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2.02章 救援

2021-07-08 作者: 核动力战列舰
  第45章 2.02章 救援
  绝命位面和神州位面,中革联位面属于同一个时空区域,也就是说,现在在潘多拉位面的卫铿只要对接了这个位面,就能安全返回神州位面了。

  当然,绝命位面有着巨大的国际问题,这一系列的问题,使得这个位面的下游,是主世界的两大穿越集团在这里打成了白炽化。而也正因为绝命位面有着大量的时空定位点,才能最为稳定的连接到卫铿的位面。

  罗红星看着航海坐标。

  整艘船上一共543人,要为沙半岛地区伴们调试工业生产链。因为最近在天山区域上出现了边境骚扰,所以作为东方大国在这个方面有一定的战略意义。但罗红星知道,这艘船的最终航向并不是开往中东,在进入马六甲海峡前,就将连同一个时空洞,前往平行位面。

  船上的东西是卖给沙半岛地方势力的,而这样的贸易是和眼下的世界局势相关的。在罗红星左手上的环球望报,标题是:“奥斯维辛重现,犹太人何去何从”。

  虽然冷战的模式改变了,但是中东地区还是少不了大国干涉,与此不同的是,此时是美国在这个区域陷进去了。为了扼制北方的苏维埃,以及确保将美元从金本位顺利过渡到石油本位,他们不得不在该区域加大了投入,扶持当地政权,建立军事基地,试图在世界岛的中段给苏俄压力,减少其在欧洲和东北亚的压迫势头。

  但事实上证明,美国或许很会和世界岛上那些完成了社会变革的有着法统制度的国家做生意!但是却难以对一个有着很多糟粕的国家进行修正、重建。

  这可能在美国的诞生之初,就落下了起因,美国本来就不是一个修正错误树立的国家,因为修正不了旧大陆的错误,所以跨洋来到北美。所以在北美新国家的思想概念中,这个重新开始的历史,就没诞生修正历史的思维模式。所以在中东这个东西方交汇同时也可能产生大量历史遗留问题的区域,美国想要将自己的秩序带入到这个区域,恰恰是挑战自己最不适合的地方。

  主世界,苏联在朝战中受到了东方朋友战斗力爆发的鼓舞,觉得中国行别的地方也行,于是乎投入大量援助扶持亲苏派。结果解体后才发现,找的全部是战五渣。

  而这个世界的自由鹰在中东地区找的守旧派,是战五渣中的战五渣,光头都比这群中东贵族们有治理能力。这群王爷们得到外援后不仅仅没有完成统治,反而将中下层知识分子们排挤了出去。

  因此诞生了全球救赎军,这个依靠先知教义凝聚的组织,在中亚地区开始壮大。

  当然这个世界并不只是美国一个会骚操作的玩家,西方欧洲政客们在被蘇俄压制的近乎绝望时,显然不甘寂寞,当美帝布局全球的时候,总能看到美帝盟友阵列中,伸出一杆子搅屎棍。强行扶持以色列,试图重新插手苏伊士运河。结果加了一味极端的料!原本本地化的矛盾,渐渐发展成了对全球憎恶的世界问题。

  在中东,原本主世界内那些能变成强人政府中统治阶层的人员们,现在真的开始走了极端,他们直接用化学武器偷袭了欧洲,断绝了欧洲方面援助以色列的可能。而后通过军火商买到了大量的俄国淘汰火箭弹砸向了犹太人的居住地。

  请注意,这个时候没有主世界那样的多次产业转移金融扩张,所以电子技术更新速度慢,也就没有能随意拦截火箭弹的铁穹。以色列在无穷无尽的骚扰战中被消耗殆尽,大量逃亡犹太人被救赎军抓住关押。

  这也就是罗红星报纸上首版标题的内容。

  当然在这个局势后面,是沙特、伊拉克的摇摇欲坠。而罗红星现在的轮船载着这么多战略的物资远航也就是为此而去。

  罗红星:“这些物资到了混乱两伊也不过是被该地区的救赎军缴获,还不如不送。”

