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3.18章 鏖兵

2021-08-16 作者: 核动力战列舰
  第97章 3.18章 鏖兵
  秦统历2216年9月的这场逆子弑父之战开局时,就非常的紧张。谁也没有顺顺当当。

  双方在初期形成了一个极为短暂的焦灼平衡状态。

  当神州高原成功在中南次大陆西边登陆后,快速遏制住了昇阳北突的猖狂势头
  此用兵之道从各种角度上来看,都是神奇!在数量,科技武备都劣势的情况下,宛如用牙签轻轻一挑,取了仰光,打在了命门上,就让昇阳力量不得回调一大部分到西侧。大大减轻滇地面临的压力
  但这样的胜利,神京方面却轻描淡写的在战局汇报中略过了,仿佛南线,动辄几十个机步师的鏖战,是次要战场!
  或许,在神京眼里,那真的是次要的吧。——因为战前的一再忽略,现在转而附和这里的严重性,吹捧堵漏人,岂不是让世人觉得自己很憨!

  ……

  东边的南华海,神州的三大水师仍然焦头烂额。

  海面上,一艘艘乌篷船扫雷舰,从港湾中出来,不断放下浮动声呐,但是统计平均,大约放下了六个莲花探测器,就会被掠过的蜻蜓斥候锁定,然后就是天狗呼啸而过,而高速舰炮也会随之落下,在多道水柱中击毁乌篷船。

  这里可以看得出一个技术差距,昇阳的蜻蜓斥候,在发现敌人后,需要天狗的支援,才能为将军战列舰的炮火进行精确导航,否则就要齐射来保障命中概率,而在仰光登陆战中,武悼亲王号战巡,由天眼哨机侦查后,首发就能精准打击。

  虽然,这可能是陆地靶和海面靶的差异,一个有地形修正,一个无地形修正,但是更主要的是,洛水承产的天眼哨机和蜻蜓斥候在性能上差距

  天眼体系数据传输能力更加强大,且能和低轨道上卫星进行数据确定。再回传到战舰上,让电磁炮能打出锁定伤。

  ……

  回到当下,让神州东南各府几大港口水师最为痛苦的,莫过于现在的昇阳自动水雷。

  神州是大海军,水下力量是以五千吨以上的潜艇为主,这样的大潜艇是应对东大洋上的新大陆海军的,也是远洋战略的代表。但是远洋战略必须有一个前提,家门口没有问题。

  否则的话,卫铿记得上一世,原本泡菜们雄心勃勃的远洋大舰计划,吃了护卫艇配坦克炮亏后,最后老老实实重回近海舰队的方向上。

  神州附近海域,有广泛的大陆架,这些区域水深都不超过几十米,都是小型潜艇活动的范围,昇阳的矛式潜艇就是最适合在这片海域活动的轻型潜艇,而神州方面,则是缺位了。

  眼下只能用,两百多吨的乌篷船,配合着五千吨的计蒙驱逐舰来扫清这些水雷,但是由于活动范围狭小,总被昇阳战列舰炮击轰炸,活动极为艰难。

  战事持续了两天,神州海军始终无法正常突破港口外的海域,

  ……

  9月9日中秋节,神京方面,全城无休
  新的内阁集体到达兵部,看着这场大战。在这两天内阁方面全票通过了对昇阳的惩戒方案。一枚枚弹道导弹,朝着昇阳的京都区域发射,但是在进入日列岛上空,遭遇了蓝色的纳米光罩拦截,这些纳米光罩凭空出现,被爆炸冲击波震荡的后撤,后撤的过程中,罩子将爆炸传到的动能也扩散到周围,沿着罩子外散出可见的空气波。

  弹道打击并没有效果,在卫星的照射下,每当弹道导弹集群涌过来的时候,昇阳的战略基地全部闪烁着蓝汪汪的防护。

  神京方面想要迅速暴打逆子的计划破产了。

  ……

  而东部的水师集团呢?
  冠毅岩接通了闽广水师总兵的界面,开口就是训斥:“姓汤的,我每年给你拨款建的舰队,就是现在磨蹭吗。”

  这位汤总兵虽然理亏,但在挨骂后,仍然坚守计划。

  他发送了照片,时间是昨天中午12:23分,在巴士海域,当神州闽广水师,由计蒙驱逐舰组成的第三编队准备突入大洋时候,其中033号舰侧面4百米外,突然窜出来一个长四十米的小型潜艇,潜艇以前段空泡模式减阻,以每秒六十米的速度笔直的撞向了这艘计蒙舰中间,整艘计蒙舰当场重创,龙骨破裂,坠入海洋。

  汤总兵:“我水师,必须以完整战斗队形突破封锁,否则,出海后就会被敌舰重创。”

