的死了,这里所有的派系都脱不了干系,甚至他带来的人现在也难以自清,
  因为,意虚煌是一位剑师,现在却连人头都找不到了,没有内鬼实难说得清。

  每个人都有嫌疑。而且真正的罪犯,极有可能装的最无辜!

  ……

  天泽派中心,也是在天亮前得到了这个消息,但是在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发了消息进行确定,且来回确定了三次。

  刑部,法部,战部当即被启动了。

  意擎山最早的来到了大殿上,阴冷的目光,扫过了学院派的每一位剑君,在他眼里:老剑尊还没有离开,他们就已经迫不及待造反了。

  如果说先前学院系和传承系的冲突已经是热油锅内进了水,而现在就是进入了炸药。这冒出来的火,随时能将天泽派这口锅给炸裂了。

  故,星泽剑尊不能置之事外。当所有剑君到场后,一缕剑意代表着他抵达了主峰。开始平稳的确认消息。

  会场上,投影正在播放着死亡凶案的种种线索和经过
  夜里11:23分,意虚煌还在签署命令,对后天的轴区利益进行分配,但是这些资料在随后全部消失了,
  3时3分,意虚煌房间内遮蔽禁制,开始了休息。

  ……

  3:10分,人头消失,以及出现了墙壁上的大字。

  此时图片上,不知怎么了,还来个特写——墙壁上张牙舞爪的“下场”二字在此时的氛围下特别火上浇油。

  意擎山:够了不要放了!虚煌身上有剑芒节点,到底锁定在何人身上?

  会场上的剑师,支支吾吾,看着剑尊大人。

  星泽点开了纪录片,默不作声的看着上面照片,低声道:“好手段,真的好手段。”

  意虚煌的那几个节点,都在城市中几条宠物狗的肚子里面,也就是说,那没找到的人头中的节点可能被狗亵渎了所以转移了禁锢。

  而这几条宠物狗呢,都是轴区各个区域,总事物大厦的团宠。

  卫铿挑的这几座大厦,都是那些上层剑师、剑士聚集的所在。摆明了是想栽赃这些,对折跃点调试不力,草菅人命的家伙。——其实也不需要什么理由,就如同他们随随便便在电力转化中“多损一些人命”,在这次百无禁忌中,卫铿也没在乎他们的下场。

  负责的剑师说道:“这些大厦的相关人员已经全部控制住了,只是?”

  意擎山:“只是什么?”

  这位传承系的弟子被剑君的空间波动吓到了:“牵扯太广,轴区事物可能会瘫痪了。”

  另一位传承系的剑君:“这时候还谈什么牵扯!他们就是仗着主峰不敢牵扯,才敢这么嚣张。”

  “嗡”一道极为刺骨的空间波动,打断了传承系歇斯底里的发作。

  星泽剑尊在剑意波动后,徐徐发话了:“彻查,~~~~~意承蒙,你去!”

  传承系的剑君们在听到彻查的时候,面色狂喜,显然是想要借此彻底的发难。但是在听到“意承蒙”这位学院系首座的名字时,他们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是的,师父。”意承蒙领命,但是心里叹了一口气:“这糟糕的事情,师父果然会丢给自己。”

  ……

  意承蒙剑君,伽寻剑君(传承系),各带着十七位剑师,六百二十位剑士抵达了轴区。

  连同一起抵达的还有十八艘战舰,一万三千人的机械化军团。现在主峰那边对轴区的马桶都不相信了。

  在轴区的上空中,意承蒙对着迦寻剑君道:“师弟,请了。”迦寻:“师兄客气了,你是主官。”

  这位传承系的剑君和意擎山是一伙的,但是现在独自和意承蒙在一起的时候,显得非常礼貌客气,毕竟意承蒙开始承接剑尊的传承。实力在此,而且按照剑尊的态度目前也没有因为此事而改变。所以这些传承系势力也考虑着是不是留一线。而不是跟着意擎山抗到底。

  意承蒙:“好的,师兄也就不推脱了,师弟,此次轴区内,事情诡谲,你我二人当同心协力。”

  ……

  迦寻在考虑着重新站队,更加高处不胜寒的意承蒙何尝不是呢。

  在意承蒙当下的处境中:星泽剑尊,现在将这个糟糕的任务丢给了自己,是要旁观自己的表现。

  到底是仍然站在学院系一边,还是抛弃学院系,做出让大家都认可(尤其是,让迦寻这样中立传承系,觉得公正)的答案?

  此事关乎于,意承蒙在拿到传承后,能掌握几分权,会不会被星泽剑尊安排一些掣肘。

  ……

  此时依旧是战车在巡逻,无人机在空中打着探照灯,但与此前不同的是,现在是真的抓人。轴区各个区域的剑师家族,学院体系全部被带走,将面临长期审讯。

  即使是审讯不出来结果,所有的涉案家族中的剑士、剑师,全部召回门派内,等待他们的是一系列忠诚考验。

  所谓的是否忠诚,那就是要放弃轴区的一切家产,并且脖颈上植入监察系统,服役若干年。虽然还不至于乱杀一气的地步,但是轴区的一切可能的利益集团必须拆分,这是主峰的意志!

