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2.16章 行至塞上

2021-07-10 作者: 核动力战列舰
  第59章 2.16章 行至塞上
  神州的破事每一件都让卫铿无比的生艹,但是发生的事情多了,接受力也就涨了。

  现在对洛水来说局势恶劣到什么程度呢?前线命悬一线,后方争先恐后。

  由于民生的股价大跌,当然在军工方面的股价大涨。

  整个关中那几个家族似乎找到了将卫家踢下来的机会,跟着这股浪潮狂舞,而卫氏内部也不是那么太平,现在在董事会上,诸多的股东代表正在串联,准备进行弹劾。甚至卫家内部的人也参与进来,打着‘为了卫氏’的名义。

  已经抵达前线的卫铿得知这些后,显得有些风轻云淡:哦,这些事情啊,日后再算,今天敢这么跳。卫铿的脸上再次出现‘傻子’的笑容。

  现在洛水的这些宵小之辈无外乎是认为:就算自己跳输了,家主(卫铿)也法不责众,因为一旦清算了他们,卫氏在洛水上下的控制就会动摇。

  只是这些人啊,可能想错了,卫铿的脑子可没有常胜凯那么‘精明’,满脑子想的就是如何败家走人。

  ……

  半躺在战车指挥舱的卫铿从口袋中掏出了一瓶六神花露水,在眉心上抹了一下,清凉的感觉让自己心情放松。

  现在卫铿打开综合系统,链接上主世界在这个空间薄膜上构建的超算。

  超越这个时代四个多世纪的大数据处理技术,可以根据卫铿在各个芯片上的采集的数据,锁定整个西北各省所有的暗流。

  现在,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对‘洛水’准备好用餐的刀叉了,包括几个月前和自己谈笑风生的白经奇。

  这就是商私主义,在对外抵抗强敌时,都是猪队友,对内相互筹算的时候,走一步能算十步。

  绝对不能把一个商业伙伴当做斗争时可靠的盟友,只能相互利用。而在这种“互利”的过程中,卫铿却总能给某些人“人傻可欺”的感官。

  ……

  神京,兵部,此时也是焦头烂额,从这里发布的命令多次出现了相互矛盾,在国家的军事决策中心出现了这样的现象,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卫铿的兵团速度向西挺近,这样一个唯一看起来有用的举措,得到了兵部上下分外用心。

  此战,当卫铿展现出自己可以快速调动的能力,这些大佬们试图举一反三,试图搬来更多的“砖”来填坑。结果呢?其他几个方向的的调动,都没有像卫铿这样飞过来的可行性。

  兵部的大佬们不得不承认:卫铿这个漠北的参将之所以能快速前进,是神州内独一份的。

  现在,在兵部的西域军事地图前站着的监国者,嗯,这样的一位皇室人员,盯着地图上代表卫铿的红点高速接近,眼神呢,就如同二十一世纪网购者,看快递在全国内流通后到哪了。

  神州目前已经是立宪制,君权已经虚化,天子仅仅是祭天的大祭司了,但是皇权却并没有直接退出军权,皇帝的儿子们,却能在各个部门人事升迁中掌握特权。相对于过去,皇权的绝对集权,导致龙子们互斗的情况,当今的这些皇室更像是一个套着家族名义的政治同盟。

  这样的一股能左右朝堂的力量在平日时是潜伏着的,但是在遇到了今天这样的军国大事后,内阁首脑们也都不得不收起了豪横,乖乖的接受钳制。

  而现在在兵部的这位监国殿下,就起到了收拾人心的作用,不能说他做出了大量正确的举措,但是让兵部混乱错误减少了!
  首先,当卫铿从漠北大营出发时,要调动武库中大量信息化装备,漠北的总兵,出于人情,让卫铿先把装备拉上来,装填在火车上,然后再补报神京方面。

  如果让内阁这帮成事不足,甩锅本事强大的家伙们,处理这个事情,嗯,估计前线会糜烂的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内阁没有人愿意为卫铿快速驰援的合理性背书,只会坐镇在广厦下叽叽歪歪的为卫铿记上一笔。

