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3.11章 貔貅

2021-08-08 作者: 核动力战列舰
  第90章 3.11章 貔貅
  秦统历2215年

  卫铿所在的这个神州要比其他资料中的时间线更安静一些,也许是神州东西之间的经济战造成的影响。所以昇阳并未在这个时期发起偷袭。

  江户方面是想要在这个阶段背刺爹国的。

  只是这条时间线此时的神州海军在冠毅岩的严令下干好了自己的事情,无聊的巡查次数多了,也就没有给其偷袭的机会。

  不过,卫铿有些奇怪,按照昇阳的民族性绝不会因为变动因素过多,放弃已经筹划好的赌国运行动,哦,最多可能会推迟一点,出场的方式阴间一些。

  那么现在他们在干什么呢?

  ……

  神京方面,现在的内阁集团,正在惊怒地猜测那个卫匹夫要干什么。

  在十月份的时候,整个神京已经对眼下的局势有那么一种投降妥协的征兆了。甚至徐亘已经准备下野。

  然后颇为伤情的对同僚提出,要向着卫铿老爷请罪。

  徐亘这请罪,只是要客气一下。

  卫老爷这边当真了,不仅仅上书大理寺要惩办首恶,而且这边公审大会准备好了,并且对各岗各业发了公审的参与名额,连带直播了经济犯的监狱设施环境,并且保障高龄罪犯在监狱的良好条件。

  如此,整个东林暴怒,对西经联不再妥协,而徐阁老也就不公开谈下野的事了。

  但,不提就不提!现在经济战打到这个火候,整个西经联这边已经不慌了。

  ……

  在十月后,是经济战胜负已分!整个蜀地已经在这种两强相争中沦为了博弈之地。不,直接被西经联吞下了。

  西经联在蜀都附近新建了十四个开发区,这些开发区临近蜀都附近,但又绝对是郊野之地。

  连带为整个该地区的行政部门配备了大量警用无人机。蜀都这些快要破产的大户们,面对这时代所向大势,毫无反抗能力!

  新型经济开发区内,在无人机,电子机器狗面前,还玩什么袍哥会?

  道路、车站、货殖超市等公共区域,有着完备的电子管理体系,再加上,西经联早在十六年前,卫老爷刚刚布局大三段的时候,就在蜀地招了大量本地干部。现在直接在本土挥洒自如。

  西经联拿下了蜀地,将原本滇、黔,直接打通了,未来再从中南半岛链接天竺洋,这绝对是对神州东部集团形成了战略包围。

  所以眼下,西经联也不怕拖。拖下去,神京方面所有的牌,包括军事、正统在内的底牌都会变弱。

  ……

  神京皇宫那位圣人今日已经多次说话了,在言辞上相当谨慎,希望神州亿兆子民和衷共济,当然更是几次发函勒令内阁对国事当尽责!

  神州是君主立宪制,圣人已经不再掌握实权,但是现在训斥内阁,却前所未有的冲。

  不是皇权增强了,而是这盘踞了明政殿二十年的最强内阁,现在被锤成了百年来最弱内阁。

  在皇宫中拜见了圣人后,

  徐阁老很萧瑟的行走在宫廷长廊,在旁边是财务部的那位皇室子弟。

  徐阁老犹如风中残烛问道:“理光,老夫这一辈子风光过,也破败过。但是却实在没有今天这么糊涂过。”

  这位字理光,皇室财务人员扶着这位阁老,则是言语中肯的说道:“阁老多虑,今日之局,谁又能事先料到呢?”

  徐阁老惨笑到:“西经联是做大事的,小民业的等级录入,他们就动员了四十万人——而东南方面,而我那个堂兄和东南数十家掌金宗主,则是纸醉金迷。所以并非仅在新技术上的棋差一着,人和上更是满盘皆输。”

  徐阁老风烛残年的咳嗽道:“我走后,茶就凉了,一切就靠你了.”

  这位皇室掌金的人员愣了愣,却只能艰难的点了点头。按照神京上层的政治规则,一个大员如果不解决任内的事情,他的家族在三代人里(也就是六十年)不能再入仕。

  徐现在就这么走了,显然最终是彻底放弃家族的仕宦之路了。

  但是现在包括这位理光在内的等一系列神京内接权者们,却宁愿徐亘留下来。

  他们是想要等摊子更烂一点,某人作为祸首,彻底众叛亲离,在该死的时候,发挥死人的作用。额,现在这活着退下来的人,没有“死人”的销债效果好。

  卫铿老爷耿直(头铁)地咬死了审判经济犯条件坚决不妥协。弄得整个神京的朝堂班子们都下不来台。

  当西经联已经点燃了熊熊大火,宣称要把屋顶给焚了,神京的这帮人并不觉得现在换一扇门,就能宁事息人。

  ……

  十一月份,长达二十五年的徐氏内阁解散了。

  放在数年前,谁都想不到,真的会有力量能将这股横贯朝堂的力量直接干趴下。

  当然更没想到的是,现在西陇聚集的这群中下读书人们,现在将神京的天变了还不算,还要继续深究!

