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1.09章 重叠的时空

2021-08-20 作者: 核动力战列舰
  第9章 1.09章 重叠的时空

  了解红尘百态的方式,可以是深入百行倩业全面的调查报告,但也可以是亲身爬过这个千军万马独木桥提供的上升通道。

  在攀爬的过程中可以了解,通过上升通道的少冠青壮、没有通过上升通道的少冠青壮、进入上升通道后在对接各业生产的群体、以及没通过后游离于上升通道的群体。当然,更能了解这各类群体的比例在社会中多寡。

  这个世界的格物科举结束,在电子系统上查完了公开分数后,就是去学堂取自己的分数证明。在便衣武师的安全保护下,穿着土布校服,戴着‘假近视眼镜’的卫铿,赶到自己学籍所在的学堂,拿走了证明自己学业有成的各种资料。

  这个过程是一个程序性流程。卫铿尽量完善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档案记录。当然,在学堂拿到学籍证明后,卫铿也悄悄的旁观其他前来办理此类证件的人。——也就是,占据公考比例非常大的及第学生。

  跟着他们走,卫铿很好奇他们对自己的未来的打算,然而跟着跟着就到了电动游戏厅。

  卫铿看到这些兴奋地搓手的国中肄业生讨论着今天游戏厅的游戏币打折,能多换百分之二十,张了张嘴。

  及第的原因就是对“学习改变命运”的认识不足,所以没有未来规划。“用及第者规划未来的思维,代入落榜者会如何思考未来”,从基础上就出现了错误。眼下这些考试没考好的少年,过于欢乐了。

  当然终其原因是国举孝廉施策的问题,少者降临在这个世界上年日尚不足二十年,就绝对不会从十年的角度来思考未来。这些少者们想得最远的也就是两三年后的榜上能否提名。如果连学业有成都放弃了,那么少者能想的最远的恐怕就是下个月的点卡充值不足,自己排位下降。

  要论当废宅,卫铿自己很有经验,但是看着现在这个目标位面上,大批大批少者当废宅,心里不禁发慌。

  卫铿无奈:“年长之民的世界被金力规划,在一个又一个赌局中不断徒损耗。因此‘真正的百年成栋大业’学堂,家庭,民风都不去尽责。靠着少者自己那点自制力?

  呵,在基础知识没有学全,性格躁动且心智不全的年龄,游戏能够占据整个少时的进取心,但是二十岁呢?二十五岁呢?游戏迟早会玩腻的,尤其是开挂调秘籍,不断虐电脑不要一个月就能腻歪。那时候抽出注意力,因为生计去闯荡江湖,会发生什么呢?”

  卫铿看到这些言语轻佻行为轻浮的胸无大志的少者,就想到了市井上的那些闲汉以及野心家,而今天这些躁动壮年人十年前应该也是这样吧,至于下一个十年,循环在下一代中被延续。

  主世界中,卫铿无需思考这个问题,只要知道:自己顺着老师,顺应社会监督监督,认真学习,作为背景板,给那些比自己更聪明的人提供竞争压力就行了,未来更聪明的人拿到更好的岗位,会比自己这样的普通人有能力,将世界建设的更好。在这里,卫铿陡然发现自己前面没有人,貌似,建设天下的责任直接落在了自己身上?颇不知所措。

  考察结束,卫铿坐上了集团开来的车,身后出入游戏厅相互勾搭的少者,渐渐从车窗外倒退远离,但是卫铿的思考却没有结束。

  很多人:“宁做鸡头,不做牛后”,
  卫铿却能很自觉地做参天大树下一个有活力的根系,可现在却成为一颗烂根,外皮溃烂大树的顶梢,这让卫铿没感到多么荣光,反倒是高处不胜寒。

  国兴于未是广育才,而广育才关乎着民风、学堂、家教,所以这又和万民开智,恒产相关。

  万恶的金力主义主导下,这个位面包括神州在内,没有一宗是专注于解决民间营生,育才培少问题的。唯一的思考,就是如何将这个越来越愚,专的天下控制在自己手上

  不过提到恒产,卫铿顺便查询了男女参与恒产记录,看完后,嗯,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妇人居家。不过这样,妇人按照人头就可以领取社会福利。这导致了在统计中生丁比例偏高,人口结构看起来更优,少冠青壮所占比例在二十多年里都是在不断上升的。

