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3.06章 昆仑之上接青锋

2021-08-04 作者: 核动力战列舰
  第85章 3.06章 昆仑之上接青锋

  秦统历2211,十月,
  也就是总裁在高原兵事区,视察结束后的第四十九天。卫铿再一次接收到了时空波动。

  很显然,卫铿老爷积累的历史变量,再一次让下游的某些人坐不住了。只不过这一次,由于主世界在这类位面上的建设体系进步,卫铿不用到潘多拉位面躲避。

  河图的时空裂隙空间站已经根据卫铿的感知,提前部署了时空陷阱,等待时空下游修正者的将是无尽的轮回。

  ……

  但卫铿还是在座舱中进行了时震粒子(包括介宏子在内的多种时空粒子)的链接,了解一下自己为啥又招惹了时空刺杀。

  良久后,卫铿看完了下游历史后,暴躁道:“艹,感情你们是承受不了任何形式的战败是吧?”

  在刚刚结束的下游历史中。

  由于一个多月前,总裁在参观完毕了卫铿的地下长城体系后,对昆仑山下的地下长城技术非常的赞叹,于是乎回到神京后,进行了商谈,要求研究地下战备体系。

  神京方面关于地下隧道修建科技,本来也并不是指望洛水来做,
  他们希望神州境内的各个集团都承担这个开发,但是在最后,还是洛水集团拿到了这政策的优惠。在接下来十年内一步步铺设地下高速管道。这是采取前方抽取压力,后方燃气轰爆产生动能的模式,在地下快速运输。

  在民用体系成功运用后,则是利用超时空设备,在地下进行了钻探盾构,自此以后钻探地下就成了切豆腐一样非常简单的事情。

  所以在接下来的大战中,随着神州和欧陆,新大陆都一片瓦砾后。不得不陷入停战。

  双方的旧统治体系也随后瓦解,但不同的是,欧陆方面是真的瓦解,而神州这边,西经联下面脱胎而生的新组织,完成了对神州境内其他力量的碾压,带着神州再获新生。

  【所以,这次来的妄图修正时间的人们,就是觉得这段历史错了,所以呢?他们决定在神州大规模地下基建前,再度修改历史。】

  对此呢,卫铿只能忍不住吐槽:“我就是吃口肉都会导致雨林崩溃,多养几个圈的海鲜也会让大海悲哀吧。”

  ……

  吐槽归吐槽。卫铿还是笑纳了,未来时空的自己传输回来的技术。

  系统:“卫铿中士”

  卫铿:“啥事?”

  系统:“您在该位面上遭遇时空刺杀的次数已经累计了三次。”

  卫铿:“额,怎么了?”

  系统:“这是您的初始任务,正常人员,在该位面上的初始任务,产生的时空刺杀现象不超过一次。”

  卫铿:“这事和跳水一样,水花越小越好是吗?”

  系统:“对于新手考评来说,是的,但您现在是中士,暂无影响。”

  卫铿顿了顿:“所以还是提醒我注意一下是吗?”

  系统:“是的,不过,此次是建议你,承接一款‘空间平切’的超能构建。”

  系统打开虚拟空间,在这个空间内,卫铿感应到了这个超能的形态,可以在这里自由演练,而一旁的界面上是动画示意。

  在动画中,是山川云霞之地的场景,这个场景很真实。仿佛就是在那里实际拍摄的。

  在山峰之巅,突然站立一个人,这个人抬起手指向了远方另一个山头,数秒后,随着仿佛尖锐摩擦嘶鸣声音,那个突出三米的山头斜斜的沿着一个光滑的面,滑了下去。整个山峰犹如切断了一样。

  这就是系统现在推荐的东西,卫铿见到这么夸张的动画效果,不由愣了愣,然后在空间中试了一下,这个空间中的模拟物品就像切水果游戏一样,全部被轻而易举切开了。

  ……

  突兀,

  卫铿的感觉是非常突兀!刚来这个神州位面时自己觉得那个能力不够帅气不够好,想要撂挑子回主世界时,也没说要给自己换一个技能,怎么现在?

  突然想到潘多拉位面监察者骗氪的套路
  卫铿试探性的问了一下:“这个能力,要兑换点吗?”