  现在卫铿可见到的穿梭者信息中,罗红星是一名中士,是来代替卫铿,继续开拓这个位面的。

  ……

  绝命位面,船长室,一页日历被撕了下来,只是撕不不全,阳历看不到了,年份依稀是4月15,农历是戊辰年

  一旁的仪表盘上,北都时间上午8:34分。

  当远华834号轮船通过了一阵海雾,舰长仓中,所有仪器指针,犹如歌舞厅的迪斯科一样乱转,这些金属小指针快速转动,甚至发出了指甲在玻璃上乱敲的声音
  船长孙向阳按响了汽笛。拿着对讲机,开始对各个区域的成员进行了任务交代,这个年代被选中进行海外贸易的船员们思想上都非常根正苗红,所以一开始并没有迷信,而是认为己方经过了一片混乱磁场区域。

  罗红星也跟着拿着枪械在船舷上巡逻,他现在是此时船上唯一的知情者,在确定已经抵达这个位面后,就开始联系系统,确定现在的情况。

  “啪嗒”一声,船舷边缘上行传来了重物附着声音,一条有人腰身粗的触手滚了上来,这个触手可不是烧烤摊上常吃的鱿鱼触的放大化,这东西大起来非常丑陋,外皮如同一滩滩肥肉褶子,滴答答的落水。而颜色上是一圈圈蛇纹,看起来非常邪恶。这玩意要是出现在大航海时代,能把人吓死,但是现在,在五万吨的巨轮上,就是花盆上趴了只壁虎。

  罗红星眼疾手快,拿着电鱼的叉子,对这东西一戳,然后通上电,触手缩了回去,接着其他船员拿着干粉灭火器还在朝船上爬的触手来回狂喷,或许是干粉中的磷酸铵盐、碳酸氢钠、氯化钠、氯化钾带有强刺激性,触手滚入了海中,波浪形的扭摆,纠缠,试图摆脱干粉,这个扭动的画面让船员们想到了最近的国产动画片《葫芦兄弟》中蛇妖跳舞。

  船长孙向阳,看着现在的卫星通讯设备,而广播也打开到了最大,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回应。他将船上各个小组人员都叫过来,宣布了这个消息。经纬仪上显示大家还是在南海上,所有人给出的意见是暂时返航,而罗红星知道这个世界潘多拉场的危险性,给出的建议是,立刻向北,返回港口。最终在船上带上船长几个人表决通过了决策。

  广播中:“所有船员请注意,所有船员请注意,现在航行遭到了不明因素干扰,请所有乘客回归自己的房间,船员到甲板上集合。”

  ……

  珠江口上,一艘两百吨的汽轮正在从注水的船坞浮起来,这艘船是钢铁骨架钢丝网络,水泥材质的船,动力是蒸汽机,采用了明轮结构!螺旋桨需要水密工艺。这艘小船是卫铿在海港附近的一次尝试。

  轮船开到了珠江外海水盐交汇的地带。

  卫铿看着这摇荡船体的海浪,深吸一口气,掰着手指道:“这次,绝不空军。”由于自身的生命辐射太强了,现在出现了各种生物群都躲着自己的情况,尤其是水中的鱼儿。当卫铿靠近时,就如花坛里麻雀见到了人靠近,瞬间炸锅。

  所以为了更好的捕鱼,卫铿决定加快水上载具的速度,以及更新更有效的捕捞手法,
  十分钟后,卫铿感应到水下存在一波鱼群的生命辐射,立刻让船加速靠过去,这群鱼儿呢显然也感应到了卫铿接近,准备逃亡。

  卫铿在甲板上推出了一个礼花发射筒样的东西,在接近鱼群且鱼群即将散开的时候,礼花筒开火,一排排圆球播撒到了两百米的范围内,在进入到水中后,嘀嘀咕咕的冒着烟泡,几秒钟,水下出现了闪光。然后撒网。

  在确定马上有客人来后,卫铿现在热心的准备好待客的食材,当网上来后,倒入了船体的冰室,然后准备起航回家。

  ……

  而在五十海里外的远华834号上,人们可没有心情吃鱼。

  在回归的时候,整个航道上看不到任何一条船,他们起航的临高港已经消失了,船舶略微靠岸时发现陆地完全被丛林吞没,并且从岸边飞来的鸟类长着尖锐的牙齿,一些游动的小鱼如同蛇一样靠着吸盘沿着船舷向上爬。

