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2.17章 溢满硝烟的河岸

2021-07-11 作者: 核动力战列舰
  第60章 2.17章 溢满硝烟的河岸

  除了核武轰炸之外,能够高效率摧毁坦克的是什么?
  是对地攻击机?不,那玩意是欺负没有正规防空火力的游击队的,其对地盘旋打击的火力非常猛,但是大国的防空武装都能很轻易的对付这种轨迹固定的飞行器。未来神州的朱雀对地攻击机是加上了护罩科技,但是饶是如此,地面装甲集团展开的冲击阵型是平均一两百米一辆坦克组成的横排,纯攻击机摧毁效率有限。

  是单兵导弹嘛?导弹的确对坦克有摧毁能力,但是这两条腿的步兵扛着这样的单发火力,移动速度是硬伤。哪怕是神州现在研发出单兵机甲也改善不了多少,在正规战的时候,履带转动带来的机动完全可以虐死相对来说原地不动的步兵。而步兵如果坐车的话,那其实又到了载具和载具之间的对抗了,前排必须要有能抗,能反装甲的单位!

  对付坦克,最有效的还是拉开阵型的坦克,穿甲弹相互之间捅钢壳!

  ……

  秦统历2198年10月4号,伊列河谷对外的高地上,卫铿的兵团面对蘇军装甲集群,开始一场坦克会战。

  从总兵力上看,双方实力非常悬殊,但是这里是山坡隔断河流阻挡的区域,交汇区域非常狭窄,不足五十公里。

  双方坦克行进在伊列河由西向北折转的方向上,遥遥用穿甲弹相互致敬。

  两个小时内,蘇装甲集团军在该区域遭到了迎头痛击,领略到了一种狡猾的战术。

  他们发现神州在此地的守军,成功的将坦克部署在了人造掩体中,这些掩体有时候只是一个土堆,但是对于神州的倒车能手们来说,这些屏障恰恰能挡住蘇钢铁洪流的突击。

  并且蘇装甲部队在路段上遭遇了反坦克桩这种东西!

  这个半米高的反坦克桩子并不是让坦克开不过去。

  而是蘇坦克直冲上去时,底盘上抬会亮给前方。

  在此刻就被天空中的天眼哨机立刻锁定了,传给信息化程度非常高的神州战车组这边,当即一发高速的钨钢穿甲弹,给蘇装甲车辆来了一记撩阴腿。

  而如果要绕过去,又会暴露较为薄弱的侧面装甲。战车手似乎又是如有神助,抓住这一瞬间,开火。

  4号上午的坦克大战中。

  最终蘇军以损失345辆坦克的惨痛代价,宣告进攻失败。而神州一方则是损失了32辆坦克,从战术上取得了绝对胜利。

  而在晚间的时候,神州一方的步兵们在火炮掩护下发起进攻,将八十七辆尚能维修的战车拖到了伊列河的拖船上,然后运到后方。

  随后接下来一个星期的抢修中,这些蘇制坦克被抢修好,并且内部框架上安放了一些民用电子设备(平板电脑),利用其摄像头和识别程序进行初步的信息化。

  ……

  在5号,蘇军显然是作了更充足的准备,用双刃直升机和袋狸轰炸机空地协同。

  然而这样的电子协同作战,在刚刚进入战场后就混乱了,三架凤凰战机改造的电子战破幻战机让蘇军的雷达探测中出现了数十倍的目标。

  而随后,卫铿向他们显示了一下什么是协同作战,白虎重型火炮被水泥船拖着,在伊列河滩固定好后,开始了猛烈轰炸。

  这炮弹仍然是传统的高速浸彻弹。

  神州军方新一代弹头是由纳米层包裹的等离子团束能武器,正在沪苏联合工业集团内研制。他们可能研发完毕了,但是尚没有列装塞北兵团的计划,这其中的缘由?谁叫卫铿的洛水集团和东部的掌金集团关系不好呢。

  但是洛水也是有绝活的,卫铿的老爹是以电子技术起家建立的洛水集团。而卫铿利用网络渠道,将大量的中低端电子产业盘活了,所以有些结构简单的电子产品,能做的非常廉价,例如末敏弹。

  曲线的弹道落下后,高速弹丸扫描地面,经过再次爆炸,化为高速金属弹丸自上而下贯穿了蘇制战车的装甲。地面上冒出了大批的火焰,只有那些有铁幕能量强化的战车没有被击毁。

  5号后,由于卫铿对该区域空中防护得当,蘇空军没有可乘之机。尽管蘇双刃武装直升机虽然也多次掠过河流,击毁了多条驳船,但是驳船上的导弹也让双刃,旋转,旋转,自由飘荡,砰的硬着陆,变成河谷中冒烟的燃烧堆。

  在伊列河流域,战争的主舞台上仍旧是火炮和装甲之间的搏斗。

  五日的战争失败后,蘇军参谋们意识到,想要依托重装部队强捅进去是不现实的,这复杂幽长的伊列河谷通道,总是能夹断蘇军伸进去的铁棍。

  但是,就此放弃?蘇军高层指挥官们何其不甘!

