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3.25章 离开了

2021-08-22 作者: 核动力战列舰
  第104章 3.25章 离开了

  秦统历2216年11月13号,下午3:23
  对于许潇然这位从神都出发的言官来说,这是毕生难忘的经历。

  神州在西南的上将,在拿下对南塞彻底的胜利后,神都充斥着莫名的忧患意识。

  而这位上将接受了神都方面的嘉奖,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似乎西南还是愿意接受节制的。”

  在卫铿降落前拿到一个好位置的许潇然,等到卫铿降落后,却被卫铿那些简短却不可深思的话语,弄得自己大脑缺血。

  ……

  然而再接着,就是空中战机发出了呼啸。远方港口上的舰队闪烁着红色警报灯。

  这不是演习,随后爆炸在周围响起。

  紧接着,恐怖如厉鬼嚎啕一样的声波出现时,东北方向的河流冲积原野上出现了红色光芒。

  【在超能范围内,在周围人目听中,声波几乎和红光同步。这不同于打雷时先光后声的场景。因为超能波以超音速扩散,提前抵达外圈,将音震,传达到了人的耳朵中,所以后续声波也会源源不断地传来,让人听闻持续尖嚎式的高音。——尽管野泉只是‘啊’了一下】

  在长达几十秒的次声波的持续作用下,大部分人都倒下了,而许潇然靠着自己身躯的壮实勉强保持了意识。

  而他接下来,看到远方的卫铿周围,出现了大量空间漩涡波动,一台台挂着鬼武者旗帜的战斗机器出现了。对山上的本国将军呈现了包围之势。

  他咬着牙,将自己渗出血丝的手放在了拍摄设备上,对准了前方,要拍摄那个东部朝贡国无耻的罪证。

  然后接下来,他睁大了眼睛,神采中出现了振奋。

  天空中降下光束,一台正在朝着山坡上冲锋的钢铁浪人当场被灼烧爆炸了。再然后,就是另外几台钢铁浪人被切开了。

  几分钟后,那个硕大无比的鬼王,迈着隆隆的步伐试图朝着山坡冲锋,无数光雨从天空中密集攒射将其击碎。看着这台巨大机器人裂解,让许潇然松了一口气。但随后山体的另一侧仿佛出现了多个空间塌陷地点,偌大的山峰瞬间就被粉碎了。

  他才意识到,在山坡的北面,自己视角不可见的地方,还有一台鬼王。这台鬼王正散发引力扭动的威力,试图要将上将的位置撕成碎裂,只见到那位上将,似乎躲闪了多个空间扭曲点的锁定,最后被山体粉碎时的烟尘遮蔽。

  “将军还活着吗?”许潇然勉强的支撑起来扛着摄像设备,准备举高一点拍摄。

  烟尘似乎被爆炸给吹散了,他拍摄到了,在粉碎山坡的那边,露出半个身子的鬼王似乎还在,等等,头好像没了。

  就在他还在诧异时,听到了咚咚咚、咯吱咯吱的岩石摩擦和滚动声,他顺着动静一看,鬼王的头掉落在了五十米外,由于惯性,还在向地面滚,断裂面上,大量的火焰并没有随着滚动而熄灭。

  “将军在哪里?”

  ……

  卫铿已经脱离了许潇然的视角,进入山坡的另一端

  身上的单人作战机甲,现在启动全部功率,随着背部喷射器的交替爆发喷射,正在以五十米每秒的速度,快速抵达东北方向。那里钢铁浪人的数量较少,

  而且,那个超能者还在那里。

  “哫”,卫铿吐了一口从鼻腔流入口腔中的鲜血。

  作为社会中的一份子,确定周围的条条框框是稳定的,打破对自己没好处时,卫铿是老实人。但是!一旦失去条条框框,亦或是说确认这时候什么规则都没用了。自己面临着“践踏自己一切”的存在,卫老爷那股凶性,激发出来了。

  至于返回什么的,这时候被卫铿也都丢到脑后。满脑子都是:想宰掉这家伙。

  ……

  以极快的速度逼近到野泉四百米处,这个距离,是刚刚超能波扩散的边缘。

  卫铿举起了“青锋”,对准那个辫子翘得老高的家伙,开始放射。

  而野泉呢?

  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当卫铿这猛虎下山似的冲着她来的时候,她本能的开始防御,双臂交叠,腰间弓着,在正前方形成了足够厚实的能量盾。