  若是卫铿胜了在论功劳的时候煞有介事谈不符合规则,虽然情有可原,但是要严格的国制,
  若卫铿败了的时候一起算,正好将首过,推过去。

  但如今这位殿下接管了兵部后,直接给卫铿补全了所有的程序。

  并且,他了解到了,这几年洛水在投资了西域交通建设后,完善了跨战区的军团输送流程,更是大为感怀。

  要知道,这些年来,洛水并不站在主战派这边,甚至呢,由于操弄商贾之利,被西域的那些年轻军士视为‘不可靠的潜在谋和派’。

  可眼下战事中,堪用的恰恰是这一直在低调备战的’谋和派‘。

  尤其是当下,战争带来的风波让一直承建西域筑路、养路的洛水系民业,被神州其他(主要是东南)票凭交易机构投机倒把。实在是让观者汗颜。

  监国现在宣布执行战时管制法,暂停了西部交通线上的所有票凭交易,并且直接砸入了军费,为几家民业的战时经营周转托底。

  ……

  在大厅中,随着地图上代表漠北重装旅团的标点抵达了准格尔盆地后,标点的显示灯从绿(安全运输状态),转为了蓝色(展开状态)。

  通讯界面弹出,身着宇航服一样的全信息感应服装,头戴头盔的卫铿坐在座舱中,抬起头对着界面这边,也就是兵部大厅的长官们敬礼。

  在这个狭小军事舱内的敬礼模式是,左手握拳,大拇指向内擂胸。

  卫铿:“报告上官,我已经抵达前线,兵团正在展开中,预备十二个小时后部署完毕。”

  兵事监国(冠毅岩,字砥涛)看着卫铿的面庞很满意,对于卫铿这样的出身名门,且一心报国的国士呢,是很符合皇室教育出来子弟的道德观。

  监国:“国事艰辛,卫卿辛苦。”

  卫铿:“世享国禄,理应如此。”——这句话卫铿说的很响亮,在兵部内回荡时,却让不少人觉得被嘲讽了,这世享国禄的可不只是卫氏!

  监国似乎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亦或许是,注意到了不想说,这些世阀的乱斗,只要没有影响国本,某种程度上对已经远离权力中枢的皇室来说是利好消息。

  在接下来的对话中,卫铿在战略地图上详细表述了,自己的战略观点:首先敌强我弱。但是神州在战略上仍然占据了防守的优势!
  地形上,天山山脉、阿尔泰山脉,东西布置,将神州西域分成了南北两大块。这是两大山脉天然圈住的地盘。而在这天山西南侧,就是向外皱着的山脉余脉,将地形切得细碎。

  所以蘇俄装甲部队,若是想要继续朝着东挺近,就会脱离大平原,失去随意迂回的能力,只能选一路进攻。

  其中南边的大块彻底被天山阻隔,这一路不适合装甲兵团突进,而就算突进天山南侧,除了天山脚下那一小块土地,再向南,就是茫茫的柴达木盆地,所以翻个山过来作甚?跑还没法跑,抢天山南侧的阿克苏苹果吗?
  最有蘇俄重装突击的可能只有南路,突破伊列河下游,突入夷播海内环区域。

  ……

  有赖于主世界清后期史留下的印象,沙俄对清西北疆界的不断蚕食过程中,先后割让的土地次序,能让卫铿大体明白,俄人的总战略意图。(在抄答案这方面,卫铿丝毫不笨。)
  所以,在事变发生后,卫铿的能条例清晰的做出反应。

  在卫铿赶到准格尔盆地的三天前。

  洛水漠北出发的战略运输机,就先一步将先头部队,也就是一些轻装甲装备和人员运到前沿,蹲守了那北山脉的几个点!
  这些轻装甲部队,对应主世界‘斯崔克旅’。特点是大量的轮式装甲车。

  现如今卫铿手上的这只力量,是由“凌波装甲车的沙漠之舟改型,配备了大量智能迫击炮,和班组火力”整编而成的。

  虽然只是派几个轻装甲连队的规模,但是胜在速度快啊!

  提前抢占了有利的地形,让蘇俄轻装力量根本突破不了,而蘇俄重装部队想要再转向北边迂回,时间是绝对不够的。

  兵部就是再怎么废物,在一个星期内也是能把重装部队调过去堵口的。

  卫铿确定,蘇俄的指挥官在确定北边几个口子突不进去后,也不会浪费时间和兵力。

  ……

  卫老爷将几个“漏水口”被堵住了,接下来发生重装甲遭遇战的地点可以百分百的确定了——伊列河两岸。

  伊列河,上半部分是被天山环绕的,这里冲刷出的一块盆地,是著名的伊列河谷!清末那么怂都没有丢掉的土地,因为这个河谷出了天山的口子非常狭小。易守难攻。但是伊列河出了天山后,一路朝着西北汇入夷播海的部分丢了。

  这一段河流从北向南流,分东西两岸。

  ……

  隔着屏幕,数千里外的卫铿将手指指向了,伊列河下游!

  监国看完了卫铿的分析说道:“你要在这里阻击?!”

