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2.14章 塞陲事变

2021-07-09 作者: 核动力战列舰
  第57章 2.14章 塞陲事变
  从潘多拉位面回来后,卫铿对神州有一种逻辑清晰的理解:顶层结构出现了责任缺失,这才导致中层会出现各种妖魔鬼怪搅和着底流各种肆虐的欲望。——核心问题不是谁在中层搅和,而是结构缺位。

  洛水在西域已经铺开了摊子,当人展开胸怀,就必然会有豺狼虎豹想冲上来咬一口,这时候如果撤,是无论如何都止损不了的。那索性就不撤了。

  与花豹这类小型猫科动物搏斗,有这么一招,当它张嘴,直接把拳头塞在喉咙中,塞死,塞到它上下颚脱臼。(友情提示,可以对自家猫试试,合不拢嘴的猫,会想要吐出你塞入它喉咙的东西。)
  原本洛水集团压上一只手,那么输了就是洛水自己兜,但如今洛水把半个身子压上去,不仅仅宵小根本吞不掉,更会将拉着半个神州入场!

  眼下神州任何一方不可能有任何理由阻止洛水对西域基础建设的投入。

  而日后神京方面要推卸西域不稳的责任,更不可能阻止卫铿带着军队去填补缺位。

  而那时,作为支援到“缺位”最严重处的力量,也必然能突神州顶层某些限制,开始壮大!
  万马齐喑中,逆流而上者,可以化龙!

  所以呢?赌一把,卫铿有些皮厚道:“反正是老爹在这个位面的积累,我就是败光,又如何?”

  ……

  秦统历2197年 10月份,卫铿的模拟重装集团军开始奔行演练。

  轻装战车第一批装运,火速抵达800公里外的交通要点。

  而重装战车也随后进入火车班列,一路上沿着重载钢轨风驰电掣,三天内火速转移到了六百公里外。

  在整个转运过程中,铁道网络充分发挥了调配力量。整个铁路网如同水龙头一样,保持了满运转,同时也没有堵塞。验证了战时的可用性。

  而这样的调配是智能程序的技术革命,也是相关人员团队建设的巨大进步。

  卫铿抵达西域后,重装甲兵团在展开,对伊列河谷以西多个隘口进行突击演习。

  这同样也和当地民业进行了配合。

  现在卫铿代表神州的一个下属兵团,和民业运输公司快速签订了合同。

  解释:虽然民业公司和兵团都是卫铿的,但这可不是走过场。

  理清了义务和责任,为后续神州武官和该地区民业运输公司的合作提供了样板,在争分夺秒的战时,不会出现扯皮,推诿。

  例如:民业方面在战时为承担低风险区域的运输,要及时性,准点,准时的交单,而神州武军必须要为风险背书,运送时,人员的伤亡,还有载具的损耗。全部要给予赔偿。

  快速敲定了合约后,卫铿就让军队的后勤部门介入,对该地区的公司人员进行为其三个月的训练,确保战时达到配送标准。

  而洛水团下的革新派们,也按照这类商业标准,开始从整个关东地区抽调精干人员进入西域,确保各个环节能够快速达到要求。

  战争需要一整套体系来动员,卫铿这次是客军过来,但是在这里做的事情却全部上报给了西域都护府!
  至于此地封疆大吏,对这样的事情也是乐见其成的。

  邀民助战是一个很复杂,且牵涉到了方方面面的工作。

  卫铿这次过来愿意主动配合,那真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什么?卫铿的漠北兵团是否有别样用心?整场演习持续了半个月就结束了。

  而后漠北机械团就回去了,后续只留下庞大的道路运转团队,对战事运转的细节继续讨论改进。

  真要说有些不对劲?那就是洛水的这位青俊宗主襄助国事的心太正了,仿佛真如庙堂上那些大佬们自诩的“家国一体”。

  …

  十一月份,卫铿确定西域三十万人的物资运输调派体系已经架构完成。

  邀请了西域武团的后勤官进行程序性质的监察,与本地的同僚们交互讨论。

  当然最后这些同僚们注意力可能仅仅是在酒会上的拼酒。但多少对此有所了解。

  所以,接下来不可能什么有七杂八杂的武人跑过来接管之类的事。

  这个物资运转体系下是三十万人,而大量的电子设备的操作锁定了其专业性。

  人类社会中向来只有高效率体系接管低效率体系,不存在低效率体系接管高效率体系的情况。

  如果出现了,也只有以破坏的名义!抢夺主导权。西域武人尚无此胆。

  像“和田血兵”这样没文化,没专业,凭着自己是武军,认为自己有组织,想现能耐的家伙们。现在想要吞洛水在这里的民业?

