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2.09章 从军,思史

2021-12-13 作者: 核动力战列舰
  第52章 2.09章 从军,思史
  超时空传送,是盟军集团力大砖飞的一项科技。试图通过足够强的电磁能量,完成时空扭曲,方便物质传输。

  弊端:如果传输到了错误的位置上,固态物质重叠会产生惨烈的爆炸。(例如把一艘驱逐舰传送到一艘航母上。)
  参与传送的机械载具驾驶者,每次承受的风险,不亚于超高空跳伞。

  相对而言,单兵超时空传送就更苛刻了。

  需要有“介宏子”对时空敏感的天赋,才能驾驭小型超时空装备,某条时间线上的盟军直到战争末期,超时空兵的数量依旧是少之又少。(现在,卫铿的天赋恰恰就是这种,而且很强。)
  欧人的冒险主义浓厚,在第一次全球大战时就开发出了伞兵战术,完成了多次切入到后方的战术成功。这样的好处让他们坚持研发超时空传输技术。而神州方面尽管有相同的技术水平,但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的文化让该类技术进展很缓慢。

  但是现在!

  神州兵家们用“五鬼搬运大法”运兵的胆子没有,但是借此技术千里传讯的想法有,而且胆子很肥。

  在卫铿成功在漠北兵事探研基地中完成了指挥官测试后,这里的总兵以及其麾下科技人员却还没搞清楚卫铿是啥身份。

  总兵大人一开始以为洛水刚好找到了一个普通适标人员来演绎技术,本着要采取“决然手段”占据主动的想法。当即以军国大事为由,进行了暂扣。

  就这样,
  卫铿老爷看到荷枪实弹的亲兵们将自己请到了小院暂住,觉得神州这帮武人是不是翻天了?自己跑来演示技术,他们就这么做生意?

  ……

  在漠北大营,高科建筑内,技术官们,指着刚刚兵事试验中,卫铿身上的介宏子情况,激动录写发现。

  都是搞技术的,大家都有写轮眼。

  因为大营内的研究员们也在搞相关技术,洛水送来的这一套兵讯传输系统,他们一眼就确定了,电子元件也许先进了那么一点,但是并没有革命性的突破。

  核心就在于这个人很特殊。兵研官:“洛水很幸运,刚好筛选到了几百万分之一的人。”

  故提议让总兵大人,先不和洛水谈生意,先把这个人扣下来。为了兵事留人嘛?那不叫扣人,这叫急征!

  这个小算盘打的很不错,如果卫铿是一般人,洛水可能真的要吃这个哑巴亏了。

  ……

  下午五点,当卫铿还在瞅着面前这个竖版的兵征书胡思乱想“花木兰老爹,收到的: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是不是就是这玩意?
  “叮咚~”电子大门开了。

  总兵大人在随从的陪同下来此,在见到卫铿后,脸上挤出笑容连忙致歉:“老弟,误会,得罪,真的没有想到您就是洛水的宗家啊。”

  自此,卫铿才反应过来来龙去脉。当然面前这位憨厚的军汉说是误会,那就是误会吧。卫老爷脾气向来很好,也不会甩脸色。

  卫铿:“挣钱嘛,生意,不寒碜。”

  漠北军大营无法把卫铿强留下作为壮丁,却也不想把卫铿放走,而卫铿此来也是要介入神州大军的装备通讯硬件设备、软件供应链领域,哪怕对方是一只狼也要与其共舞。

  那么双方重新商议合作事宜,兵部给卫铿一个中军参将(上校)的军衔,而卫铿也要配合兵部的新型战场通讯的研发。

  漠北大营似乎达到了先前的想法,还是能把卫铿长期留下来,只是不能像壮丁那么使唤了。

  兵部给卫铿的这个中军参将绝对不是什么虚衔,在漠北的试验大营,掌握三个部(营)。

  一个机械甲兵部,一个重装战车部,还有一个炮冲部,外带着一个航空小队。

  在部下面是司(连),
  机械甲兵部,拥有两个战车司,四个机械甲兵司。本位面一个战车司编制下,有15辆轻量化主战坦克(麒麟主战坦克)。

  重装战车部,则是四个战车司,两个机械甲兵司。这个战车司就配备着十辆重型坦克(祝融级重坦)和两辆磁弩防空载具。

  至于炮冲部,则是大大小小的自行火炮,远程火箭发射车,六十多辆。

  从这编制来看,卫铿这个参将握着的重兵,几乎是一个装甲旅!