  卫铿面对界面上兵部诸多官员的目光,不怯回道:“夷播海和天山余脉合抱的这个区域,只有南北两个口子,其中北口狭小,且会被我方准格尔盆地北出的力量快速截断,敌人的装甲力量规模庞大,必然会寻求在南方处渡河,
  我军守住这里,就如在洞口握住一把钢刀卡在其手腕上,蘇俄的装甲力量就不能全力前出。”

  卫铿一字不漏的说完后,兵部大厅却很安静,的确,战略上讲述的非常明白,如果在西域总兵团溃败前做这样的部署看起来非常好,但是现在???
  监国看了看卫铿现在的兵团数据,各类坦克满打满算只有400,这样的兵力执行伊列河谷的阻击作战,似乎——希望渺茫。

  窗外的夕阳中,建筑飞檐鸟兽石雕的影子倒映在墙院上,让朱红漆下浑然一体的宫门变得斑驳。

  监国问道:“你还需要什么?”

  卫铿:“大量的运输机,和导弹防御系统。在该区域山脉交错,不利于敌空军大规模发挥,我方只要做好准备,很容易将其短板扩大,这样地面部队在阻击战中就减少了被干扰的要素。”

  监国:“还有呢?”

  卫铿顿了顿:“如果可以的话,我要伊列河谷区域的全权。还有后方的物资调配,我优先获取。”

  监国:“可以。”

  卫铿:“那么,就这样了。”

  监国扬拳做了一个武人礼:“那么祝君凯旋。”

  ……

  对话结束后,卫铿的界面消失。卫铿兵团的标点衍生一条线抵达伊列河谷,并且从蓝色标点继续转为绿色标点。

  数分钟后内阁的阁老赶来视察了。

  兵部们好似在继续忙碌,但是却好像是在找着事情在做,就如同领导检查时候,平时那些不重要的报告,现在全都在奋笔疾书的写了。

  监国放完了场面话后,则是来到调兵部门明知故问道:“都护府附近,除了卫将军外,还有哪些战车军快抵达了?”

  负责此事的兵部的御史硬着头皮:“这个?在前期战事(怛罗斯战役)中,我神州在西域的兵车已尽数而出,而现在在该区域内的部队~”

  监国故意调高嗓门:“别说没用的话!难道我的神州西北境!只有西域兵和漠北这只支援的部队吗!”

  在场的人被整下马威时,

  徐亘,这边跟随的路政按察使:“其他州府的兵,也是有的,只是调动起来需要时日。”

  一旁的主簿立刻打开了地图,显示了还有几个重装集团正在朝着西域运动,只是道路非常远,完整的调运过去难免会有磕磕碰碰,难免会与来往发生堵塞,这些都需要调度。——至于卫铿的兵团,三天之内依靠铁路和公路不断转运,跨越了一千多公里赶到战区,简直就是飞过去了,而这些事眼下这位按察使不能多说,说多了就显得无能。

  监国脸上挂着笑容:“那么,的确是卫将军行动太快!是吗?”

  这位内阁的徐老这时不得不发话了,点了点头道:“的确,卫铿乃国之良将。”

  监国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对洛水和东浙区域之间的冲突略有耳闻,所以与其等着徐党在兵部掣肘,就不如现在直接逼其党魁认下事实。

  ……

  卫铿这边,正在按照时间规划表,紧锣密鼓的安排。

  接任该区域防务,半个小时就坐飞机抵达了这里,
  并且在飞机上,卫铿就开始了战役精细化筹备。

  在该地区封存的大量挖掘机、推土机被洛水从仓库中拖了出来,赶到前沿区域预置阵地!

  阵地准备哪怕是主世界二十四世纪在火星和月球大战也不过时。当装甲车辆从斜坡开入坑道,然后露头对射,就能出现奇迹的跳弹。

  现在这些民间工程队除了用挖掘机开挖出一个个战车壕,还在平坦的阵地上埋设了水泥桩。

  伴随地面作战体系展开的同时,防空体系也在该地紧急构建。

  四十架鲲鹏号运输机也抵达了机场,一台台可以让直升机载着的雷达和导弹系统,开始架设在山上,同时覆盖了隐蔽网。

  三个小时后,由伊列河谷两侧的山峰哨所构成的临时防空网络已部署成功。而无人机指挥塔数据链也链接通畅。

  在虚拟的作战大厅中,战争副手孟锁:“卫座,基地已经部署完毕,请指示。”

  卫铿打开了前沿区探测到的蘇军装甲集团状态,望着多个界面上的人员投影:“所有人,现在开始随时准备接战。”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