  冠毅岩:“那就快点扫雷,让人家在家门口部下了那么多雷,现在你的借口和雷一样多。”

  汤总兵:“属下失职。”

  ……

  在骂完了几个总兵后,冠毅岩走向了东大洋全局战略地图,而这个地图旁则是整个内阁人员站在旁边。

  现在东海岸是全线闪烁警报。而这些区域的咨政院乡贤元老们,都极度恐慌,

  经济上,原本在刚刚经济战中被重创的东浙财团势力,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战火冲击,他们垂死挣扎动用了全部的政治力量,要求兵部进行调兵。守卫沿海。四条青龙浮空战舰迫于压力不得不调入了东海岸,而机械化兵团也驻守在这里。

  冠毅岩现在不禁看了一眼西南方向!他知道,其实那里才是最需要援兵的。只是~
  内阁成员见到冠毅岩后:“尚书大人,您看东边局势危如累卵,我们必须主动出击,从北半岛。”

  冠毅岩看了他一眼,说道:“军国大事,目前兵部的参谋正在制定反击方案,诸位无须操劳。”

  这位冠毅岩想继续走到几米外沙盘上西南的位置上,他知道眼下只要打掉中南次大陆上昇阳部队,昇阳的战略就再无起色。尤其是现在,卫铿已经在西岸边登陆,扰乱了昇阳在中南上大军的进度,而自己只要制定计划,在“占城”(古交趾南部)区域登陆,与卫铿东西并进,战略上就稳稳的胜利了

  但是他走到一半,就被阁老挡住了。

  阁老:“砥涛(字)啊,东南是国财赋之基,这几年已经饱受创伤,再也不能有什么闪失了。”

  言下之意,那就是不支持对中南次大陆卫铿所主掌的战局进行支援,所以破军金甲(被认为唯一能挡住鬼王的重单位),迅雷天罡这一重机甲步兵,都被东南扣住了。

  冠毅岩吸了一口气:“西南方向是全局关键。”

  新阁老:“新罗郡方面的用兵才是解铃之策,甚至,嗯(被冠毅岩瞪了一眼,没有说出名字)都已经去前线,至于西南那边局面还能支撑,只要该赏,赏,该罚,罚,后撤当斩,暂时就能维持住。”

  这是又不给支援,又要下令申斥,在此国之危难中,这货想要趁机党争。

  冠毅岩眯着眼看着这位阁老:“我授权的卫总兵,哦,现在是卫总督坐镇整个西南,战伐大事,由他全权判断。神京已放权,此时不宜再干涉。”

  新阁老停顿了数秒,默认了这个结果,后说道:“韧恒(卫铿的字)主事,自然是无碍的。”

  冠毅岩说道:“西南兵力严重不足。昇阳这数年来在南黎域,传送了不低于五百万吨的工业纳米材料,他们布局,眼下。”

  新阁老一副忧国忧民状:“砥涛!南边战事眼下还没有到焦灼地步,你需知,此时非彼时,覆水难收!”

  【覆水难收!内阁的新成员现在统一的结论,再也不能给卫铿放权了。】

  冠毅岩看着这些诸公,脑海中不禁响起了卫铿的话:“在朝堂其他人眼里,你也是我的同党。”这句话现在在耳边嗡嗡作响,数日不眠积累下来的疲惫陡然涌上来,眼前一阵昏暗。只感觉到天旋地转,他连忙扶着一旁的副官稳住了身体。

  冠毅岩:“今日不覆难收之水,却积九州之铁铸何物?”

  ……

  世界屋脊山南麓,指挥所内,卫铿收到了兵部发来的勉励之语。

  匆匆的扫过一眼就将这邮件放到“不重要”文档内归类。继续关注前沿的战报情况。

  一旁的参谋部刚递交了游击队的情报,己方在中南次大陆区域,有那么一些西经联遗留在货殖部门,开始利用完善组织,自发转为战时,就地转运物资,组织地方抵抗队伍,甚至就在刚刚,这个中秋佳节内,成功轰掉了一座大桥,让身高十五米,红色涂装的鬼王过桥时就掉落到山谷。

  从手机上拍摄的战功确定画面中,这台鬼王随着板桥掉落,机甲的下半身缓冲到达了极限,当场折断,内部的逃生舱紧急弹出,不知道里面人怎么样了,但是,那家伙应该会感觉到很刺激吧。

  有关开辟敌后战线,对自发组织的游击队该如何安排,神州武人参谋部向来不是那么重视的,他们觉得正面刚才是道理,认为敌后骚扰属于小打小闹,干不掉对方多少兵。但卫铿在战前就拍案确认了预案。