  而装甲旅这个级别的军事力量,在神州是副将这个级别才能掌握的。在欧陆对应的军衔是准将,手握实兵的准将。当然,准将军衔也可以指挥一个机械步兵师团(15000人左右)。在神州步兵师的对应军官叫做指挥使。

  而在更上面的军衔,神州方面是总兵。掌握3~5万人的军事力量。而在欧陆方面也是将级,少将,中将。

  欧陆负责整个战区指挥的上将,与神州对应的是正牌将军,也就是承汉制的“大将军、骠骑、车骑、卫将军”四个将军号。

  参将是神州甘陕兵部侍郎能给卫铿初始军衔的极限,这个是可以继续升的,但是要入职7、8年后,亦或是有卓著的战功才能升。

  ……

  关于卫铿进入大军中任职。对洛水集团的实际运作并无影响!
  电视剧上会放,资本家为了整个集团发展日理万机,仿佛偌大的集团缺了他就没法过了一样,但实际上,都是CEO,也就是现在的各大掌柜们操劳。

  至于CEO窃取股权,然后出卖公司这样的剧情。这是自由资本时期才有可能发生,在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无论是对东方还是西方,敢有这心思的是作死!
  尤其神州这样的宗家体制!
  宗家有人入朝为官了,没法管生意了,然后家中各房赶在后面趁机瓜分?没得可能。

  卫铿这虽然不是入朝为官,左右中枢政策之类的,但是在漠北以及玉门关外担任武官,其实不亚于在东南上任的地方官。

  很多远塞外的产业,在军中有人,也能经营的比较顺利。

  虽说神州方面不允许私自犒赏大军,但是军队物资总是要在地方上采买的吧?吃食,被服,油料什么的,这些总是要记账的吧?
  作为关中巨族、望族,想要对该地区的军中输出点力,太容易了。

  神州中低层武官薪资有限,所以略微的提高一下食补,出行补等福利,对于基层武兵们也都加肉加餐,然后退役后能够负责安排一下工作.
  卫铿很年轻,刚有武职,有的是时间施展这种“个人魅力”。

  在东方,只要不把宗族势力扫掉,结合着商资主义,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哪怕招进来的人明面没有破坏规则,没有财饷人事一把抓,没有让士兵吃饭拿饷后唱“吃大帅的饭,拿大帅的钱,为大帅打仗”。但其背后宗族在地方人望和商业上的关系,仍能帮其笼络军中人心。

  卫铿进入军队后人缘极佳,当然在正事方面也做的无可挑剔!

  ……

  秦统历2194年,5月。

  入军后,卫铿手头握着几百辆“豪车”,不让它们都动起来,心里就感觉痒痒。在潘多拉位面,自己的坦克还不够手指头。

  于是卫铿每个月都申报一场长途机械化行军拉练,对西漠方面的各类实战兵推也都积极报名。然后就是每天和麾下的旗哨、把总们讨论战法。

  无人化作战,并不代表就不需要兵官了。认为有无人武装,就想着把人踢到一边,显然是游戏玩多了的孩子。

  无人武装只是代替人来执行危险作战任务,而具体怎么执行还是得要人来总结。

  这就类似于自动化工厂,机械手自己是不能思考该怎么干活的,需要工程师来调节。

  每次兵演中都要各部官兵总结实际问题,例如在战斗中的人员转移,火力掩护,遭遇各种袭击的情形,为此人手不够用,卫铿还将讲义官们也拉进了这些工作中,从基层上报,中层就地取材解决,每个月高层会议从兵事系统上进行更改。