  西经联最激进派认为:内阁倒了,但是背后的掌金集团还在。豺狼终究是要吃人的,必须打死。

  而这一年中,东南的舆论从一开始的嘲讽,看热闹,现在已经变成了缩头鸵鸟。神京方面只是撤了一个人,几家商报立刻采用了“大让步”“诚意十足”辞藻撰文。

  满篇都是,冲突持续,于国于民不利,同室操戈,让外人徒增笑料。

  至于外部舆论对神州这场激变,也是各种各样的看法。但关注点截然不同。

  欧陆,伊甸亚合众国在在关注中评论非常谨慎,认为西经联这种局势不可能长久,继续下去最终会两败俱伤。

  而在蘇俄方面,真理报则是很倾向的报道了旧资帝模式面对修正后的新资模式的溃败。

  然而卫铿现在没空理这些,这场战争打的目的,不是为了看报纸点评的,而是要取得内部人心的认可。

  既然确定了方向正确,时时刻刻要坚持自己的主张,就不要那些‘和事老’和“吃瓜客”的看法。

  卫铿:“现在这个不是地域之争,也不是利益集团之争,而是谁执道统的大义之争,这场较量没有茶,也没有酒,只有你死我活。”

  卫铿记得主世界米蘇争霸结束后,战败一方的下场。意识形态的战败,是从上到下,从心里到躯体上对外投降,宛如傻子一样任由外部的饕餮们掠夺。并且十几年后,被外部遥控的公知还在逆着大众利益,在主流话语权中强调这一切的合理性。

  卫铿完全知道自己输了的下场。而一想到自己输了,对面出于恐惧,会如何抹黑自己。连带着在后世史书千百年进行歪曲。那么现在,卫铿就要将对面打到死。

  神京方面给予了那位自我免职的阁老豁免权。想要强行将其告一段落,让西经联所谓的审判不了了之,

  但是被惹了三次的卫铿,说什么都不会再由着对面了。

  曹操那一套“斩储粮官”的法子,卫铿不吃。

  卫铿:既然神京玩法理游戏兜住这个问题,那么整个债就由神京现在来扛。

  ……

  神州的东西经略战要继续打。你想模糊目标,那你就是目标。

  但是在十一月份,卫铿通过远程投影,在西经联内部会议上设立了新目标。

  例如现在已经归田的徐阁老。现在想公审他已经很困难,除非军事上造反,亦或是漫长的诉讼。这都不是大部分人能够插手的事情。

  但是现在?

  卫铿对着众多同志们:“对面不投降,那么我们再完成个小目标!神州内的高价值技术,高新人才,以及下一代工业品的标准,应当在这次经济战中拿下来!”

  随着卫铿再一次挥动指挥棒,这个年轻,庞大,有朝气的组织,现在势头并没有减缓。开始朝着新副本进发。

  【二十一世纪,在魔兽世界这款成功网游的运营中:让年轻人为主的玩家,在完成主线任务后,继续开始大量的支线任务。保持着参与的激情。——此经验,自然可以运用到眼下搞事上。】

  而结束了这个“定目标”的小会后。

  在戈壁滩沙漠上,现在已经覆盖了满满的绿色大棚和黑色镜面的太阳能镜面收集器,在这片逐渐充满生机的原野上,从大棚走出来叼着个黄瓜的卫铿看着远处一个高两百米的反弹道导弹激光防御塔的建设进度。

  “咔嚓”咬碎断裂的黄瓜,卫铿:“其实,还是一场流血的格式化,能将一切进行的更彻底。”

