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2.10章 不妨,放肆一场

2021-07-05 作者: 核动力战列舰
  第53章 2.10章 不妨,放肆一场

  在近现代以后,随着蓝星空间上越来越小,东西方相连,信息互输,双方的格式化都不可能彻底进行。因为任何一方文明在格式化过程中空出来的思想空间,会被对方趁机侵入,打断文明的自我代谢。

  西京郊区。望着远方那一座座热熔发电塔,塔尖上,一架,又一架天眼探机,悬停在塔顶。对太阳光波的强度进行测量,那小心翼翼飞行样子,像极了某人现在的心态。

  现在只敢改良的卫铿不禁念起一句诗:旧时王谢堂前燕,飞进寻常百姓家。望族的钟鸣鼎食注定要格掉的,该给寒门们凿壁输光了。

  ……

  秦统历2195年,随着全球市场的持续萎缩,恒产率持续下降,全球的各个强权内部矛盾已经压榨到极限了。欧陆方面对炎洲(非)加强了掠夺,输出概念替换代理人,新的代理人上台过程中,会卖掉老代理人的大量积累。

  欧陆上,常常有武装分子的拿着蘇对外输出的武备偷袭车队。

  例如在新闻报纸上,播放了一案件,在炎州中部,数百名当地部落的武装分子的击溃了的该地区的治安力量,直接挺进了殖民地区的总统府。这个地区的重要人物向来是习惯高卢的大使馆解决的。但是这次直接找到了神州士官。

  神州外派到非洲的部队刚好完成了全机甲化改装,六名龙炎军借助掩体形成交叉火力,而一个身高两米五全身金属化的破甲铁卫兵,在该地区地方官的震撼的目光下,展开了便携式能量盾,数百人的子弹设计,事后铁卫系统上大量的弹痕迹良好的证明了,该武装在低烈度冲突中的防御力。

  此事一时间让神州人昂起了头。万里之外扬武,威乎!

  但是,武事,遮掩不住神州在经略上相同的弊病。

  五月份,神州的国家宝钞局最新数据中,东部失产率已经上升到了百分之十五!这在一个八亿人的大国中是非常恐怖了,东部各个县、道、府的行政部门已经在极力展开工赈,缓解矛盾。

  在甘陕甚至是川地区,情况看起来好一点。

  由于洛水集团从繁华地段的酒楼、住宅园林,以及高级厢车等领域全面撤资,进而转向中低层,更广的市场。承受住了这次波动。当东部府、道已经陷入大规模萧条时,神州西部各种生产仍然继续,零售业还有所上升。

  这个零售业规模的计算,让神州的宝钞局头疼得要死,因为根本统计不了,卫铿搞的这个东西有点细碎,每一个小民业在网络中除了是明面的宝钞,还有靠着积分运转的。

  例如某个玻璃厂生产了一大批商品后,以成本价格1.1投入市场,然后可以获得两成的积分,可以直接在用电低峰期兑换电能!这个积分兑换的经济活动该怎么算呢?这没有宝钞的流转过程,也的确是教科书上的商品交换活动。

  现在西部新经济链,各个工厂企业都有积分,这种积分只能用于所在行业上下游的交易过程中!