  在潘多拉位面中待过七年,卫铿对于“能打,能战”有自己的一套理解。

  如果军团的士官集团,变成了‘没正事干’的常态,那么就会不断自上而下维持等级权威,老压新。这样的事情,在殖民地军队中是最常见不过了。殖民地军队向来是不用下层思考的,只要服从即可。

  卫铿相当反感殖民地式军队作风。前世,由于文娱中,总看某南棒宣传本国军队,多么有规矩,算是成功了解了“反面教材”版本。帮助了自己理解正面教材的意义:纪律是为了维持组织,这没错,但组织是为了胜利,与取得胜利而无关的形式主义,要之何用?
  故卫铿保持麾下纪律严明的模式,就是依据实兵演练完成度,奖惩考勤。

  而这样正正规规办事的行事作风,让漠北方面,主管兵事的相关人员放了心:洛水集团这位爷虽然不是什么正统讲武堂毕业的军官,但也不绝不是什么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甚至可以说是个人才。

  对了,在神州,卫铿可是靠着分数考入了西京名院,而不是靠着荫蔽。这帮神州的兵部在平日里,也招不到这样生员。

  ……

  当然,黄沙漫卷,兵车机鸣,弹飞靶裂。卫铿忙碌工作的过程,并不在上面的注意中。

  在兵部眼里:让卫铿留在军中掌兵,是为了让技术司继续研发技术进而作出的妥协。

  技术司这边可不是这么认为.他们一开始就知道:卫铿在超通讯上体现出的介宏子现象的规模之大,找不到第二例。

  技术司通过筛选大量年少者,找到不少介宏子特征符合的人选,但是能进行传输的信息量非常少,最高的天赋这也要比卫铿少了四个数量级,也就是缺了一个万的单位。

  军事实用化是不可能的,除非电子元件工艺能够大幅度进步。

  而这就不是兵事技术司能完成的了!技术司只能用现有成熟的工艺指标研发军技术。

  将电子元件的性能提高到三个数量级!这可不是庙堂上拨款投资能做到的,而是要国策为相关的产业技术司保驾护航,确保市场每年能回应近万亿的利润。

  而目前在神州体系中,洛水恰恰就是电子设备的最大供应商。

  所以眼下,这个新成立的实验性的机械化大营,无论在技术还是人员上,神州都被卫铿这个地方豪强牵着走了。

  【这就好似,俄印联合研发苏57,毛子握着技术,生产链条也控制在自己手里,印度加入合作,后来发现只是自己出钱的凯子。】

  卫铿一开始不承认自己是将神州的兵部当凯子耍。

  自己对自己强调(催眠):我只是成功的推销了一个概念→需要十几年后才能实用化的概念。卫铿只是抢先让兵部把这个概念项目落实,接下来自己这边好为神州发展出力。

  卫铿最后扛不住自己的良心,违心承认道:哎,这就是个套路。

  这个套路不是卫铿这个老实人可以想出来的。而是柯飞甲和卫锵留的建议书中让其这么做的。

  平行时间线上,卫锵可没有卫铿这么弱势,推销技术后当即就占据了主动,可没有“被软禁了一小会”的剧本。

  而卫铿这么做的原因!当然是,神州方面出现了落后,如果不进行弥补,在未来可能会丢掉一部分国势。

  ……

  超时空通讯技术,神州这边还没有进展,但是在北边蘇熊,已经解决了!
  他们走的不是硅基路线而是另辟蹊径的碳基路线,更确切的说,他们用的不是纳米级别技术加工手法,而是生物学路线。

  蘇俄那边通过研发心灵科技确定路线,通过脑前叶在介宏子中活化,通过植入手术,让士兵们被动获得,来自某个中枢传达的心灵通讯。

  卫铿所能链接的系统提供的资料上,蘇军的该处研究所位置在鄂毕河出海口附近,整个基地被重重的高墙覆盖,一座座磁暴塔部署在周围,防止各方窥探。而内部的一切研究,外界都难以探寻。只有在盟军胜利的时间线后,才能发现里面的黑研究。

