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4.15章 奇遁,造意 铸起

2021-09-06 作者: 核动力战列舰
  第121章 4.15章 奇遁,造意 铸起
  荡星历1102年10月23日的事变,紫木星上各城市遭遇了严重的混乱,这也让事后多个剑派达成了同云钢星的共识。

  橡树城,一道光芒闪过,虹切派的剑君修若来到了城市中。

  在废墟化的大厦顶端,另一位剑君建都也仙风道骨的闪烁出来,其一尘不染的衣着和橡树城上层到处都是碎裂,大小不一杂物混在一起的环境,有着鲜明对比。

  两人在上空。

  修若撇了一眼这个老对头,发话道:“道友,应该也查到了。”

  建都笑眯眯的问道:“那个,不是你们的人吗?”

  修若:“自然是的。”

  建都继续钻研:“怎么,是你们的人,你们没找到?”语气中是关心,字里行间却透着“撬墙角”的意思。

  ……

  橡树城在事变中,最令人奇特的,就是那个原本装成厨子的剑客。

  有人猜测,这就是一名剑君,否则的话怎么能轻而易举的击溃战斗化身。但也有人说不是,因为如果真的是剑君,那就不会出了一招后就逃跑了。

  剑君是能够镇压一方的存在,比起剑士能让小地方家族光耀,剑师(足够强)能驻守一方大城。一个剑君突兀的出现,是最让上方注意的。

  ……

  修若摊牌了:“那位不是剑君,只不过有一些手段。”

  他拿出了剑,剑上的空间波纹朝着城市扩散,激发了大厦上一排排的微弱晶体,一道道空间细丝出现。略显残破的大厦间宛如出现了无数道蜘蛛丝。但一瞬间后就消失了。

  建都在对话前自然也查到了这一点,说道:“的确,但是这样的手法让人赞叹啊。”他弹指间放出一道空间投影,播放了事变中,卫铿一剑切腿后,轻飘离去的手段。

  建都:“那人,我派也会邀请的。”

  修若顿了顿,显然目光里闪烁出了敌意。——在事变之前,他和奚坎对话时,就已经将卫铿看成了既定的手中棋。

  虽然而后,卫铿的实力展现了出来,证明自己比起先前认为的棋子要更重的多。故在这位剑君内心的得失之间,仍然是不愿意他人染指的。

  两位剑君在高空中,身边空间扭曲产生的波浪形锋芒争锋相对,如同两轮太阳。

  但是较量也就仅限于空间场上。双方并没有在橡树城拔剑。

  在找人这件事上,两个剑派,那是各凭手段。

  ……

  此时,地球西安889号引力井对接的维度空间中,由于时空大战开始,这里的运算数据流史无前例的大。

  空扭位面上,卫铿在橡树城之战前,时空管理局对其评定的很艰难。

  在对卫铿已经知晓的两个任务中(神州和潘多拉位面),卫铿展现出了非常强的统帅能力,适合于星表科技时代的战争系位面。但是在其他位面的能力一直是有待于验证。

  空扭位面的剑士体系就是经典的高武位面尖兵道路。

  经典就代表着通用型,某些穿越者可以将自己在空扭位面获取的经验应用于某些仙侠画风的位面,进行战力构建。

  橡树城这一战后,卫铿算是给了充足的数据。秦晓寒快速整理出来情况交给了部门,同时还通知了卫铿的弟弟卫锵上卿,可以查看了。

  ……

  卫锵获得了一手资料后,找到本方时空管理局在空扭位面完成最高突破的上卿级穿梭者。

  渔看完了卫铿的资料后:“嗯?上来就验证了世界核心力量,挺不错的开局,这也是卿级穿梭者?”

  卫锵:“是我哥。”

  渔看佛给三分面的道:“难怪,当代的穿越者都越来越集中在快线任务上,对长线任务耐心不足啊。嗯,你想说什么。”

  卫锵无奈地笑了笑:“我哥哥是按照信息化作战模式,进行该任务的探索,他在这个位面并没有完成积能升级式样。(也就是还没有高武战力正常架构)”

  渔又看了看资料,诧异:“你是说,他在这样的位面,没适应各个战力阶位变化的心态?”

  卫锵点头。

  渔皱了皱眉头道:“这不好说,每个卿级穿越者都有自己的位面探索思路,一些我们看起来不那么顺畅的方式,不一定说是错的,这个?可以等他升级到这个位面最高阶位时,再看看吧。”

