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4.26章 越来越“愚蠢”的卫磐

2021-09-17 作者: 核动力战列舰
  第132章 4.26章 越来越“愚蠢”的卫磐
  潘多拉位面,初始时间线上,白灵鹿正回放着卫铿的行动历程,这与空扭位面的卫铿行动有着“同步性”。

  建邺城这个地方,向来是其他时间线穿越者的经验包,唯独卫铿能一步步走到对立面上。

  白灵鹿低语道:“也只有你,会硬生生对这个世界的墙角撞上去,开辟出他人走不出的路。”

  白灵鹿这边打开了秦晓寒的通讯,提示按照时空上的意识联动效应,近期要多关注空扭位面的卫铿。因为在他遭遇压制后,意识上可能会与潘多拉位面同步出现波峰。

  ……

  从外域小行星战场上返回,一路无话。

  归来途中,同来的年轻剑士如同避开瘟神一样避开卫铿,而卫铿也自顾自的来到了自己空间仓构建了重重的防护,至于和宋电的客套也没有了。

  “客套”是外人在的时候才会给演的,现在外部已经没有中立客观的人,礼貌毫无意义,卫老爷不做没用的事情。

  在返回紫木星后,其他的同届们进行了紧张的训练,试图消化战斗中的经验。宋电也会给他们开小灶,加紧传授晋级技巧。

  让卫铿觉得好笑的是,现在宋电传授的经验,甚至还是自己当年点拨他进入剑师的技术总结。

  在武壮峰的训练场上,比先前要更加紧张,光刃的激发已经不再那么明亮,取而代之的是空间折叠后,将光刃内敛成了细细的线丝,只是目前只有十几米。

  而卫铿就待在自己的区域内,按照纪律每日点一下到。

  在小行星战场上闹成那个样子,不可能指望其他人有好活动带着自己。自己现在是处于,孤立被制裁的模样。

  没错,卫铿现在也看出来了,这是准备将自己强行减速,放置到一边啊。然后再来个超越。

  ……

  卫铿来到隔壁公共区域进行空间折跃训练,花费了十天,逐渐的从剑士后期,晋级到剑师初期。使出了浑身解数,将一场“深厚积累然后晋级”的天才戏码演的足够真实。——秦晓寒:比“近古东亚爱情剧”还假。

  第一天,在一千米的区域内,随着一连串折跃点组成的线条延伸,卫铿的身影如同流星划过。这个公共剑士场所的剑士们第一天见到这样流畅的折跃体系。纷纷猜测到底是哪一个区域的亲传抵达了。

  第二天,卫铿再次抵达后,似乎是先在场地空间上标注了什么,然后继续连续折跃,而这次,线条在最后变成了雾状。在训练结束后,有人想上来攀谈,但是卫铿离开了。

  第三天,卫铿的折跃中拉出了剑芒,一开始是二十五米,然后越来越长,到最后,逐渐达到了三十五米。

  ……

  到了第十天,卫铿手中的剑芒已经增长到了两百四十米,而空间折跃的状态,已经能一开始就在空间波动中淡化隐藏。

  这是妥妥的剑师级了。

  ……

  如此突飞猛进,让在武壮峰那里加训的黄师兄,直接陷入了“节奏混乱”。

  当别人的道路又快又正确,那么自己道路这么慢,会不会是走错了呢?

  这样的自我怀疑,在地球上的正常学业晋升中都会出现。

  学渣:“他么的,他打篮球,玩游戏,怎么每次都能考九十九分。我怎么考不好?玩游戏,打球不影响学习,是人家有天赋。”——殊不知,人家有人家的节奏,打完球,玩完游戏,就百分百的学习,该学的学好了,心放下来后,就开始放松,而学渣何尝有自己的节奏?只是人家游戏时的陪玩罢了。

  当没有节奏,不仅仅是每一段学习效率低下,更没法承前启后积累成功。

  学神打完球后,能立刻对接到打球之前的状态,打开书签,按照计划表上留的记号,开始下一阶段学习。

  学渣陪着一起打,打着打着上头,脑袋飘了,回不到状态中,坐下来拿起书一片浆糊。啥,前面学的基础,好像也没懂,丢掉了。

  现在的剑士之路上,此类效应更加显著。

  在不该比的时候,一丝好胜心强行要比。只能看到别人在间隙时间中和自己一样,接受不了别人有章法,有进度。

  ……

  在武壮峰上,宋电看着这几位弟子越来越乱套的空间折跃,以及剑芒激发,内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宋电看着门口的山峰,喃喃道:“当一棵大树的某根侧枝汲取了太多的养料,其他的枝干就长不出来了。”