  积分是一种资本,但牢牢地绑定在了制造业的交换上。

  传统金融手段没办法将这部分“水”抽出来。

  这部分商经数据也脱离于神州宝钞局的统计能力之外。

  现在唯一能对这类交换过程进行统计的,只有洛水集团的一家从事IT业的子公司。

  ……

  这家子公司现在的商标是一只绑着围巾,笑口常开,露出一嘴牙的南极鹅。

  洛水集团的掌金头子——卫铿为了控制这家子公司,从一开始就建了五个数据中心,物理上直接控制其中四个,剩下的那一个也牢牢抓住了权限。

  首先这头肥鹅也是必须要养成的!因为卫铿想要对关中地区的产业进行地域保护。

  金融上,很多评估带着太大的主观性,例如最早的金融危机里,郁金香的估值曾经高过了一座房子。

  但是如果金融大佬们需要,他们会在市场上,长期压低某些资产的价值。

  例如主世界第二千禧年后,西方各类资本评级机构,长期的高估己方资产,就例如那几个快破产的欧猪,其国债等资产也都评估风险低于制造大国。

  这些评级机构长期低估东方最大工业国的资产,就是为了让东方缺乏融资,方便他们很容易地集中资本对上下游的供应链攻击,试图恶性收购。无论哪个时间线上的金鳄,都是如此。

  ……

  在演武场上,一手控制着的天眼哨机,对地形进行上的伏兵的搜索。

  卫铿打开了财经报纸,十分确认东部那几个票凭所,将自己工赈产业的产值严重估低了。

  卫铿扣了扣自己太阳穴,吐槽道:“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嘛”

  例如那些太阳能热电站,由于不能全天候地维持稳定电量,所以产值被定得非常低。但实际上,这些太阳能电站的电全部都交易出去了!在大数据网络中,以积分的模式全部分给了各个乡地工企。

  这些工企也都将电能转化为产值。但是东部那些掌金学士们不管这些,就是压低产值。

  不过卫铿在东部的掌金集团眼里可不是什么老实人。

  洛水为了防止西地优质资产被外部那些“不能用道德衡量,只是纯粹的商人”恶意收购,牢牢控制住统合经济活动的IT业和大数据。

  【洛水这边的IT公司,在小民业中搞了个万恶的积分会员体制,凡是那些擅自转让股份的小民业,直接下调会员等级,哦,如果全盘转让,整个大数据网络的上游供应链和下游市场从零开始。嗯,想要恢复等级,来,来,冲点币,再上个黄钻,把你们评估产值的缺失部分补上。】

  故东部的那些望族们虽然眼馋洛水耕耘的新兴市场,却一直是一团乱麻无法入手!这团乱麻的线头就是这头南极鹅。

  卫铿在这头鹅变肥前,就死死地掐住了其脖子,捂住了其放纵的可能
  这么一个掌握大数据的集团,如果完全商私化,其贪婪的属性会发挥到极限。

  “产业链,市场,原材料”的详细数据是这头肥鹅的凭借,而这头肥鹅如果没有限制,凭此挂接在金流体系中,能凭本事融入大量资金。然后它会发现,将自己借的债务,再度投入市场能融更多的资钱!这是会上瘾的,上瘾后就会疯狂的走向膨胀,最后灭亡。

  卫铿绝不让让IT产业变成神州六十年前橡胶票凭那样的东西。

  为了神州西部物阜民丰,IT产业执行了无限制责任。

  卫铿结束了兵事演习后,突然觉得只是当一个将军搞事情的能力是有限的,得部署更有用的事情。

  ……

  秦统历2195年下半年,在洛水的财政会议上,穿着已经非常朴素的卫铿到达了会场。

  相对于刚来这个世界必须要穿的华服高冠,如今卫铿渐渐开始积累威望,在这方面对所在势力的作风有了主掌能力。

  会议的前座是那些洛水的老人们,但是后座是关中之地的青秀们。他们的衣着很素,卫铿却与其衣同。

  这些寒门们在这一次人员大调动中被选出来了,参与到了这次洛水的总发展规划的会议中。

  在整个会议进程中,相关重大问题,都多次引用了这些青秀们的数据。这让前座觉得“此会议少了几分庄重”,却让后座觉得这场高堂之论“没有那么高高在上的压抑感。”

  议事中场午饭,餐车直接推到各个方椅前,一份土豆丝,一份白菜,一份卤鸡腿,简简单单的街边民工餐,摆在了所有人面前。而卫铿也打了一份,神态自若三口两口吃完,将骨头和盘子分开放好后,就等着其他人用完这样的饭食!