  ……

  荡星历1102年10月26日,也就是橡树城议矿事变后的第三天。

  远离橡树城后,卫铿随手拿着自己的光剑在街边换了一辆大货车。至于这其中的过程:
  这大货车的持有人打量着卫铿上下,似乎非常怀疑卫铿的光剑到底是怎么来的。

  甚至冒出了“天才”的想法:如果这把光剑是傻大个偷来的,那么是不是可以直接没收了,恐吓他滚蛋,白嫖这把剑。

  结果,卫铿抽出了实剑,一道剑芒激发,斩断了二十米外的树干。原来的货车主人非常“诚意”地完成了这笔交易。

  顺便“送”了卫铿六桶柴油。

  半个小时后。

  在新买的二手车上,卫铿一手放在方向舵上,一手拿着烧饼啃,随着汽车的颠簸,哼着自创小曲:“我是一只翻车鱼,从来不翻车,有一天我心血来潮,开挂怼鲨鱼,我瞪着死鱼眼,我心中挺得意。不知怎么哗啦啦,被人说调皮~”

  油门踩到了底,随着柴油机的发电对着空间管输入了足够能源,卫铿这台车嗖的一下直接折跃到了五公里开外,然后开了十分钟后再次折跃。

  就这么一下接着一下,朝着北边蹦跶。

  ……

  六日后。

  虹切派一位剑士追寻踪迹来到了卫铿换剑的汽车站。

  他手里已经拿到原先卫铿手上的光剑,拿起数据编码对照后,他打开了卫星通讯,对奚坎显示了这把利剑。

  剑士:我根据定位已经回收了光剑,你看看是不是这把?

  电话那头,奚坎:“是的,人呢?”

  剑士这里收完了旧车站老板祖传的一块淬钢后,对上面汇报道:“人不在,他(卫铿)把那把剑卖给一个普通人了,我们只知道他开着一辆货车走了。”

  飞船上,操作平台上的奚坎对着面前界面上的地图拍了一掌,凝声道:“继续查找。”

  ……

  用了不到三天,卫铿就已经闯入紫木大陆的北方。

  在北方,由于高山大川众多,天泽派的地盘在山体内,而人们居住的地方则是山与山之间的缓坡上,故无法像橡树城那样在平原上堆积出一个大城市。但是由于空间刃可以在山体之间轻易开辟出隧道和道路,各个山区间隔区域的道路网络很密集,由于和外界保持沟通,市井街道还是很繁华的。

  对于能在山峦区域扎根的剑派,卫铿在如今新来的时候是带着些许期许的。

  卫铿老爷的货车已经被弱化的激光剑(焊枪)再次改造成了餐车。当然这在地球上属于非法改装,冷冻柜,还有各种电路,还有煤气灶,再加上卫铿老爷每天晚上摆摊用的电石灯。安全隐患严重啊。当然这里没有那么多部门来管理。

  用火腿做的高汤,完成了粉丝烫蔬菜,以及煎蛋这样清爽可口的小吃,很快又产生了盈利。晚上,卫铿在白炽灯的灯光下,数着自己一天赚的钱,一边感叹道:“嗯,又恢复了平淡的生活。”似乎觉得太懒散,郑重其事地在系统上记上了日记:“今天成功落脚,计划进入天泽剑派。”

  系统没兴趣反驳,而是提示卫铿,作为外乡人要准备对付本地的小苍蝇。

  没有公共管理部门,来查餐车摊的安全隐患,也就意味着不会管餐车摊可能会遇到的麻烦。

  所以就在卫铿数钱的时候,几个年轻的混混拿着棍棒朝着自己的车店走过来了。

  看到一碗有蟑螂的面砸在自己煎锅上,卫铿心底叹了口气:“到哪讨生活都是要动拳头,过个安稳日子不容易啊。”一边把钞票放到了自己的腰包中,同时抄起菜刀,预备迎战。

  ……

  几分钟后,卫铿身上有几个血槽,而几个青皮更惨的倒在地面上。

  虽说打架是双拳难敌四手,但是一米九五的个头,打这一批一米七的青皮们,当真是一巴掌一个。

  这些青皮也是傻懵了,朝着卫铿身上砍了几刀,明明冒着血,但是就和锁血一样,就是不倒下。

  当自己身上见红后,卫铿原本还算方正的脸上出现了横肉,手腕彻底用上力,这捅刀子的人整个手肘就被掰脱臼了。卫老爷膝盖一撞,青皮的肋骨断的很清脆。

  卫铿现在是看不出橡树城之战时的境界,而是用原始的方式,打最粗俗的架。

  卫铿:杨志当年就是给牛二余地留的太多,最终让牛二觉得自己还没输阵仗,朝着死里作。要像鲁智深一样,干脆利落的将其丢到粪坑去,就没那么多事了。

  卫铿可不想自己的店铺第二天被人泼屎,于是乎今天逮着就揍了狠。至于身上被划了几个刀口子,更是告诉这帮青皮,就是见红也没什么,所以别当龇牙犬。

  卫铿身上的伤在潘多拉空间泡(水泉)修复下,迅速黏合了。

  由于没有光刃和剑芒,城市内大人物们也没有对着小小的匹夫相斗有所在意,故也没有后续大麻烦。

  卫铿在系统记录(其实是写给监察者看)“用对等位的手段处理问题。”(监察者,觉得我做的对吗?)