  这是神州不会想到的技术路线。

  先前入行伍时,哪怕卫铿没有洛水集团家主身份,在被扣押的过程中也不会有生命危险。最多被威逼签署一份壮丁协议。

  在神州!
  兵部技术领域的研究,凡是涉及到伦理方面,都是被庙堂士大夫们死死的盯着。

  这不,西方的纯种马需要各种近亲交配,有时候是第一代和第二代,第三代直系交配,就这种事情都被理学大师们强压了上百年。更何况是人呢。

  现在蘇俄在这方面的技术上抢先一步,在原时间线上,会获得通讯指挥技术优势的窗口期。

  这个窗口期非常短,因为和硅基路线相比,生物信息传输功率是有上限的。

  卫铿现在选择的这个路线是最难的路线,但是也是这个位面最有发展潜力的路线。

  ……

  7月份过去了,在盛夏后,坐在漠北地下军武基地中的卫铿根据兵演资料进行分析。

  在模拟攻击中,卫铿预备加入两个要素,空中支援和短程弹道导弹支援(400公里到1000公里为短程)。

  放下了笔后,卫铿看着此时的世界地图,盯着欧陆和神州,从短时间来看,现在是双方技术较量,但是从长期来看,这是文明思维的较量。

  这两个文明是历史巨大差异的文明。在发展的周期中,都有定期格式化的过程。只是格式化的侧重点不同。

  一种侧重于“礼仪”格式化,另一种侧重于“思想(道德)”格式化。

  东方社会末期,自平民以上各个统治阶层的礼仪繁琐,这些用来衬托庄重,神圣,用来维系社会等级秩序的东西,随着一次改朝换代后的大清除。东方历史上所有王朝的开端都是一切从简的。

  主世界在第二个千禧年后,东方文明的核心区域甚至古代的服装和发冠都没有保存下来,反倒是被周边历史上的附属国视若珍宝的捡起来,当做历史悠久的凭证。

  西式思维道德以及各种正确,每到一个时期就会发展到一种极度僵硬,容不得其他异见的程度,中世纪是一次,第二个千禧年第一个百年也是一次。而当这一切都负重不堪的时候,将一切都撕毁,然后拿着最先进的科技,最冰冷的社会管理学,用最为简单的观念横冲直撞!而这样反而会在实用学上撞出一条新的道路。

  礼仪格式化,则是将过去的繁文缛节一荡而空,让东方的社会自此如同少了很多插件的电脑系统。而后步入新时代选择新事物时,有更多的物质、人力余量,投入到自己社会观道德观认为正确的方向。

  思想格式化,就是将各种复杂的道德思维全部丢掉,然后基于最原始的神圣崇拜,王者等级秩序的概念,由胜利的王者重新建立道德和秩序,而旧势力彰显高贵身份的花环却并不会像东方那样被视作为亡国之物付之一炬,而是由新王者拥有。

  由此可见,西方和东方文明,在传承过程中依赖的锚点是不一样的。

  一个是丢失社会秩序体系后,依靠着继承了文化思想的中下层寒门们组成社会能耗更小的新王朝,重建社会秩序。

  而另一个是丢失了道德体系后,依然铭记社会等级体系的辉煌,最终由胜利者拿到记忆一切的宝石后,重新制定新的道德体系。

  至于礼仪和思想双重格式化?既丢失了社会秩序体系,又丢失了道德思想,那么文明每次重创后随着人口和经济恢复,基本上就变成完全不一样的文明了。南亚次大陆就是这种轮回式文明。

  卫铿缓缓从世界地图前转身:“那么,这两种路线,各有所长啊。只是~”卫铿点开了系统上提示下面一系列剧情,叹了一口气:“现在是轮到我们(东方)周期律的格式化。”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