  蘇军此战目标是彻底摧毁神州在中亚前哨区域的一切反抗力量,扫荡天山区域的神州屯兵区。

  现在好不容易通过战术,将神州在西域的主要作战力量勾出家门一顿狂扁,赶到南边天竺。可现在又遇到了卫铿这样的守门员。正是吃饭碰沙,喝水看见虫。

  ……

  但现在的蘇重装集团也别无选择了,神州的兵部在这段时间已经成功调来了兵力堵住了神州北侧的路口,最先赶到这里的卫铿轻装甲战车哨队的成员已经原地向友军们交出载具和防御阵地。

  而毛子也并不知道,这些隶属卫铿的部队随后以极快的速度南下,与一批支援的坦克重装备汇合,赶往伊列河谷。

  【毛子的老谚语:遇到困难,铁棒横扫!困难加倍,铁棒加粗!】

  在10月7日后,蘇军从伊列河入夷播海的下游区域,快速绕过去了一批轻装集团部队,这个集团军消耗的物资少,在进入区域后,勉强在一个月内能维持作战补给,在转移后立刻从东北方向上进攻卫铿的兵团。同时也在伊列河的南方发起冲击,试图用南北夹击战术覆灭卫铿的阻击部队。

  但是这种攻势并没有奏效。北线的蘇轻装甲的参战,都在卫铿测算中。

  镰刀和收割者这样依靠磁电记忆金属形成拉力肌肉的作战装甲,虽然在地形跨越上有着优良的性能,甚至能依托底部的火箭进行跨越三十米障碍的蛙跳作战。往往十多架这样的机甲,就能夺取高地。

  但是在北线的山地防御体系上,卫铿在战前进行了勘探,在战时工程队用爆破临时拓宽了道路,让缴获的犀牛主战坦克和麒麟坦克直接开到了山脊上。一车当山,万机莫开。

  蘇军轻装甲单位被山头上的坦克一个个点碎,而且卫铿手下的兵打完一炮就从山脊上缩下来,然后沿着山脊背后的路,换一个地方继续探头打一炮,这真的让毛熊的东北方向的指挥官气得砸伏特加瓶子。

  12日,卫铿依旧牢牢地守住了伊列河谷前处多处关键位置,如同一个磨不断的粗短老虎钳微微凸出来夹住蘇军主力不放,偶尔还会“扭”一下,让蘇系钢铁洪流进不得,退不舍!

  卫铿不是一个乱发捷报的人。因为卫老爷的心态向来是:“凡是没有落袋为安的事情,就一直得提着点神。”

  但是兵部那边已经提前将这场战事报捷了。在神京的各大报纸上,关乎歼灭北塞敌国数个师编制的装甲力量的报道全部出来了,甚至啊,卫铿战场记录的照片,那些蘇制坦克的残骸遍布伊列河西岸的场面,也被放在了头条上。至于卫铿的军衔也直接变动为副将。预备回来的时候,直接升至总兵。

  这是实打实的“武功”,而不是在大营中熬资历,亦或是花钱走兵部后门能得到的。

  西域的那帮塞出派剑出偏锋,也就是求着这个战功升迁,他们可都是从神京的武官学院的名门,自诩有着真才实学。现在到头来,被卫铿这个外人获得了,实在是讽刺。

  这战功和武职升迁。目前并不是卫铿主要考虑的。现在卫铿焦急思考的是:结束战争!

  ……

  所以在神京方面的兵部再度进行视频会议时。

  那位监国大人赞叹:“卫铿将军,望再接再厉,彪炳史册。”

  卫铿却是很冷静,提出了自己现在战略思考!
  卫铿:“请问接下来我方战略计划是什么?”兵部的主簿:“卫将军,我方正在进行全面的反击计划。”

  卫铿:“那也就实话实说,从目前的战役情况来说,我最多撑一个月。一个月后,如果其他战略方向上没有行动,来给红宫全面压力,我将战败了。”

  在局面转好的时候,卫铿突然说战败,这让兵部觉得卫铿有些拆台!

