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3.22章 混沌中交织的天命

2021-08-20 作者: 核动力战列舰
  第101章 3.22章 混沌中交织的天命
  神罗研究所的成立,与旭日帝国的奥米茄计划是相互纠缠的。

  在神州时间线衍生出来前的那个时间线上,它的负责人——岛田真司博士因为一篇关于超能力的文章而被王子达郎所关注,予以军款拨助建造神罗研究所。

  该研究所位于昇阳内极隐秘的地区,并配备极密集的防御体系和裂隙发生器,使其不会被雷达发现。

  但是该研究所由于涉及的是人类意识和介宏子的物理现象扰动,昇阳文化中,又带着社团中上位对下位做决定的霸凌理念,这导致大量的异能者在开发时惨死。

  而欧米茄计划中最强大的两位超能者,百合子和野泉,也因此一死一逃。

  不过在神州这条新的时间线,一切却有所改变。

  达朗在从原时间线上离开时,除了带走了大量的军事武备资料,更将神罗研究所的成果打包带走了。

  在新的历史线上,由于先期积累的成果。

  神罗并不需要对那些潜力充沛的超能者进行破坏性试验,完全可以怀柔手段去处理问题。就如同主世界发达势力在历史上已经掠夺屠杀完成了原始积累,在信息时代初期,就开始讲人道,环保,自由了。

  目前,两位强大的超能者目前正在昇阳中稳定的效力。

  ……

  松井百合子,在这条时间线上仍然是出生在名为田边的小镇,没有等她的超能被周围村民们厌恶成妖怪。神罗的心灵探测装置就感应到了超能波动,岛田博士就赶来了。

  就如同日漫中,给少年热血的主角提供辅助的老头一样(数码的玄内老人,口袋的大木博士),岛田表现的非常博学和慈祥,帮助百合子变强,百合子也没有怀疑过岛田博士,将他当作自己非常敬重的博士。带上了岛田博士给她的更新式的战斗目镜,用来更好的战斗。

  至于野泉,也如同日漫的剧情,是百合子的宿敌,高傲,冷漠,追求强大的力量。谈吐和举止上,显然要比百合子要更大小姐,甚至了解昇阳高层的秘辛!

  因此在原时间线上,各种筹划中,野泉要搞死岛田,但不是要造反,而是取而代之,成为奥米茄计划的主导。

  所以这家伙有什么来头,甚至作为最先的实验体,超能者的复制人计划,不是用她,而是直接选择百合子进行最残酷的试验,甚至投入战场。

  主世界的时空穿越部门,是经过一番调查后,才搞清楚,来龙去脉。

  野泉的确是大小姐,嗯,而且不是一般的贵门,她的父亲是神奈川工业顶层!
  ……

  这里面牵涉到了原时间线的秘辛!

  神奈川工业这个集团,只比起昇阳最顶级的天西财阀(贤治),白田船业(直丑)在军工上的影响力要稍微逊色一点。

  相当于卫铿穿越之前洛水集团在神州内的地位。比不上风后集团还有苏沪联合工业集团这两大巨头,但也绝对是名门了。

  神奈川工业在昇阳中的招牌产品,就是波能炮!T3单位,陆战版吨位超过了七十吨,强劲的能量束能够对六十公里外的目标造成摧毁。要知道,这只是车载武器的射程。如果设计成舰炮呢?
  波能炮的竞争者是白田船业更传统的火炮,

  但是白田船业毕竟是昇阳的老牌财阀,神奈川工业作为新兴技术的后起者,虽然得到达朗太子的支持也不能全吃全占。更何况昇阳海陆相互不对付的历史悠久,神奈川抢下了陆地波能炮订单,就必然失去海军的订单。

  更重要的是,神奈川工业在当时还被捉住了小辫子,在昇阳内一个敏感的时刻宣称:“波能炮是“神圣审判的大锅炉””这被认为是对天皇的冒犯,因为除了天皇之外没人可以对昇阳帝国的敌人进行神圣的审判。

  在那之后白田船业的产品就得到了昇阳上层风向支持。但是白田船业并不想就此放过神奈川工业。开始雇佣水军,不,通过昇阳内那些朝堂上活跃的新秀们进行穷追猛打。

  樱花党领袖广本鹿是那时最大的反波能炮发声者。

  她极力主张昇阳拥护传统的根本,而不是屈服于“反传统主义和科技享乐主义的错误诱惑”。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就是找茬!传统主义和科技怎么就对立了?换了一个说法,大家就看不出来,这是海陆之间的对立了?