  此时的他,也有些萧索了。

  ……

  飒凌峰。

  在光墙禁制内,卫铿通过了十四个标准大项的禁制,成功的拿到了剑师称号。

  峰上的负责人,对卫铿十分客气,提示卫铿可以去领取任务,但是一切先不急,可以办一下其他的事情。

  卫铿没有理会这句话的含义,直接办了任务。

  秦晓寒对这个人情世故进行了详解:你彗星般的崛起,在天泽剑派内小有名气,给你办理手续的负责人之所以给你一段时间,是让你考虑在天泽派未来的走向,到底是走那位导师的路线。亦或是走传承派做赘婿的路线。

  事实上,卫铿也许真的是对这个世界厌烦了。没有继续去“虚情假意”地拜访一下自己的“老师”宋电,走学院派的路子。

  也没有去偶遇那些,因为自己在公共场合中的表现,去仰慕自己的那几位剑士少女,成为传承派看中的青俊。(关于卫铿练剑时会场上那几位目光带着讶异的女剑士,秦晓寒特地温和的强调:“你可以和她们一起的,嗯,我不介意的,有什么计划吗,我帮你参考参考?”)
  在冲到了剑师这个社会层次后,卫铿一如之前,再次顿挫下来,没有选择继续朝着天泽剑派上层爬,而是申请返乡,回到自己叔叔(上一个身份死遁)的轴区,去任职。

  ……

  荡星历1171年,轴区的总负责人,衡光剑师,在拿到卫铿递交的能源技术总结和工作申请时,徐徐道:“你是个很有才华的人。”

  正当卫铿犹豫要不要说一句:“请指教”之类的话,这位上司对卫铿说道:“选一个区。”

  星雾区。这是轴区域内环的第十四个分区域,但是由于地理位置特殊,主要区域都在海面上,唯一的人员驻扎地带是一个火山岛屿,故,这里刚好有个空缺。

  卫铿挑选了这个地区时,上司是一脸愕然的,因为这里属于比较荒凉的地带,远比不得一些外区。

  这刚好符合卫铿选这里的理由,理由:这里比较安静。方便自己独立工作(浑水摸鱼)

  ……

  十五个小时后,卫铿来到了星雾区发电站阵列中央。

  这个发电中心在地下十六公里内,只有剑师才能一路折跃下来。阵列中心以厚厚的钨钢壳子保护,壳子上安装了几个圆形透射系统,来观察外界翻涌的岩浆。

  地下无穷无尽的能量,在这里转化为电磁能,然后发送到上方区域,而几个折跃点也帮助地下这个钨钢口子散去无用的余热。这个折跃点在技术上很苛刻,必须在地壳内通过电磁力保持晶体结构的稳定,一般寿命在四十年内,当然更重要的是,每隔两到三年,需要剑师级别维护者矫正折跃点。而做这工作的剑师通常都是再无晋级希望的老剑师。

  卫铿不是第一次来轴区,对这里的情况也有所了解。

  负责维护的剑师,都是老剑师了,无更进一步可能的存在,故挂职岗位拿着一份丰厚的收入。按照规范,他们是每隔五个月才会过来一次,但实际上嘛,这些过着养老日子的家伙也就是一年才来一次。

  也因此,导入上方的电流,时常会出现波动,而这些能量波峰会让很多负责变电器的维护人员被突如其来的高压电流击死。所以,剑师摸鱼,就是草菅人命。

  【技术体系,不是工业社会最重要的,制度体系,乃至,制度背后的责任体系才是最重要的。】

  在返回岛屿大厅后,卫铿开始了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次工业会议。

  确定所有人到场后,做出了三个承诺。

  第一:降低所有人的工作死亡率。第二:普及年轻子辈的训练。第三:提高薪水。

  以及一个要求,所有人完全根据规范操作。

  “新官上任三把火?”卫铿不喜欢这样评价,因为树威的火总是去烧最弱最无关的人。而增强组织源动力,需要构建全体受益基础。

  ……

  抵达轴区后,这个被系统命名为“光子守卫者”的传承,在卫铿的手上扩散了。自此开始,接下来的历史线在时空的观察体系中,才算是开始特征明显起来。但是此时卫铿扩张的六十多万条时间,都统一开始了这种变革。在这些时间流上,掌握这类技术,就又显得有些:中人之姿了。

  在两年内,卫铿呢,扩写了十六本相关的数学书。成为了这个区域的标准教科书。

  荡星历1173年,随着公共折跃点修建完毕,一些年轻的寒门剑徒,开始十几个人一组,进行折跃点散发编程,测试在能量充足的情况下,如何对(敌)空间波动进行判定,以及利用(己)空间挪移能量进行火力封锁。