  “等等。”

  卫铿将自己平板电脑的查询网页倒退回去,然后重新输入关键词,看了一下人口曲线。目光盯着时间轴和不同年龄阶段的人口,让意识链接系统给自己记录。然后打开了粮食布匹等资源产量的曲线,再让穿越系统也记录下来,然后将二者曲线放在一起,
  卫铿用简单的曲线图预算着矛盾发展的趋势,渐渐地,心里对未来“战争”的发生时间略微有数了。

  用某种丧心病狂的视角来看:“年轻的愚者就和生产的枪支弹药一样,过期不用,就作废。”

  ……

  社会实践初步结束,回到集团大本营后,卫铿和柯飞甲开始了长途通话。

  在神州,名义上,卫铿的洛水集团也是柯飞甲所在项目的赞助人之一,所以双方私人通话也是很正常的。

  在试验基地中,从封闭的高能场设备所在场地出来后,柯飞甲身上还没有解除防辐射的动力盔甲。

  柯飞甲靠在椅子上看着卫铿那还没有脱离书生气的样子,略带关切地问道:“考试结束了?”

  坐在书桌前的卫铿一边转笔,一边跟着聊:“呃,抱歉,这大半年,我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没怎么能帮你忙。”

  柯飞甲:“不不不,很不错了,第一次抵达异位面,一开始,不需要帮什么忙,而是尽量了解世界。我原本想着,怎么考察你对位面资料的学习程度。”

  正统的汇知乡试中,涉及到了天文、地理、社会、历史、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凡是能将人才选拔出来的书本知识体系都被会纳入乡试体系中,而通过了这样的公共考试,卫铿的文化知识领域就比较深入的对接了这个世界,对各种情况都有接受能力。

  卫铿和柯飞甲要讨论的,就是对这个位面再认识的问题。

  原来这个位面被归纳为临位面,也就是历史和地球主世界不同,其他物理规则都相同,相当于平行世界,但是现在确定了,这个世界被证实有主世界那边不可能发生的那么一些“怪力乱神”现象,所以疑似被定位为近位面。

  别的不说,本位面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据说西方的科学家们已经用科学的方法验证了冥想的超能念力现象。但全球在这方面的具体技术应用,无论蘇俄的КГБ还是欧美的联合情报局,都把相关部门的安全保护做的滴水不漏。神州上层获得的信息极少。

  现在神州的普通人信息闭塞,但是卫铿和柯飞甲等神州的高层都知道,东方传统的气功,在这里不是骗术。

  在这个位面的1955年,昇阳的神罗研究部在对特斯拉反应堆的研究中,发现了一种新粒子:介宏子,并且在公开刊物上进行了一定讲解,但随后各国公开的技术杂志中,就再也没有相关后续研究的身影了。

  主世界二十一世纪,关于氘氚还有锂6粒子在高能下的实验报告,都不会公开发表。

  各国现在对这方面的研究进行保密,是因为这种粒子多种能量态和这个世界人类的意识所在的物理层面现象类似,能受到人类的影响控制,并且在宏观上形成可见的现象。

  这么说吧,碳水化合物氧化和人类躯体形成代谢,都是同一个能量层面的,而人吃碳水化合物就能有力气锤人。那么在这个世界,如果让人类意识也去“进食”相关物质,会不会让人类意念能够控制一些能量轰出去呢?!

  本位面,已经有气功精神力这类神秘者!虽然他们数量极少,甚至因为数量极少,躲在社会角落中,一直不在历史的正规记录下。但是,工业时代的科学技术是能将原本极少的现象变得量产化的。

  柯飞甲就是这方面的技术前沿,某个他在试验场演示的画面中可以看到:他掌心出现光团,随后用光团轰碎花瓶。

  说来也是,如果他自己不能体现出这种技术的应用,神州的几大集团会对这个项目砸这么多钱,并且给把项目的主导权交给他?
  当然,这方面的超能力,是不可能带入主世界的,因为该项技术就是介宏子。

  作为观察者,常常会遇到“横看成岭侧成峰”。

  也就是同样的事物,在不同的角度展现的效果不同。在不同的位面,物质粒子形态可观测形态也不同。

  介宏子在这个位面可以观测到,并且进行捕捉,但是视角在维度上逐渐挪到主世界,这种物质无论是从时间还是空间,都不断缩短,最终在主世界为零维!