  广本鹿作为叛逆者,并且卷入了昇阳内派系斗争,就必然会承受代价。

  广本鹿最后死了,淬毒匕首,还有绝命诗,都表现出了这似乎是昇阳内最大的罪犯辛迪加所为。

  但是后来大家都知道这到底是哪一方下得手。但是这还没有完,随后白田的武器原型在试射时候发生了一系列意外!——据说这是昇阳上层极力掩盖的丑闻。

  但由主世界方面的时空调查者们认为:最终这确定这和神奈川重工内的某个人有直接关系,尽管这个人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能让昇阳警视厅找不到任何证据。

  昇阳的皇庭是了解事实的,但是最终进行了掩盖。

  毕竟神奈川工业和白田船厂都是昇阳的中流砥柱。而且神奈川工业还参加了帝国一项重大的武备研发(将军刽子手的波能刀刃)
  ……

  野泉!就这样被昇阳高层征召到了超能实验室进行了测试实验。作为实验体,她比百合子还要早。百合子只是基于她野泉的能力,进行升级的战力存在。

  但野泉毕竟不是捡来的野丫头,背后的能量很大,岛田不敢对她进行全面的测试。

  甚至没能全面堵死她的心灵外放能力,以至于她能够直接教唆另一位能力堪比自己的超能者——百合子,让百合子突破防御对岛田进行报复。

  而就是这样过分的行为,因为没能留下显著的证据,野泉也未受到惩戒。

  在起义时间线上,野泉虽没作为人形武器投入到战场上,但是装备始终要比百合子好,身体上拥有部分与将军刽子手一脉相承的合金装甲材料,遭到蘇磁暴部队攻击时有一定的概率避免死亡,反而能吸收伤害修复自身。

  要知道这种材料,可是昇阳的绝对机密。

  神罗研究中心仅隶属于达朗。级别不可能比芳郎天皇下令研发的将军刽子手要高。而也就是这条线索,让主世界时空管理局的人,查到了野泉的背景。

  负责探查该历史秘辛的穿越者,赫柏林(从属于主世界西大洋时空管理局)对其如此评价:“这是一个性格非常恶劣的女人,不愿意参加实验,反而蛊惑他人实验(百合子),获得数据提升自己的超能,但又不允许其他人超过自己,实在是人间之恶。”

  ……

  现在,在神州时间线上,这一切并没有发生,上一条时间线上的种种矛盾,达朗都调和了。野泉也没有杀人,就被达朗提前征召到了神罗,成为了岛田麾下一个分组的负责人。

  神罗心灵研究所,一分为二,百合子和野泉各自占了一部分。

  百合子负责超能波动这种爆发性杀伤。

  而野泉则负责的是纳米机器人的控制,对敌武装的驾驶舱刺杀。

  所以从硬破坏力上,百合子项目要更胜一筹。

  但是从力量的控制技巧,以及超能的用法种类上,以及超能恢复力,持久性上,野泉要更强。

  为了防止两个项目交互影响,也就是上一条时间线时,一方(野泉)在另一方(百合子)弱小时,有了控制的想法。

  在开启新历史后,达朗就让岛田将两个项目隔开。等到百合子、野泉都在自己的路线上大成,双方都明白自己无法取代对方的作用前,再让其碰面。

  然而当下,由于卫铿的扰动(搅动),目前百合子和野泉之间的正式会面又提前了。

  ……

  在神罗实验室中。在白色陶瓷墙壁覆盖的试验指挥大厅中,达朗的投影出现在了平台上,对岛田进行了下令。

  【达朗从来没有真身抵达这里,他知道这个实验室狭小的空间内,一旦超能者暴走会发生什么,当然更主要的是,岛田在百合子的项目中,有“魅惑”这一项心灵控制的项目。】

  而由于时空穿梭的先知优势,这个时间线的岛田博士也对神秘的太子敬畏有加。不敢有任何造次。

  在训话完毕后,他先是发送了讯号,征召了百合子和野泉。

  这两位超能者,在界面上面对博士的征召时,第一时间却是表达对竞争者的不满。

  百合子、野泉:“和她一起?哼!”野泉抱着胸漂浮在空中,不屑一顾,而百合子也扭头。

  岛田推了推眼镜:“这次任务非常关键,关乎于昇阳的命运,你们务必要合作。”

  野泉:“知道了,只要那个羊角辫别给我拖后腿就行了。”

  百合子:“你说谁拖后腿,博士,这个傲慢的家伙,我没法和她合作!”