  系统:“理论上,在初始任务中是需要兑换点的,限定中士以上的等级。但是您的情况存在着遇险条件,现在,能直接获取。”

  卫铿老爷仍是有些接受困难,这情况就如同自己在二十一世纪,接到电话推销,亦或是网络弹窗突然出现了一个“恭喜你,成为我店6666个顾客,真的十分幸运呢,可以免费获取……”会条件反射的关掉。

  但是,目前自己找不到弹窗X按键。

  卫铿:“作为时空穿梭的一员,也是需要熬等级,存积分的吧。怎么上来白送,这个东西,太不真实了。”

  系统那边好像是了解卫铿的怀疑情绪,徐说道:“如果你对到账的“模式”有什么看法,可以咨询该区域时空管理分局,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过了好一会后,卫铿勉强将该超能同刚刚获得的时空资料联系上,于是问道:“这个和地下基建盾构粉碎是同一项技术体系吧?“

  系统:“有共通之处。”

  于是乎,卫铿将心里的这一大段不通顺,勉强给吞了下来。

  ……

  时空穿梭所中。

  杨春芬正在操作这次信息传输系统,在另一个空间泡中的秦晓寒见到她结束,急忙问道:“他接受了吗?”

  杨春芬:“接受了。”

  秦晓寒:“那就好。”

  杨春芬:“其实,可以等他进入测评位面后,再进行辅导训练。”

  秦晓寒:“要因势利导,这位卫铿中士,必须让他提前了解类似的模式,否则的话,他会各种推诿。白灵鹿前辈就是这样,将一个明明很顺畅的任务,弄成了.稀里糊涂。”

  ……

  卫铿回归后,在河图时空裂隙研究所,点开了一项新研究。

  如果按照其他穿越者在该时空区域的情况,给此类操作进行定义:卫铿是给自己的这个英雄单位增加了一项新技能。

  在河图的基地内,两个大功率的空间收束装置建造成功后。

  卫铿在两个空间收束装置内,分别逗留五个小时。

  而后其中一个被运送到了若木号空天舰上,进行了首次太空发射任务。而另一个留在了地面。随时由卫铿在此进入,充入自己所释放的介宏子能量。

  11月7号。

  “嗖”的一下,这个装置上天了。

  而卫铿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超能在太空上有了那么一个储存舱。

  在西北昆仑山上,卫铿老爷给自己穿戴了助力机甲。全身具备了重机甲步兵的风格,。

  此类十五年前还属于不稳定的技术,随着西北部基建的需要,该类型机甲能够帮助工人们完成六倍的体力活,减少意外事故的伤亡率,出于人力成本的节省,成本很快就降低了下来。而得益于此,而近些年来,神州其余战区的步兵们的着甲率也节节攀升。

  而卫铿身上的这个机械盔甲,显然是特殊版本的,能源系统并非锂电池,而是来源于上空空间站的传送。此类能源技术,被昇阳帝国的红色鬼王机甲运用。

  经过了七公里的跋涉,卫铿和队伍来到了一处较为空旷的试验场,这里有着时空裂缝干涉器,能够干扰外界卫星的窥探。

  在外界卫星看不到的阴影下。

  卫铿拿出了金属匣子内的产物,这是一柄造型有着东方古朴风格,但很明显是现代技术的剑。长剑不重,也就两公斤,可以随身携带,但是当卫铿握住的时候,剑脊中央呈现出了幽蓝色。剑柄雕刻篆文‘青刚’(其实是卫铿没文化,看不懂书法,那两个字叫做“泰阿”)
  这柄长剑的造价,六百八十万!造价最昂贵的部分就是内部用了稀土元素的光谱协调器。能将高空卫星传下来的超时空能源成功导出,变成高能光谱能量。欧洲方面研制的光棱坦克的能束就是这样的杀伤。

  这个世界上的能束武器都是有一种特点,那就是能量到达了一定的频段后,可以直接穿透物质,亦或是在周围同类型的物质上产生光棱杀伤,就是这样,高贵的光棱伤害可以直接穿透很厚实的装甲,灼烧内部,亦或是弹射出来几束灼烧周围的目标。