  空间泡中,想看卫老爷用剑入红尘的秦晓寒没兴趣,对卫铿这样的兴趣,表现出兴趣。

  ……

  自从斗殴结束后,街道上多了几十位送外卖的年轻人。

  租下来一个店铺后,卫铿每日工作量也多了几倍,忙着将配料,还有每日操作流程,教给这些脸上青肿的年轻人。

  对这些回头的浪子们,卫铿很严格,不允许有恶习、酗酒,更不允许有赌博。一言不合,就挥着拳头暴揍。

  卫铿:“有时候不揍是不行的,能想象得到,这些家伙往菜里面吐口水吗?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干得不亦乐乎,素质极其低下!”(干这种事的家伙,被卫铿逼着吃完了所有菜,然后扣了所有的分红。)
  当然两个月后,给他们分红,然后帮他们算账,怎么能置办家业后,这些青皮们也算是浪子回头了。

  半年后,忙碌一天开始歇业的馆子前,拿着工资账本的卫铿看着这些面貌变换的青年们,深呼一口气道:“所以,人就应该安安稳稳赚几年钱,然后养家。”

  但随后就对前言做出了否定,卫铿看了看天空,缓缓道:“不,不对,除了小确幸,也许~还是需要一些‘不凡的方向’供自己,或是下一代去向往吧。”

  ……

  作为大国小民,向往安稳,但是愿燃寸焰,锻一强刃。

  在离开橡树城后,卫铿的武装没有停下来。

  荡星历1103年2月,在神州物理规则的空间泡中,大型的激光炉已经稳定工作一年了。

  在橡树城一战后,新一批材料也囤积完毕,上千吨的碳纳米颗粒,硅基纳米颗粒,平铺在了无重力、绝对真空的锻造仓内,开始了合成锻压。

  先在微重力下,精密靠拢,而后完成凝和。从粉尘到一把实剑!
  从技术上来说,已经追赶上了这个世界太空上铸实剑的技术。

  在抵达北方的第三个月,卫铿第一柄自己造的实剑成功了,这是第一把剑。就已经实验性的增加部分同位素,确保空间震荡激发频率稳定。

  此剑内部毫无疑问是精密的纳米结构,但是外表来看,这和当年卫铿从第一个新手村离开前,从那个出村少年手里换的剑一模一样。尤其是套上镍钛合金剑鞘,就是新手出村装。

  那样的村庄学员配剑,是紫木星大陆上型号统一的,每年各个城市工厂出货几千万把。

  把高级货做的特别普通,或许是卫铿怀旧,当然也是害怕被“识货人”看出来,然后让自己又被惦记上。

  随身携带的神州规则空间小世界中

  卫铿将这把剑装好后,点开了面前的投影界面,对上面的系统问道:“现在说一下,目前主流的剑器分级。”

  系统:“实剑分为法器,灵器,宝器。”

  听到这,卫铿轻咦,然后反应过来知道这是由于这条历史线受到了本方文化的影响。

  卫铿根据资料表格上详细的标准体系,一一对照,确定自己这第一把实剑,是法器级。剑师级武装。

  灵器则是内部结构放射性颗粒精密排列,这在空间波动中有芯片运算功效,故有着一定的智能判识能力。因为到了剑君的层次,空间折跃战斗过程会非常复杂,个人无法完成运算,故,会需要追求装备的智能化。

  至于宝器,其材料在常态下极不稳定,必须和(剑尊级别)意志扭动空间的共同作用下才能维持'常态存在’。(如果剑尊抽出空扭结构,宝器的核材料就立刻超出临界值,直接爆炸。)
  ……

  确定完了资料后,卫铿复盘了一下自己日冕位面取得的工业基础。

  从技术上来说,自己是可以造灵器的,目前材料也充足,且自己目前空间扭动能力的指标也差不多了。

  在下个五年的技术积累期,只要造个几十把,就能摸索出来灵器的门道。

  但是宝器级,现有的生产链上各个部分都不够大,这就需要升级了。而该怎么升级呢?
  过河需要摸石头。

  ……

  又是一天的营业淡季,放下了锅铲的卫铿,躺在了自己的房顶上,靠着背后的烟囱。

  卫铿瞭望远方的青色山峰,那里是天泽派内上百个峰区中的一个!
  天泽这个剑派,有无数小学派,每个学派占据一个山头,山头之间方圆几十公里上百公里为内区域。而就在山头上,也往往设置了力场屏障,将一些青翠的山峰保护起,不让外界进入。(同样因为东方文化,这些力场学名叫做禁制)
  山头和山头之间的河流山川间隙是普通人烟火气息十足的地方,但是山上却是另一番气候了。

  而每一个山头之间则有封闭式地铁进行物资传输,飞船在各个山峰中也进行人员传输,故天泽剑派能俯视外界,却又断绝了同外界的人文联系。

  尽管是科技时代,天泽派的地盘上却有着“上峰高人,山下凡人”一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