  那么现在卫铿就直接把这里民业强化,变大,让他们知道吞不下了。

  ……

  在火车车厢中,一个由餐厅临时改的办公场所。两面拉着帘幕,站着卫兵,然后摆着对外通讯设备,就变成临时指挥部。

  放完了报告后,卫铿一边签署各组工作任务规划,对一旁负责组织管理的洛水集团内新展露头角的干部问道:“孙强,章思诚,你们相信这年头,像我这样的人会毁家纾难嘛?”

  孙:“首座,过去我不相信,但是现在我相信。”

  章:“首座,您此问?是问自己,还是问天下。”

  卫铿挥了挥手:“和你们说个笑话,曾经一群热血的青年秀才们跑到大街上去调查民风淳朴度,找到了一位大爷问道:“如果你有一百万,你可以捐出来做慈善吗?”大爷:“可以!”然后年轻人们又问:“如果你有一千万,你愿意捐吗?”大爷回答:“别说一千万,十个亿我都愿意捐。”秀才们很满意,于是换了一个话题想要继续问问:“如果你有一辆车,你愿意捐吗?”大爷回答:“我不愿意。”秀才疑惑道:“十亿你都捐了,为什么不舍得捐一部车?”大爷道:“因为我真的有一辆车……”

  说完后,卫铿:“呵呵呵”的傻笑,然后孙章二人则是很冷,这个黑色幽默对他们来说并不好笑。

  卫铿将两组工作任务安排报告交给他们的时候,凑到他们两人面前低声说道:“现在,毁了我的家,真的能救国!纾难!如果有一天,你们爬到了那个高度,‘毁家纾难’这四个字是否还能脱口而出呢!”

  说完后,拍了拍两个发愣的人的肩膀,示意他们解散,自己要继续工作了。

  ……

  孙,章二人,
  卫铿清楚他俩思想上都在独立的思考一些神州结构性问题。

  不乏接受一些巴黎起义的思想。

  卫铿甚至不在意,他们思考到最后设计出一条,把卫某人挂在路灯上的道路。

  但是卫铿想告诉他们:“在想着把某些人挂在路灯上的时候,也要思考一下,若是自己来到了某个层面,会不会也有挂在路灯上的理由。”

  东方知识阶层内的思维太惯性了,总把一些社会的好坏,归结于某些性本恶,还是性本善上,要么就是人欲和天理对立起来。

  哪怕孙、章两人读过西方的一些阶产理论,也是免不了带入东方的思维去理解资略论的阶产:哪个阶产是好,哪个阶产是坏,哪个阶产是上品,哪个阶产是下品。

  (卫铿:“阶产没有好坏之分,只有本质弱点和优点。”)
  没有彻底融入西式哲学思想,就无法客观的分析阶产矛盾。因为资略论的作者是西人。同理,如果东方诞生本土进步思想,西人也无法理解。

  ……

  风后集团的庐山别墅中,卫铿和白经奇又见面了。

  在一个两米高苍松盆景,前伸展的松枝下(参考迎客松),穿着白鹤旭日绘秀的白经奇听完了卫铿的第一句话,差点没把嘴里的茶喷出来。

  白经奇:“你说什么,一百架运输机!”

  卫铿:“对,我出高价钱租。你的飞机储存仓库这么多年,应当有这个存量吧?”

  卫铿弹开界面,上面是鹏级运输机。

  神州方面由于反重力技术的进步,新型运输设备正在研发中,这种三十年前就被风后技术定型的大型运输机,由于难以保养也就封存了。

  当然了,这类飞机当年还有洛水的入股,同时也得到了技术授权,组建了生产线。最近两年,卫铿试着对这类运输机进行无人化改造。

  白经奇从沙发上绷起身子,对卫铿说道:“你要这么多运输机干什么!这些可都是军事物资。”

  卫铿抬起手,掐了一根松针,用牙齿绞了嚼了下味道,随意的道:“我用来给西域运海鲜。”

  “哈哈哈哈!”白经奇放浪形骸地大笑,然后突然止住后说道:“租不可以,你要直接买!”

  卫铿顿了顿:“可以,是否接受股权抵押赊账。”随后打开了携带的平板,自己的意识快速输入,弹出了洛水集团现在所有的高价值资产。

  白经奇这时候是真的懵了。

  他拿了一下毛巾擦了一下脸,缓缓走到一边,来到了一堵墙前,墙上挂着的是,整个神州的万方图,目光缓缓地挪到极西北之地,缓缓说道:“你要全压在西面的话,稍有不慎,你卫氏就不再是关中地区的名望之族了。”

  卫铿收回了平板电脑,徐徐反问道:“族不可不慎,那么国就可不慎了嘛?”