  昇阳方面的单兵棱束武器,坦克杀手,也是类似的杀伤效果,可以有效的灼透装甲,只是没法折射出几束。

  卫铿手上的这把能束剑,倒不是坦克杀手那样的量产货,能束的功率高过幻影,而且还有另一个功效,
  在系统给的资料参数中,卫铿协调后的介宏子能顺着能束倾尽释放,产生空间切割的效应。

  ……

  下午,当太阳落下后,没有强光,但是天空上仍然是浅蓝色的,整个区域并不那么暗淡,可以清晰的看到此剑刃在夜空背景下最好的显示效果。

  卫铿走到了试验场正中央,示意周围的人员在低洼的安全位置上躲避后,抽出了剑。

  手微微一动,一条细细的蓝色线路弹射出来,这条线如同激光笔发出的蓝色光束一样无限延长。但是!一百米外就看不见了,中间仿佛什么都没有,在两万米外,才重新出现了光路!而且越来越广,越来越明亮,扩散到几公里外才散逸。

  这中间的两万米无声无息的原因?——光完全被一道裂缝给吸纳了,这道狭长不过几微米的裂缝给人一种“深邃”感。

  卫铿在系统提供的红点标注下,把剑对准了五百米外的靶墙,

  当光丝扫过了墙壁的时候,没有任何烟雾外泄,仿佛就是无声无息的没入。

  然而当卫铿拉到一半时,墙体突然沿着划过的地方倒下了,细细一看倒下前还连着的部分是承受不住重力直接出现了很多裂缝。

  卫铿连忙收起了这个光刃,将其对准了地下。这东西实在是太恐怖了,一不留神扫到人就太危险了。

  如果是青少年,骤然得到机遇,难免会身怀利器杀心自起。但是,卫铿似乎已经见到太多太多的惨状了,对锋刃入肉的痛感,过于敏锐。

  在潘多拉位面的时候,治疗那些基因污染者的一次次落刀,切掉他们身上的错误异变器官。卫铿对现在这样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刃,首先生出的念头是:“要有一个剑鞘,不让这锋芒漏出来。”

  匆匆的将所有项目测试完。

  包括切割现役主战坦克的装甲,以及对二十米高的建筑一荡而过的破坏等等。

  卫铿将刀刃放回了箱子,准备交给旁人的时候,一旁的近兵接过后问道:“将军,您有备份的剑刃?”

  卫铿顿了顿:“额,有,但这东西太贵了,仅有我一个人能用,制造了五具。”

  近兵:“那您现在手上有吗?”

  卫铿顿了顿:“当前非战之地,无用耶。”

  近兵走上前来,身上的机甲一板一眼的动作下,发出了嗡的声响,他将箱子捧起在了卫铿面前:“将军,您还是时刻备着一把吧。以防宵小之辈。”

  卫铿皱着眉说道:“但是此物杀伤太过,有伤天和,常藏于身杀气过重。你等伴我岂不比伴虎更艰?”

  近兵:“主公为仁者。我等近您,从未感惧。此器于您,景从者心无碍。唯邪妄宵小之辈畏之。”

  这位近兵,双手捧起剑匣,对卫铿奉上,而周围随者,也纷纷拱手请卫铿配剑。

  卫铿看着跟着自己的人都这样,无奈的笑了笑,知道他们是对几年前“自己被刺”耿耿于怀。的确,自己若是处于危地,西经联的人心中总有些惶惶、但是!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或缺了呢?自己已经明明安排好了替手,和运转体制,为什么,还是?

  卫铿看到了他们的眼神,突然之间明白了。

  这就是东方的人文,在礼乐崩坏的天下,与其相信自诩贤能的家伙空谈“制治”,倒不如锁死一个人,将定在了一个圣位上。让其下不得台。

  卫铿内心不知滋味的自语道:“赵武黄袍,我这是什么,昆仑授剑?”

  与此同时,原本还带着橘红边的天色,彻底暗蓝下来,星幕乍现。太白,在天际高亮。

   天太热,突然发现我家母鸡都食欲不振,两天才下一个蛋了。突然感觉一天一更的我很勤劳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