  当卫铿放射时,集束的空间裂纹和纳米护盾碰撞。双方的介宏子在相互撞击,介宏子的超能结构都顿时崩溃。

  崩溃带来的反震传导到了双方,卫铿感觉自己的大脑宛如撞上了砖墙,视角冒金星,然后漆黑一片。

  而野泉呢,身边有序的超能晶体格,宛如触摸静电爆炸的头发一样,大量的碎屑弹射出来,而她身上颤抖着,弓着的身子抽搐,但是勉力维持着前方超能护盾。

  超能冲撞的双方半斤八两。

  但是较量中,双方的科技也是发生了碰撞,卫铿的剑空间裂隙散开后就是光棱,而昇阳超能者这边是纳米护盾。

  光棱的灼热在野泉身前四十米处形成了粒子火团,灼烧感让野泉剧痛,在一声惨叫后,光棱直接贯穿了野泉左半边的身子。这场矛与盾的较量,矛捅穿了盾。

  然而正当卫铿正在确定捅穿后,准备横扫腰斩时,身边传来了警兆。

  卫铿当即将剑朝着另一个方向扫去。

  ……

  在另一个方向上,无数放射线条扩散着,百合子抵达了战场,她的出现让周围的飞沙走石如同冲击波一样扩散。

  当然,在遇到卫铿的光柱后,这扩散也半途而废了,她展开了自己的护盾,看着厚达半米的纳米盾外,那道光束灼烧打出一条深三十公分痕迹的百合子,不得不暂避锋芒。

  卫铿收束剑,也急速撤退,这是按照来的时候,扫描附近地形得知该怎么后撤,此时卫铿的视觉还没有恢复。勉强能看到周围的光线。

  当然,晕晕乎乎的感觉很严重,稍有起色后,就感觉到全身剧痛。仿佛众多肌肉被外力拉伸绷断了。

  当剧痛恢复后,感知也来了,卫铿将注意力强行集中到周围,确定就在自己后撤时,两个昇阳的超能者好像聚拢在一个点上。

  卫铿老爷再次举起了剑,而这时候两侧出现了电磁装甲逼近的动静。

  “死开”卫铿无意识的将剑荡出了一个剑花,顺着感应到的电场靠近的感觉(触摸刚刚关屏幕的电视机屏幕,会感觉到有一个薄膜,这就是电场感)

  两个钢铁浪人,还没有凌空放射电极斩,就在空中裂开了。

  ……

  百合子抱着只剩下残躯被超能场包裹的野泉,想要撤退。

  她的目镜已经掉落了。

  这个目镜是岛田为他设计的,用来标注目标,所谓有效率的提升战斗力:但其实上就是降低血腥现场带来的冲击,让她能够以破坏小怪的态度,来面对众多目标被她超能场杀伤的现实。

  当然现在,她看到野泉的惨状,以及那可怖的爆炸,再看着她们要打倒的目标,已经双手颤抖。

  卫铿目测了一下周围其余钢铁浪人的距离,当即继续冲锋,然而在迈出步伐时,双腿一麻差点跌倒。

  此时系统传来了声音:“卫铿中士,你的任务已经完成,请返回。”

  然而卫铿没有听这个。十步之内要冲击,控制步伐再度冲锋,
  百合子看着卫铿靠近,似乎遭遇极大恐惧,出现了觉醒,双目跳跃着剧烈的光芒。

  一股强悍的心灵冲击波直击卫铿,而卫铿也刺出了这最后一剑。

  绞痛,以及思维中某些概念被强行抹掉,带来的茫然,种种冲击从内到外对卫铿进行抹杀。

  但是!

  随着思维中的某些东西磨削,自己内心中一直压着的某些莫名的灼热涌了上来!这种灼痛,哦,好久,不,并不久~火焰灼痛感啊。

  卫铿心里最后只剩下了一个:“捅死tmd!”。

  ……

  爆炸,在百合子四米处爆发,她翻滚了七八米,全身服装被碎石擦出了多条裂口,而野泉更是被埋在了地里。

  百合子劫后余生道:“我…活下来了吗?”

  她刚刚明明看到光束,即将冲破防御,但是就差那一寸,光束结束了。

  她抬起头看着前方的硝烟,两百米外,那个身着机甲的将军也靠在了一块断裂的石头上,她踉跄的走上前,看着那个将军,这个将军的机甲已经碎裂了,钢铁和血肉难以分离了。

  在二十米外,这个将军缓缓抬起头。她当即大惊,大量的岩石漂浮挡在了她面前,然而这个将军看了她一眼,露出了一个惨烈的笑容:“是的,的确该走了,只是这个世界,好想在这死一场啊。”

  百合子超能裂开大地,将卫铿吞没在地面中。这一世超能的碰撞,卫铿失败。

  ……

  而此时,没等百合子向后汇报,她的目镜中传来了后方闪烁的报告,岛田博士那边信号非常不稳定,而且大厅中闪烁警报。

  岛田:“百合子,野泉呢?”