  白经奇没有回头看卫铿,而是继续说道:“你要知道,朝上滚滚诸公,现在的目光不在边塞,而在东大洋上如何重新驾驭扶桑,当然更东处,北美在香檀岛上完成了三艘重航母的部署。而西塞外,那几个隘,足以抵挡蘇俄,你没必要去着急。”

  卫铿:“所以神州对边塞的国策,就是防得住,然后就肆无忌惮的去示威于外!”

  卫铿语气中开始带上了些许火气:“所以,边塞只是朝堂诸公筹算的棋子,这颗棋子能用即可,穷一点更好,这样更能出战兵!这样的态度,君不见汉末之患!”

  【西汉抗击匈奴主力的是六郡良家子,但是却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对待,最著名的一句诗就是“李广难封”。东汉末期,董卓带领的兵马就是西凉兵。虽然大部分也都是汉人,但是胡化了,入主汉朝核心地带后的所作所为,人神共愤甚于外族。】

  卫铿:“西域,要富裕,就必须有秩序,要边塞安定!要用心经营!要压上足够的力量,慎之又慎!那里不是庶子!华夏在那耕拓两千年了,比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民族起源历史都要长,自古以来,就是我们血灌之土。”

  说完这些话后,卫铿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战略空运力量只是多一道保险。这道保险没有,卫铿还有其他方案。

  然而就在卫铿走出大门的时候,白经奇道:“货物两个月送到,记得付款。”

  卫铿转身道:“一个月内!我这边要进行信息化改造。要么就让我的人进你那边的工厂,在你那边改造。”

  白经奇鼻子中喷了一口气:“跟你做生意,真麻烦。”

  ……

  历史的一切还犹如惯性一样爆发,秦统历2198年5月份,神州的各大城市商讯、邸报上都出现了醒目的标题“流血冲突”“罗刹国的背信弃义”。

  蘇俄的坦克机械化部队从咸海附近集结,然后迅速南下,闪电一样向东穿透。在这个过程中,炮击了神州在这里建设的商站,并且那不锈钢的高速战机出现在了天山边境,被神州地带的军队赶了出去。

  在新闻上,前沿记者偷拍到了战地画面:大量身着蘇俄服饰的不明人员,手持酒瓶燃烧弹四处纵火。——蘇俄入侵是真的,但是这些照片显然是假的,这些媒体哪有这个胆量深入蘇俄的占领区!
  前沿的消息非常复杂,但是洛水集团的情报分析团队还是将大部分的信息甄别了一遍。

  卫铿盯着地图,在另一旁是前沿物流数据提供的信息。

  物流信息显示!西域的武人们在5月7日的时候,竟然主动挪师出境!虽然卫铿所在的这个时间线上很多事情改变了,蘇俄和神州的冲突提前了4年,但是有些惯性还是没有改变。

  卫铿心里满是嘈:“这特么还以为是汉武唐宗时期吗?眼睛该睁大点,看一看世界了,旧的那一套该滚了。”

  ……

  原时间线上,这一套烂摊子最终是由神州沪苏联工量产了足够多的朱雀炮艇机,依托天山多处道路隘口遏制了蘇俄装甲集群朝着西域内部进攻的势头。

  尽管最终结束了战争,饶是如此,蘇俄的兵锋也严重的损害了西域的安全性,西域常年无法建设和发展。

  而且沪苏联工这个名字一听就知道是吴地利益集团的军事工业!

  眼下的西域战事之所以提前爆发,其背后多条原因中就有那么一条是东南那边的某些人插手了这里。卫铿不指望他们会给自己支援。

  卫铿调出系统给的资料,上面是蘇俄这次作战的武装参数,最为醒目的代号为“犀牛”的坦克,这设计充满了毛熊味道,圆形的炮塔,外挂着大量的陶瓷树脂装甲,整体看起来就是一个带着履带可以移动的碉堡。强劲的柴油发动机和超大容量油箱方便其可以长途奔袭。

  但是万幸的是,蘇俄这个阶段的“启示录”项目尚未完成。

  那些直接背着特斯拉能源仓的超重型坦克不可能出现在接下来的战场上,否则的话!神州现有的陆地反装甲力量根本无法打穿。

  卫铿拍了拍脑门,想让自己冷静下来。这场战争是钢铁洪流的碰撞,要挡住毛熊这根横扫过来的铁棍。

   伊列——西汉时西域古国名。自古以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