  ……

  秦统历2215年12月

  西经联正在安心消化着整个蜀地。将将该地区百分之九十的产业并入了大数据体系下,同时,大幅度培训当地人员,预备在横断山脉规划三个水电站。

  仍然是那一套,能源,工厂,道路,然后对青壮生产力的培训,少者的教育,以及年老者的基本医疗,钱就花在这,也只老老实实花费在这,资产就亏不了。

  这种经济扩张,全部是积分!加入工厂训练的工人,有肉蛋积分,工厂采购的原材料,给予原材料积分,下游销售,反馈回来也是积分。

  拿到积分后除了可以自己立即消费外。也可以存,一个季度后会自动统计为完全自由的货币。只是对比着购买力,积分购买要便宜一点。

  所以蜀地老百姓和企小企业主们现在是对现在西经联这样形式的拨款,都在琢磨着怎么花钱。

  西经联扩张时外发的资本一个子儿都没有流入到神州市场去。

  神京内新上任的户部侍郎在看完了自己在蜀地部下的报告后,在失态中评价,这是属貔貅的(专吃不拉)。

  ……

  无剩余资金流入金融市场,这意味着大数据统计对生产链的各个交互关系,评级的刚刚好!
  宝钞局,年末在进行流通性调查时,从上到下,已经对这场经济战毫无信心。他们在面对新内阁在会议上的盘问时,只能回复“这个正在调整中”“我们正在极力挽救”等空洞的废话。

  在宝钞局的主事人心里:这早就不是经济手段能解决的问题,请求“非常事非常决”时,总是遭到敷衍,所以他们现在也是敷衍了事。

  偌大的神京,对眼下这个烂局面仍然在“仗义执言”的,也只有激进派了。

  但仔细研究,则会发现相当有趣的现象:
  主激进的都不是军方的人,他们可能管着经济。

  而期待用经济反击的却都是些不管经济的文官大佬。

  而在发言中声称:“要采取积极行动弥合分歧”的家伙,又都是一些毫无实权的某部门前任官员。

  【卫老爷:“前世,这这类垃圾新闻老子看多了,弹窗全部给我按x”】

  神州偌大的统治中枢,就这么在混乱中瘫痪了,各方却抱着“就这么下去,最后肯定会有法子来解决”的想法。

  但是上层可以拖,但是神州东部的各行各业却撑不住了。

  年关,是所有经营体系财务要结账的时候,神州内那些传统的掌金们已经撑不住了,泡沫一旦破裂,经济战的脱钩,东部这些高估值的产业全部要倒,
  不少中小型企业已经开始投降了。例如中原,皖,湘的小企业是降来了西经联,进行股份交换。而其他地区的小企业干脆出现了破产狂潮。

  东部的巨头也撑不住了。

  ……

  12月12日,这刚好是西经联内的一个网络消费节。

  卫铿老爷和周不通在食堂内吃了一份牛肉拉面,周不通有两份加肉的积分,卫老爷毫不客气的笑纳了,然后还给了他三斤水果积分。

  但是在这小小的“贸易”结束后,卫铿和周不通却对牵涉到了数亿人的经济结构转向进行了讨论。

  在保密度极高的数据中心中,周不通看着卫铿转发的材料,问道:“总席,转为战时经济?这情况如此严重吗?”

  卫铿:“目前情报上,没那么严重,但是作为主政人员,你应当心里时刻多个心眼,现在僵局拖那么久,任何坏的方向都有可能发生。对面掀不掀桌子,要看我们桌子下面有没有刀。”

  随后,卫铿给他透了一个底:“昨天风后集团的掌事已经和我谈了,他们会靠过来。我要和上面进行一次谈话。谈崩了,必然会打。”

  周不通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卫铿拍了拍他:“这几天别回家了,遵守保密协定吧。”

  周不通原本还想问卫铿和风后集团谈了什么,却也咽了下去。

  周不通点头:“是的,留在这加班也好,省的回去有人问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后叹道,“风雨欲来啊。”

  ……

  昨天,风后集团的白经奇找卫铿时,是为了风后集团那些资金链完全断裂的民业。当神州方面用积分制度进行内循环生产后,也就断了从东部这些重军工采购的订单。这可把风后弄遭殃了。

  白经奇找卫铿是请卫铿高抬贵手。

  然而卫铿给的和解方案,对白来说绝对是“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大量卡车,重型机械,要被西经联收购,与此同时,三年以前的全部技术专利转让。

  白经奇当即讽刺卫铿:“两肋插刀的兄弟?你捅我捅的最深。”

  却不想被卫铿翻出了当年旧账,夷播海之战前风后集团对洛水背后的小动作。

  卫铿平平淡淡回:“哪里,在商言商。”

  白经奇见劝说无果后,怒火中烧的警告:“你们洛水,当心吃撑死掉。”

  卫铿依旧平淡的回应道:“今天的洛水不是卫氏的洛水,放心,我这边人多,嘴巴多,人均不足,吃不撑。”

   明天周一恢复正常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