  ……

  风暴席卷了一切。但是也给了新事物发展的机会。

  【主世界的历史上,当一个王朝末期总会容易出现奇案。归根结底是世道利益矛盾过于复杂,而怨气,就会在某些案件上具象化释放。而这样的释放必然会摧毁什么,拉着王朝的马匹的缰绳断裂了,但王朝的脱轨,还要等一会。】

  卫铿恢复自由的时候,脸上神清气爽,找到了几天前给自己脸色看的那个狱卒,当即把他的光刃给折了。

  额,某种程度上,卫铿这是本色出演,原来轴区的那帮给自己扣锅的家伙全部倒霉了,这难道还要一幅愁眉苦脸忧心忡忡的样子吗?——虚伪。

  当然,出来后,也免不了被盘问。

  于是乎,在意承蒙派来的剑师面前,卫铿收起扬着的眉毛,开始低眉顺眼起来。

  在路过一组组空中战舰组成的列队时,卫铿的眼睛更低了。

  秦晓寒忍不住说道:“你怕个啥?”

  卫铿:“马上要过关,我作为罪魁祸首,难道不应该心虚吗?”

  ……

  在长三公里的战舰背部,这里被防护罩保护着,没有高空罡风,微微凸起的战舰上部,那位剑君早就在等待了。

  意承蒙打开了空间桥梁,让卫铿能在三步外走过来。

  卫铿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襟走上前。

  意承蒙:“你就是那个卫磐?”

  卫铿:“是的,上君。”

  意承蒙:“轴区的所有人,指责你挪用能量。”

  卫铿抬起头:“上君,这件事,我自认没有做错。”

  意承蒙语气似笑非笑到:“哦,让电力产能有所下降,又怎么说?”

  这看似是质问,但是卫铿清楚,意承蒙知道全部原因,现在只不过是借题打压自己。

  卫铿深呼一口气道:剑君大人,我的叔父就是死在轴区,现在在我管理的区域中,我很难看着人命去填原配件不足产生的隐患。

  ……

  对话结束后。

  意承蒙:“你是个很用心的人,但是做事做人不能这样。”

  他挥了一下手,打开了防护罩,战舰背部上罡风当即涌来,卫铿当即没有站稳,不得不双手趴下抓住地面。然后手掌前闪烁了空间折跃,挡住了罡风后,才站稳了。

  意承蒙:“做什么事情,先要让自己站稳,否则掉下去的话,什么都没了。”

  卫铿点了点头:这老人言对自己还是有参考价值的。(意承蒙比自己要大)。

  意承蒙挥手让卫铿离开,回去等消息
  卫铿过关了。

  ……

  在意承蒙对上面的报告中,卫铿将暂代整个轴区的管理。

  原因很简单,整个轴区上层被一扫而空后,需要人来稳定生产,这时候任命传承系,亦或是学院系的人都不合适。两方现在已经对抗需要降温,要害部门被任何一派占领都会产生更大的撕裂。

  这时候,卫铿这个中立派剑师,尤其是原来在轴区两边都不讨好的家伙,最为合适。

  ……

  意承蒙还在调查本地这个滔天大案时。

  恢复原职的卫铿开始着手轴区的生产恢复,

  对于如何治理一个工厂,卫铿已经颇有经验了,作出大量的列表规划后,就对各个区域的负责人进行了任务分配。将原本被传承系,学院系囤积的重要设备物资,重新发放到各区生产中。为此,卫铿还毫不见外的,求见两位剑君,请求一艘空中运输舰来对这些生产物资转运。

  同时各类生活物品也都按照一个非常详细的脉络,分发给了每一个在生产中担任重要岗位的人。光子守卫这样的传承,也重新解禁了,理由是,现在人手少,需要大量脑力劳动者负责生产流程,必须要用这些人。

  是否合法,不取决于实际调查,往往只是上层一句话的事情。而这就是这里最大的笑话。

  短短二十天,在意承蒙剑君的英明决策下,虽然街上还有士兵持枪警戒,各个区域的人出行还要持卡,但是电力生产恢复了。

  似乎还是,不破不立。

  ……

  卫铿的办事能力,自然是被两位剑君看在眼里,

  比起数十年来,轴区拖拖拉拉的电力供应,以及不断的人员损耗。卫铿这个来自工业位面的干部,对这里的调整和管理,简直是艺术。在目前的,尚未审讯出大案凶手的情况下,轴区生产焕然一新,可以说是这两位剑君此行的亮点之一了。

  而对此,意承蒙感叹:“哎,命运无常!”

  这位剑君觉得。如果不是这个大案发生,如果没有自己选中,卫磐会在这里被人玩死。

  ……

  意承蒙想收弟子了。

  对于星泽剑尊来说,意承蒙必须要摆脱学院系集团。

  但并不是让意承蒙做孤家寡人,若是真的能找到一位背景都干干净净的门内弟子,收做传承,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意承蒙在查案的过程中没有和卫铿进行联系,因为这位他知道,整个门派内盯着自己的人太多,现在公开收弟子,只会让(传承派)意擎山找到一个输出点。

  ……

  而在办公大厦这边,卫铿处理完文件后,看着外面漂浮的战舰,默默的打开了自己系统:“这案件,还没有结!”

  秦晓寒抱臂,轻笑道:“你搞的事情,不可能轻易平息。对了,你现在是想让意承蒙走?”

  卫铿:“嗯,他来这里,差不多了,继续留在这里,妨碍我的进一步工业规划。”

  这用完就扔的语气,颇有些天性“凉薄”。——哦,时空流分裂已经达到了87万簇,卫铿越来越自我了(懒得敷衍了)。

   这个世界,卫铿作为剑尊能莽的起,但是作为现在所在的这个阶层,还是要等旧体系的矛盾爆发,腾出空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