  百合子:“我们完成了任务,野泉姊姊受了重伤。”

  岛田看到了几乎少了一半身躯的野泉,眉头紧皱了:“任务成功,撤离。”然而他话音刚落,头顶大厅天花板上掉落了一块吊灯,仿佛被轰炸了。

  ……

  玄武要塞的确是遭遇了轰炸,从天而降的金色光芒锁定了庞大的要塞后,一直是在灼烧表面,
  金色的光束撞击在防护盾的表面后,如水龙头的水流撞击在锅盖上般扩散。

  热流冲击波,将玄武要塞边缘的波能炮塔伸出的炮管都弄弯了。而就在这个时候,神州的高速轰炸机也赶来了,一枚枚炸弹,炸在了软化的钢铁甲板上,升腾起了大火。

  达朗已经进入救生潜艇了。

  此时他这才意识到,那位神州的大将“主动配合”了自己的刺杀,然后对昇阳反设置了陷阱。

  当达朗乘坐潜艇离开时,玄武要塞的表面已经被神光蒸发一小半了,炽热的烟雾腾空而起,成为了再也隐藏不了的标记!白坤在神州的权限比卫铿要高。这种大威力的超级武器,是卫铿统军时没有的。

  紧接着,长空中出现了二十多个“星光”,这些能凿穿玄武浮岛的钨合金重弹头,将终结中南次大陆的战役。

  ……

  15日,即琼府11.13事变结束的三天后。

  中南次大陆的战斗已经结束,白将军接手了全部指挥权,三艘青龙浮空舰,正联合海上舰队组成联合部队,对已经被烧了大半的昇阳浮岛要塞进行登陆。同时追击残余力量。

  而在神州这边,

  在一号青龙战舰上的冠毅岩反复的踱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终于,琼州那边通讯来了。

  总裁当即问道:“找到了吗?”

  然而界面上高机密的医院中,所有医疗人员默然,镜头转移,担架上已经被白布盖上了。

  总裁死死的盯着这个人,半响后,问道:“验证!验证!”

  白坤:“总裁,卫铿将军已经殉国。”

  冠毅岩:“哈哈哈,你是在骗我,是吧,白坤,这玩笑不能乱开。”

  白坤:“总裁,没有开玩笑,现在消息还在封锁中,但是卫氏的族人已经来认领尸体了。”

  冠毅岩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他抬头缓缓问道:“现在怎么办?他光照万方,那么谁要被白铁铸像?”

  【三日前,卫铿演讲时,“大放厥词”所谓“今有正义,能照几方”时。在神京,隔着屏幕的冠毅岩当场就破口大骂讽刺道“今日唯你秉烛?”准备好好地写一篇文章,在几天后,进行驳斥。但是半个小时后,卫铿“蜡炬成灰”后,他那篇文章的腹稿还没拉出来,就直接强塞回肠子里了。】

  白坤沉默数秒后,似乎是避不开,回答道:“卫将军功德双全,应给予国葬,神州礼部,应当~”

  冠毅岩有点炸了,当即驳道:“我问的问题是这个嘛?兵部,礼部只是让他,表忠心。稳国局,他这时候走了,走的这么干脆,看看外面的举子们现在在说什么!他将滔天大锅扣了下来,我们都得一起扛,你也别想逃,他给你留下的不是什么权势,而是业火万丈。你稍有不慎,也要粉身碎骨。”

  冠毅岩说的没错,神州内现在都是风言风语,例如在最近,网络上不知道哪位画师改了一幅“江南百景图”,仿照清明上河图的长卷,讲述了风波亭后,朝堂上的赵官人举杯,在秦大人府邸和王氏靠着东窗耳语,大殿外江南的世族大豪们无需再出资供养大军,而颜笑相告。而先前北边危机,请求援兵送来的多份呈报。每一份都在驿站中落灰虫蛀。

  天子,大臣,富豪,这些自诩天眷之才的上大人们,为惹了他们繁华兴致的闲人武将丧命,而弹冠而庆。仿佛己方披坚持锐者倒下,天下就其乐融融了。

  哦,这样绝不符合史实的画,到底是在讽谁?天居中的天子这两天正在斋戒闭关。内阁们谁也不愿意出来冒头,都在装死。

  他们能躲,兵部躲不了。

  冠毅岩有些歇斯底里:“岳武穆?我看他是吴起!”

  【楚之贵戚尽欲害吴起。及悼王死,宗室大臣作乱而攻吴起,吴起走之王尸而伏之。击起之徒因射刺吴起,并中悼王。悼王既葬,太子立,乃使令尹尽诛射吴起而并中王尸者。坐射起而夷宗死者七十余家。】

  ……

  西京,衣冠冢已经搞了出来。

  十八米的破军金甲挂着白带,为纯钢的灵车开道。这个仪仗是神京方面批的。南域兵团几个月前要不到的高科装备,现在倒是大方的给了一个团。护送将军的灵位进入卫家宗祠。

  原本被卫铿解散的卫家,被神京借此事召唤了回来,极尽荣光。

  而在一台凌波装甲车的内,头戴缟素的卫齐贤愣了愣,看着这个从其他时空来的自己。

  面对这个难以相信的事实时,他说道:“也就是说,我的父亲,大伯都没有死?”

  卫齐贤(超越者):“你可以这么理解。”

  本位面的卫齐贤,看了看一旁的黑白相册,擦了擦眼泪道:“操,害的我白担心了。”

  卫齐贤(超越者):”也许你的担心是没错的。”一旁的卫齐贤愣了愣,超越者(卫齐贤):“最后一刻,那算是搏命吧。”

  卫齐贤(超越者):在融合前,最后一件事,要办了。

  他拉出了徐家那位公子勾结外敌的一张张照片和证据。

  东林派系完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