  岛田:“你们两不要斗气。任务结束后,会让你们两公平的比一场,但是在这次任务中,百合子。”

  百合子:“在。”

  岛田:“任务中,我们在南边的蓄能基地里,给你准备了三格能量,你可以发动两次超能毁灭波动。请慎重使用。”

  他给百合子布置任务的时候,戴着面甲的野泉,嘴角露出不屑,显然认为自己也能做到。

  所以岛田末了对百合子说道:“在任务最后,你负责掩护野泉。野泉。”

  没有等百合子反驳,野泉飘了下来。说道:“要我出手做什么。”

  岛田:“这次的目标是神州的大将,虽然为了昇阳,必须得摧毁他,但是如果能够进行控制俘虏。”

  野泉紧握着机械手套,手掌合拢的时候,光波从拳头中迸射,野泉:“高价值的猎物。”

  ……

  五十分钟后,结束了和两位超能者对话后,关闭了界面。

  岛田通过升降电梯,走进了实验室上层,在实验室顶端,有一个心灵放射塔,岛田本身也是超能者,只是和百合子、野泉相比,他的能力太弱了,仅仅只能通过放射塔远程扩展影响。通过达朗的资助,他可以影响一些有价值的人。

  神州境内,在沪地,江面上已经被军事管制了,但是不乏仍然有人在吟诗作对。

  作为国谍,想要在敌境中控制一个人,过去往往是采用药物。

  但是神州作为禁药管制最为严格国度,采用药物,本身就最容易暴露,毕竟这个罪名地方衙役都能管到,拿到奖金。所以昇阳采取了更加隐蔽的心灵欲望控制。

  徐卓群,这位徐家宗族的大公子,心里就是有欲望的,在君子号邮轮。

  这位徐公子,看着面前的这位的朋友,低沉的吼道:“我让他死!”此时这个徐大公子对面的这个人,眼睛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在看完了徐公子透露的资料,和腰牌后,非常礼节的道:“徐君,你家破的大仇,必定得报。我们的人,不会让那个暴人继续猖狂。”

  徐卓群吐了一口气说道:“嗯,我忍了很久了,先前,国势之艰,我让他苟活一段时间,现在,呵。”

  这位来自昇阳的心控专家,不由愣了愣,开始怀疑:“先前心控受阻是不是此人尚存的理智?”

  但实际上,昇阳人没有搞清楚,神州的这些读书人“灵活的道德底线”。先前是根本没机会来刺杀,现在所谓“为国让仇人苟活”不过是适用于眼下行动的遮掩罢了。

  沪江面上,滚混的江水正在汇入海洋中,大江中卷入的泥沙、残渣让江水变得异常浑浊。而这样的百川也只有大海能够容纳。

  ……

  在君子号邮轮的船舱中,单兵幻影装备的遮掩下。

  (本位面),卫齐贤,盯着徐家的公子。死死的咬着牙,他听到了这个徐氏的公子和那个昇阳人之间作呕的对话。

  无面人留给他的任务是盯住这个世界的某些宵小。

  过去一直是在广阔羽翼下的卫齐贤发现自己浑浑噩噩的活着,而现在则是见识到了自己所在这个世界的下限。

  十多年前他一直是无法理解伯父。而他现在开始为自己伯父不值。大军在前线殊死厮杀,而这些人道貌岸然,玩“莫须有”。

  他抄起了刀子,不禁想要行动,而这时,无面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无面人:“放下你的情绪。”

  卫齐贤咬牙切齿:“别拦着我,你和他们是一伙的吗?”

  无面人(超越者卫齐贤):“如果我和他们是一伙的,我会让你看到另一个角度上的事情,然后你或许会帮他们。”

  卫齐贤死死的盯着这个传授自己真气的人:“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无面人:“我是帮你看清楚这个世界的本相的人,你放心,你的伯父不会死亡。只是这个世界的命运,他不能继续更改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