  预案中:确定敌后有己方作战单位,派遣装备、技术人员。在原来地方人员的指挥体系上,建立支部,直接对标兵团前沿作战各个功劳等级。对这种敌后战斗进行物质,荣誉,乃至以后进行编制内的福利安排。

  但现在参谋们刚被这个消息冲喜,结果看了一下这个兵部口惠而实不至的嘉奖,心发凉,脸上则是愤慨。

  “国贼在朝!”有人怒火骂道。

  作为武人,看到兵团大量调往东海岸线,去守着那些掌金财阀的产业,却对真正的疆场鏖战置若罔闻。真的是七窍生烟了。

  当然,如果在满朝名士皆是阿斗的情况下,在野志士也就只能默认现实,可是呢?现在刚好有一个“比较的对象”,也是国朝望族,出生世家。但是操守,却有天壤之别。

  卫铿凝视着神州地图东北角的新罗。

  从客观上来说,国朝决定在这里的突破毫无问题。毕竟一海之隔就是昇阳本土。从半岛出发,哪怕是快艇载着远火都能打击到昇阳的非工业区。但是!——在这里要用良将。

  自隋后,神州历朝在高丽区域用兵要么是大胜,要么就是大败,上限和下限都很惊人。

  而当下,卫铿从在其他时间线获取的资料,神州在新罗遣兵调将属于“马虎、傲慢”。因为以为这里是绝对优势,所以神京的那帮人好似把这里当成镀战功的地方。

  这不,上梁不正下梁歪,据说皇室方面将一位“女剑仙”投入战场验证战力。而该地区的指挥官却得到命令“要小心运用,有个三长两短,都担不得。(因为和皇室相关,好像是某王妃,哦,当然这些是小道消息。)
  好家伙,这位集成了神州“介宏子”真气系技术路线的“剑仙“战力是否真的那么强且两说,但至少在这不是一个正确的兵家态度。

  卫铿脸上瞬间出现嗤笑,但也就一瞬间就消失了,扭头不动声色的压下了参谋部内不当的情绪,沉稳道:“心思不要想别的,眼前的情况,尚未脱离我们的方案”(卫铿眼下的挑选预案,就是选国朝不愿支援的情况打这场中南次大陆之战。)
  但是卫铿刚把人拉回来的时候,来自高原区域的通信来了,

  打开界面,白总兵出现:“卫卿,你的局势如何?”他现在正在等一艘青龙指挥舰上,这艘浮空舰在云层之上,满月的灯光,给镇守战舰镀上了一层银辉,在指挥舱侧面的窗口,可以看到青龙战列舰的外延的短翼上,亮敞的想让人跳广场舞。

  卫铿顿了顿:“现在,还可以,在三天内我还是有把握打几个不大不小的胜仗。”

  白总兵沉默了半载:“我这边也已经做好准备,可以南下。”

  卫铿笑了笑:“你有,神京的命令吗?”

  这位将军无话。

  卫铿:“这次,是我先,你在一旁先等着吧,你等的时间越长,从神京那边接受的高阶武备也就越多。必要的时候再接手吧。我啊,得罪的人太多了,惹人厌喽。”说到这扬了扬拳头。

  卫铿目视着拳头说道:“明知道要碰壁,却也要砸上去。因为我笨(愣),在我后面的人,没必要像我这样。”

  白总兵目视卫铿郑重说道:“祝将军常胜。”

  卫铿哈哈大笑:“常胜?这旗子别插了,呵,好了,挂了,作为我的后背,你也要做好自己的事。”

  ……

  视角来到敌人这边。

  中南次大陆上,原本是山峰的区域突然打开了闸门,鬼王机甲从这二十米高的大铁门走了出来。

  战争的第十天,昇阳的重工厂终于升级完毕,开始完成重机甲武器的制造。

  在一座堡垒要塞基地中,头上绑着绷带的天西贤治看着中南次大陆的地图,确定自己的重武装出厂。似乎眉头舒展了一些。

  【至于贤治头上的伤怎么来的?9月9号那天,游击队炸桥,让那个疑似实验性红鬼王掉到了山谷里,嗯,当时坐在那个特型机内的就是他!差点就直接这位昇阳的将军嗝屁。】

  如今神京方面对这场战争进展焦急万分,而昇阳这边何尝不是呢,原本既定计划中,要快速拿下中南次大陆。但是高原区域的那位将军以远超想象的速度,快速插手了战场。让计划好的局面从一开始就变成了泥沼。

  现在已经头破血流的贤治嘴角依旧是拽拽的模样,但内心已经多疑且有些冒出一丝怯意。

  在南疆次大陆奇袭伊始,昇阳的天狗刚起飞就被凤凰战机捉个正着,随后的西线登陆作战,一下子让他在西部部署的机步师团,直接失去了讯号,三个小时后,讯号回复时,两个机步团已经被歼灭。更是让他有回忆起来改变历史前的那条时间线上“盟军兵团冲进江户湾,皇国樱花凋零”的无奈感。