  卫铿:“诸位主官,我是个半路入军的人,对战争的见解与军中主流不同,现在斗胆呈议。狂悖之言,望多海涵。”

  这位监国大人很看好卫铿,示意卫铿说下去。

  卫铿:“孙子兵法:‘兵者,国之大事!生死存亡,不可不察。’战是国力碰撞,想获胜需要动员举国的力量。正如眼下,现在塞北的冲突是局部的,但是已经拉开了我神州北方未来的长期烽火。

  我能撑住一个月,是因为罗刹人目前动员的力量我部能抵得住,但是如果时间延长,罗刹人进一步动员,我军所遇的阵仗只不过是两国冲突中的一个小水花而已!”

  一旁旁听的户部堂官阴阳怪气:“你是在说,现在你独自支撑了边塞的嘛?”

  卫铿:“我独自支撑,亦或是和同僚们支撑,这不重要。兵者,国之大事!与其相比,我等皆为小,重要的,是我神州对此战的态度。”

  旁听的外行还想反驳,监国大人扭头冷冷地道:“我想听听卫将军的话。”

  卫铿:“我神州应当以战促和,在漠北,兴安岭一带,派遣良将用轻装部队全线出击。”

  “狂妄,卫铿你这是擅起边衅!如果我神州和罗刹发生大规模战争!我国力大为损害,得益的是其他豺狼虎豹!”徐党的成员找到了机会发起了攻击。

  卫铿依旧平静:“神州和罗刹之间本应避免战争,双方不具备大规模战争的条件,漫长的边界线上失去了安全默契,对我方是一场灾难,对那边也同样。既然兵部的诸公们很清楚,那么罗刹也会清楚。”

  “你这是在玩火自焚!”有一位尚书斥责道。

  卫铿语气也有些恼怒,驳斥道:“此前的种种就不是玩火了吗?兵事如火,一切取决于态度,如果漫不经心,点燃一根火柴,焰虽小,仍是玩火。目标明确,行事谨慎,且有严格行为边界的运用,这是控火。”

  卫铿心里咬牙切齿:“先前你们这些中枢重臣认为西域远在天边,无所忌惮,现在真的要解决问题,反而如南山寿龟。”

  【然而卫铿没意识到,这样轻易的表现情绪,在神州的官场上,是犯了大忌。】

  卫铿在电子视频上打开了北方战略具体建议,那就是轻装部队截断蘇广阔北方领土上脆弱的交通节点,给予威慑!不攻击大城市,不与蘇主力部队交锋,甚至尽力避开地方守备,破交。

  神州应当明确态度,同时做好全面作战准备,将蘇方逼到谈判桌前。

  ……

  十分钟后,神京方面的会谈结束了。卫铿从监国看自己的眼神上,也反应过来自己的武职仕途可能也到顶了。

  一个武人对国策有了独到的想法,而且还直挺挺的表达了,那么即使是说的内容是正确的,也会被庙堂朝臣搁置!武安君白起,就是这样下场。

  不过呢,卫铿不怕!
  卫铿无赖范十足的道:“我本身就没想在神州为将。中人之姿呢,本来就没什么将才。”

  卫铿联通了自己超能的网络信息体系,看着西部的大数据信息。

  此时,洛水集团在西域的各项投资全部止跌开涨!当卫铿直接下场梭哈成功,从而证明了,哪怕是风险最大的兵患,也无法影响洛水的投资。

  什么?战后庙堂的清算。神州目前上层结构,朝中权臣就算是把卫铿给冷藏,但是也绝对不可能压制洛水这边新力量的崛起。

  冷藏是因为神州朝臣不愿意给卫铿武职上更多的资历了,但是若是要压制洛水,那就是逼着造反了!
  洛水在物资调配方面和卫铿现在的些许擅兵能力结合,能对外抗住蘇军数个装甲师,那么在内部,这就是巨大的筹码。

  单一的将军好压制,一纸调令就能让其离开所在大营。而单一的商业家族出现叛逆行为,也是可以镇压。但是这两者结合,还在战争中完成了默契进行了合作,那就不可不慎重了!

  内阁可能会在武仕上渐渐冷化卫铿,但不代表就会轻慢了此次功劳甚大的洛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