  更主要的是船上已经有六十人出现了病症,身体冒汗,头发脱落,船上卫生所的医师用上了各种抗生素都无济于事。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朝着广州港这个应该是最繁华的地方看一看。当然,如果再没有发现人烟,这支船员队伍在身染恶疾的情况下就人心涣散了。

  罗红星站在瞭望杆子上,看着北方不断靠近的海岸线,在看到了岸边上那个冒着烟柱的灯塔时,他掏出了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吐了出来,他对系统说道:“给我连线卫铿。”

  ……

  卫铿集群,无论是在兵工厂火炉旁满面大汗的个体,还是在植物节点生物水池旁挑菜叶的个体,听闻海岸线上自己久等的救援队伍终于到来了,第一反应则是看了看周围的工作环境,农田,厂房,宿舍,石子路边缘躺着晒太阳的肥橘猫。

  这里的一草一木,自己都待过,每一块地方,每隔一百米的地方都有自己触摸感觉过的粗糙石头砖块,并且还有那几个犄角疙瘩中是自己晚上常常放水的地方,上面的沙土还有被冲刷成的小小沟壑。

  当自己在一个地方生活了一段时间,且留下了大量痕迹时,在即将离开的时候,感觉到了自己和这里的纠缠!哪怕是自己离开后,这地方似乎也在自己的记忆中留下了完整的痕迹。

  当心灵感应标量化成心灵语言后,卫铿思维中有了六万种描述这里的语言。

  “嘎嘎嘎”,在卫铿食堂附近,一群被喂肥了的海鸟,正在笼子中聒噪着,而在他们几米之外,是淡定磨刀的厨师。

  四十六公里外,穿着蓝白相间海魂衫的罗红星,握着桅杆的胳臂肌肉隆起,操着粗嗓门开始了对话:“喂喂喂,卫铿,卫铿,铿!坑。”

  新来的接替者的呼喊,打破了卫铿老爷的自我沉浸。卫铿:“嗯,我在,多谢阁下。我等你很久了。”

  桅杆上的罗红星在海风中眯着眼,说道:“快点出港,我这船上有伤员,嗯,准备好你的血清,记住,别一群自己上来,先把血清都注射完毕后,再和这个船上的人解释你的遭遇。”

  卫铿看了一下罗红星发送的船舶资料,有些发愣,这个来接自己回去的轮船,好像现在得先让自己来搭把手。

  罗红星继续说道:“现在船舱中有一个时空节点,但是你短时间别想着回去,先把这地方的工作给我交接了。”

  卫铿:“罗哥,这个我交接工作要多久?”

  罗红星:“年轻人,别老想着回去,这个位面已经被你踏熟,多呆几年没事的。你在这开拓不是挺能干的吗?”

  卫铿:“我想家了?”

  罗红星:“你是想要宿舍那台全息投影仓了吧,不聊了,你快去准备。”

  结束通讯后,卫铿联通自己的监察者:“喂,不是给我送来穿梭通道吗,现在这船不让我上去?”

  空间泡中,白灵鹿刚刚看完了罗红星的先发制人发言,正在记录笔记的她,面对卫铿的询问,调整了微笑的语气说道:“我很理解您想要回归的心情,但是客观条件上还在准备,我和你一样共同希望最后的任务更圆满完成。”

  卫铿这边停止了敲锅庆祝:“打住打住,我想问一下,我能不能回去?”

  白灵鹿:“能,但是现在客观条件不允许。”

  卫铿:“那,我能再兑换物资吗?”

  白灵鹿:“可以,但是需要再次延长离开时间。”

  卫铿仿佛懂了什么,有些急了,他说道:“空间门不都来了吗,为什么兑换物资还需要我延长返回时间,你这是骗氪?”

  这边厨房食堂这里,本土土著的洗菜员对正在做菜的卫铿问道:“今天是加上烤鱼还是加炖玳瑁?”

  刚刚结束和系统对话的卫铿,虽然只是一个厨房内管餐的个体,但心情依然很烦躁,卫铿语气有些上头的喷道:“蒸,清蒸,龙虾,虾尾巴上给我栓乌龟王八蛋。”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