  但万幸的是,大本营传来了神州内部的情报,确定神州短期内不会给西南任何增援,这让他重新恢复取胜的士气。

  面对北线神州兵力明显少于己方的形式,贤治犹豫再三,决定再度转入攻势,暂时将压制仰光区域神州登陆部队的己方机步兵力收缩一下,在二线做防御,让北线力量雄厚,压垮神州镇南关一线的力量
  他昂起了头对着麾下士官下令:“强大鬼王重装甲抵达前线后,立刻继续执行向北突破作战计划,不得有误。”

  ……

  当昇阳中南次大陆北线的兵团再度机械,且出现鬼王机甲重师团,立刻被天眼探机群探测到了。

  关于这天眼哨兵群,在眼下战场中已经损失了上千个了,但由于战前储备充足,损失的起,在黔地,播州等地的组装工厂中,还在源源不断的生产。

  卫铿看着前方画面中,这些“电眼逼人”的超级巨人出现,咬碎一块莲蓉月饼,点了点头:“鬼子终于把主力给放出来了。”

  现在卫铿对昇阳有关“鬼子”的称呼,已经基本上传开了,解释起来也很容易,昇阳人喜欢画鬼旗来彰显自己武力。

  参谋部刚刚正在协调后方兵团部署和播州的骨干班子如何配合好,前线支援,人员疏散等复杂的工作。因为北线的压力已经非常巨大了,昇阳的装甲力量是己方数倍。必须后撤用空间拉扯来换取低损失。

  卫铿这时候说道:“第一线,彻底放弃,第五团,和第六团,佯退,将昇阳军队,给我引进来。在这里。

  卫铿的笔在某地画了一个圈子,也就是多个山谷区域阶段,预备抽调八个团三倍兵力吃掉这个昇阳现在冒出来最精级重装甲团。

  ……

  追击是一个大学问,春秋战国时期,留下脍炙人口的曹刿论战中,就重点提到了这一点。

  “齐师败绩。公将驰之。刿曰:‘未可。’下视其辙,登轼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

  曹刿为何如此谨慎?进入原敌控区追击,一是难以控制己方阵型,二是敌人可以在后退路途上从容判断追军的哪个部位是突击部,进而打下埋伏,直接干掉。

  而日列岛上的村战,因为地形狭窄,缺乏战略纵深,很少出现这样的战术,往往是猪突一波就能获胜。

  ……

  9月23号,昇阳的南远征兵团,在确定神州兵团正面“主力所在”后,当即开始了猛攻。

  昇阳17、23师团的机步兵团则是一马当先,仗着四十台鬼王在前面抗伤害,追杀“神州败军”五十公里。

  十八米高的鬼王属T3科技,沿途双目放射毁灭光束,沿途轻装甲车被扫到,外壳冒烟迅速融化,而加速冲锋后,粗壮双臂抡起来,水泥掩体直接被砸瘪塌。

  整24日中,昇阳都维持了猛烈的进攻。

  鬼王机甲威猛异常战场表现,让普片比神州人矮半个头的昇阳人,体验了一把恃“大”欺敌的感觉。

  这两个师团一路追击,击毁神州三十辆祝融主战坦克,还有数百辆凌波战车,并且,看到了大量铁卫丢弃的防爆能量盾等武备。

  在25日中午时刻,这个鬼王师团的指挥官还在志得意满,站在某个鬼王的肩膀上,一手持家传武士刀,一手持缴获的汉剑,比划着“星爆气流斩”让战记发给后方宣传。

  下午三点,这只昇阳猪突兵团,就遭遇了当头一棒。

  先是前方骤然遭遇了猛烈炮击,大量的火炮,似乎在四面八方分散部署,一下子打掉了,昇阳的轻装甲车力量

  紧接着后方也突然杀出了一支力量,机枪和炮弹扫射将昇阳的队伍分割,而后机步和装甲力量进入道路中央,进行阵地布放,截断了昇阳这个过于突出部分的后路。

  ……

  坐镇数字化指挥中心的卫铿,直接无线指挥了大量无人机,对着前沿给了传讯:“五个小时,我要看到饺子被咽下去”

  卫铿的语气越发激动,就和钓鱼佬,在江边上钓上了,五十斤以上的大鳡鱼。

  而卫铿麾下的将士语气犯冲在通讯中进行这命令沟通。

  那些原先假装后撤的兵团稳定下来勇猛的反咬一口,并且插科打诨“叫你特么嚣张的在屁股后头追,真当爷爷我揍不死你?”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