  星雾区的生产氛围也变得大不同了,已经连续四百天没有伤亡了,自卫铿到来后,只出现了四场0级别事故。星雾区的传电总量,也从第九名,开始逐年进入了第一名。薪水涨了四倍。以至于周围其他环区的普通技师,削尖脑袋想要挤进来。

  在轴区内,下面普通人中,卫磐的名声显得格外的突出。

  尽管,卫铿自己不这么觉得,“只不过是按照正常的工业管理罢了。自己并没有全心全意的为这里的工人。我现在干的不亦乐乎,其实是做自己的技术突破。”

  ……

  卫铿这一次进入轴区,作为中高层管理者,已经将空扭之力悄悄的打到了,比“天泽派插入地轴程度”还要深的地步。已经围绕着地心建立控制体系。

  而第四阶段的工程,也已经开始了。

  即:利用星球核心,制造高压高温环境,模拟恒星内部环境,创造可以稳定在恒星中央的折跃点。——该技术,在武装方面研发方面被时空管理局代号为“诛仙”。

  ……

  然而,就在自己稳稳妥妥的进行个人任务时,却依旧被打断了进程。

  天泽派现阶段,是以传承系和学院系相斗为主,轴区自然也是这种斗争的战场。

  荡星历1174,卫铿来到这轴区的第三年,轴区的总发电产量出现了坍塌式下降。

  原因嘛,两系分别卡住了变电设备和钨钢材料能源,相斗不休。所以整体发电量都下降了,卫铿这两边都不占,也搞不到设施,就算以生产安全的名义解释了发电量的下降。

  可是别人摸鱼成风,卫铿负责的区域不复从前,就被当成生产懈怠的“露马脚”,被拽了出来。

  对于轴区顶层管理者们来说:“只有容易抓的典型跳出来后,才好以此为切入点开始抓,先弱后难嘛!”

  一架飞船不讲道理,在星雾区广场上空悬浮,似乎连降落都不屑。

  飞船上的四位剑士,气势汹汹的,来到了卫铿的工业办公室,强行闯入了办公区的防护罩中,来到了卫铿面前,让其走一趟。

  卫铿跟着这些人来到轴区总办公室,等了两个小时,才见到衡光剑师,得到的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衡光:“卫铿不会办事。”

  这位老剑师嘴上骂的凶,但是心里真正要表达的是:“都这个时候,还不站队,真蠢。”

  然而在这顿谩骂中,卫铿的确挺”蠢“,不仅仅没有“正向理解”上司的好意,反而出现了反向理解。

  卫铿心里默念:“中庸主义,在遇到危机的时候,往往是通过打压中间派,来暂时震慑。”

  卫铿也很中庸,内心在谩骂,但是默不作声,毫无疑问,卫铿被撤职了。在卫铿被撤职的第二天,传承系派来一位老牌剑师接手了星雾区。

  这种接手更像是抢班夺权,老牌剑师,先是上任立威,撤掉了卫铿时代选拔的几位技术管理人员,将核心岗位安排给了自己子侄。

  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完。在这两年内,星雾区的普通技术工人中,多多少少都有子侄完成了“光子守卫系”的折跃。而这么一个阶层开始有了力量后,就不像原来那么顺了。发电量进一步急剧下降。

  只是,星雾区域的发电量下降,在总体各个区域的发电量下降中,只是这场风波中的一个浪花。

  整个轴区的混乱没有平靖,开始愈演愈烈。

  ……

  外太空第四轨道区域。最近数年内这里常常出现暗闪区,这是因为剑阵的大量空间折叠会吞没光。

  现在,天泽派这一代的剑尊大体已经完成了自己最后的完美剑阵。故,在这里试剑。

  通天剑炉,星泽剑尊,打开了两个汇报界面,这两个界面分别是自己的学生和自己子弟对轴区情况的阐述。

  这两篇内容,都是请罪,避重就轻的将“轻微过错”揽在自己身上。

  这样的写法意思是“自己有错,但是错的光明磊落”,至于到底是谁在明面上“啥都没做错,却暗戳戳恶意使坏”,那就是让阅读者来判断了。

  星泽剑尊扫了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此时通天剑炉中的宝器已经基本炼制完毕,自己学生和儿子也预料到了这一点,开始将原本的暗斗放在了明面。

  他抬起手,一道命令,凝聚在一个剑形态的光令上,此令消失在了空间,六十分钟后,闪烁回了紫木星。

   监察者:比起,穿越初期的灵活,绝不觉得卫铿越来越憨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