  【介宏子通过能量设施发回主世界,在维度转换的过程中,其半衰期和空间波动都急剧减小。最后来到主世界,就成为了主世界真空量子波动中不可观察的东西。】

  介宏子这种主世界痕量无法找到的粒子,不是时空探索局在各个位面探索到的唯一案例。人类在周围的时空探索过程中一直是有新发现,对物质认知渐渐出现一个比元素周期表,各类夸克在内的基本粒子更大的体系。

  全球的各个时空部门,同时开始初步测量这些物质在各个位面性质的变化幅度,试着作为时空不同区域的坐标。当然——这事情,距离卫铿现在还太遥远了,现在只需要知道就行了。

  ……

  而卫铿这次和队友的对话,主要谈论的主题并不是超能力。而是研究介质宏子过程中发现的另一类情况。

  柯飞甲:“最新实验中,我们验证了十四号能量区域内,物质信息存在时间重叠的现象。测得的数据令人很惊讶,是天文级!”

  卫铿:“我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文化水平也就是高中毕业,你说重点,接下来两年,我选专业的时候对相关方面深入研究。”

  柯飞甲:“时空穿梭,你知道吧?地球上制造时空晶体时,仅仅限制于在一个狭小微观尺度上,信息可以重复回荡。”

  卫铿点头,有了对比则是知道了什么。

  时间倒流向来是涉及到空间这个量。将自己的躯体倒流回幼儿状态是倒流,将自己所在的城市倒流到四十年前也是倒流,空间尺度上不同,倒流的规模不同。

  卫铿,对柯飞甲问道:“这里的倒流规模是?”

  柯飞甲:“我说过,达到某个量后,是天文级别的。”

  他看到卫铿还不敢向更高程度去想,遂直接说破:“达到某个量后,整个地球时间都会改变,唯独观察者可能会保留倒流前的信息。”

  卫铿:“穿梭到过去,而后更改世界,然后改变现在!”

  柯飞甲点了点头。

  卫铿:“那么倘若现在有人改变了过去,我们能意识到过去突然被改变吗?”

  柯飞甲:“处于这个世界我们是时空物质流动的一份子,因为我们的记忆是依托于这个世界的物质,世界改变,我们的记忆也改变了,我们在思维逻辑上无法直接感受到历史变了,但是我们意识中的节点会记录!理论上,每当世界的历史大幅度改变一次,全球介宏子性质就更活跃,而监察者会持续记录节点情况。”

  卫铿:“哦,难怪,我说怎么没有联系到她们。”

  监察者现在在时间流外,可一旦与在这个位面完全降临的穿越者对话,相当于做出了直接观测,监察者在维度上的相态仓,也会受到时空流的改变。所以只是翻看穿越者在时空流上留下的片段,然后单方面的发送信息。

  柯飞甲:“她们没事,我们要注意的是~~你听好了,重点:我们接下来遇到的时态发展中,可能会有一些了解我们行动方向的人,他们会根据时间下游的信息,做一些针对我们的布置。”

  卫铿顿了顿:“你的意思是~”

  柯飞甲:“嗯,小心一点,如果一不小心做出了更改历史的事情,保不准,下游的某些存在,会抵达现在,给我们来一个。”他伸出手掌在自己脖子上切了一下。

  几分钟后,卫铿勉强消化完毕信息后,又问了一个问题:“现在在我们降临的这段时间内。节点有没有记录到时空重叠现象?”

  柯飞甲:“目前节点记录的介宏子情况稳定,但是不代表没有未来人穿梭。——也许呢,改变历史的关键人物处于良好的保护下,没有出现在公开场合中,所以下游抵达了这里,接触不到关键人员也无法大规模改变历史,所以我们节点记录不到介宏子的大幅度改变。”

  说到这,他看了看卫铿,提示道:“所以,你先前参与的所有考试,全部都要保密,哪怕是未来也不要解封。”

  卫铿点了点头:“嗯,那,你的安全?”

  柯飞甲抬起了手,掌心出现气流,——有超能力的他,用不着卫铿担心。

   红警特色。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