  前座吃惯山珍海味的洛水老人们觉得这个氛围有些不好,但是也没说什么。

  奢入俭难,但东系文化中有“俭”的美德,若是上位如此,下位也没什么好矫情的。

  然而卫铿看到这帮前座的老人,闷闷地抖着胡子,嚼碎碗里的饭食,仿佛吃的不是饭,而别人欠给他们的债,不禁看在眼里嘲在心里。

  卫铿:“这帮老古董,切~破旧立新,需要后起之秀热情办事,你们连明面上的饼都不愿意画!怎么笼络人心。”

  ……

  现如今卫铿老爷以身作则,将麾下不用的广厦卖掉,大量仆人遣出私宅,安排到了公众食堂,卫、教项目上。

  并在洛水的各个事物部反特殊化。

  例1:不允许在办事处喝茶。神州的这些人喝茶,绝不是办公室小罐子存点茶,然后保温杯里一冲。而是一整套茶几,各类的紫砂器。

  例2:不允许放贵重花草。人高位起来就想要追求意境,公务居室内一个个青花花盆内,放着精致的盆景。

  例3:不允许挂着字画。

  那些寒门青秀没财力,无精力研究的上流事物,卫老爷全部都撤掉,表现出“上与下同欲”。

  秦穆公亡马,岐下野人得而共食之者三百人,不害,而赠酒之。

  都两千多年了,秦地的诸君还装什么x啊。

  ……

  第一次西部联合经议,卫铿的目的只是竖起了一个旗,这个旗目前要闪亮,把人聚过来。

  议事会大部分阶段完成后,
  卫铿身后的神州西广地区地图被一个个项目的繁星点亮了。

  卫铿心里有数,最终这些项目能完全完成的只有百分之十,其他区域只能达到初步效果。

  这个被定为:“大三段”建设的超级投资项目,涉及到了川、黔、云、陕、甘、宁、青等7个州的交通干道进行大规模投资,加强其周边附属城市的网络沟通,一次性囊括在新经济网中。

  将这些地区一品府、二品府附近的一个点作为样板,更新智能通讯塔,还有电力体系。这需要组织三百万户工赈,并且为其妻、子的生活教育,医卫体系进行包揽。

  总耗资六千亿,当然更重要的是!需要数十万的“同学少年在此挥斥方遒”。

  长达三天的规划落幕后,大讲堂上,卫铿再次站在了前台上,面对在座的同心同德们。

  “兆金散尽可复来,”卫铿手指向了东边,“数十载来,那边贫民、疲民、弱民、辱民,从而壹民。而我等在这五年要缔造的是:富可藏于民,但民之恒产赖于国。”

  “善!”在场上千人发出了如此的赞声。(这类似于主世界的鼓掌。)
  东方的儒家思想,让寒门书生们总有那么一种傲权贵的风骨,平天下的王道愿景。现在卫铿这个关中的望族,现在的一切做派,很对他们的口味,故在说出了这样的话时,引起这些年轻有志者们的呼喊。

  ……

  然而并不是所有青秀们都会彻底信服卫铿。

  在台下,山呼海应中,某位年轻学秀用思索的语气重复道:“富可藏于全民~~全民之恒产赖于国,这是?!!”

  读过一些被欧陆定为禁书理论的他看着台上的卫铿。

  现在他很想问一下:“如果有人恒产多,有人恒产寡,当如何?而恒产众者为更多,必然会夺寡者之恒产使其无产,又当如何?”

  只是他不知道,他的问题其实卫铿是很想光明正大作答!

  卫铿:“来这里要办三件事,公平,公平,还是公平!

  现在是第一阶段,要办所有人都有所劳有所得,在衣食住行公平。

  再然后就是二阶段,就是求学,医养公平。

  最后第三阶段,就是彻底百姓万民中,国士晋升公平。

  每个阶段都要培养相应的斗争力量。

  若引领者们在这三个阶段中永远要保持格式化状态,也就是从众民来,到众民去。不要把自己乱解压成特殊的东西,那件事就能完成!”

  上述的话,卫铿现在不能说,未来也不能炫,因为——时空上总有“悔棋者”。

  在走出广厦的时候,卫铿扬起了手,大批纳米机器人悬浮在自己身边,而走道前方,那个来自未来的时空波动还没有开启,就被泯灭了。

  当时空波动平复后,卫铿张开双臂:“那就放肆大闹一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